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新烟都城
    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妖主宫殿的位置,此时霄项,以及那十多位妖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见到凡川抱着北语走来,便接连迎了上来。

    “她……她没事吧?”霄项紧盯着凡川怀中的北语,即使北语当下很憔悴,但其的美貌依然震撼到了霄项。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有些伤,需要休息。”

    随即,凡川便看向了十多位妖人,出声问道:“眼下妖界哪里还能安静的休息?”

    十多位妖人面面相觑,随即摇头道:“没了,妖界如今被毁的特别严重,不修缮的话,根本无法生存。”

    凡川黯然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妖界暂且就不要待了,容我想想就近哪里可以容身。”

    凡川想到了修真界,但无奈距离有些遥远,怕耽搁了北语的伤势,仙界那更不用说了,而且北语本身不是仙人,也无法进入仙界,想来想去,眼下只有同在西解星球上的魔界最为合适了。

    然而之前在南异星球之时,离湮魔尊曾与本觉兽王同流合污,这让凡川对离湮魔尊甚是有些抵触,然而忽然之间,凡川灵光一闪,既然离湮魔尊不想见,但自己在魔界还有一个可以留身之地,那便是魔界的最北方,新烟都。

    当初的烟都乃是一片荒地,但在凡川从千叶城调过去很多魔界族人修缮之后,更名为了新烟都,且因凡川救过离湮魔尊,于是魔界便让凡川做了这新烟都的城主。

    只不过自那一次离别之后,凡川再也没有回到过新烟都,如今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既已如此,凡川终于默默的点头道:“那这样吧,我带你们的妖主大人去往魔界,放心,在那里有一座城会很欢迎我。”

    十多位妖人愣了一瞬,继而选择相信凡川的话。

    临离开之时,凡川又对着十多位妖人出声道:“你们妖主大人的意思是,让你们快些打扫战场,掩埋尸体,紧接着修缮妖界。”

    话音落,凡川又看向霄项,继续出声道:“霄项兄,就先劳烦你留在这里帮助他们一下吧?待语儿的伤势好转,我即刻前来寻你,如何?”

    “谨遵少君之命!”

    随后,凡川便带着北语利用仙术挪移阵法离开了妖界。

    等再次闪现出身的时候,已然来到了魔界的最北方,新烟都城。

    此时的新烟都变化很大,仅从外观上就可清楚的分辨,而当凡川走进城内之后,更是十分惊叹,比起先前自己离开之时,这里俨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特别是这里的繁华热闹,显然比先前的冷清成了明显的对比。

    凡川和北语的出现自然引人注目,但凡川无暇顾及这些,一直奔走到了新烟都的正中央,凡川这才停下了脚步,找到了一个魔界族人,试问长槐族长的去向,因为当初对这新烟都的印象,好像也只有长槐族长。

    “嘿,这位仁兄,可否询问一下,长槐族长所在何处?”凡川急切道。

    那魔人怪异的看了凡川一眼,接着出声道:“你们是谁?不是这新烟都里的子民吧?长槐族长早在前些年就过世了!”

    “什么?过世了?这……”凡川显得很惊愕。

    那魔人似乎察觉到了凡川的急切,便好心的回声道:“不过如今长槐族长的儿子继承了族长之职,你若是急着寻长槐族长的话,不妨去拜访一下他的儿子,长梧族长!”

    “长梧族长?”凡川疑惑道:“他所住何处?”

    那魔人接着为凡川指引了路线,出声道:“向前大概一百丈的距离,那里有座高些的房屋,便是了。”

    “好的,多谢。”

    紧接着,凡川便一闪而过,瞬间到了那魔人所指的位置,果然有一座房屋的高度明显高于其他的房屋。

    凡川没有多想,紧抱着北语,便上前敲门。

    “谁?”屋内传来了的问话。

    凡川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自我介绍,沉思了一瞬,继而回声道:“我是想来找长槐族长,你可是他老人家的儿子?”

    “是的,稍等。”

    随后,房屋的门从里面被打开,只见一位中年魔人缓缓走出,此魔人有着稀松的胡须,额头上更是有些黝黑,坚毅的表情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正直实干的人物。

    “敢问您是?不好意思,家父已去世多年,如今由我来接管族长之职,我叫长梧。”

    果然如同先前那魔人所说,看来眼前的此魔人便是长槐族长的儿子,如今的长梧族长了。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长梧族长,你好,我叫凡川,不知你是否认识?我先前与长槐族长有……”

    “什么?您……您是凡……凡川?”长梧族长明显一愣,随即惊骇的表情显而易见。

    看到长梧的这番回应,倒是让凡川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于是试探性的问道:“恩,我是凡川,怎么了?”

