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魔界之行
    凡川迟疑道:“你的想法倒是不错,可我们要从何处开始着手调查呢?”

    北语想了想,缓声道:“不如这样吧?你不是说这里是魔界的最北方的新烟都城嘛?那我们就此南下,去往千叶城,如何?”

    “你是要去寻找离湮?”凡川惊声道。

    北语点了点头道:“不然呢?”

    “可你刚刚不是说过了,离湮身上的气息很诡异吗?我们这样没有事先打听好他们的诡变之因,就贸然前行,是不是有些不妥?”凡川认真道。

    北语苦笑道:“我这不是有你在嘛。”

    “呃……”凡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正在此时,内室的木门被人敲响了。

    “恩人,您在吗?”长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凡川起身打开了木门,只见长梧正向着内室里张望着。

    “啊,恩人,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了您!”长梧歉意道。

    凡川摇了摇头道:“不要紧,长梧族长,找我有事吗?”

    “噢,是这样的!”只见长梧激动道:“我见您久久没动静,想喊您用膳呢!”

    “用膳?呃,我还不饿,就算……”

    “我饿了!”北语却插声道。

    “噢?语儿,你想吃东西?”凡川楞道。

    只见北语跟着站起了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点了点头道:“是啊,我饿了,想吃点东西。”

    一旁的长梧终于看清了北语的样貌,顿时便被北语的容貌给征服了,只见其微微长着嘴巴,欣赏之意溢于言表。

    “既然如此,好吧。”凡川再次看向长梧,继而出声道:“长梧族长,带路吧?”

    “啊!”长梧似乎沉浸在北语的美貌之中,在听到凡川问起之时,猛然间颤抖了一番,随即清醒了过来,便有些尴尬的出声道:“是是是,恩人,这边请……”

    凡川和北语跟着长梧来到了一间小小的房子里,房子里摆放着一张木桌,几只木凳,而此时在木桌上摆满了食物,但大多都是一些肉食,还有少量的水果。

    凡川早已身处辟谷之期,自然不想吃东西, 况且眼下这个心情也不想吃,然而北语却是好像很有胃口一样,从容的坐在了木桌前,便开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看着北语的吃相,凡川倒是有些想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抽身坐在了北语的身旁,就眼睁睁的看着北语尽情的吃饭。

    一旁的长梧看了看凡川,又看了看北语,疑惑的出声道:“恩人,您怎么不吃呀?莫不是不合您的胃口?”

    “不不不。”凡川摇头道:“我不饿,不用管我了。”

    “噢,那好吧。”随即长梧的视线再次放在北语的身上,继续出声道:“敢问恩人,这位姑娘是?”

    “恩,她叫北语,是我的女人。”凡川坚定道。

    长梧似乎有些震惊,但仅仅一瞬之后,便就恢复了正常。

    北语吃了一会儿之后,便停下了动作,继而看向了长梧,试着出声道:“你是这里的族长?”

    北语突然给长梧说话,将长梧吓了一跳,但很快长梧便激动的利索的回声道:“是啊,我是这里的族长,我叫长梧。”

    “恩,能否向你打听一件事呢?”北语似乎想要试探些什么。

    长梧继而坚定的点头道:“北语姑娘想知道什么?尽管开口,您是我们恩人的夫人,也是我们的恩人。”

    北语却不吃长梧这一套,而是直截了当的回声道:“你们的离湮魔尊在哪里?”

    北语的干净利索,让凡川有些诧异,若是放在以往,面对长梧的如此热情好客,北语自然也会礼貌的回敬对方,可当下北语的果断却让凡川有些吃惊,不过想了想,还好,毕竟北语刚刚经历了妖界毁灭之痛,任谁也很难即刻冷静下来。

    看来北语主动要求吃东西,实则也只是为了套长梧的话。

    然而当长梧听到北语的问题之后,却显得有些惆怅,紧接着只听其出声道:“恩人夫人,恕我不知其情,离湮魔尊大人已经很多年未曾来过这新烟都城了,不过听闻他人说起,离湮魔尊是一直待在千叶城的吧?”

    “哦?离湮魔尊已经很多年没来过这新烟都城了?”不仅北语好奇,就连凡川也跟着好奇出声道。

    “是啊!”长梧点头道:“我等族人本想等着离湮魔尊大人亲临新烟都城,我等族人也好进行朝贡,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离湮魔尊却始终未来过一次,然而千叶城又距离此地甚远,我等族人也没办法长途跋涉。”

    “恩,是这样,那你们有没有听说什么关于离湮魔尊的变动?”北语试着出声道。

    “变动?什么变动?不曾听说呀!”长梧显得一脸茫然。

    北语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在长梧的身上,似乎得不到更多有用的消息了。

    紧接着,北语便起身站立,看了一眼长梧,又看了一眼凡川,继而出声道:“凡川,我们走吧?”

