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凡川仙君
    待丸子进入到了六甲之列后,凡川便放眼看了看场下的众仙,继而传声道:“眼下六丁六甲的人选已然确定,也已无空位,但这并不是说明大家便没了机会,我之前也讲过了,能者居高,能者多劳,若是以后代有能者居出,自然会考虑更换人选。”

    顿了顿,凡川接着出声道:“眼下还剩余一个左护法的权职,若有哪位仙友日后想要上位,随时可以找我。”

    场下再一次议论纷纷,众仙的情绪依然高涨,然而仙界一统之会已然接近了尾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耗时整整一天的仙界一统之会便进入了尾声,此时天色将晚,在众仙的你来我往之下,人声再次鼎沸。

    凡川再一次示意众仙安静,便总结性的发言道:“今日仙界一统之会,算是完美的落幕了,从今以后,仙界再无东西两宫之分,大家都是仙人,都属于同一个仙界,我希望以后,各位仙友皆可互帮互助,修炼的艰难路途上,更是你我同在,我凡川在这里谢谢你们,同时也很感激你们。”

    “谢少君!”

    众仙几乎同时出声,齐整的声音炸响了天际,整个仙界都为之颤动,这是前所未有的一个时刻,不仅仅是对一个仙界的认定,更是对凡川个人的一个认同,与此同时,仙界便是彻彻底底的进入了统一时代。

    而这统一的仙界,第一任君主,便是仙君凡川。

    凡川为之感动,为之震撼,为之感叹,曾几何时,凡川何曾想过自己会修炼成仙,更何曾想过会坐上整个仙界里唯一仙君的王座,朦胧之间,凡川还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证明,这一切正在真实的发生着。

    紧接着,四方仙尊又分别各自做了一些总结性的发言,这次的仙界一统之会,算是真正的圆满结束了。

    场下的仙人开始逐渐的散去,有的回到了自己的阁室潜修,有的则是结伴而行,相互讨论,有的则是留在原地还在议论个不停。由于原先西宫的仙人进驻,导致东宫的所占范围有些紧凑了,不过所幸在先前东宫仙人修缮被睚眦毁坏的建筑之时,不忘多新建了许多阁室,这才可以满足所有仙人的需要。

    随着天色越来越晚,秋曳宫之外的仙人也逐渐减少了许多,凡川陪同着四方仙尊和右护法言慕岸,以及六丁六甲,也回到了秋曳宫之内。

    刚刚走进秋曳宫之内,苏沅便忍不住出声道:“少君,眼下仙界刚刚一统,恐怕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既然如此,那我明日便开始着手安排了吧?”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辛苦西仙尊大人了!”

    苏沅微笑着回礼道:“少君言重了,这是我本该做的。”

    紧接着,琼姬和青墨也附声道:“少君,我们也会着手负责,请放心。”

    凡川笑了笑道:“琼姐姐,青墨姐姐,你们干嘛这么客气,我肯定相信你们呀!”

    琼姬和青墨的脸上闪过一次尴尬,随即便拜别了凡川,从而离开了秋曳宫。

    凡川看着琼姬和青墨离开的身影,越发的有些错愕,怎么总感觉两人有些变了呢?

    一旁的言慕岸似乎看出来了凡川的错愕,便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缓缓的出声道:“少君啊,你如今可是仙界所有仙人认同的仙君大人,所以呀,有些变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必挂怀。”

    “呃,连师尊您也称我少君了……”

    言慕岸笑道:“那不然呢?这里可是秋曳宫,再说了,这么多仙友在,老夫怎敢倚老卖老呢?哈哈……”

    言慕岸的话惹得众仙跟着笑出了声。

    看着众仙的笑容,凡川却是有些抵触,这并不是凡川想要看到的结果,这种忽而陌生的接触方式,让凡川很是反感,但又不知该怎么才能释然。

    紧接着,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也辞别了凡川,相继离开了秋曳宫,再随后,六丁六甲的十二位仙人也跟着离开了秋曳宫,此时整个秋曳宫内只剩下了凡川和言慕岸两人。

    凡川望着言慕岸,苦笑道:“师尊,这仙君是好是坏?”

    言慕岸笑道:“哈哈,当然是好了,老夫早就想看到这一天了,你父君定然也会为你感到安心。”

    “我何德何能啊……”

    “你可以的,为师相信你,你如今已是隐仙之境,放眼这整个仙界之内,算上你也只有六位隐仙,再说了,你又足智多谋,才智超群,掌管整个仙界,你绝对有这个能力。”言慕岸赞赏道。

    “可是师尊,我……”

    “你……你不会是觉得没了自由吧?”言慕岸忽而严肃的抢断道。

    凡川见状,并不想隐瞒言慕岸,便点了点头道:“实不相瞒,师尊,我还有很多事情去办,不可能一直待在这仙界里。”

    言慕岸忽而又笑道:“你的自由与你仙君的身份并不抵触啊。”

    “啊?什么?”凡川惊喜道:“师尊您说明白一些!”

