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千篇一律
    “啊?为什么?”齐亢诧异道。

    凡川继而将凤凰苓一事说了出来,并说明了自己与神人瑾花的渊源。

    齐亢和霄项两人不停的点头,同时显得甚为震惊,然而震惊之后,又有一些不解,接着只听霄项出声道:“不对啊,少君,既然传说中天河之水相通着神界和冥界,那么,如今冥界出现了,可神界不会置之不理吧?”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愿吧。”

    “可要是真的没有神界相助的话,我们仙界……”齐亢欲言又止,黯然的低下了头。

    凡川明白齐亢的意思,便继而出声道:“咱们也别气馁,咱们偌大的仙界,怎么可能说随便他们欺负呢?”

    “对!少君说的对,我们只要齐心协力,没有什么可怕的!”霄项坚定道。

    “恩……”齐亢也跟着点了点头,只不过语气中缺少了一些自信。

    五天的行程,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在凡川三人昏昏欲睡了许久之后,终于,仙术挪移阵法之中开始浮现出来了实物,四下里的混沌逐渐消散了。

    仙界终于到了。

    凡川强打起精神,喊醒了一旁的齐亢和霄项。

    “醒醒,仙界到了。”

    “啊?到了吗?”齐亢和霄项两个人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站起了身。

    而此时仙术挪移阵法已然降至在了秋曳宫的主门之外,此时的秋曳宫之外汇聚了不少仙人,似乎在刻意的等候着谁的到来一样。

    然而凡川三仙人的出现,却让那些等候的仙人有些错愕,但错愕之后,便随之而来的急切。

    凡川看着众仙的神情,忽而心头一沉,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少君回来了!”

    “属下拜见少君!”

    “恭迎少君回归!”

    众仙虽然在客气的迎接着凡川,但凡川还是从众仙的语气之中察觉到了异样,那是一种由于担忧而产生的急切心理。

    凡川快速的巡视了一番众仙,在其中刚好看到了西仙尊苏沅,以及右护法言慕岸,凡川连忙向着两人走去,而两人也注意到了凡川的归来,也正向着凡川走来。

    “少君,你可算回来了。”苏沅的神情显得比他人更为着急。

    而言慕岸虽然依旧的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但在其的眉宇之间,还是看到了一丝不安,紧接着只听言慕岸缓缓的出声道:“仙界有变。”

    言慕岸的话如同一块巨石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凡川的胸口,凡川甚至感觉呼吸都很困难,那是一种应接不暇,接连而至的疲惫感,早已趋向了麻木。

    凡川随即平复了一下情绪,强忍着不安,继而出声问道:“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沅点了点头,回声道:“是这样的,少君,先前在你再次离开了仙界之后,天河之水再起异变,只不过这一次并未出现什么不好的变动,但是却闹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后来东仙尊大人决定要亲自去往天河之水内查看一番,还有卿儿,她不听我的话,非要跟着去,也……”

    “什么?”凡川紧皱着眉头道:“你是说,琼姐姐和卿儿两个人进入了天河之水里面?”

    言慕岸跟着点了点头道:“是的,她们觉得不能坐以待毙,而原本老夫说跟着同行,东仙尊大人不让。”

    “是啊!”苏沅继而出声道:“我本来也说,让她们留下,我去,可是……”

    “我了解了。”凡川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众仙担忧的神情,继而猜测道:“是不是她们两个逾期没有归来?所以,大家在这里等她们?”

    “少君,你……你怎么知道?”苏沅惊恐道,隐约间,却有一丝自责的意思。

    凡川无力的摇了摇头道:“不说这个,你们告诉我,她们去了多久了?原本定下的时间是多久回来?”

    言慕岸回声道:“三天,原先东仙尊大人和南仙尊大人打算的便是三天之内回来,只是先行探查一番,并不做任何决策,探查回来之后,再由你来做决策,可眼下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了。”

    “五天?确定吗?”凡川反问道,忽而想起来了什么。

    苏沅点了点头道:“这个自然确定。”

    凡川紧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五天……是我在魔界离开的时间,也是冥王逃脱的时间……”

    忽然,凡川像是想到了什么,便连忙再次出声问道:“天河之水异变是不是就在五天之前?”

    苏沅瞪大了眼睛,频频点头道:“是啊,少君怎么知道?”

    “琼姐姐和卿儿也是在异变的当天进入了天河之水,对吧?”凡川继续问道。

    “对啊!少君,刚刚不是给你说过了,眼下刚好是五天的时间了。”苏沅点头道。

    “看来和他脱不了干系了!”凡川忽而咬牙切齿的出声道。

    凡川的突变让苏沅和言慕岸很是惊愕,继而问道:“少君?你说的谁?和谁脱不了干系了?”

