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侉牛之死
    在这般踌躇之下,侉牛再次艰难的催促道:“少君,再不动手来不及了!”

    果然,就在侉牛的话音刚落,只见诡变的离湮忽而向后撤回了半步,然而其的右拳依然留在侉牛的胸口之内,只不过诡变的离湮似乎并未察觉到侉牛和凡川的计划。

    “怎么样?你们临别前的遗言说完了吧?本王没时间跟你们耗了,本王要速速冲开禁锢,征服这诸天万界!”诡变的离湮说着话,便抬起了左掌,似乎想要一掌将侉牛给击飞。

    然而此时侉牛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声嘶力竭的大吼道:“少君!动手!”

    可凡川却瞬间木讷了,呆滞在了原地,只不过手中的赤邪剑已经对准了侉牛的后背,赤邪剑的剑刃端此时正涌散着像是火光般的仙气,纵横之下,攻势极其的凌厉,只不过凡川的顾忌和不安,夹杂道义的纠结,并未将赤邪剑刺入侉牛的身体之内。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侉牛似乎感受到了凡川的迟疑以及无动于衷,接下来,只见侉牛做了一个令人极其震撼的动作。

    眼看诡变的离湮就要撤出,侉牛突然伸手双手抱紧了诡变的离湮,同时将身子猛然向后退去,只听“噗”的一声让人心碎的声响传来,再看凡川手中的赤邪剑已然穿透了侉牛的身体,剑刃从而从侉牛的身体前方刺出,顺势又刺进了诡变的离湮的身体之中,剑刃再次从诡变的离湮的后背上穿透而现。

    一把剑刺穿了叠在一起的两个人。

    这一幕不仅吓傻了在场的众人,而最为震惊的还属凡川,凡川的思绪瞬间凝滞了一般,脑海中一片空白,大张着嘴巴,一时间竟不知所以,只不过从侉牛身体里流出的鲜血已然顺着赤邪剑的剑柄流到了凡川的手上。

    侉牛闭上了双眼,带着欣慰的表情,再也没有睁开双眼。

    而此时诡变的离湮更是惊恐万分,只见其同样瞪大着双眼,似乎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幕,亦或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但终究一切还是发生了,而一丝丝黑色的血迹,也从诡变的离湮的嘴角溢出。

    空气在这一刻凝结了,所有时间仿佛都已不再流动。

    又或是仿佛一瞬之后,只见齐亢猛然站起了身,闪身来到了侉牛的身前,泪眼朦胧的大吼道:“老牛!老牛!醒醒啊!”

    齐亢的呼喊并没有叫醒侉牛,却将迷乱的凡川给惊醒了。

    惊醒之后的凡川,一时间很是难以接受眼下所发生的一切,只一味的在痛苦哀嚎,亦是同齐亢一样,泪眼朦胧。

    “侉牛啊!你醒醒啊!都怪我!都怪我害了你!可是你……”凡川几乎有些说不出话来,只内心极其的刺痛。

    这时,不远处的霄项一瘸一拐的也走来了,但其并没有像齐亢那般声嘶力竭,而是略显哀伤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这不怪你,这是侉牛兄弟自己的选择,他……也是为了仙界。”

    “不,是我害了他……”凡川越发的心痛道:“是我,若是我不拿出赤邪剑,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可是少君……”

    “呼哈,算你们狠,这一招的确厉害,不过,以你们的能力还杀不死我,我们会再见的,年轻的仙君。”

    正在霄项说话的同时,此时神情痛苦的诡变的离湮突然插话了,而且随着其话音的落地之后,再看其的双眼,竟然莫名的开始泛白了,原先如同深渊般的黑暗竟在快速的消隐。

    而就在凡川等人诧异的当下,诡变的离湮的身躯再次颤动了一番,紧接着其用着极为怪异刺耳的语气,再次出声道:“我们回见了,小仙君,谢谢你亲手送给了本王一条仙人的魂魄,本王就收下了,离湮小魔的这副臭皮囊就还给你了。”

    话音落,再看离湮的身躯猛然间抖动了一下,顺势向后倒去,同时将赤邪剑从自身体内抽离了开来,继而跌倒在地。

    而凡川也几乎瞬间再次惊醒,便缓慢的将赤邪剑从侉牛的身躯体抽出,而随后侉牛便如同离湮一般,惯性的跌倒在地。

    凡川迷迷糊糊之间,连忙将赤邪剑收了起来,同时目光看向了身旁的齐亢和霄项,继而略显哆嗦的出声道:“刚刚……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那个冥界的人逃脱了?”

    齐亢和霄项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道:“不……不太清楚,应该是逃脱了吧?”

    凡川只感觉脑袋很沉重,继而出声道:“也就是说,那个冥界的人借用了离湮的身体,然而刚刚侉牛的牺牲并未给其带来伤害?”

