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相见亦难
    ..,

    似乎深深的察觉到了凡川的为难和无奈,只见烟紫不再出声,而是主动的扬高嘴唇,深情的吻在了凡川的脸颊上。

    凡川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和安静。

    然而时光总是那样的着急,仿佛一瞬之后,烟紫便缓缓的站起了身,继而懂事的出声道:“凡川,你去吧?不要再逗留了。”

    凡川没有想到烟紫会主动劝让自己离开,但想了想,也是因为烟紫成熟冷静,且懂事识得大体,凡川不禁的一番感动,对着烟紫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恩,紫儿,你等着我回来,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烟紫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会的,我一定会等你回来,因为你的故事还没有给我讲过呢!”

    “恩。”凡川微微一笑,这是凡川最近以来,很难得的由衷笑容。

    也就在此时,苏沅和言慕岸,以及霄项和齐亢,还有青墨等仙人,都向着凡川所在的位置走来了,且人人神情紧张。

    烟紫见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着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开了。

    凡川也没有再说什么,将一切甜言蜜语都埋藏在了心中,而刚刚那短暂而又美好的时光,只能告一段落了,凡川紧接着深呼吸了几番,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一切繁琐。

    众仙靠近之后,先是苏沅紧张的出声道:“少君,既然冥王出现了,我怕卿儿她们……”

    “打住,我知道了。”凡川打断了苏沅的话,继而问道:“霄项和齐亢把魔界之事给你说过了吧?”

    苏沅点了点头道:“是啊,还有他们……也都知道了。”

    凡川看了一眼苏沅所指,其中包括青墨,以及六丁的浮仙归云,浮仙赤莽,唯独不见浮仙笙怜,但凡川也没在意,紧随众仙其后的还有六甲之列里的众浮仙。

    并没有其他仙人,凡川倒也没有在意,而是回过目光看向了苏沅,继而出声道:“既然都知道了,那可有什么良策?”

    苏沅继而急切的回声道:“那冥王的能力如此之强,我……我们能行吗?卿儿她们……唉!”

    苏沅似乎很担心苏卿的状况。

    凡川表示理解,继而伸手拍了拍苏沅的肩膀,接着出声道:“我明白,苏沅兄,你也别太着急,眼下我打算进入天河之水……”

    “好好好!我跟你去!”苏沅连忙出声道。

    凡川却拒绝道:“不行,你不能去。”

    “为什么啊?我为什么不能去?”苏沅的情绪有些波动。

    凡川严肃的回声道:“不仅你不能去,青墨姐姐也不能去,眼下琼姐姐和卿儿已然进入了天河之水,而仙界,必须留下你们照看。”

    “可是我……”

    “行了,苏沅兄,你听我的,你必须要留下,掌管仙界的一切事务,眼下风波刚起,敌方还未有大动作,我们自己不能先行乱了阵脚,毕竟咱们偌大的仙界里面还有那么多仙友在,你……懂我的意思吗?”凡川认真道。

    苏沅沉默了一瞬,虽然表情还有些不情愿,但终究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可是少君,你去的话,要带谁一起?”

    凡川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去决一死战,只是先行的探查,找寻琼姐姐和卿儿的下落,所以,我谁也不带,自己一个人去。”

    “那不行!太危险了!”一旁的言慕岸忽然严肃的出声道。

    凡川苦笑着再次摇了摇头道:“师尊,您就放心好了,我没事。”

    这时齐亢和霄项两人齐声道:“少君,还是让我们跟着你去吧?”

    凡川一口回绝道:“不行,你们两个的伤势还未痊愈,好生歇着吧。”

    六甲里的众仙本想也开口表达随从的意思,但都被凡川给回绝了,而紧接着凡川又出声道:“侉牛的牺牲,想必大家也都知晓了吧?他是好样的,是我们所有仙人的榜样,待我走后,你们一定要好生安葬。”

    “少君,这个请放心!”霄项和齐亢齐声道。

    “恩。”凡川再次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大家都去准备吧,防御措施切不可马虎。”

    而就在此时,六甲里的丸子却突然站出了身,只见其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了一番,紧接着出声道:“少君,对不起,我对南仙尊苏姐姐的推算无法进行,只有一幕深不见底的漆黑,根本难寻她的踪迹,对……对不起。”

    凡川苦笑道:“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尽力了,没办法,毕竟对方是传说中的冥界。”

