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五章:本觉之死
    一阵围殴之后,仙气四散,终于算是有个一个像样的结果,众仙开始纷纷的退散开来,而那异变的本觉兽王早已被揍扁,所谓揍扁,则是其的虎头都被打变形了,甚至有一颗眼珠都被抠了出来,溢出了诸多的黑色血迹。而其的双腿和双臂则是呈现着不可思议的弯曲程度。

    本觉兽王已然失去了意识,安静的躺在了地面上。

    凡川见状,忍着腹痛,连忙迎着跑了过去,等距离本觉兽王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凡川这才停下了身。

    一旁的琼姬微微呼着气,似乎有些疲惫,继而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这人身上的气息果然很怪,我从未见过。”

    “恩,我知道。”凡川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本觉兽王,继而出声道:“这个人原本乃是南异星球上的本觉兽王,只是不知道此时为何会异变成这样,更是奇怪的怎么会出现在仙界里呢?”

    “兽王?”琼姬若有所思的出声道:“会不会他的背后有什么人在操纵?”

    “这还用说?”一旁的青墨气急道:“本来兽族根本无法靠近仙界,更别说进入仙界了,那么,这也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他。”

    “恩”凡川同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发问道:“他现在怎么样?死了吧?”

    “恩,应该死了吧?”苏卿附声道:“都被打成这副模样了,再不死,难道还能活过来吗?”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直处于观战的烟紫跑了过来,当其看了看本觉兽王已然面目全非,吓得躲在了凡川的身后,小声的出声道:“这这是什么人?”

    凡川勉强的笑了笑道:“紫儿,别害怕,这是兽人,准确的来说,他以前是一代兽王。”

    烟紫随即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之后出声道:“该不会是当初在修真界袭击我的那些戴面具的怪人吧?”

    “恩,是也不是。”凡川答道:“但袭击你的也是兽人,只不过不是这家伙的部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噢噢。”烟紫随后乖巧的挽住了苏卿的胳膊,像是怕耽误了凡川处理正事。

    随后,言慕岸也走了过来,见其大胆的试了试本觉兽王早已不堪的鼻间,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随后缓缓的出声道:“应该是死了,没有呼吸了。”

    “恩,死了”凡川不知为何,竟有些失落,毕竟本觉兽王一死,刚得到了的一丝线索,便又断了。

    就在凡川有些踌躇当下该如何处理之时,只见本觉兽王的身上突然闪现了一道黑烟,紧接着其的双腿竟然又动了,只不过早已被众仙击打到异形弯曲,所以其并不能顺畅的站起身来,而其已经断裂到耷拉着的胳膊,竟也在试图抬起。

    这一幕吓坏了众仙,情急之下,只见琼姬突然出手,一道仙气化作成了一把锋利的长刀,刀刃准确无误的砍到了本觉兽王的腹部。

    只听“噗”的一声低沉之声传来,再看本觉兽王的身体竟被干净利落的分成了两截,而其的躯体也便不再动了,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复活的迹象。

    琼姬的突然出手的确让凡川有些措手不及,凡川本想趁着本觉兽王有动静之后,再行解决一些疑问,但眼下已然没了办法,不过,凡川并没有怪罪琼姬之意,毕竟琼姬的出发点是为了安全起见,倒也难免。

    紧接着,本觉兽王的身体被分断了之后,在其断裂之处,不仅没有所谓的鲜血流出,反倒是不停的窜出道道黑烟,直至黑烟消散了片刻之后,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而此时本觉兽王的躯体,也变得极度发干,干瘪的早已不成样子。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便吩咐他人将本觉兽王的尸体给草草的处理掉了。

    这一刻,本觉死亡,算是为了宛灵报仇雪恨了,但凡川却不知为何,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愉悦之感,反倒是越发的疑惑和费解,对于接下里的未知,让凡川有了些恐慌之感。

    待众仙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之后,凡川便再次来到了天河之水边,此时的天河之水竟奇异的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河水很清澈,给人的感觉也很温和,先前的不安之感,以及那股怪异的气息,全都彻底的消失不见了,这也让凡川更为困惑不解。

    线索算是断了,但花将灵魂口中的冥界,却是彻彻底底的激发了凡川的好奇之心,隐约间,凡川便在内心对着自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这背后的一切给搞清楚。

    眼下仙界平静之后,凡川便回想起来了先前在魔界之时,花将灵魂所说让自己速速回到仙界,看来速回的目的便是在此“迎接”本觉兽王的到来,再将这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综合起来,不觉间,凡川对花将灵魂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了。

    既然仙界目前已无碍,接下来凡川便想再次去往妖界,一来是可以继续调查关于这背后的一切,二来北语的情绪还未稳定,凡川始终有些不放心。

    紧接着,凡川便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了琼姬和言慕岸,以及苏卿和烟紫等仙人,众仙并无异样,皆认同凡川再行妖界之想法,不过只有苏卿倒是显得不满。

    只见苏卿噘着嘴,同时牵着烟紫的小手,对着凡川出声道:“你怎么就这么忙?就不能停下来歇一歇吗?哪怕一晚也行啊!”

