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一统前夕
    片刻之后,凡川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接着从怀中掏出来了当初凡别留下来的灵石,虽然此时灵石内已然看不到影像,但凡川还是一直端详了许久。

    “父亲,如今这么称呼您,怕是您再也听不到了,不过,有些事就算过去了,终究还是难以忘怀,比如你当初丢弃了我,我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只一味的责怪于您,其实我只是在自我安慰罢了,对不起,是我害了您。”

    “现在我还会时不时的想起在南异星球上的一切,那是我见您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哎,这诸天万界之中的因缘聚散真的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如今仙界已稳定下来,而且东西两宫都已合并,父亲,这是不是你最想看到的局面?我想,这该是你最想看到的结果了罢。”

    “所谓仙人修真者,亦或是那些妖魔兽族,其实都一样,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初衷,珠玑倒也一样,他想一统仙界,何尝不是他的初衷?而我的初衷呢?最初踏上了修真,只是一心想要救活镜爷爷,当时别人都在传闻,说是修真者有着可保一方的能力,然而,后来我才知道,修真者却没有能力复活。”

    “再后来,我知道了仙人的存在,便以为仙人有这个能力可以复活,然而如今我已是隐仙之境,却深深知道,仙人无非只能扶伤,却不能救死。”

    “现在,我又知晓了神人的存在,那是传说中亘古的神,长相与我们都差不多,我在想,神人是不是有那个复活的能力呢?若是真的有,我想,我会选择救活镜爷爷,还有您,还有小白……”

    凡川自言自语着,不知不觉竟流下了泪来,泪水打湿了玉桌上的灵石,让灵石忽而闪现出了一道金芒,凡川诧异,但金芒仅仅只是一闪而过,便没了动静。

    “父亲,莫不是您听得到我说话吗?”

    凡川自言自语着,然而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接连一阵黯然神伤,凡川这才将灵石收回到了怀中,依旧盘膝而坐着,接着再次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然而凡川刚刚休息了片刻,万青阁的门外却响起了敲门之声,凡川有些错愕,毕竟知道万青阁不是随便哪个仙人就可以造访的,这也是凡川为何选择来万青阁休息,便是不想被人打扰。

    然而这声声敲门之声,便让凡川有些烦躁。

    “谁?”

    “是我……你在休息吗?”门外传来了苏卿的声音。

    听到是苏卿的到来,凡川的烦躁感顿时少去了很多,于是起身给苏卿打开了万青阁的木门。

    “卿儿?你怎么来了?”凡川有些好奇,同时将苏卿让进了万青阁内。

    苏卿刚刚走进万青阁,并没有回答凡川,反而是自顾自的东张西望着,片刻之后,只听苏卿缓缓的出声道:“素问万青阁是凡别仙君的阁室,只是没想到,竟会如此朴素呀!”

    凡川一阵苦笑道:“是啊,父君向来如此。”

    “恩!这一点凡别仙君就远比珠玑好的多了!”苏卿赞赏道。

    “呃,是吧……”凡川顿了顿,继而发问道:“对了,卿儿,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苏卿却脸色一沉道:“怎么?没事就不能看看你啊?怎么啦?打扰你休息了?”

    “没没没……”凡川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万青阁平时很少有仙人到访,所以我……”

    “我知道,逗你呢!”苏卿立即绽放了笑容,接着竟从身后拿出来了一套纯白色的锦衣,递到了凡川的身前,顿时有些羞涩的出声道:“喏,拿去,给你做的。”

    凡川愣了一瞬,连忙接过来苏卿手中的锦衣,接着惊讶道:“你……你还会做衣物?”

    苏卿却嗔怒道:“怎么?我是女人啊!我当然会做衣物了,不信啊?”

    “信信信……真好看!”凡川抚摸着手中的白色锦衣,丝质顺滑,猜想布料定然不凡。

    苏卿开心的笑道:“你喜欢就好,这不明天是仙界一统大会嘛,我看你身上这件锦衣太脏了,就寻思给你做了一件。”

    凡川感动道:“这么说,我送你回到阁室之后,你一直没出来,就是在做这件锦衣吗?”

    苏卿点了点头道:“恩,是呀。”

    “做到了现在?”