    “冥王。”凡川黯然道。

    然而凡川的这两个字却将苏沅和言慕岸吓了一大跳,只不过还好只有苏沅和言慕岸听到了,若是让其他仙人都听到的话,恐怕仙界必然会引起躁动和不安。

    “冥……冥王?”苏沅大张着嘴巴,惊骇道:“少君,你确定你没在开玩笑?”

    凡川毫无心情去仔细的复述,只有摇了摇头道:“没有。”

    “啊?那这……这冥王眼下又在何处啊?”苏沅显得很恐慌,想必可能是因为苏卿的关系。

    然而凡川又何尝不恐慌,苏卿还是自己的女人呢。

    只不过眼下凡川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心情给苏沅复述魔界之时,然而刚好,就在这时,齐亢和霄项走了过来。

    凡川便一把将齐亢和霄项拉了过来,继而又看了看苏沅,接着目光回转到了齐亢和霄项的身上,接着出声道:“霄项兄,齐亢兄,你们将在魔界所发生的事情给西仙尊大人和右护法大人讲讲。”

    凡川正欲转身,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又嘱咐出声道:“还有,关于冥王一事切不可声张,暂且当做没有此人,千万别引起仙界的恐慌,知道了吗?”

    “是,少君,属下知道了!”齐亢和霄项齐声道。

    凡川点了点头,继而又看向了言慕岸,接着出声道:“师尊,您可知紫儿在哪里?”

    “噢?烟紫姑娘啊,她好像在……”

    “凡川!”

    正在言慕岸苦思冥想之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情意之声,正是从烟紫的口中发出,而此时烟紫正挤在众仙之外,想要挤进来,却明显力气不如其他仙人。

    凡川见状,随即暂时拜别了苏沅和言慕岸等人,紧接着一个闪身挪动便来到了烟紫的身旁。

    没等烟紫激动的出声,凡川上前一把便抓住了烟紫的小手,接着走离了当下的混乱场合,来到了仙木阵旁。

    此处风景秀美,空气清新,而最主要的是,由于仙木阵的遮挡,可以暂且避开外人,若是想要说一些悄悄话,那此处是再好不过了。

    凡川拉着烟紫坐在了一块光滑的玉石之上,没等烟紫的疑惑发酵,凡川一把便将烟紫搂进了自己的怀中,同时嘴唇一下便亲吻住了烟紫的额头。

    这突如其来的温存,致使烟紫顿时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将小脑袋埋藏在了凡川的怀中,而那娇躯,还在不时的因为害羞而颤抖不已。

    凡川并没有刻意的想要表达什么,也许只有凡川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在此刻是多么的煎熬,接连不断的挫折,频频的发生,而眼下的凡川只想找到一个自己内心最为信任的人,好好的说会儿话,亦或哪怕是静静的坐着都行。

    而将烟紫抱紧,亲吻,只是凡川没有意识的动作,丝毫不刻意。

    此时藏在凡川怀中的烟紫似乎也察觉到了凡川的不安,便缓缓的从凡川的怀中探出了头来,温柔的出声道:“凡川,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苏姐姐的事情?”

    “恩……”凡川点了点头,并不想多说什么,一是怕让烟紫担心,二是凡川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

    而烟紫却似乎从凡川的眼神之中发觉到了更多的不安,于是便接着出声道:“不对,凡川,除了苏姐姐,是不是还有更多让你不安的事情在发生?”

    听到烟紫的话,凡川不免有些错愕,没想到烟紫身为初仙之境,平时很少关系到仙界的种种,可仅凭在自己的眼神中,竟能猜到个**不离十,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然而还未等凡川出声,烟紫继续出声道:“是不是因为妖界和魔界之事?”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只不过一句话说不清楚……”

    “恩!”烟紫懂事的点了点头道:“那就不说,只是……”

    烟紫面露一丝担忧。

    “怎么了?”

    “只是我很担心你。”

    “没事,我的好紫儿,我没事,别担心。”凡川说的这番话,就连自己都不相信。

    一番缄默之后,烟紫又出声说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凡川抿了抿嘴道:“恩,我想也进入天河之水,一直这样惶恐不安终究不是个办法,就算琼姐姐和卿儿不进去天河之水,我这次回来,也是准备进去探查一番的。”

    烟紫的神情瞬间失落了下来,继而出声道:“只怪我的修为境界不够,不然我也会跟着你赴汤蹈火。”

    “傻紫儿,别这么说,你初来仙界,我都没怎么陪过你,唉,是我不好,眼下又要远去,我……”

    “我明白,凡川,你不要这么说,我都理解,你去就是了,我会在仙界里一直等你回来。”

    “对不起,紫儿。”……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