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千年之约
    “朝贡?”两个魔兵诧异道:“你开什么玩笑呢?离湮魔尊大人已经很多年不曾回来了,你找谁朝贡呀?”

    “啊?离湮魔尊大人不在?可……可我的上头怎么还派我前来朝贡呀?”凡川假装一脸茫然。

    两个魔兵疑惑道:“你的上头?你属于魔界里的哪座城?”

    “新烟都城呀!”凡川坚定道。

    两个魔兵疑惑的眉头顿时散开了,继而笑道:“新烟都城呀!怪不得呢,离得这么远,自然不知晓离湮魔尊大人的消息了,不过呀,你回去告诉你的上头,就说离湮魔尊大人很多年都不曾回来魔界了,别搞什么朝贡了!”

    “哎呀!可是……可是小的丢了贡,这回去可怎么交差呀?”凡川假装慌乱道。

    那两个魔兵却笑道:“离得这么远,干脆别回去了,就像我们兄弟二人一样,每日往魔尊宫殿里送送东西,混口饭吃就行了呗!”

    “噢?两位大哥每日只是往魔尊宫殿送东西呀?这都送的啥呀?”凡川假装好奇道。

    两个魔兵笑道:“还能送啥?大家伙的饭菜呗,尽管离湮魔尊大人不回来,可把守这里的兄弟们还得吃饭呀!”

    “噢噢,这样啊!”凡川点头道:“既然如此,两位大哥,就让我跟着你们吧?也给兄弟们送送饭菜,怎么样?”

    两个魔人顿时冷笑道:“嘿,我说你这小子倒是会给自己找口饭吃啊!去去去,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想要干我们这活啊,先去通报统领去吧!”

    “噢,好。”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英俊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邪笑,紧接着,凡川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只见两个魔兵便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随后,凡川便对着藏在后面的北语挥手示意,紧接着,北语便只身藏在了满载货物的木车上,凡川则是握住了木车的双把,开始向着魔尊宫殿的方向推去。

    临近魔尊宫殿之时,把守的魔兵好奇的看了凡川一眼,随后不耐烦的出声道:“去去去,赶紧送进去,别在这磨磨唧唧的!”

    “是是是……”凡川低头应承着,随即推着木车进入了魔尊宫殿。

    魔尊宫殿内还是有不少的魔兵在巡逻,凡川始终低着头,在魔兵不耐烦的指引下,将木车推到了处于魔尊宫殿内靠边的一间内室中。

    进入了内室之后,北语便从木车上跳将下来,随而看着凡川出声道:“凡川,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嘘……”凡川先是示意北语安静,接着出声道:“离湮到底在不在这里,目前还不能下决断,那些魔兵的话也不靠谱,我们行事需要小心翼翼一些,不能打草惊蛇。”

    “恩恩。”北语点头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凡川趴在内室的门缝处看了看宫殿内不少的巡逻魔兵,继而出声道:“这样吧,语儿,你在这里等我,我假装生病,再去套套那些魔兵的话,顺便探探这魔尊宫殿的虚实。”

    北语沉思了一番,终于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小心些,我在这儿等你。”

    “恩,好,放心吧,我没事。”凡川说着话,正准备推门而出,可就在此时,内室里却突兀的刮起了一阵阴风,致使凡川不得不停住脚步,对着眼前的这件内室仔细的巡查一番。

    忽而,阴风阵阵,越发的浓烈了起来,凡川察觉异象,便连忙紧张的将北语拉至在自己的身后,同时仙气已然在手间缠绕,随时都可以轻松的御敌。

    然而那阴风之后,却在内室的半空之上,隐现出来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位女人的身影,身着一袭粉色长裙,相貌可称娇媚,静美的气质之下,藏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妖娆。

    见到这个模糊的幻影出现,凡川顿时周身一颤,总感觉这个女人的身影如此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却又一时间难以想起是在哪里见过。

    正在凡川纠结的难分难解之时,只见那模糊的幻影突然颤动一番,紧接着出声道:“凡川,你来了。”

    “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凡川很是疑惑。

    那幻影却微微笑道:“你可还曾记得我们之间的千年之约?”

    “千年之约?什么鬼?”凡川错愕道,而身旁的北语更是怪异的盯了凡川一眼,以为又是凡川惹下的红尘纠缠。

    那幻影并无失落,继而出声道:“六魔亡阵……”

    当听到幻影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凡川顿时周身一颤,脑海中想起来了那些关于魔界的往事,紧接着立即出声道:“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是六魔亡阵里的守阵花将?”

