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风声入耳
    “走吧,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凡川最终还是决定了先行去查看一番,毕竟涌现仙气不是小事。

    由于这种距离对于仙人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所以仅仅在片刻之后,凡川和齐亢以及侉牛的身影便隐现在了千叶城的城池上空,躲在了一处积云之后。

    从凡川的视线看去,魔界的确刚刚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各处的破败,恐慌的人心,已经让这座魔界的都城显得不再是那么的坚强。

    但由于与地面还是有些距离,凡川看的并不是太清楚,但可以的肯定的是,眼下这里没有仙人出现,于是凡川便想要去往魔尊宫殿之处。

    随即一个闪身挪移之后,凡川三仙人便来到了魔尊宫殿之上,然而刚刚浮现出身,凡川便听到了“铿铿锵锵”的兵刃相撞之声,而且还有一道极为浓厚的仙气在此处出没。

    意外之下,凡川连忙放眼望去,顿时难免惊恐,只见在魔尊宫殿之外,有着一群蒙面的黑衣人,身上的气息很怪,与先前在仙界出现的本觉兽王身上的气息极其的相仿,然而此时,这群怪异的黑衣人正在凌厉的杀戮着魔兵,看起来就像是捏死蚂蚁那般简单,那帮魔兵早已经被吓傻了。

    然而凡川并没有寻见仙人,然而那道传来的仙气却是异常的清晰,这让凡川感觉很怪。

    “少君,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吧?这里的仙气很重。”齐亢建议出声道。

    “恩,好。”凡川点了点头道:“但是下去之后,一切命令听从于我,切不可鲁莽行事。”

    “谨遵少君之命!”

    随后,凡川三仙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魔尊宫殿之外,然而还未等凡川三人想要做些什么之时,不远处忽然闪现出来了三个黑衣人,他们蒙着面,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手里更是持着一把弯弯曲曲的蛇形弯刀,不时的散出渗人的黑烟。

    这三个黑衣人紧盯着凡川三人,并同时步步逼近而来。

    侉牛楞道:“咋了?啥个意思?还想与俺老牛较量一番不成?”

    “老牛切莫大意,这帮人身上的气息很怪。”齐亢出声道。

    “是,齐亢说的对。”凡川跟着附声道:“这些人身上的气息与先前闯入仙界的本觉兽王一模一样,我怀疑,这就是他们的人,只不过这些都只是棋子。”

    侉牛楞道:“可是少君,这三个家伙是想要揍俺们呢?俺们难道不还击吗?”

    凡川苦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他们要出手,我们只能被迫出手了。”

    “嘿,少君,俺老牛就在等你这句话了!”只见侉牛大大咧咧的笑道,随后抽身闪动,两板大斧赫然隐现在了其手中,紧接着,侉牛便向着紧逼而来的三个黑衣人冲了过去。

    “老牛,小心啊!”齐亢担忧的喊道。

    凡川皱了皱眉,随即出声道:“齐亢,你也去。”

    “好,少君。”

    齐亢随即猛然挺起胸膛,撕裂之下,仙气如同泉涌一般,赫然隐现在了齐亢的周身,紧接着,齐亢也加入到了争斗之中。

    两位浮仙之境的仙人对抗三个气息怪异的黑衣人,这一场争斗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但却是无可避免的,很快,齐亢和侉牛的战局便呈现出来了压倒性的胜利,三个黑衣人节节败退,似乎想要逃窜,然而其中一人被齐亢使用仙气给击杀了,而另两人却惨死在了侉牛的两板大斧之上了。

    得胜归来之后的侉牛,只见其扛起了两板大斧,有些失落的大笑道:“哈哈,嘿,少君,俺老牛还没杀够呢,怎么就没了呢!”

    一旁的齐亢却是狠狠的拍打了一下侉牛的肩膀,继而出声道:“你这头傻牛,这三个只是小兵,切莫大意!切莫大意!”

    听到齐亢的话,侉牛又看到了凡川阴沉的脸色,于是连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同时出声道:“是是是,俺老牛要以大局为重,不能恋战!不能恋战!”

    凡川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仅仅是淡淡的一个人:“走。”

    接着,凡川便踏步向着魔尊宫殿靠近,试图想要在魔尊宫殿之内找寻一丝线索,可幸的是,眼下的魔尊宫殿并未受损,而且还如同先前一模一样的豪派,这不免让凡川有些诧异。

    可在凡川三仙人刚刚靠近魔尊宫殿之时,宫殿内却忽然窜出来了很多名魔兵,这些魔兵个个神情慌张,惶恐不安的在逃窜,好像魔尊宫殿里有个什么令他们极为恐惧的东西存在。

    凡川皱眉之下,忽而闪身,抓住了一名正在逃窜的魔兵,质问道:“你们跑什么?”

