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英勇就义
    ..,

    诡变的离湮看到了凡川手中的赤邪剑,便好奇的出声道:“噢?仙器吗?不错的一把剑。”

    凡川冷眼的盯着诡变的离湮,继而冷冷的出声道:“便是送你上路的剑。”

    “噢?是吗?本王挺好奇,来吧?”

    面对着诡变的离湮的持续挑衅,凡川咬牙切齿,随即闪身而动,陪同齐亢一起,快速的靠近了诡变的离湮魔尊,试图先下手为强。

    然而想法终究是好的,只听空气中传来了“砰砰砰”的几声清脆的响声之后,再看凡川和齐亢的攻势已然被诡变的离湮给生生的格挡了下来,那种力量让凡川很是震撼。

    为了不步侉牛的后尘,凡川随即快速的闪身后退,试图躲过诡变离湮的反击,然而齐亢的动作却是稍显迟缓,被诡变离湮一掌击中在了左臂,清脆的响声再次传来,凡川不由得甚是揪心。

    “齐亢兄,你怎么样?”凡川站在齐亢的另一边,担忧的出声问道。

    只见齐亢咬着牙,另一手捂着被击中的肩膀,回声道:“属下没事,少君,别管我。”

    “好,你自己小心。”

    话音落,凡川随即闪身消失,绕到了诡变离湮的身后。

    凡川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给离湮一个措手不及,然而离湮的速度却要比凡川快上很多,当凡川的身影还未闪现到离湮的背后之时,离湮忽然一个转身,死死的卡住了凡川的去路,同时向着凡川的下体猛踢一脚。

    凡川见状,连忙将赤邪剑向下竖放,刚巧挡住了离湮的腿脚,只听清脆的“砰”的一声响过后,凡川的身体惯性的向后撤去,然而再看离湮刚刚触碰赤邪剑的那一腿脚,却突然冒起了火光,这让离湮有些错愕,但紧接着是恐惧。

    “我次奥,这……这什么鬼仙器!怎么还……”离湮有些惊恐的跳动着,试图想要摆脱其脚上的燃烧,然而那火光却死死的咬住不放。

    凡川见状也倍感错愕,没想到这赤邪剑竟然还有如此之奇效,于是趁着这有利的时机,凡川连忙再次闪身而动,想要在离湮慌乱的当下,夺得先机。

    然而在一阵破空之声后,凡川的身影陡然间出现在了离湮的左侧,可当凡川手中的赤邪剑还未触及到其的身躯时,离湮似乎早已察觉,便突然悬空而起,一道黑烟顺势从其的手中涌出,快速的旋转着冲向了凡川。

    凡川惊骇,便惯性的闪躲,可黑烟依旧紧紧追随,终于,凡川只好利用赤邪剑的仙力,释放出了熊熊的烈火,将那道黑烟给燃烧至尽,恐怖的是,黑烟燃烧的同时,竟然还会传来嘶哑的吼叫声。

    而此时离湮脚上的火光也终于被其给熄灭,紧接着,似乎有些生气的离湮便忽然俯冲而下,准确的袭击向了凡川。

    “少君,小心!”

    “凡川,小心上面!”

    耳旁传来了齐亢和北语的声音,凡川连忙闪身而动,利用余光看到了冲击了离湮,侥幸的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别费力了,你根本逃不了。”离湮狂妄的出声道,随即只见其化身为了一道模糊的黑影,紧追着凡川不放。

    凡川跃身躲闪的越来越辛苦,体内的仙气更是在快速的流散,虽然眼下凡川是以隐仙之境,然而境界还不算稳定,极易出现变数,搞不好甚至会走火入魔。

    在这紧追不舍之下,凡川忽然灵光一闪,想要布下一套**阵,以此来困住诡变的离湮。

    可是结果证明,**阵并不能奏效,仅仅只是一瞬,便被诡变的离湮给冲散了。

    然而凡川每次的回身一剑,却又被离湮给从容的躲了过去,而对于离湮而言,追赶凡川,反倒像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其正在享受之中。

    终于在一次闪身跳动之下,凡川被逼近了魔尊宫殿的一个角落,上下左右皆已被模糊的黑影所笼罩,完全没有缝隙可钻了,这让凡川难免有些不安了起来。

    随后,只听“唰”的一声,黑影迅速消散,从而回归到了离湮本身的模样,清晰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前,只不过其双手间大散的黑烟还是将四下里的空隙给挡住了,凡川依然无法脱身。

    “怎么样?很累吧?”离湮有意无意的取笑道。

    凡川冷哼了一声道:“呸,什么玩意儿。”

    诡变的离湮并无怒气,依旧在取笑道:“堂堂一代仙君啊,竟落得如此地步,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仙界是一点点长进都没有。”

    凡川冷声道:“仙界再怎么样,也比你这滥杀无辜的魔鬼强一百倍。”

    “魔鬼?唔……”诡变的离湮愣了下道:“这个词不适合本王。”

    “呵呵,说这么多废话干嘛?动手烦请尽快。”凡川依旧冷声道。

    诡变的离湮却饶有兴趣的出声道:“不急,在你临死之前,本王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凡川冷哼了一声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不会。”诡变的离湮顿了顿,继而出声道:“可是你现在没得选择。”

    话音落,只见诡变的离湮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北语。

    凡川会意,无奈而有气愤,但终究无可奈何,便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道:“好,你问吧。”

    “这才像话嘛!”诡变的离湮继续出声道:“我要你告诉我瑾花的去向,以及她在仙界里具体都做了什么事?例如,有没有带走什么?人?或者神器?”