    然而长梧却是颤巍巍的回声道:“莫不是……新烟都的城主凡川?我……我们族人的恩人前辈?”

    “呃……”凡川有些错愕,但听到这些话,还是有些感动,毕竟这说明着这么多年过去了,魔界族人并没有忘记自己,于是凡川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声道:“都是一些过去的事儿了,恩人这个称呼,就算了吧。”

    “您……您等一下!”长梧却是有些不可思议的转身跑向了屋内,留下凡川尴尬的站在了屋外。

    凡川正疑惑不解之时,只见长梧又从屋内跑了出来,而此时,其的手中还掂着一副油皮画,随着油皮画的缓缓展开,凡川不觉惊讶,因为那画中的人物,便是自己。

    而长梧则是端详着画中的人物,再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凡川,终于,片刻之后,只见其猛然的跳将起来,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真……真的!您真的便是我们的恩人,我们的城主!您……您终于回来了!”长梧激动的想要紧抱凡川,但在看到凡川还抱着北语,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凡川虽然感动,但是被长梧这么一说,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了,而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北语的伤势,于是凡川便直截了当的出声道:“长梧族长,是这样的,我此次前来,是为了疗伤,你也看到了,她受伤很严重,我们可以稍等一下再叙旧吗?我想先帮她疗伤。”

    长梧这才反应过来,便连忙将凡川让进了屋内,同时歉意的出声道:“哎呀,恩人,您别见怪,我……我这是太激动了,家父在世之时,常常说起您,可我还未曾见过恩人您,所以我……”

    “了解,不过你别太拘束了,也不用多礼,没事的。”凡川勉强的笑着,接着在临进一件内室之前,凡川又停下了脚步,继而出声道:“对了,能不能劳烦你帮我准备一些热水?”

    “好好好!”长梧欢快的应允道:“我这就去准备!”

    凡川随即进入了内室中,内室里的摆设很简洁,一张木床和一张木桌,环境也很干净,正适合凡川的心意。

    紧接着,凡川轻轻的将北语放在了床上,此时的北语已然进入了昏迷状态,没有任何反应,而其的那对黑色翅膀,也早在凡川来到新烟都之前,隐回进了身体之内。

    凡川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觉间,恍惚中度日如年,再一次的煎熬之感,将凡川压的有些喘不过气。

    接着,凡川先是轻轻的将北语的长发梳理整洁,擦拭掉了其身上的灰尘,而北语肩膀处的血迹,凡川则是耐心认真温柔的擦拭。

    片刻之后,长梧送来了热水,凡川表达了谢意之后,便让长梧先行离开了内室,从而紧闭上了内室的木门。

    凡川小心翼翼的褪去了北语上半身的衣物,露出了其肩膀上的伤口。

    见到伤口的这一刹那,凡川再次心疼不已,那是一处纵长十多厘米的伤口,且纵深更是伤到了骨头,也正是连接着北语的翅膀之骨,好似伤人者有意而为之。

    凡川用着热水浸泡过的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北语的伤口,直至将伤口周围的血迹清理干净了之后,凡川又从凡别当初留下的灵石之中,找到了一些仙人所用的疗伤仙药,敷在了北语的伤口之上。

    直至这一些做完之后,凡川这才将北语的衣物穿好,紧接着,凡川便蹲身在了床边,爱怜的看着北语,等待着北语苏醒。

    而此时在妖界之内,霄项正带着众妖人打扫战场,由于霄项是仙人之体,所以行动起来极为快速,这也惊着了那些妖人。

    可就在此时,远在天边的仙界里,众仙也在忙碌着,由苏沅和琼姬所带领的众仙,此时正围聚在天河之水一旁,因为此时的天河之水再次浮现异变,河水竟诡变的极其浑浊不堪,与其先前的清澈截然不同,而那些浑浊的源头,仿佛便是从天河之水的下流之处,逆流而上。

    苏沅和琼姬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而在其两仙人的身旁,还站立着六甲丸子,看丸子紧闭的双目,猜想其应该又在进行着推算,至于推算到了什么,目前谁人皆无知晓……

    …………

    (本章完)*fo*,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