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冥界来者
    紧接着,只见离湮魔尊的双眸之中散射出来了一道纯黑色的线芒,直直的盯准了凡川,然而其摇摆不定的身体,致使北语和霄项的身躯在不停的摇晃。

    凡川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即对着离湮怒声道:“离湮,你我不是陌生人,所以不要拐弯抹角,请给我一个你做下这些事情的理由,你为什么要这样?”

    只见离湮的眉头皱了皱,随即黑色线芒再次从其的双眸之中射出,紧接着,离湮的嘴角便动了动,只不过这种抽动却是那么的不协调。

    “离湮?只不过区区一介蝼蚁,不足挂齿。”

    这话从离湮魔尊的口中脱口而出,顿时吓呆了在场的众人,包括凡川在内。

    凡川随即楞道:“你……你什么意思?”

    离湮却是嘴角怪异的弯曲着笑道:“你就是仙界如今的仙君吧?”

    凡川听着这声音完全不是离湮的声音,然而却是从离湮的口中说出,气氛顿时变得极其的怪异,仿佛眼前的离湮根本不是离湮,却披着一层离湮的皮囊。

    凡川紧皱着眉头,强使自己冷静的出声道:“你不是离湮?”

    “哈哈……”诡异的离湮顿时放声大笑道:“本王何时说过我是离湮呢?”

    “本王?”凡川的思绪快速翻涌,然而并无头绪,继而试探的出声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王要多多感谢你,哈哈……”诡变的离湮忽而放声大笑了起来。

    “谢我?此话怎讲?”凡川诧异道。

    离湮继而笑道:“谢谢你今日给本王带来了这可口的餐食,吃了你们几个仙人,本王就真正意义上的解脱了!哈哈……”

    狂妄的笑声再次传来,众仙的脸色频频变化,而场下一股浓烈的黑烟正从离湮的后背上缓缓的升起,看起来甚是骇人。

    凡川同样极为震惊,但依然强装着冷静的出声道:“吃了我们?开玩笑,你凭什么吃了我们?你到底是谁?”

    凡川问完这句话之后,这才发觉自己问的很愚蠢,但可幸的是,诡变的离湮竟然真的回答了这个无知的问题。

    接着只听诡变的离湮放肆的笑道:“因为你们是仙人,身上有着足够的能量,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呀!吸收了你们的仙气,足以等同本王吸收了整个魔界所带给我的进度,本王又何乐而不为呢?”

    凡川眯着眼睛冷声道:“这么说,袭击仙界的本觉兽王也是你安排去的了?”

    “唔……”只见离湮抽动了一下嘴角,冷笑道:“那只蠢货,急功近利,没什么可说的。”

    凡川隐隐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再次试探性的出声道:“你,应该是来自冥界吧?”

    听到凡川的问话,只见离湮的身躯微微颤动了一番,接着放声大笑道:“哈哈,看来这仙界里的仙君,年纪轻轻,人倒是不傻。”

    这个不是离湮的离湮终于肯定了自己的身份,但这个身份却是不禁的让凡川和其他仙人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传说中的冥界,竟然果真存在,而且当下就近在眼前。

    凡川的语气中开始有了一丝不安,但凡川依然强装着冷静的出声道:“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

    “噢?难道本王刚刚说的不清楚吗?”只见不是离湮的离湮继而出声道:“本王想要你们的魂魄,仙人的魂魄!你知道吗?你们仙人的一个魂魄,足以抵挡整个魔界的所有魂魄,如此一来,本王事半功倍,这买卖可以做呀!”

    “你要我们的魂魄做什么?”凡川继续试探道。

    诡变的离湮倒是爽快,继而回声道:“本王要冲开禁锢,万年之久的禁锢!”

    “为了一己私欲,便要滥杀无辜吗?”凡川怒声道。

    “滥杀无辜?哈哈……”诡变的离湮再次大笑道:“你们早晚也是死,如今助本王冲开禁锢,倒是死得其所。”

    “可笑!我们的魂魄岂是你说取便取?真是狂妄。”凡川怒声道。

    然而凡川的内心却是在硬撑,这句话说得自然也没有多大的底气,不知道为什么,凡川甚至都有些不敢直视离湮那双漆黑如深渊的眼睛,总感觉有一种压倒性的气势在咄咄逼人。

    “噢?”诡变的离湮继而看向了其手中擒住的北语,接着出声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先尝尝这个小妖女的味道怎么样。”

    说着话,只见诡变的离湮的手间开始发力,一道道黑烟顿时从其的手间涌现,而北语的表情也在紧跟着痛苦的变化,然而自始至终,北语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喊出声。

    凡川心生不忍,更是愤怒,于是便怒声制止道:“住手!你不是要仙人的魂魄吗?欺负一介女妖算什么本事?”