    凡川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我也想停下来,可是,你觉得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苏卿不服气道:“调查的事情,你也完全可以交给别人做,没有必要非要你自己亲力亲为。”

    见苏卿的清晰有些激动,凡川示意烟紫安抚一下,紧接着凡川不顾众仙在场,便亲昵的出声道:“卿儿,你听我说,眼下不是赌气的时候,凡事要以大局为重,若是听从花将灵魂所说的话,这背后的谜团还很多,我身为仙界之君,真的不能袖手旁观,你理解一下我,好吗?”

    “又是那个什么花将灵魂!哼!”苏卿嗔怒道:“行,你就逞强吧!我再也不管你了!”

    话音落,只见苏卿转身就要离开,幸好烟紫紧紧的拉住了她。

    “苏姐姐,你别生气了,凡川也是迫不得已,我们我”烟紫欲言又止,但神情却是有些慌乱。

    然而其他仙人对于这种事,却是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完全没有想要搭理的意思,甚至琼姬和青墨都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了。

    凡川再次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继而缓缓的出声道:“卿儿,请你原谅我”

    凡川不知为何苏卿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但回想一下其的兄长刚刚负伤,如今还昏迷不醒,而凡川又要独自离开仙界,生死未卜,生气倒是理所应当。

    此时苏卿背对着凡川,缓缓的回声道:“凡川,想让我原谅你,可以,你就好好的安全的尽快回来,我就原谅你。”

    话音落,苏卿便走开了,同时还带走了略显挣扎的烟紫。

    直至苏卿的身影都消失在了凡川的视线之中后,凡川这才暗暗的小声道:“卿儿,谢谢你”

    接着,凡川平复了一下情绪,又与言慕岸寒暄了几句,无非是关于仙界的防护之事,然而就在此时,刚刚离开的琼姬却又再次折返了回来。

    “少君,我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琼姬神秘的出声道。

    凡川见眼下并无其他仙人,便好奇的出声道:“哦?琼姐姐,什么东西?别卖关子了。”

    “一把仙器。”琼姬点头道。

    “什么?仙器?”凡川惊呼道:“真的吗?”

    此时的一把仙器对于凡川而言,那是再合适不过了,毕竟先前的新寻隐枪被神人瑾花给带走了,如今凡川又面临着再行妖界,所以,此时若是能有一把仙器防身,那绝对是正符合凡川的心意,这也是凡川为何如此激动的原因。

    琼姬看到凡川欣喜的样子,不禁的笑了笑道:“等你看了这把仙器之后,你会更激动。”

    “噢?是吗?琼姐姐,快快快,拿出来!”凡川兴奋道。

    只见琼姬点了点头,随后抬起了一只手,在空中挥舞了一瞬,随着一道道金芒的肆意闪现之后,一把通体泛红,似滚动着鲜血之状的长剑,便赫然出现在了琼姬的手中。

    只见这把长剑的剑身不仅雕刻精致,而在剑刃之处,还不时的会闪过一丝丝血芒,不仅可以闪耀到观者的视线,而且会给人一种活灵活现的感受,而在剑柄处则铸满了修文,密度极其之小,肉眼根本难以巡视。

    眼前的这把剑体仙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整个仙界里数一数二的,无论是第一感受,还是细细品味之下,总能给人一种震撼的力量。

    凡川忍不住兴奋的出声道:“琼姐姐,你你确定送给我?”

    琼姬微微笑道:“确定,但我也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当初告诉我可以将仙兽的魂魄锻入仙器之中,我还无法提升锻造的能力。”

    “什么?”凡川惊呼道:“琼姐姐,你是说,你已经掌握了将魂魄锻入仙器之中的能力了?”

    “是啊。”琼姬点头道:“这把剑,便是成功的第一把锻入魂魄的仙器。”

    “真的吗?”凡川惊喜的甚至有些颤抖了,但更多的还是为琼姬的能力而感到震撼。

    “那琼姐姐,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凡川已经迫不及待了。

    琼姬再次微微一笑道:“赤邪。”,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