    “呵呵……”那幻影笑了笑道:“正是在下,看来你并没有忘记,只不过这是我的灵魂幻影,本体早已死在了你的手下。”

    “呃……”凡川思绪如泉涌,继而出声道:“我曾记得,当时你说让我千年之后再来魔界,你会告诉我一个秘密?”

    花将灵魂轻哼了一声,出声道:“是的,我答应过你,让你千年之后再来魔界,只是没想到,这还不足千年,你便已来了。”

    “呃,可有什么区分?”凡川不解道。

    只见花将灵魂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区分,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便也可早日散去灵魂,不再等候。”

    “呃,当初出手伤了你的本体,实则是为了保命,你千万别……”

    “无需多言,我等你在此,只不过为了当初的约定。”只见花将灵魂颤动了一番,继而出声道:“诸天万界,皆有轮回,善恶自然分明,魔界如今不堪,当初的千叶魔和师存魔已然不正,可有一人,甚于千叶魔和师存魔,而此人正带着魔界向着深渊走去。”

    没等凡川出声,花将灵魂继续出声道:“此人便是离湮魔,你无需知晓我为何相告于你这些,只因我本是六魔亡阵里的虚幻存在,但我的本心却是牵连整个魔界,你也不用问我如何知道这些,因为我和整个魔界属于共同体,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我都会知晓。”

    花将灵魂继续出声道:“我不想看着魔界一步一步走向深渊,自然也是为了魔族子民的忧患而考虑,凡川,你的身世注定不凡,所以我才与你订下这千年之约,如今,便告知你,离湮魔已然和冥界牵连,若不早日除去,恐诸天万界皆起动乱,六道轮回将不复存在。”

    花将灵魂的话让凡川和北语都不免被惊吓到了,只见凡川大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一副不可思议之状,缓缓出声道:“你……你怎么知道离湮魔尊和冥界有牵连?这冥界又是在哪里?”

    花将灵魂的模糊身影颤动了一番,继而回声道:“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了,你不用问我如何得知,还有,我更不会拿千年之约来骗你到魔界来,而且,刚刚我也说了,我的本体和灵魂乃是与整个魔界融合,所以,魔界里发生的任何事情,我皆可通晓,而你信与不信,全在你,只不过接下来诸天万界的浩劫,恐怕将是难以挽回。”

    凡川仔细的味着花将灵魂的话,继而缓缓的出声道:“当年在魔界之时,你便与我有了千年之约,莫不是当初你便知晓离湮的罪状?可是你当时又为何不愿相告于我?”

    花将灵魂的幻影再次颤动了一番,缓缓道:“当初告知于你,你怎会相信?”

    “那……那倒也是。”凡川点了点头,但还是不敢相信花将灵魂所说的一切,这相互之间的联系太过于飘渺不定了,特别是传说中的冥界,凡川根本没有任何概念,就如同当初传说中的神界一般。

    凡川再次沉思了许久,继而再次出声道:“那你可知冥界在何处?”

    花将灵魂的幻影摇了摇头道:“不知,我只知道关于魔界的一切,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如今妖界已经被毁,恐怕魔界也已难久存。”

    “什么?”凡川惊恐道:“难道离湮还会对自己的魔界动手吗?”

    花将灵魂点头道:“是的,不过,如今的离湮魔已然不是魔,他如今只属于冥界。”

    紧接着,凡川还未开口,花将灵魂有些急切的出声道:“我的能力将要耗尽了,凡川,诸天万界的浩劫,就全靠你力挽狂澜了。”

    话音落,只见花将灵魂的幻影开始逐渐的消散,仅仅一瞬之间,其的双脚已然消散不见了。

    凡川见机,连忙出声喊道:“那你告诉我,如今离湮在何处?”

    然而花将灵魂的消散已至半腰,只听其用着微弱的声音回声道:“快……快回仙界……”

    话音落,花将灵魂的幻影便彻底的消散不见了。

    凡川懊恼的捶着自己的胸口,痛恨没有多多问上几句,然而花将灵魂最后的一句“快回仙界”更是让凡川有些惊恐不已,莫不是离湮已然去了仙界?这怎么可能呢?凡川这么想着,头疼欲裂。

    而此时一旁的北语,却像是沉浸了疑惑之中,紧锁的眉头时刻在说明着,其此时已然难以区分真真假假,亦或是虚虚实实。

    “语儿,你怎么想?”……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