    “恩?你担心她?看来你们的关系不简单呀!”诡变的离湮似乎早就胸有成竹的出声道:“堂堂一代仙君,竟然爱上一个小妖女,这……啧啧啧,有意思呀!”

    “关你屁事?”凡川怒吼道:“放开她们!你既然想要取走我们的魂魄,那就凭本事来取,胁迫?算什么能耐?”

    “啧啧啧……”诡变的离湮皱了皱眉道:“有意思,好,本王成全你们,去吧!”

    说着话,只见诡变的离湮突然向前撒手,北语和霄项便被其给远远的扔了出去,狠狠的砸落在地,而紧接着,诡变的离湮的身子也随着缓缓的降落在了魔尊宫殿的地面上,一道黑烟顺势飘下,在触碰到地面之时,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见状,凡川连忙奔向了北语,而齐亢和侉牛则连忙奔向了霄项。

    “语儿,你怎么样?”凡川轻轻的将北语扶起,爱怜的抚摸着其的长发,心疼的出声道。

    北语顽强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别担心了,倒是你……对不起……”

    “我的傻女人,又说什么傻话呢?”

    北语随即自责的出声道:“都是我任性,不懂事,害你被牵连至此……”

    “别说傻话了……”凡川打断道:“在你危险的时候,我不来救你,谁来救你?”

    “可是这个人根本不是离湮。”北语略显惶恐的出声道:“先前我与浮仙前辈与他较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恩,我知道。”凡川点了点头道:“接下来就交给我,你千万不要再鲁莽行事了,这次听我的话吧?”

    “恩,我听……”北语这一刻才像极了一个小女人。

    待将北语安置好了之后,凡川又走向了霄项,见霄项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便关切出声道:“怎么样?霄项兄,没事吧?”

    “呃,少君,属下无碍,无碍……”霄项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气力不足。

    凡川顿时叹息了一声道:“你在一旁暂且休息一下吧。”

    “可是少君……”

    “别可是了,替我照顾好语儿。”凡川打断道,随即便带着齐亢和侉牛再次对阵了诡变的离湮魔尊。

    见凡川三仙人走来,诡变的离湮魔尊继而笑道:“怎么样?叙旧完了吧?”

    凡川冷哼道:“别废话,动手吧。”

    “哎,等下。”诡变的离湮魔尊顿了顿,继续出声道:“听闻你与瑾花有些渊源?”

    听到对方问起神人瑾花,凡川顿时有些诧异,但不知为何,总隐约的感觉这背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凡川还不能表现出诧异,于是淡淡的回声道:“怎么?”

    诡变的离湮反而好奇道:“这么说,瑾花在仙界里现身了?”

    “关你什么事儿?”凡川冷嘲道。

    诡变的离湮撅着嘴,耸了耸肩道:“没什么,好奇嘛。”

    “能动手了吗?”凡川依旧在冷嘲。

    诡变的离湮却再次耸了耸肩道:“随你了。”

    在其的话音刚落地,凡川身旁的侉牛却突然高举其手中的巨斧,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请容俺老牛先行会会这狂妄的家伙!”

    “小……心……”

    “吃俺老牛一斧头!”

    凡川的话还未说话,只见侉牛已然冲将了上去,两板巨斧挥舞的同时,仙气便不断的从其手间涌现,攻势极其的凌厉。

    诡变的离湮却是歪着头,毫不在意的等着侉牛的到来,似乎面对侉牛的攻势,一点点也不畏惧。

    终于,双方交上了手,只见侉牛的双斧直直的劈向了离湮的头颅,然而怪异的一幕出现了,双斧却莫名的停滞在了离湮头颅的上方,任由侉牛再咬牙用力,双斧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

    “呵呵,只会蛮力的家伙。”

    只听诡变的离湮冷笑了一声之后,忽而双拳攥紧,狠狠的捶在了侉牛的胸口之处。

    只听“噗”的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紧接着又是“咔”的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再看侉牛的身躯已然猛烈的倒飞而去,而与此同时,侉牛的胸腔肋骨已然断裂。

    “侉牛,你没事吧?”

    “老牛,你怎么样?”

    凡川和齐亢连忙奔向了倒地的侉牛,然而此时侉牛手中的巨斧早已飞出了手掌,孤零零的贴在地面上,而再看侉牛,嘴角已然流出了鲜血,而其的表情则是显得极为痛苦。

    见到凡川和齐亢前来,到底的侉牛继而艰难的苦笑道:“少……少君,对不住了,俺的骨头好像是断了,这……这家伙的力量太强了!你们要小心啊!”

    凡川很是心疼,但依然强忍着,接着伸手拍了拍侉牛的肩膀,安抚道:“好样的,侉牛,你先休息吧,没你的事儿了。”

    随后,凡川的双眼中似乎燃烧着火光,而紧接着一道金芒闪现着过后,只见在凡川的手间,赫然出现了一把浑体泛红的长剑,便是仙器赤邪剑……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