    “是呀,刚做好,我就给你送来了。”苏卿瞪大了双眼回声道。

    凡川为之感动,忍不住伸手双手,环抱住了苏卿,附耳出声道:“卿儿,你真好。”

    凡川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苏卿的脸颊在急剧升温。

    “哎呀,就……就一件衣物嘛,干嘛这么客气。”苏卿开始害羞了起来。

    凡川轻轻的将苏卿从自己的怀中挪开,面对着面看着苏卿,在苏卿害羞的不敢与凡川直视之时,凡川便吻上了苏卿的额头。

    凡川再次感受到了苏卿额头上传来的滚烫的热度。

    片刻温存之后,凡川这才和苏卿两两入座,分别盘膝而坐在了玉桌两侧。

    “凡川,明日仙界一统之会后,你可就是整个仙界里的仙君了,怎么样?激动吧?”苏卿缓过了神来,兴奋的出声道。

    凡川却苦笑道:“卿儿,实不相瞒,我一点点也不激动,其实啊,我并不想做这什么仙君。”

    “啊?为什么啊?”苏卿惊愕道。

    凡川抿了抿嘴道:“我喜欢自由,不想被束缚,当初来仙界,其实也是因为我父君的遗愿,其实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做,只不过没有时间和机会。”

    “比如呢?”苏卿认真道。

    凡川并不想对苏卿隐瞒,直截了当的出声道:“比如眼下我想要去仙境御寻找烟紫。”

    “噢?仙境御?那是凡人或者修真者破格修仙才去的地方吧?烟紫?好耳熟,是不是也是你的女人?”苏卿一脸认真的样子。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啊,我之前也跟你说过,自从烟紫在修真界破格修仙成功了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前些时间刚刚听闻起仙境御的存在,所以我……”

    “恩,我理解。”苏卿忽而成熟的回声道:“什么时候去?到时候我陪你去。”

    “你……”

    “恩,我陪你去,但你不要多想,我并不是去捣乱,而是想要早些认识这个妹妹,毕竟以后大家都要熟络一些呢!”苏卿轻松的出声道。

    这倒是让凡川有些错愕,不禁盯着苏卿,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苏卿忽而嬉笑道:“怎么啦?不相信啊?不相信我,那我就不去呗!”

    “不不不,怎么会不相信你呢?我只是觉得我的卿儿忽然之间这么懂事了,有点……”

    “哼!那你是说,我以前不懂事了呗!看我不打你!”说着话,只见苏卿忽而站起身,伸出手便掐住了凡川的腰部。

    “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快放手,疼啊!”凡川立即投降求饶了。

    接着两人又聊了许久,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不过倒是让彼此之间的了解更多了几分,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相谈,凡川对苏卿的看法又改观了不少,虽然苏卿外表平时表现的挺强势,其实内心却是住着一个小女人,心地很是善良,然而在面对大是大非的时候,又能成熟的表现出沉着冷静的样子。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都在隐隐间吸引着凡川,从而在凡川的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两人聊了将近几个时辰,苏卿害怕明日仙界一统之会的时候,凡川的精神会不好,于是便停止了交谈,准备让凡川休息。

    见苏卿站起身欲离开万青阁,凡川连忙伸出手拉住了苏卿的小手。

    “恩?怎么了?”苏卿疑惑的问道。

    凡川却是直接出声道:“要不,你别走了,就在这里休息吧?陪着我。”

    凡川的这番话又惹得苏卿一脸的绯红。

    “这怎么可以呢?你明天不是还要……”

    凡川随即笑道:“你想什么呢?我只是说让你在这里陪我休息,又不是说要发生什么事儿,看把你吓得。”

    “哼,我才没有吓到呢!我是怕你休息不好嘛。”苏卿羞涩的尴尬着。

    “好啦好啦,我们不说这些了,你就陪着我,静静的休息一夜,怎么样?”

    “那……那好吧。”

    得到了苏卿的应答,凡川连忙一把将苏卿拉到了自己的怀中,从而让苏卿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上,感受着苏卿身上传来的柔软,也让凡川的内心得以暂时的缓解。

    接着两人便就这玉桌旁的软席,平躺着睡下了,凡川鼻尖充斥着苏卿身上的体香,可以让凡川瞬间放松下来,就这样,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进入了梦乡。

    等到凡川和苏卿醒来之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对于仙界的一统之会,还有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

    苏卿先是盯着凡川换上了新的白色锦衣,英俊的气质瞬间上升了几个逼格,更让苏卿的爱慕之心多了几分,特别是凡川那一头的白色长发,再行搭配上这一身极布料所做的白色锦衣,实属夺人眼球。

    随后,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凡川带着苏卿,连忙走出了万青阁,从而向着秋曳宫走去,一路上不时的可以碰到东西两宫的仙人在汇聚,仿佛都在为仙界一统这一刻的盛举而做下准备,然而在浮仙之所,更是热闹非凡,各路浮仙都在积极的准备。

    然而此刻在秋曳宫内,更是人头攒动,并肩接踵,仙界这一伟大的盛举就要开始了……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