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北语之殇
    “唉……”

    霄项叹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而是侧目在了一旁。

    凡川则是缓缓的站起了身,看着四下里的混沌,不知不觉出了神,眼前仿佛浮仙出来了北语的样子,她痛哭流涕,她难掩悲伤,她孤苦无助,不知不觉中,凡川却跟着悲伤了起来,然而凡川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种预感让凡川很不安,很不安。

    终于,在煎熬了最后半天的时辰之后,仙术挪移阵法之外开始浮现出来了实物的闪现,凡川急切的来回走动着,神情更是格外的紧张。

    片刻之后,凡川和霄项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妖界的地界上,刚好是在被拦腰摧毁的参天大树之旁,地面上的血迹甚至还未干涸,而在错综复杂的树枝之下,竟然还散落在残躯断肢,这不免让凡川猛然心头一紧。

    眼下的妖界,已然与凡川先前到访的妖界截然不同,处处的烽火之味早已将整个妖界拉入到了地狱之中。

    霄项放眼看了一圈之后,喃喃自语道:“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

    “语儿……”

    凡川轻轻出声,随即快步的闪现挪移,几乎一瞬间便将霄项给抛在了身后。

    “少君,你去哪里呀?等等我啊!我对这里可不熟悉!”霄项慌乱的喊叫着,同时快步的跟随着凡川的步伐。

    沿途遍布尸体,空气中皆是刺鼻的血腥味,到处的残垣废墟更是触目惊心,凡川在心里暗暗的想道,这远比自己第一次来到妖界之时,那场妖魔战争所留下的血腥还要惨重。

    终于闪身来到了当初的妖主宫殿处,霄项也快步的跟了上来。

    然而眼下却早已没了妖主宫殿的痕迹,虚空的深渊之上,只有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这不禁的让凡川的内心更为紧张。

    然而当凡川刚想飞身到深渊之上,查看一番之时,却被十多位从一旁窜出来的妖人给拦住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擅闯我妖界有何贵干?”这妖人的语气中却有些畏畏缩缩。

    然而紧接着另一位妖人却嘀嘀咕咕的出声道:“先前袭击的怪人不是走了吗?这怎么……不会是?”

    “别特么瞎说了,问清楚就是了!”另一位妖人同样略显紧张的对着凡川和霄项二人出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凡川看着眼前十多位妖人紧张的神情,不免有些不安,便强装镇定,缓缓的出声道:“你们不识得我了吗?我是凡川。”

    “凡……凡川?怎么这么耳熟!”

    “凡川?莫不是……”

    “莫不是当年妖魔大战救下我们妖主大人的凡川?那……那个仙人凡川?”

    这位妖人的这句话一出,顿时激起了千层浪,其他的几位妖人便开始端详凡川的样貌,同时不忘频频点头,且原本紧张的情绪,瞬间得以释放,从而却显得格外激动了起来。

    “是是是!这便是凡川仙尊了!是我们妖界的恩人!也是我们妖主大人的……人!”

    这番话确信了以后,十多位妖人激动不已,便立即将凡川给围拢了起来,同时急切的出声道:“凡川仙尊,您终于来了……”

    “是啊,凡川仙尊,先前要是您在就好了!可是……”

    “哎,凡川仙尊,您来晚了,妖界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啊!”

    “我们的族人死了好多,就连……就连……”

    “就连什么?”凡川忽而紧张的出声问道,同时就连呼吸都暂停了。

    那妖人错愕了一瞬,但看在凡川如今紧张的情况下,便连忙出声道:“就连明远妖主大人也被杀害了!”

    当听到不是北语之时,凡川顿时松了一口气,心头悬着的石头也得以落下,然而得知是北语的师兄明远妖主被害,凡川还是不免有些震惊,要知道,明远妖主的能力在整个西解星球上来说,绝对是堪称前列,能将其杀害,那么对方必然来历不凡,除却仙人,神人,那么传说中的冥界,便深深的扎根在了凡川的心底。

    紧接着,凡川急切的出声问道:“那你们的北语妖主大人呢?”

    十多位妖人连忙回声道:“刚刚就在这上空,可刚刚您来之时,妖主大人她却突然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那能去哪里?”凡川惊骇道:“对了,你们妖主大人有没有受伤?”

    十多位妖人同时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妖主大人的肩膀上还在流血,而且神志还有些模糊不清,想必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不仅妖界被毁,明远妖主大人也送了命!”

    凡川紧皱着眉头,继续出声道:“那你们可知晓袭击妖界的人是谁呢?”

    十多位妖人不约而同的摇头道:“不清楚,不清楚,不过那些人很怪异,都穿着黑色的锦衣,而且还蒙着脸,根本看不清楚!”

