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爱恨缠绵
    凡川楞了一下,随即连忙出声道:“怎么会呢!不是不是,苏卿姑娘,你千万别胡思乱想。”

    “苏卿姑娘?呵呵……”苏卿自嘲着笑道。

    凡川顿时觉得有些口误,连忙再次出声道:“不,卿儿,你别胡思乱想。”

    苏卿好像有些失落,随即笑道:“好啦,我不勉强你,喜不喜欢我,是你的事,喜不喜欢你,那是我的事。”

    苏卿的酒意仿佛瞬间不见了,不仅格外的正常,而且正常的让凡川都有些害怕。

    不过一个念头却忽而闪现在凡川的脑海中,那便是之前在两宫战场上,面对珠玑所异变的北冥鲲的时候,苏卿曾不顾一切救过自己,凡川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片段会在此时涌现出脑海,但沉思了片刻之后,凡川感觉可能是自己的潜意识在作祟,也许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试着接受苏卿的情感了。

    “卿儿……”

    “恩?怎么了?”

    彼此沉默了片刻之后,凡川率先打破了尴尬,继而邀请苏卿再次落座,接着又给苏卿斟满了一盏酒。

    苏卿不解,便好奇的看着凡川,等待着凡川接下来的解释。

    凡川则是自顾自的先行饮尽了一盏酒,随后缓缓的出声道:“卿儿,我觉得我没有必要骗你,但这毕竟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想他人知晓,也不想他人过多的干涉,所以,你能保证,今夜我所说的话,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吗?”

    苏卿眨了眨眼,点头道:“我能保证。”

    “好。”凡川再次饮尽了一盏酒,继而出声道:“卿儿,恕我直言,我对你的感觉并没有来的那么强烈,但是,我并不抵触,而且在试着接受,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

    听到凡川说的这番话之后,苏卿本来紧绷的脸,终于彻底的绽放了,先前的不悦神色也被喜悦而取代。

    “你早该这样跟我说话嘛!我最想要听到的是真心话,而不是花言巧语的谎言,你能这么跟我说,我很开心。”苏卿欣喜的出声道,像是一个得了便宜的小姑娘一般。

    凡川楞道:“呃,卿儿,难道……你不怪我?”

    苏卿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酒盏,学着凡川的样子一饮而尽,接着出声道:“怪你?我干嘛怪你?我喜欢的男人可以试着接受我,我干嘛还要怪你呢?”

    “可是我并没有像给你哥哥那般保证的那样,我……”

    “好啦,我理解你,你不想将政事与情感搅浑在一起,但你又迫不得已,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了你的内心,而不是外在。”苏卿打断道。

    凡川由衷的欣慰,于是便示意与苏卿共同举杯,一饮而尽之后,缓缓的出声道:“卿儿,谢谢你。”

    “哎呀,干嘛谢我呢?这多见外呀!再说了,你以后说不定可是我的男人,伴侣之间怎么还有谢谢之说呢?”苏卿嬉笑道,像极了一个小姑娘。

    凡川同样感受到了这份可爱,便情不自禁的紧盯着苏卿的双眸,以至于让苏卿的双颊再一次的绯红。

    “哎呀,你老盯着我看什么呢?”苏卿羞涩的转过了身。

    凡川这才察觉到自己恍了神,于是尴尬的回声道:“呃,不好意思啊,卿儿,你……你长的美嘛!”

    “哈哈,我美吗?”苏卿又转回了身,这一次换她紧盯着凡川。

    “美!美美美……”

    “哈哈,那就好,来,咱们喝酒!”

    “好好好,喝酒……”

    酒再过三巡,凡川和苏卿已然忘却了时间,且两人的脸颊再次泛起了微红,明显已经进入到了酒醉的状态,而且眼下两人的谈话,也开始偏向了酒后胡言乱语。

    只见苏卿摇摆着娇躯,不停的举起手中的酒盏,对着凡川大声笑道:“哈哈,凡川,你告诉我,你……你还有几个女人?”

    凡川也感觉到了酒醉后的头晕目眩,不知为何,这种感觉凡川已经很多很多年不曾有过了,记得第一次这般感觉,还是在木季城,刚刚认识马商队的莫乾大哥之时,陪着莫乾大哥第一次饮酒之后的头晕目眩。

    在听到苏卿问起关于女人一事之时,凡川也不知为何,反而像是些许引以为傲般的回声道:“几个女人?哈哈……好几个女人呢!哈哈,而且还都特别美!”

    “哈哈……”酒醉后的苏卿也跟着大笑道:“好几个呢?几个呀?有我美吗?”