    那魔兵很着急,早已被恐惧吓得乱了方寸,似乎并不想给凡川解释什么,而是颤巍巍的出声道:“快跑啊!快跑啊!再不跑没命了!没命了……”

    凡川见其完全说不出来缘由,便一把将其扔飞了,接着又抓住了一名魔兵,这名魔兵的情绪还算稳定,凡川便立即出声质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那魔兵微微的摇着头,回声道:“魔……魔尊大人!是魔尊大人!”

    “什么?离湮魔尊吗?”凡川紧锁着眉头。

    “是!是是是……魔尊大人变了,杀人!他在杀人!”那魔兵哆哆嗦嗦的回声道。

    凡川疑惑了一瞬,看来与先前自己所猜测的一模一样,继而凡川接着出声问道:“你可曾在这里见过仙人?”

    “仙……仙人?”那魔兵有些不解。

    凡川便解释道:“像我这样的仙人。”说着话,凡川便腾出另一只手,顺势打出了一道仙气,金芒顺势汇聚而去。

    那魔兵见状,连忙点头道:“有有有!他……他就在里面!”

    凡川惊恐道:“当真?”

    那魔兵颤巍巍道:“他救我们,可……可是被魔尊大人抓住了!”

    凡川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继而便放开了那魔兵,任由其逃窜,接着看向了齐亢和侉牛,严肃的低声道:“准备好御敌。”

    “是,少君!”

    齐亢随即周身大散着金芒,而侉牛也早已将那一对板斧抗在了肩头,整装待发。

    紧接着,凡川三仙人便向着魔尊宫殿内走去,此时已没有魔兵再从魔尊宫殿内涌现了,似乎早已逃窜至尽,然而魔尊宫殿内却传来了阵阵寒意,一股阴森的气息缓缓的从宫殿内涌现。

    凡川感受着那气息中的混杂,有那股怪异的气息,也有一股明显的仙气,然而最让凡川意外的,而且是不敢相信的是,混杂的气息中,竟然还有一股妖气。

    凡川顿时有些不安,思绪开始快速的翻涌,总害怕会见到自己不想见到的一幕,然而事实告诉凡川,这一切正在发生着。

    还未靠近宫殿的主门,里面便已传来了动静,有人在挣扎,有人在嘶啸,还有一种怪异的声响,仿佛来自地狱的呼喊。

    凡川尽量让自己冷静,镇定,随即闪身而入,当置身于宫殿之内后,眼前的一幕却让凡川彻底的震惊了,且先前的不安得以证实,那一股股寒意更是从凡川的背后升起,恐慌一时间便占据了凡川的心头。

    因为凡川看到,在宫殿内的半空之上,此时漂浮着一个人,这个人有着三只眼睛,浑身涌散着渗人的黑烟,而其的瞳孔也早已失去了血色,从而被彻彻底底的漆黑所取代,这个人便是异变的离湮魔尊。

    而让凡川恐慌的是,此时在离湮魔尊的左右双手之间,还紧紧的抓着两个人,一个便是北语,一个便是霄项。

    此时北语的情绪极其的不稳定,试图想要逃脱离湮的控制,然而并无用处,而其背上的黑色翅膀,此时也早已萎靡的自然悬挂。

    而此时在另一旁的霄项,看起来则是更为虚脱,只见在其身下的地面上,正摆放着其脱落的仙器长枪,而再看霄项本人,胸口向右处,似乎沾染了不少的血迹,而其的脸色也略显苍白,想来是因为受伤所致。

    然而这一画面,却让凡川久久未能平静下来,先前的一切打算都成了变数,而且这般危险的情况下,根本不容出现任何差池,凡川不想霄项受到伤害,更不允许北语受到伤害。

    可是在这般极端被动的情况之下,凡川完全没有任何胜券。

    然而此时北语和霄项在见到凡川忽然出现之后,皆表现出了激动之色,而在这份激动之中,还藏着不少歉疚之意。

    “凡川,你……你来了?”北语似乎因为愧疚,不敢直视凡川。

    而霄项却是认罪似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对不起,是属下失职,没能保护好妖主大人,还望少君降罪……”

    只不过霄项此时说话已然是有气无力。

    凡川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随即摇了摇头道:“我是不是说过让你们留在妖界,不要轻举妄动?”

    霄项连忙赔罪道:“是是是!少君,都怪属下办事不利!咳咳……不管妖主大人的事……”

    北语却跟着附声道:“不怪浮仙前辈,都怪我,都怪我的执念于此,非要为妖界报仇雪恨,我……”

    “好了。”凡川微微低头,挥动了一下双手,一种无力感发自内心,继而出声道:“你们怎么样?伤势严重吗?”

    北语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些难堪,似对凡川的愧疚之意,又似对凡川的责备之感。

    霄项则是暗暗的回声道:“少君,属下没事,只是这……”

    “呼……”

    忽然,只见离湮突然摇摆了一下身躯,一声莫名的风声响起……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