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相得甚欢
    庸老的话刚落地,一旁的言慕岸便连忙附声道:“这个办法不错,老夫觉得妥当。”

    “可是这个……”

    “可是我意已决,西宫众仙也已认同凡……”

    “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退脱,就等着一统之会那天就好了。”庸老打断了凡川和苏沅的话,语气坚定的出声道。

    这下凡川和苏沅都不好再反驳了,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认可了庸老的想法。

    一旁的苏卿按耐不住的出声笑道:“嘿嘿,这样一来,仙界就再也不冷清了!要热闹咯!”

    苏沅疼爱的看着苏卿,并没有说什么。

    然而凡川的激动之情还未过去,便大胆的提出一个想法道:“今日太过于畅快,不如这样吧,今晚就在秋曳宫内设宴,将两宫的能者之士皆请来,我们不醉不归,如何?”

    苏卿率先迎合道:“好耶好耶!我要参加!”

    苏沅见状,只好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好好,既然少君已经开口了,那我们就来个一醉方休!”

    苏沅对凡川的称呼,已然简短成了‘少君’,如同东宫其他仙人一般。

    凡川欣慰的点头,同时看向了身旁的言慕岸和庸老,继而出声道:“师尊,庸老前辈,您们两位可千万别缺席了!”

    言慕岸和庸老同时点头示意。

    凡川见状,便欣慰道:“那好,那我们可都说定了,今晚就在秋曳宫内,如此,我便先行去安排一下。”

    苏沅却拦住了凡川,小声道:“少君,还有一事。”

    “噢?还有什么事儿,苏沅前辈。”凡川好奇道,但见苏沅刻意的小心翼翼,凡川便更为好奇了。

    苏沅却临时卖了个关子,出声道:“今晚再告诉你,等着吧,眼下我和卿儿一起先去传令西宫众仙。”

    话音落,只见苏沅不顾凡川的错愕,直接带着苏卿径直走开了,留下了凡川在原地一愣一愣的。

    不远处还传来了苏沅的笑声。

    见苏沅和苏卿已然走远,凡川不禁的苦笑着摇了摇头。

    淮臣见状,伸手拍了一下凡川的肩膀,出声道:“川弟,怎么样?开心吧?”

    凡川微笑着点头道:“当然了,对于仙界一统的目标,我可是想了很久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以这种速度,这种方式实现了,实不相瞒,兄长,眼下我还有些浑浑噩噩,不敢相信是真的。”

    “哈哈哈!”淮臣爽朗的笑道:“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种事隐仙大人怎么可能会开玩笑,哎呦,这下倒好了,先前我还曾郁闷,你我两宫分割,该如何相聚,如今看来,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哈哈,是啊!”凡川也同样爽朗的笑道,内心的激动更无以言表。

    其实只有凡川自己知道,这个宏图的实现,的确时刻震惊着自己,凡川会想起先父凡别的遗愿,和平永远是一个坚定的目标,如今目标奇迹般的完成了,凡川倒是显得有些没准备好,不知所措。

    片刻之后,凡川对着言慕岸出声道:“师尊,还麻烦您前去请一下琼姐姐,青墨姐姐,如何?”

    言慕岸欣慰的点了点头道:“老夫这便过去。”

    待言慕岸离开后,凡川又看向了庸老,继而出声道:“庸老前辈,您就先行去秋曳宫内歇着吧?我会安排各位仙友准备妥当。”

    庸老慈祥的笑着应承,继而向着秋曳宫走去了。

    只剩下了凡川和淮臣,凡川便想要去往天河之水处查看一番,淮臣表示愿意一同前去,两人这便一个闪身之后,从而出现在了天河之水边。

    刚站立在原地,凡川惊愕的发现,在天河之水的另一方向,先前被睚眦所毁的浮仙之所,眼下竟然已经基本修缮完毕了,且地面上清理的很干净,先前的景色一样不少,甚至还多出了一丝韵味,眼下还剩一些仙人在忙碌着扫尾的进程,这让凡川很是赞赏不已。

    凡川一眼便看到了霄项和齐亢,而看其两人不停的在指挥东西,想必该是负责修缮的统领仙人。

    “霄项兄!齐亢兄!”凡川对着浮仙之所的方向大喊道。

    霄项和齐亢几乎同时猛然回头,当看到凡川安然无恙的站在不远处之后,便立即兴奋的向着凡川跑来。

    与此同时,正在负责扫尾的等诸多仙人,皆都将视线放在了凡川的身上,似乎对于凡川的双腿一事,极其感兴趣,而当确定了凡川的双腿已然无恙之后,无不展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少……少君,您……您没事了?您的腿好了?”

    “哇,少君,您真的好了?那大神前辈可是真厉害呀!”