    言慕岸则是意味深长的出声道:“老夫觉得西仙尊大人很聪明。”

    “苏沅?师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凡川不解道。

    “你想啊,苏沅定然会考虑到你的自由问题,为了让你成功的坐上仙君之位,这才设立出这么多权职之分,不过,想起来,苏沅对你倒是真的死心塌地。”言慕岸再次意味深长的出声道。

    凡川理解着,疑惑道:“师尊所说,莫不是苏沅提出这些权职之分,便是为了我的自由考虑?”

    “那是当然了。”言慕岸笑道:“你试想一下,若是没有这些权职,仙界里所有的繁琐事务都会落在你头上,而有了权职之后,你可以看到的事务,皆是相对比较重要的了,那些琐碎的早已被过滤掉了,难道说,这不是自由吗?”

    凡川沉思了片刻,缓缓的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样,不过,苏沅为何对我这么好呢?他自己也可以做仙君呀!”

    言慕岸却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然,如同他的部下所说,他做了仙君,不可能收服所有东宫仙人的心,就眼前来说,琼姬和青墨绝不会依他,所以他有自知之明,而且,加上你和他妹妹苏卿的关系,两者相加一起,他只有选择为你分忧,倾力的对你示好了。”

    “呃……”凡川随即尴尬的出声道:“师尊怎么知晓我跟苏卿的关系?”

    言慕岸一捋胡须笑道:“整个仙界都传遍了,老夫又不是聋子。”

    “呃,这……这……”

    “好了,老夫又不会说你什么,你只要能调剂好她们之间的相处就好了。”言慕岸语重心长的出声道。

    “呃……”凡川自然知道言慕岸所说的“她们”是谁,不觉之间,有些尴尬。

    接着师徒两人又闲聊了许多,在言慕岸提出离开秋曳宫,准备回到孤真阁休息之时,凡川却拦住了言慕岸,眉头紧皱的出声道:“师尊,我有一事相求。”

    “噢?什么事儿?你我师徒二人之间,直说无妨。”言慕岸好奇道。

    凡川点头道:“眼下仙界的局势已稳定,我想要去仙境御一趟。”

    “噢?是去寻那个叫烟紫的丫头?”

    “是的,自从她从修真界破格修仙以后,我再也没有得到过关于她的任何消息,我很是担心。”凡川眉头紧皱着。

    言慕岸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道:“好,那为师就陪你一同前去,明日便启程!”

    凡川欣喜道:“多谢师尊!”

    “好了,别谢了,老夫先行回去休息了。”

    “送师尊。”

    待言慕岸离开之后,凡川也跟着走出了秋曳宫,向着万青阁的方向踱步而去。

    当刚刚走过秋曳宫,路过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休息的阁室之时,凡川注目看了看眼前的阁室,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便径直走向这间阁室,上前敲了敲门。

    “谁?”阁室内传来了苏沅的声音。

    凡川连忙回声道:“西仙尊大人,是我,凡川。”

    “噢,少君啊,稍等啊!马上前来!”只听阁室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很快,苏沅便打开了阁室的木门。

    凡川看到苏卿正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仿佛进入了意境一般,对外界毫无知觉,凡川也没有想要刻意打扰苏卿,刚刚脑中的想法,只给苏沅说了就行了。

    “是这样的,西仙尊大人,我这才想起来,你如今和卿儿已贵为四方仙尊,断不可再两人挤在这一间阁室里了,在前面,过去天河之水,那里有四间较大的阁室,其中一间是我现在休息的万青阁,还有一间是北仙尊大人青墨的住处,另外两间如今是闲置的,没人居住,我想让你和卿儿分别搬过去,重新为阁室命名,如何?”

    苏沅有一些惊讶,回声道:“多谢少君的美意,不过我们兄妹二人在此也可以……”

    “不,你们必须搬过去,既然是仙界的四方仙尊,就该有像样的阁室,怎能挤在这里,那岂不是让别人笑话了。”凡川打断道。

    “那如此……”苏沅支支吾吾了起来。

    “好了,听我的,你们简单的收拾一下,明日便搬过去吧!”凡川坚定道,接着凡川又望了一眼闭目养神的苏卿,见苏卿依然没有反应,便接着出声道:“呃,苏沅兄,眼下没有他人在场,我便先省去那些称呼……”

    苏沅立即爽快的笑道:“那是自然,咱们之间无需这么多繁琐的礼节。”

    “恩。”凡川认同的点了点头道:“苏沅兄,还有一事,我明日想要去往一趟仙境御,寻找一个对我而言比较重要的人。”

    “仙境御?可是那破格修仙之地?”苏沅惊讶道……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