    丸子惭愧的点了点头,随后退回到了六甲之列内。

    “好了,各位都散了吧,仙界就暂时交给你们了。”凡川说着话,欲转身向着天河之水的方向走去。

    六丁和六甲皆已散去,苏沅和青墨也随后离开,安排着仙界的诸事,只有言慕岸一人留在了原地。

    凡川孤岸的背影陷入了一番萧索的气氛之中。

    只见言慕岸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闪身追上了凡川。

    “凡川……”

    “噢?师尊,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吗?”凡川诧异道。

    言慕岸却是语重心长的出声道:“这传说中的冥界啊,谁也没有去过,你这一去,是生是死,你自己心里该有数吧?老夫知道说这些话呢,也拦不住你的决心,但是你我毕竟师徒一场,为师甚是担忧啊……”

    言慕岸仿佛瞬间苍老了些许。

    凡川看在眼里,是疼在心里,便假装自信的回声道:“师尊,您放心吧,您还不知道我吗?我福大命大,没事的!”

    言慕岸像是一个智者一样,叹息了一声道:“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为师,再自欺欺人又有何用?不过啊,既然你已决心至此,老夫也说不了什么,更做不了什么,毕竟你眼下的修为境界已经远超了老夫,哎……”

    言慕岸的感慨让凡川有些心酸。

    “师尊,您就别胡思乱想了,我真的不会有事的,您快回去休息吧,等着我回来!”凡川假装的笑道,然而只要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凡川的笑容中尽是苦楚。

    言慕岸似乎也想通了,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自己小心吧,对了,你父君留给你的灵石里面,放着很多关于你父君的东西,必要的时候,倒不妨翻出来看看。”

    “恩恩,我知道了,谢谢师尊。”

    “去吧,为师……等你安全的回来。”

    言慕岸的最后一句话的语气中有些哽咽,这是凡川从未遇到过的,但当凡川刚回过神来时,才发觉到言慕岸早已闪身消失不见了。

    凡川自顾自的苦笑了一番,无声叹息,继而转身,向着天河之水走去。

    终于来到了天河之水边,凡川再次转身望了望身后,已然没有任何仙人了,只有孤零零的自己一个人。

    而在此刻,凡川的内心静如止水,以往的种种画面在脑海中极快速的翻阅,仿佛一念之间,竟然过去了那么多年,好多事,好多人,好多好多的一切,都在这一刻注入了凡川的内心深处。

    “但愿一切都好吧……”

    凡川暗自的叹息了一声,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便准备跳入天河之水中。

    然而凡川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天河之水的一侧密林之中,掩藏着一个娇弱的身躯,正是烟紫,烟紫在默默的目送着凡川离开,而眼泪早已从其的眼眶中哗哗而落下。

    “凡川,我爱你,我等你……”

    烟紫轻声的呢喃着,却无法制止如同决堤的眼泪。

    在凡川彻底的进入了天河之水后,烟紫便黯然失色的离开了密林,消失不见了。

    然而在烟紫离开不久,又一个身影忽而闪现在了天河之水旁,只见其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衣,白色的头发,白色的胡须,正是言慕岸。

    言慕岸的再次折返,并未逗留,反而是目标明确的直接跳入了天河之水内,消失在了仙界。

    而此时的凡川,在刚进入了天河之水后,首先是一阵的刺骨的凉意,那种感觉就像是掉入进了一个冰窖里一样,极其的寒冷。

    而由于仙气闭体的原因,可以散出一张屏障,完全的隔开河水,不至于被淹没,但尽管如此,那一股股的寒气,依旧直逼内心。

    河水很清澈,只不过一眼看不到底,凡川便照着传说中的说法,一直向着天河之水的下方游进,说是游进,倒也不然,只是借助仙气的能力,快速的瞬移罢了。

    其间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河水之内的状况,有长相怪异的水兽,以及拥有自主意识的河物,但在相逢凡川之时,都会以着最快的速度避开,仿佛凡川身上所散出的仙气,会带给他们压力。

    然而凡川只一味的向着河底行进,却不知何时方可停下,而不知道目的地到底在何处,对于这一种茫然,凡川有些心力憔悴,但信念一直在加紧着凡川的毅力。

    在仙气屏障之中,久而久之,凡川竟有些困意,头脑发昏,而对于时间的观念,凡川也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平衡,更不知道已经行进了多久。

    直至视线内突然出现了一道刺芒……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