    齐亢和霄项两人震惊的同时,围着凡川不停的转圈,视线从未离开凡川的双腿。

    凡川见状,立即伸手拍打了一下两人的肩膀,笑骂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看个没完没了了?”

    “啧啧啧……”两人一起砸吧着嘴,深叹神人之能力,同时更为凡川感到开心。

    “少君,您没事就好!”齐亢道。

    “是啊,看少君这面貌,感觉比以前还精神了许多呢!”霄项附声道。

    齐亢却扭着腰怼了一下霄项,斥责道:“当然了!少君眼下可是隐仙之境!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然而当齐亢的话音刚落,凡川身旁的淮臣不禁的颤了一下身躯,接着只见其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紧盯着凡川道:“什……什么?川弟,你……你已是隐仙之境?怎么可能呢?那夜你我饮酒,你还是浮仙之境呀!”

    凡川笑了笑道:“兄长,看来苏沅前辈并没有告诉你,我被蒲牢吃进了腹中,无奈之下,误食了龙胆,不知怎么着,就奇怪的踏入了隐仙之境,就连庸老前辈也解释不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可真是一段奇遇,恐怕也只有川弟可以有这般造就啊!兄长这里向你恭贺了!”淮臣对着凡川微微躬身施礼道。

    凡川连忙扶起了淮臣,继而出声道:“哎呀,兄长,你这是干嘛?见外了不是,咱们兄弟之间,可不需这些虚礼!”

    话音落,凡川又看向了齐亢和霄项,接着指了指身旁的淮臣,继而出声道:“齐亢兄,霄项兄,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浮仙名为淮臣,乃是我的兄长,先前曾是西宫仙人,不过,眼下,已是我们自己的人了!”

    齐亢和霄项连忙对着淮臣躬身施礼道:“见过淮臣大哥!”

    淮臣礼貌的回敬道:“齐亢兄,霄项兄,多礼了。”

    霄项随而看向凡川,疑惑道:“少君,您刚刚说淮臣大哥如今是我们自己的人了,可是说,淮臣大哥以后便不回去西宫了?”

    凡川笑了笑道:“是,不过,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们,仙界就要一统了!”

    “什么?一统?怎么一统?少君,你在说什么?”齐亢和霄项惊恐道。

    凡川继续微笑着,接着将刚刚与苏沅的对话,复述给了齐亢和霄项,听完凡川的复述之后,齐亢和霄项惊愕的长大了嘴巴,迟迟没有说话。

    凡川随即笑骂道:“怎么了?这么令人兴奋的事情,怎么不说话了?”

    齐亢和霄项这才猛然醒过来,继而哆哆嗦嗦的出声道:“高兴!高兴!怎么……怎么会不高兴呢!我们只是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难道会骗你们呀?有意思吗?”凡川笑道:“这样啊,你们两个现在就去通知一下,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务必让我们所有仙人都知晓,还有,重要的一点,现在就去秋曳宫布置一下,我要设宴,另外,你们两个今晚必须来秋曳宫,我们与西宫的诸仙相聚一下,也算是事先彼此了解一下。”

    齐亢和霄项明显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只是对着凡川木讷的点头,随即生硬的转身。

    凡川见状,忍不住想笑,继而对着霄项出声道:“对了,霄项兄,今晚你可以带上蛰伊一块来!”

    “呃……是是是,少君!”霄项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随即跟着齐亢快步离开了原地。

    待齐亢和霄项离开之后,一旁的淮臣微微笑道:“川弟啊,你可以啊,初来仙界不久,便已得此挚友,可喜可贺呀!”

    “噢?兄长何处看出挚友?”

    淮臣笑道:“我看得出,你在与这齐亢兄,霄项兄交谈之时,最为放松,完全没有属下之分,可见关系融洽,且相互交好。”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还是兄长的眼光厉害,是啊,与齐亢和霄项在一起时,我是真心把他们二人作为朋友相处的,当然,这其中有那么一些渊源,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的,日后再说与兄长听。”

    “好好好。”

    在这融洽的气氛之下,淮臣陪同着凡川,在天河之水处来来回回游走了数遍,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可疑之处,但终究还是没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而对于瑾花口中所说的以后不太平静,也让凡川始终忧心忡忡,不过尽管如此,凡川自问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而眼下仙界一统的消息,也冲淡了不少凡川担忧的心情,倒也轻松了不少。

    两人这一查看,便耗去了多个时辰,直至天色将晚。

    凡川见天色已晚,便停止了搜寻线索,继而出声道:“兄长,今日到此为止吧?咱们这样盲目的寻找,也不会有多大的用处,眼下天色将晚,我们需速速前去秋曳宫汇合才是。”

    “恩恩。”淮臣点了点头道:“听川弟你的。”……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