    “恩,我算算啊……”因为醉酒的状态,凡川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只见凡川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同时出声道:“北语?一个,宛灵?两个,烟紫?三个,南雅锦?四个,还有……还有……”

    “噢,对了!还有樱白,我的小白!”说到这里,只见凡川的脸色突然一变,神情中很是悲伤,接着凡川竟流出了眼泪来,继而用着哭腔,喃喃自语道:“可怜了我的小白,哎,小白……”

    看到凡川竟然哭出了声,苏卿愣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拍了拍凡川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

    凡川却是因为醉酒的原因,早已压抑在内心的苦痛,顷刻便全都释放了出来,继续哭泣道:“你不知道,小白多可怜,她还那么年轻,听话懂事,却……却……啊!”

    凡川忍不住大吼出声,怒吼声一直徘徊在整个秋曳宫内。

    苏卿察觉到了凡川的悲伤,而且很在意,只见其将手中的酒盏放下,接着靠近凡川而坐,试着出声道:“凡川,小白是谁?你能给我说说吗?”

    听到苏卿的问话,凡川看了一眼苏卿,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说什么?说小白如何惨死的吗?还是说,是我害了小白啊?”

    凡川的情绪明显越来越激动,甚至猛然间摔碎了自己手中的酒盏。

    苏卿被吓了一跳,但其并未远离凡川,反而伸出双手按住了凡川的双肩,示意凡川冷静一些,同时安慰出声道:“凡川,你冷静一些,不要这样,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要学会放下,学会释然,不然……”

    “我怎么放下?怎么释然?你知道吗?小白是我的女人,她来南异星球,是为了寻找我!而我!却没能保护了她!害她客死异乡!你知道我多难过吗?卿儿,我真的很难过……”

    说着话,凡川竟抱头痛哭了起来,因为酒醉的状态,凡川并不知当下自己的状态,也许只是一种情感的彻底宣泄,毕竟凡川来到了仙界这么久,一直从未停下过,时时经历着九死一生,相比较其他仙人而言,凡川所承受的太重了。

    这一刻的彻底宣泄,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凡川不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守着旁人这么痛哭过,而对于苏卿而言,而是让其对凡川的看法多了一些改变,而这种改变,是对于凡川的重情重义的一种绝对肯定。

    苏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两人都是醉酒状态,只不过相比较之下,苏卿还算稍微正常一些。

    面对着凡川的宣泄,苏卿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接着只见苏卿突然从凡川的背后伸手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凡川,而其的脸颊正紧紧的贴在了凡川的白色长发上,一直持续了许久。

    直至凡川的哭声小了许多,苏卿依然没有松手,而是紧贴着凡川,小声的出声道:“你……好些了吗?”

    “恩……”

    这一痛哭之后,凡川的头脑清醒了许多,内心的压抑也释放了不少,人的状态顿时显得精神了些许,只见凡川缓缓的坐直了身体,苏卿因此也松开了紧抱着凡川的双手。

    凡川接着转过来了身子,近距离的面对着眼前的苏卿,两人鼻尖的距离仅仅相隔一个手掌的距离,甚至于两人的喘息声都可以清晰入耳,那夹杂着酒味的呼吸,断断续续。

    苏卿的脸色开始升起一抹抹的绯红,凡川却紧盯着苏卿的双眸,缓缓的出声道:“卿儿,谢谢你……”

    “怎么又说谢……”

    “因为我……唔……”

    凡川的话还未说完,只见苏卿的身子突然前伸,那性感的嘴唇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凡川的嘴唇,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然定格了。

    凡川瞪大了双眼,一时间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了一般,直立在了原地。而苏卿却是紧闭着双眸,深深的吻着凡川。

    凡川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苏卿嘴唇上传来的柔软,以及其脖颈处传来的体香,这一切都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凡川的生理反应。

    秋曳宫外的月光已然暗淡了些许,似乎第二天清晨的阳光就要闯进来了,而当下整个秋曳宫内,却静谧一般的柔和。

    这一吻持续了许久,直至凡川想要挣脱,然而却终究没有挣脱苏卿的双臂环抱。

    “卿……”

    “别说话,吻我……”

    紧接着又是一番激吻,凡川震惊着,却又没有抵触的心理,迎合之中,反而多了些幸福感,在这不知不觉中,凡川终于感受到了情感的那一股强烈,是一种难掩的强烈,无法挣脱的强烈。

    凡川便不再执拗,而是放松了身体,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环抱住了苏卿的细腰,手感传来柔软的同时,只见凡川突然用力站起,一把便将苏卿拦腰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在苏卿惊喜与羞涩之下,凡川不住的吻着其性感的嘴唇,同时,向着秋曳宫的内室里走去……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