    凡川皱了皱眉,无奈的出声道:“首先,我不知道她的去向,第二,她只带走了一把属于她的照月神弓。”

    “噢?照月神弓?”诡变的离湮错愕道:“属于她?开什么玩笑?那是本王的兵器。”

    凡川顿时疑惑道:“什么?你的兵器?是你在开玩笑吧?那是神器,跟你这魔鬼有何干系?”

    诡变的离湮却随意的笑道:“信不信由你了,不过,废话说完了,你这仙君的日子也到头了。”

    紧接着只见诡变的离湮突然出手,弥漫着黑烟的右手顺势想要卡住凡川的喉咙,然而从凡川的视线看来,诡变的离湮的出手恐怕不仅仅是卡住自己的喉咙,反而像是要穿透自己的喉咙。

    情势紧急,然而凡川却绝望的发觉到,四下里根本没有可以逃脱的缝隙,全然被诡变的离湮所封锁住了,若任由局势继续发生,那么结果只有一个,凡川死于非命。

    即使是仙人,此刻在诡变的离湮的身前,仿佛渺小到微乎其微。

    凡川的不安,已然浮现在了脸上。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凡川只感觉眼前突然一道金芒闪过,紧接着只见一个大块头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而随后便是“噗”的一声沉闷的穿透之声传来,再然后,便是有人在忍痛的*。

    挡在了凡川身前的仙人,竟然是先前胸腔被打断的侉牛。

    此时的侉牛全然替凡川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然而诡变的离湮的右手已然进入到了侉牛的胸口之内,鲜血瞬间开始溢出,而侉牛的周身的仙气也在快速的消散,而其的脸色,也已然越发的苍白。

    “不!”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迅速,凡川甚至在发生了一瞬之后,这才反应过来,然而再大吼大叫,已然无用。

    凡川想要拼命的将侉牛推向一旁,然而却发觉,自己根本无法逃离这一块范围,四下里依然被诡变的离湮所封锁着,那一股黑烟汇聚的能量,让凡川无计可施。

    情急之下,凡川悲从心来,便将双手搭在了侉牛的双肩上,用着哀伤的语气出声道:“侉牛,你怎么不听命令!为什么要这样!你知道吗?你这样会死的!”

    “咳咳……”只见侉牛先是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后苦笑了一声,艰难的回声道:“少君,在您刚入仙界的时候,俺老牛看低了您,但是,如今,俺老牛愿意为您赴死,心甘情愿!咳咳……”

    鲜血从侉牛的嘴角处越流越多。

    “不行!没我的命令,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凡川的话越说越无力,甚至卑微到已经没了声音。

    而此时占据主导的诡变的离湮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倒是有些诧异,紧接着只听其冷嘲热讽的出声道:“不错不错,属下救君上,好戏好戏,本王不妨多看一会儿!”

    说着话,只见诡变的离湮忽然转动了自己此时还在侉牛胸腔之内的拳头,同时“哎呦哎呦”的出声,似乎很有意思。

    然而侉牛却已疼痛的咬牙切齿,但始终没有哀嚎出声,绝对的一条血铮铮的汉子。

    而就在此时,侉牛忽然艰难的向后挪移了一点点的距离,并没有摆脱诡变的离湮的控制,紧接着只见侉牛对着身后的凡川,小声的出声道:“少君,听俺老牛一句话,咳咳……拿……拿赤邪剑从俺的身体上穿过去,穿透之后就能刺到这个变态了,这样……这样您就有救了!”

    听到侉牛的话,凡川极为震惊,但哪怕只剩下一丝丝的良知,凡川自然也不会这么去做,这可是在亲手杀死自己的人呀。

    “不……不行!我决不能这样做!”凡川一口回绝了侉牛。

    然而侉牛却艰难的笑道:“少君,俺老牛左右都是死,就请您让俺死得其所一些,不然,俺死不瞑目的!”

    “可是……我不能拿剑刺你啊!”

    “少君,只能这样做了,不然大家……大家都玩完,为了仙界,就像俺老牛英勇就义一次吧?”

    侉牛的态度很坚决,而凡川看到侉牛的样子,不免的甚是心疼……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