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疑云密布
    似乎已经过去了半天的时间,此刻的凡川依然还蹲守在北语的床边,只见北语的手指突然间动了一下,凡川连忙惊喜的站起了身,紧盯着北语的脸庞,似乎下一秒北语就要苏醒。

    然而北语仅仅只是手指动了一下,双眼并未睁开,凡川不免的有些失落,更多的还是着急。

    “语儿,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哎,我只是怎么也想不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我……”

    凡川自言自语着。

    “当初在南异星球上时,你说你要离开,回到妖界,我本就该亲自送你回来,可我当时可能顾忌灵儿的心多了些,倒是忽略了你,对不起……”

    “后来,我还想来妖界寻你,可无奈仙界催的太紧,我送完了灵儿之后,就跟着回了仙界,你知道吗?我在仙界根本没有片刻的闲暇时光,唉……”

    “一连串的问题,一场场的争斗,一次次的阴谋诡计,什么仙界?无非是尔虞我诈更为上等的地方。”

    “眼下,仙界的局势刚刚平稳,我甚至还没喘口气呢,这便得知了妖界被袭,语儿,你知道吗?我当时有多么的后悔?我甚至都想抽我自己,我要是能早一些来寻你,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呢?”

    凡川越说越心酸,情不自禁的,竟然有些想要流泪的冲动。

    终于,凡川还是压抑住了内心的情感,倒不是不心疼,只是凡川记得,北语曾告诫自己,身为男人,不要轻易的落泪。

    凡川便揉了揉眼眶,准备握紧北语的小手,然而就在此时,只见北语的小手突然间颤抖了起来,似乎像是受到惊吓般如此,而且其瘦弱的身躯更是跟着颤动了起来,然而其的呼吸,也显得犹为急促。

    凡川生惊,连忙半坐在木床上,扶起来了北语,让北语半躺在自己的怀中,同时安抚道:“语儿,不要怕,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片刻之后,北语的颤抖便停止了,而其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凡川见到北语睁开了双眼,连忙出声道:“语儿,你醒了?”

    半躺在凡川怀中的北语,艰难的转过来身,望着凡川,用着哀伤的语气出声道:“凡川,妖界……妖界没了。”

    看着北语痛苦的样子,凡川不忍心疼,便安抚道:“怎么会呢,语儿,别胡思乱想了,我已经安排人在加紧修缮了,想必用不了多久……”

    “没了!妖界没了,都死光了……”北语却极为生悲的打断了凡川的话,哭诉道。

    感受着北语的感受,凡川犹为心疼,但凡川还是强撑着让自己平静道:“语儿,你听我说,凡事没有什么绝对,诸事皆可以从头再来,妖界只是暂时的受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北语却默不作声的流出了眼泪,继而哀伤道:“凡川,你知道吗?师……师兄他也死了,他死了!”

    北语的情绪开始有些慌乱了起来,和其之前那个要强的女人相比,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然而凡川始终都知道,尽管北语外表再怎样的坚强,但说到底,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内心柔软的女人。

    “呃,我知道了,我听说了,明远妖主虽然不在人世了,但他依然活在我们的心里,不是吗?”凡川勉强的劝慰道。

    北语却暗自神伤,似乎完全听不进去凡川的安慰,只自顾自的默默流泪。

    看着北语眼下的模样,凡川的内心犹如刀绞一般疼痛,但却是无可奈何。

    为了让北语不再沉浸在痛苦之中,凡川便试着出声问道:“对了,语儿,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袭击了妖界?”

    听到凡川问起,只见北语的双目中忽而闪过一道杀意,随即北语便挣脱了凡川的怀抱,语气顿时变得急促道:“是离湮魔尊和本觉兽王!”

    “什么?”凡川惊的站起了身,怎么也不敢相信会是离湮魔尊和本觉兽王,于是便急切的出声道:“语儿,你确定吗?怎么会是离湮魔尊和本觉兽王呢?”

    北语却是紧锁着眉头,一字一句的出声道:“他们化成灰我也认得,就是离湮魔尊和本觉兽王!”

    凡川惊骇道:“这……这怎么可能呢?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会摧毁整个妖界呢?”

    北语同样疑惑道:“是,他们以前的能力,绝不足以摧毁整个妖界,也不会从容的杀害我师兄,只不过如今的他们……”

    “怎么了?”凡川隐隐约约间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如今他们变化了,不同以往了!”

