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妖界之难
    凡川的心情很凌乱,随而疑惑道:“我再担心,也不会怎么样,我只是很好奇,丸子所说的两个怪人是谁?”

    霄项同样费解道:“既然是怪人,那自然不会是神人了吧?那要这样说,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地狱来者吧?”

    凡川疑问道:“地狱来者?霄项兄,你知道关于这什么地狱的传说有多少?说来听听。”

    霄项先是点了点头,继而迟缓了一瞬,支支吾吾道:“实不相瞒,少君,属下所知晓的也只是旁听来的,大多是传说,也没人愿意较真去……”

    “说!”凡川忽而有些着急道。

    “好好好。”霄项缓声道:“相传,所谓地狱便是指的冥界,而仙界的天河之水,便是衔接着神界和冥界,这神界里神我们是见过了,只不过这冥界里的神,属下就真的说不清了……”

    “什么?冥界里也是神?”凡川惊骇道。

    霄项苦笑道:“都是传说了,少君不必当真。”

    “那可有仙人曾去过冥界呢?”凡川疑惑道。

    “去冥界?少君,你别开玩笑了,属下刚刚不都说了嘛,这冥界到底存不存在,谁也都不知道呢!”霄项出声道。

    沉默了片刻之后,凡川再次出声问道:“霄项兄,我们从仙界到达妖界,大概需要多久?”

    霄项低头算了算,继而出声道:“去往妖界,也就如同去往修真界,以少君你的修为境界来说,大概需要五天的时间。”

    “这么久?那我们就算到了,妖界岂不是也……”凡川顿时心慌了起来。

    霄项则是无奈道:“没有办法啊,少君,就算是净仙的修为境界的话,也还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呢。”

    “呃,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霄项楞道:“目前……没有!”

    “哎……”

    凡川越发的担心北语的安危,然而却没有任何可寻的办法,凡川这是第一次由衷的感觉到,即使身为仙人,又能怎样,无助彷徨的时候,依然是如此。

    带着这种无助的彷徨感,凡川昏昏欲睡,甚至几次都进入了深度的睡眠,然而当脑海中闪现出北语的样子之时,却又猛然间惊醒,一身的冷汗直流,让凡川很是不安,而这种感觉,更是异常的烦躁。

    然而凡川还只能如此的徘徊,如此的反复,度日如年的煎熬着。

    而此时远在天边的西解星球上的妖界里,正上演着一场极为震撼的动乱,纷纷逃窜的妖人在战火纷飞之下难掩其身,接连坠落的瓦砾更是将一间间建筑掩埋,妖界最有特征的参天大树,早已被人拦腰斩断,树枝无规律的压落,更砸死了诸多妖人,那鲜血将树枝染红了。

    而那最令人向往的妖主宫殿,本是悬浮于半空中,凌驾于空间之内,可如今却在缓缓的向下坠落,边缘的石层更是在快速的剥落,而此时身处在妖主宫殿里的妖人,有的早已逃窜,有的依然在坚守着,可人人的神情却是惶恐不安。

    在妖主宫殿之上,悬空而漂浮着两个怪人,一人面色苍白,有着三只眼睛,而另一人目光如炬,却赫然生长着一颗白色虎头,两个怪人似乎在欣赏自己的作品,那便是缓缓向下坠落的妖主宫殿。

    而此时在妖界的外围,还有一群怪异的黑衣人,在残忍的打杀着妖族之人,利刃锋芒之下,血光四溅,那妖界里皑皑的白雪,早已被鲜血染红,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天空依然是那样的纯净,只不过它所包裹之下的生灵,却早已失去了本心。

    仅仅过了片刻之后,那两个怪人便相互交流了几句,随即闪身消失在了妖主宫殿的上方,而与此同时,妖界外围的那一群怪异的黑衣人,也瞬间从原地凭空消失了。

    打杀之声没有了,有的只有哀嚎声,以及惨叫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哭声,以及那让人听了极为悲痛的诉说。

    整个妖界已经陷入了一片不堪,残垣败瓦比比皆是,往日的妖艳美景更是不复所在,然而那妖主宫殿,依然还在缓缓的向下坠落,早已挪离了地平面很远的距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快速坠下,或者是,本体爆炸。

    然而此时这间破败不堪的妖主宫殿内,竟然还有人影闪现。

    只见在数十名妖人的催促之下,一个身穿黑色锦衣,后背上赫然生长着两扇黑色翅膀的女人走出了妖主宫殿。

    只不过,此时这个女人的肩膀似乎受了伤,鲜血将其的黑色锦衣都给浸湿了,然而却看不出鲜红的颜色,而其的双眸间多了些仇恨之意,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和骇然。

    这个要强的女人,正是妖界之主,北语。

    此时北语身边的十多位妖人正在催促着北语速速离开,然而北语却执拗的不愿动弹分毫。

    “妖主大人!来不及了!宫殿降落的速度加快了,再不走,恐怕真的会……”

    “是啊,妖主大人,眼下局势混乱,我们还要依仗您的号令,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对啊!妖主大人,快走吧!我们掩护您,离开这里!”

