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愁肠百结
    ..,

    离湮却劝慰道:“凡川兄弟,我劝你一句,千万别去触碰,你虽是无尚的仙人,但不是……他们的对手!”

    凡川急忙回声道:“我知道,你只需告诉我,冥界在哪里?”

    离湮却苦笑道:“在哪里?呵呵,我被冥王利用了这副臭皮囊,行下了如此之多的罪孽,已无法再回头,我怎么还会劝说凡川兄弟步入深渊呢?”

    “冥王?莫非……是先前附体你身上的那人?”凡川震惊道。

    离湮艰难的点了点头道:“是,就是他,他许给了我们至高无上的权力,可却是彻彻底底的利用了我们,更是将我们弃之于不顾,如今将要魂断而去,却是大彻大悟的看开了,只不过……已经晚了,呵呵……”

    “还有本觉兽王对吧?”凡川问道。

    “恩……”离湮点了点头道:“凡川兄弟,我虽将要魂断而去,但是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保住了我的魔界,在你们与冥王争斗之时,我是有意识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的,只不过,我的能力对于冥王而言,小如蝼蚁……”

    凡川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客气之话,毕竟妖界的毁灭,虽不是离湮的自主意识,但终究是其一手造成,于是凡川紧接着继续问道:“你如今只需告诉我,如何去往冥界?”

    然而就在此时,离湮却突然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身体更是跟着颤抖不已,而其的瞳孔更是在快速的泛白,似乎归期已近。

    凡川见状,连忙再次急切的出声道:“离湮,快些告诉我!到底怎么去往冥界?”

    离湮并未及时回复凡川,而是双眼缓缓的紧闭了起来,身体也停止了颤抖,只不过在其临断气之前,却小声的说出了三个字:“天河之……”

    随后,离湮别彻底的闭上了双眼,身体也再也没了任何反应,如同侉牛一般,魂断而去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旁的齐亢和霄项便立即瞪大了双眼齐声道:“天河之水!”

    凡川随即跟着点了点头道:“是,看来没错了,那些传说都是真的。”

    霄项紧接着惊恐道:“这么说,天河之水真的连通着神界和冥界?”

    齐亢附声道:“估计是了……”

    凡川沉思了片刻之后,继而出声道:“我们没有成功,冥王逃跑了,接下来仙界可能会起一番动荡。”

    齐亢和霄项连忙回声道:“少君,既然如此,那我们速速回仙界吧?”

    “恩。”凡川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北语,继而出声道:“我跟语儿说会儿话,你们两个先将侉牛的尸身收好,我们带回仙界。”

    “是,少君!”齐亢和霄项便继续着刚刚的任务。

    凡川则是搀扶着着北语走出了魔尊宫殿,此时的魔尊宫殿之外一片宁静,一名魔兵都看不到,恐怕早已逃之夭夭,所幸的是,魔界还算是完好无损的保存了下来,而妖界,就没有那么荣幸了。

    看着北语面容憔悴,凡川不由得心疼不已,然而还未等凡川开口之时,北语却率先出声道:“凡川,对不起,我……”

    “好了,傻女人,我之前就说过了,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凡川平复了一下情绪,继而深情的出声道:“语儿,你知道吗?我多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可是谁曾想到会有这么多的羁绊摆在眼前,而且你又进不了仙界,唉……”

    凡川的叹息致使北语抽身一颤,继而回声道:“凡川,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你最担心我,但是,没事了,从今以后,我都不会鲁莽行事了,你放心好了,以后不管你什么时候可以空闲下来,我都会一直等你。”

    “语儿……”

    凡川忍不住心动和心疼,于是将北语深深的搂在了自己的怀中,亲吻着北语的额头,而北语并不抵触,而是迎合着凡川,伸手抱住了凡川的腰。

    闻着北语身上那股熟悉的香味,凡川忍不住多了一些感慨。

    “语儿,我很累,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了,可是,我没得选择,还望你理解我,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管他什么仙界,什么神界,我只想好好的陪着你,陪着你们……”凡川深情的出声道。

    藏在凡川怀中的北语继而动了动额头道:“我知道,我都懂,凡川,我也一直在等着那一天,本来我都不曾想到,你会在此时出现,只怪我太过于冲动,没想到刚刚相聚,却是这般光景,哎……”

    “好了,语儿,都过去了,不要再说了!”凡川打断了北语的唉声叹气,继而出声道:“眼下我不得不还得再回去仙界一趟,毕竟那个什么冥王太过于危险,不过,你好好的待在妖界里,倒是会安全一些。”