    “什么?变化?怎么变化?”凡川惊骇道。

    北语回声道:“气息不同,他们身上的气息特别的怪,完全不一样,离湮身上没有魔气,而那本觉身上更是没有兽元力!”

    这不禁让凡川感到很是匪夷所思,便疑惑道:“怎么会这样呢?魔尊没有魔气?兽王没有兽元力?这……这怎么可能呢!”

    北语却是怔怔的看了凡川一眼,继而出声道:“凡川,莫非你不信我?”

    “怎么会呢!你的话,我都信!我知道感觉到很奇怪,再说了,魔界和兽族为何要向你们出手呢?先前千叶魔尊和师存魔尊在位之时,若是袭击你们,那还说得过去,可如今离湮魔尊执掌魔界,又怎会袭击你们呢?还有那个兽族,更是八竿子打不着呀!”

    北语同样疑惑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为何,而且这一次的袭击很是突然,我们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而且,他们的能力极为强大,我们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凡川犹为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袭击妖界,是突袭?没有说明原因?而且他们身上的气息诡变,从而实力大增?”

    “对,就是这样。”北语点头道。

    “这倒是让人匪夷所思了,这种气息是来自何处?莫不是他们的背后还有别人?”凡川疑惑道。

    北语则是点了点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他们来的时候,还带来了一群黑衣人,那些黑衣人身上的气息,与他们二人一模一样。”

    “恩。”凡川若有所思的出声道:“看来这突袭的背后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北语好奇的看着凡川,出声道:“对了,凡川,你是怎么知道妖界被袭了呢?”

    “噢,是这样的,仙界有条天河之水,近日出现了异象,我便找人推算了其中的缘由,便推算到了妖界被袭。”凡川如实道。

    “哦?你已经去了仙界了吗?”北语问道,看来北语对凡川在仙界的事情还一无所知。

    凡川紧接着便将自己从在夜月门被浮仙齐亢带走之后,直至到了仙界所发生的一切,全都给北语复述了一遍,只不过碍于当下北语的情绪,凡川并没有提及苏卿和烟紫的事情。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之后,北语不免惊讶道:“原来你在仙界也是九死一生……”

    看到北语忽而再次黯然神伤,凡川便情不自禁的靠近了北语一些,接着缓缓的抱住了北语,同时轻轻的出声道:“语儿,都怪我,对不起,我要是早些来寻你,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北语先是叹息了一声,随后缓缓的出声道:“怎么能怪你呢,诸天万界,皆有轮回罢,可能妖界就注定有这一遭……”

    凡川无心多言,便坚定的出声道:“语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讨回来,待我亲手杀了离湮和本觉之后,再来给你道歉。”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北语却是浑身一紧,同时双手同样抱住了凡川的腰肢,担忧的出声道:“凡川,你千万别轻举妄动,他们身上的那气息实在是太怪了,我怕你吃亏。”

    凡川则苦笑道:“傻女人,别总为我担心了,我没事,再说了,我现在可是拥有隐仙之境的仙人,如今在整个仙界之内,算上我,也仅仅只有六位隐仙。”

    北语却是依然坚持道:“那也不行,你要听我的,他们已不是当初的魔尊和兽王,你若是鲁莽行事,定然会吃亏的!”

    “好好好,我听你的。”凡川安慰道:“那这样,等我再去一趟仙界,让六甲的仙人再行推算一番,我再多多打听一些消息,小心行事。”

    北语默默的点了点头道:“唉,可怜我妖界里的万千子民,终归丧命,就连祖先传下来的妖主宫殿,如今也不复存在了。”

    凡川跟着哀伤,同时轻轻的拍着北语的后背,出声道:“好了,语儿,咱不说这个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你先养好伤,然后我们一起调差这背后的一切,再然后,就是复仇!”

    北语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这才注意到眼下所在的环境,便疑惑的出声道:“凡川,我们这是在哪里?”

    凡川便将先前的经过跟北语说了一遍,在北语听闻是在魔界之时,便不由得颤动一番,而紧接着,似乎有一个念头在北语的脑海浮现。

    只见北语抿了抿嘴,紧锁着眉头道:“凡川,不如这样吧,既然眼下已是在魔界,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着手调查,如何?”……

    …………

    (本章完)*fo*,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