    “那对方的攻势可有什么特征可言?”一旁的霄项发问道。

    众妖望了望霄项,又望了望凡川,继而回答道:“我……我们也说不上来什么特征,不过那些人身上的气息我们倒是从未遇过,很怪异,我们只要一靠近他们,就……就总是头晕目眩!”

    凡川缓缓的点了点头,眼下看来从这十多位妖人身上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答案了,于是紧接着凡川便出声道:“这样吧,我们大家各自分开来,前去寻找北语妖主大人,速度务必要快!”

    “是,凡川仙尊,我们也正有此意!”

    “那还等什么?”

    紧接着,凡川与霄项也就此分散开来,各处寻觅北语的身影,而凡川则是直接飞到了上空,依靠着十多位妖人口中所说的路线,寻着北语的痕迹而去,只不过在上空寻觅了许久之后,依然无果。

    凡川很着急,也很生气,便从上空中降落下来,兜兜转转了一圈之后,竟突兀的来到了妖界最为惨烈的一处战场边缘。

    凡川看到,那尸体堆叠成山,被烈火烧焦的木炭正散落在一地,每当一阵寒风吹过,更是会引起火苗的乱窜,尸体被引燃,散发着一股股恶臭之味。

    原本的青山绿水,此刻早已成了虚空,那原来的青葱草地,如今也被摧残成了一片片荒原,鲜血顺着地面上的凹陷,流向了深渊。

    凡川不忍踩踏尸体,然而却终究还是触碰到了一节节残躯断肢,只不过步履蹒跚,每走一步,内心都会升起涟漪。

    然而就在凡川寻觅了片刻之后,依然没有寻觅到北语的身影,正在凡川准备继续换个地方寻觅之时,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下,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动静,由于有小山包遮挡,凡川并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但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希望,凡川都不会放过,于是凡川便闪身跃起,快速的向着小山包飞去。

    果然,就在小山包之后,一个身穿黑色锦衣,背上还生长着两扇黑色翅膀的女人正蹲身在地面上,而在其的身前,竟是其徒手挖出来的一块深陷的凹坑。

    而这个女人,正是北语。

    此时的北语衣衫褴褛,发丝更是凌乱的迎风摆动,那对黑色翅膀上也沾满了泥土,而其的动作还未停下,依旧在徒手挖坑,而在其身旁的一处凹坑内,却是填满了妖人的尸体。

    原来北语是在掩埋族人的尸体。

    凡川看到这一幕,不禁的心生酸楚,更是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先前在仙境御刚刚经历了烟紫之变,如今却又接连着遭遇北语的不堪,这让凡川那颗坚强的心,也已然受挫。

    “语……语儿。”凡川轻轻的出声,生怕自己声音大了会吓到北语。

    然而当凡川喊出北语的名字之后,只见北语瘦弱的身子猛然间一颤,同时停止了手上生挖泥土的动作,紧接着,北语缓缓的转过来了身,双眸看到了凡川。

    几乎是在一瞬间,北语的嘴角动了动,然而并没有说出话来,接着便忽而瘫坐在了地面上。

    “语儿!”

    凡川连忙闪身而动,来到了北语的身边,将其紧紧的抱入怀中,同时轻轻的拭去其发丝上的灰尘,以及翅膀上的泥土。

    而躲在凡川怀里的北语,用着泪目的双眼看着凡川,然而眼泪始终并没有夺眶而出,凡川知道,自己的这个女人,是个要强的女人,是个坚强的女人。

    凡川心疼的要命,轻轻的擦拭着北语的眼角,同时温柔的出声道:“好了,语儿,没事了,咱不怕了,我来了,我来了……”

    北语只是轻轻的摇晃着脑袋,并没有出声。凡川知道,北语这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才会导致成这样,于是恍惚间,凡川自认有罪,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语儿,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都怪我,都怪我……”凡川的语气中也已有些哽咽。

    “不……不怪你。”北语终于出声了,只不过其的语气很微弱,有气无力。

    凡川心疼的如同刀绞,随即看到了北语的肩膀,正是衔接其的翅膀之处,此时还在因为北语的颤动,而流出鲜血。

    “好了,语儿,别挖了,我会安排别人好生安顿这些英勇的亡灵,你现在身上有伤,我必须得先带你去疗伤。”凡川出声道。

    然而北语却无助的哽咽道:“师兄……师兄他……”

    “我知道了,明远妖主是个汉子。”凡川劝慰道:“可是,逝者已逝,你该看开,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你跟我走。”

    说话间,凡川抽身将北语缓缓的抱起,离开了这片血腥之地……

    …………

    (本章完)*fo*,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