    “啊?走?去哪里?”凡川有些发愣,而一旁的长梧更是表现的很惊愕。

    北语则是语气正常的出声道:“去千叶城。”

    “可是你的伤……”

    “没事,我的伤好了,我想立刻前去。”北语的语气很坚定。

    凡川似乎从北语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看来北语终究还是没能从妖界毁灭一事中走出来,不过倒也可以理解,任谁也难以走出来,只不过北语当下的这种状态,却让凡川有些不适应。

    但考虑到北语的情绪,凡川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听你的。”

    “啊?恩人,恩人夫人,您们现在就要走啊?”长梧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凡川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是啊,长梧族长,谢谢你的收留,不过我们真的是有要事在身,不可逗留,所以……”

    “可是恩人啊,我还没有通知我们新烟都城的族人来拜见您呢!”长梧激动道。

    凡川笑着挥了挥手道:“不用了,长梧族长,我来之前就说了,不用多礼,没什么的,就此别过吧。”

    话音落,凡川便牵住了北语的小手,准备走出这间房屋。

    长梧则是失落的跟在凡川和北语的身后,将凡川和北语送出了这间房屋。

    待临行之际,凡川转身再次看了长梧一眼,继而出声道:“行了,长梧族人,不用送了,此番多谢你的照顾,等以后若是有机会了,我会再行回来看望你们。”

    长梧似乎也已知道挽留是不行的了,于是便恭敬的点了点头道:“好的,恩人,我代表新烟都城,代表这里的所有族人,随时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凡川微微笑道:“谢谢,就此别过。”

    随后凡川便带着北语闪身消失在了原地,唯留下了一脸匪夷所思的长梧在瞪大着双眼震惊。

    由于同在魔界之内,从新烟都城去往千叶城,凡川根本无需用仙术挪移阵法,只是一味的带着北语瞬移,快速的瞬移飞行,然而并没有用去多长的时间,大概一个时辰不到,两人的身影便闪现在了魔界千叶城的城门之外。

    由于千叶城的城门之处有魔兵把守,凡川和北语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顺着城门而进,而是闪身瞬移,顷刻便来到了千叶城的城内。

    如今的千叶城与先前的变化也很大,先前因为妖魔战争的侵蚀,以及千叶魔尊和师存魔尊的死亡,所导致千叶城一度成为一座空城,但如今却是如同新烟都城一样的繁华热闹,各处边城的魔人皆来此处汇聚,有的是在做贸易,有的是居住于此,长期流动的魔人群,致使这座经过战争洗礼后的城池,一度变得繁荣昌盛。

    凡川带着北语并未在街市上停留,而是按照着以往的记忆,向着当初千叶魔尊和师存魔尊的魔尊宫殿的方向而去,那正是在千叶城北方的一处幽静之地。

    很快,凡川和北语两人的身影便隐现在了魔尊宫殿之外,不过眼下魔尊宫殿的四周处处有魔兵把守,这让凡川和北语不能大摇大摆的走进宫殿之内。

    但想要得知关于离湮魔尊的具体情况和去向,还是必须要进入这魔尊宫殿之内,而且还需要从一些魔兵的口中得知一些线索,这顿时便让凡川有些无计可施了。

    鲁莽的行进又怕打草惊蛇,小心行事却又无计可施。

    正当凡川苦思冥想之时,不远处却出现了一架四轮木车,有两个魔兵在奋力的推着,木车上装满了东西,而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这魔尊宫殿。

    凡川忽而灵关一闪,便带着北语闪身挪移来到了这木车的后方,随后走上前去,搭手在了木车的车把上,装作在帮助那两个魔兵推车。

    “哎呀,两位兄弟,辛苦了,我来帮帮你们。”凡川的笑容堆满了脸。

    所谓扬手不打笑脸人,两个魔兵先是错愕了一番,随即厉声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里可不是你随意乱逛的地方,识趣一点,速速离去吧。”

    凡川连忙点头道:“是是是,小的只是奉了上头的命令,特意前来朝贡离湮魔尊大人,可不曾想,半道上遇上了劫匪,把贡全给截去了,我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定然不能回去交差呀!就心想着来这里求求我们的离湮魔尊大人,能不能给小的留下一条小命呢?”……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