    “恩,我理解,你回去就是了……”北语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舍和失落,但仅仅只是一瞬便消失不见了,继而出声道:“我这一次一定会听话,好好的待在妖界里,等着你回来。”

    “我爱你,语儿。”凡川松开了环抱的北语,再次轻轻的亲吻了北语的额头。

    而北语也回应着凡川,温馨的羞涩道:“我也爱你,凡川。”

    再一番温存之后,凡川便带着北语走回了魔尊宫殿之内,此时齐亢和霄项已然将侉牛的尸身收拾妥当,而离湮的尸身却还是孤零零的躺在地面上。

    凡川看了看离湮的尸身,不免叹息道:“哎,离湮啊离湮,你说说你何必呢?这么偌大的一个魔界在此,你还要追求什么样的权力?哎,贪心是会害人害己呀!”

    然而就在凡川的话音刚落,身旁的北语却出声道:“凡川,离湮的尸身就让我带走吧?”

    “噢?你要他的尸身作何?”凡川不解道。

    北语认真道:“虽然之前袭击魔界之时,离湮是没有自主意识,但毕竟还是他一手造成的!我想带着他的尸身回去,也好给我的族人们一个交代,更可以慰藉逝去的亡灵。”

    听到北语的话,凡川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好,你就带回去吧!”

    这时,霄项出声问道:“少君,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凡川迟疑了一瞬,继而看向了身旁的北语,北语对着凡川点了点头,并在眼神里像是诉说着什么,很是坚定。

    凡川终于再一番叹息了一声之后,回声道:“现在就走。”

    “好……”霄项似乎看出了凡川的不舍,便不再多说什么。

    凡川则是对着北语再次出声道:“语儿,我们就此别过,你需得速速回去妖界,切不可再过停留,这里还不算安全。”

    北语听话的点了点头道:“恩恩,我知道,你就放心的回去吧,我现在就带着离湮的尸身离开这里。”

    凡川顿了顿出声道:“那好,你先回去,你回去了,我们再走。”

    北语愣了一瞬,但紧接着点了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紧接着,北语便将离湮的尸身收好,继而又对着齐亢和霄项施礼道:“两位浮仙前辈,就此别过了。”

    齐亢和霄项连忙施礼回敬道:“妖主大人,就此别过。”

    再一番简单的告别之后,北语便离开了魔尊宫殿,在刚刚走出魔尊宫殿之后,便立即飞起在了半空之中,向着妖界的方向,快速的飞去了,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见北语已经离开,凡川也放心了,便开始布下了仙术挪移阵法,很快,漩涡般的星云状的阵法便已闪现在了半空之中,凡川率先跃起跳入,而齐亢和霄项则紧跟着跳入到了阵法之中。

    三位仙人便消失在了魔界,而魔尊宫殿的四周,自凡川等人离开了许久之后,依然没有任何魔兵或者魔族族人敢靠近,依旧是那般的寂静,亦或是那般的阴森恐怖。

    待在仙术挪移阵法之中,霄项便好奇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您怎么知道属下和妖主大人被困住了?”

    凡川苦笑道:“我和齐亢和侉牛本是要先去妖界看望你们,谁知道在魔界这里发觉到了你身上的仙气,这才寻到了你们。”

    “噢,原来是这样……”霄项点头道。

    而凡川紧接着追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和语儿为什么会来魔界?我当时离开之时不是告诉你了?让你好好的保护好她,为什么还会这么冲动的来魔界呢?”

    说到这里,霄项惭愧的低下了头,歉疚的出声道:“少君,对不起,事情是这样的……”

    紧接着,霄项便将北语如何强势的去往魔界之事,如实的复述给了凡川。

    凡川听后,不免叹息了一声,苦笑着出声道:“哎,这个要强的女人,一直都是这样,霄项兄,这不怪你,倒算是连累了你,让你受了伤。”

    “不敢不敢,少君,您千万别这么说,都是属下的失职。”霄项依旧很愧疚。

    凡川摇了摇头道:“好了,暂且就不说这些了,我们来讨论一下,等回到了仙界以后,需要做些什么?或者说,防范些什么呢?”

    一旁一直没出声的齐亢插话道:“少君,依属下看,那个什么冥王的能力实在是很强,这还只是他借用了离湮魔的身体,若是他本体出现,那……”

    “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记得先前他自己也亲口说了,说什么冲开什么禁锢,看来这也是他为何要屠杀这么多无辜的原因所在了。”凡川无奈道,第一次深深的感觉到,即使是身为仙人,同样的以无能为力而感慨。

    齐亢紧接着回声道:“少君,属下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

    “少君,属下记得您先前可以请来神人前辈,那这一次可不可以……”

    “不可以了……”……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