    “这个……”霄项支支吾吾的出声道:“但是侉牛救了我们大家呀!若不是侉牛兄弟这么英勇赴死,我们估计也难逃……这个劫数吧?”

    霄项的话顿时再次刺激了凡川,只见凡川双眼迷离的摇晃着脑袋,紧接着身体也跟着颤抖了起来,片刻之后,凡川又忽然蹲身而下,待在侉牛的身边,喃喃自语道:“侉牛,你……你醒醒啊?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我……我不配为仙君,等我回到仙界,我就自行辞退了这仙界的职责,你说好不好?”

    听到凡川这番自言自语,一旁的齐亢和霄项甚是揪心,便出声劝慰道:“少君,侉牛的死跟您没关系,是他自愿要这样的,我们都看在眼里,您千万别再自责了。”

    这时,不远处的北语也踱步走了过来,蹲身在了凡川的身边,但其此时的双眼竟有些泪花,这是北语很少有过的情况,这个要强的女人,怎会轻易的流泪。

    “凡川,对不起,都怪我,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北语似在自言自语,却又是在对着凡川说话。

    然而凡川此时的心还沉浸在侉牛之死上,并未立即回复北语的话,只是在隔了片刻之后,凡川这才缓缓的站起了身子,接着深呼吸了一口,情绪似乎有所平静。

    “语儿,不怪你,你别胡思乱想了。”凡川只是简单的一番回应,但此时凡川的语气却显得正常了许多,仿佛像是一瞬间想开了一样。

    因为凡川刚刚紧盯着侉牛的身躯之时,虽然内心百般难过和自责,但凡川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责任,更悔恨刚刚说出辞去仙君一职的话,那是懦弱的表现,弱者才会选择逃避,不知为何,凡川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了自己的父君,凡别的身影,这便让凡川在无形之中坚强了起来。

    “虽然侉牛已经离去,但是我们必须要让他的牺牲有价值,不能这么枉死,侉牛为了仙界,敢于牺牲自我,拯救大家,就这一份忠义而言,便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所在,接下来,大家也不要气馁,为了仙界,为了诸天万界,我们势必要将冥界的祸害除掉,哪怕你我皆魂归于这天地之间!”凡川忽而严肃的出声道。

    看到凡川的情绪平复,齐亢和霄项也跟着平静了许多,先前的哀伤稍稍抹去了一些。

    “少君,属下全听命于您的吩咐!”齐亢和霄项齐声道。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将侉牛的尸身收好。”接着凡川顿了顿,又看向了身旁的北语,继而出声道:“语儿,听我的,这件事的背后不是你我可以想象的,这传说中的冥界既然出现了,那么接下来诸天万界势必会搅动一番风雨,你需得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再鲁莽行事了。”

    没等北语回应,凡川又接着出声道:“但是,我答应你,我会为你和妖界报仇,也会为侉牛报仇。”

    “凡川,我……对不起。”北语显得很颓靡。

    凡川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好了,不要再说对不起了,我们眼下不该是悲伤和失落,我刚刚也想通了,只有全力以赴,我们才有可能摆脱这些不安。”

    “恩……”北语轻哼了一声,便不再出声了。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躺在地面上的离湮,却突然之间动了动身体。

    凡川注意到了这一情况,连忙警戒起来,同时将北语拦在了自己的身后,而正在收拾侉牛的尸身的齐亢和霄项,也因此停下了手间的动作,视线全放在了离湮的身上。

    然而此时离湮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只不过双眸之间早已没了一丝的黑暗,紧接着,其的身体蠕动了几下,目光凝视在了凡川的身上。

    “咳咳……”离湮先是咳嗽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凡川兄弟,对不起……”

    听到离湮的这番话,凡川顿时头皮发麻,这声音的语气与先前截然不同,正是凡川记忆中所熟悉的离湮的真正的声音,凡川几乎可以断定,眼下的离湮,便是其本人。

    这也迎合了凡川刚刚的猜想,看来便是冥界之人利用了离湮的身体。

    凡川随即卸下了防备,继而缓缓走到了离湮的身前,眯着眼,试探的出声道:“离湮?”

    “恩……咳咳,是我,凡川兄弟。”离湮的表情很痛苦,仿佛像是在奄奄一息。

    凡川强作冷静的出声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离湮继而苦笑了一声,接着回声道:“我被鬼迷了心窍,被权力左右了思想,步入了深渊,再也难以回头……”

    凡川紧皱着眉头道:“被什么鬼迷了心窍?又有什么权力吸引着你?”

    离湮艰难的回声道:“冥界,传说中可以与神界匹敌的冥界,只不过,如今我已无法回头,直至生命枯竭……呵呵……”

    离湮竟自嘲着苦笑了一番。

    然而对于凡川而言,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线索,于是凡川便连忙出声道:“这么说,你知道冥界在哪里?”……

    …………

    (本章完)*fo*,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