    然而在面对众妖人的劝阻之下,北语却依旧执念如此,不愿离开。

    紧接着,只见北语咬牙切齿道:“不行,这宫殿乃是先祖们传承下来的!我不能就此放弃!”

    十多位妖人却心急如焚的吼叫道:“妖主大人啊!宫殿重要?还是人命重要?明远妖主大人已经被害了,我们不能再失去了您呀!”

    “师兄……”在北语听到‘明远’的名字之后,身体猛然间一颤,表情有些呆滞的出声道:“是,我师兄没了,我师兄没了!不行,我要救他!”

    北语的样子开始有些像是疯疯癫癫,惊慌失措之下,已然无法冷静,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这个女人的承受力就要达到尽头。

    看着北语的样子,十多位妖人难过的低下了头,喃喃自语道:“妖主大人啊,您醒醒吧!明远妖主大人已经不在了,就连尸身……”

    “对对对,我师兄的尸身呢?快给本妖主找来!我要复活师兄!”北语已经有些口齿不清,长长的秀发凌乱的撇在其的额头前,让人看起来,特别的心疼。

    可十多位妖人不仅没有答应北语的要求,反而是相互小声的讨论了一番,接着只见十多位妖人突然出手,空间中顿时变幻出来了数十条银白色的光线,光线随即将北语给缠绕了起来,尽管北语再努力挣扎,也无法逃脱光线的束缚。

    就这样,十多位妖人便将北语带离了原地,从而跨越飞行,快速的跃过了妖主宫殿的顶端,紧接着吃力的向上升起,终于靠近了地平面,这才安然无恙的将北语给放置在了地平面上。

    然而就在众妖刚刚将北语安置妥当之后,那看不见底的深渊之下,便赫然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炸响,同时漫天飞舞起了瓦砾碎片,灰色的尘土更是让众妖睁不开双眼。

    便是在众妖带离了北语之后,那还在缓缓下落的妖主宫殿,便顷刻间爆炸了,炸到再无任何一丝痕迹可以证明,这里先前乃是一座宏伟的千年传承而下的宫殿。

    片刻之后,待空气中的灰尘散尽,瓦砾碎片也已找到归宿之后,众妖不仅的向着深渊之下望了望,不免觉得有些心慌,仅仅这一瞬,便逃过了这一劫,仍然心有余悸。

    而就在此时,本来被束缚的北语,突然间挣脱了开来,紧接着,只见其的黑色翅膀忽而展开,瞬间飞上了上空,然而却仅仅只是在上空中来回的徘徊,时不时的还会哀嚎上一声,听者心碎,看者生怜。

    留在地面上的十多位妖人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紧盯着北语,生怕她再飞向了别处,好在她一直没有离开原先妖主宫殿的范围。

    如今的妖界已然像是堕入了地狱一般,连绵的残败仿佛在时刻的说明着,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毁灭之战。

    而此时在仙术挪移阵法之中的凡川和霄项二人,已然度过了漫长的四天多的时间,仅剩下的半天时间内,却依然是度日如年,异常的煎熬。

    而凡川时而惊醒,时而昏睡的状态,也让一旁的霄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少君,您别这样,您千万要打好精神,我们快要到了。”霄项无奈道。

    凡川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随即恍惚的出声道:“还有多久?”

    “半天时辰不到……”

    “好,霄项兄……”凡川继而强使自己冷静的出声道:“等到了妖界之后,一切见机行事,切不可鲁莽,怪人的来历不明,我们不能率先亮出自己的身份,知道吗?”

    霄项却是尴尬的点了点头道:“是,少君,属下知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咱们到了妖界之后,那战斗估计都已经结束了吧?毕竟咱们在这仙术挪移阵法之中已经好几天了。”霄项无奈道。

    凡川愣了一下,继而面色哀伤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是要结束了,结束……结束……”……

    …………

    (本章完)*fo*,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