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一统之信
    “是啊,神人是这么说的……”苏卿抿了抿嘴道。

    凡川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问道:“那神人说起两宫合二为一,你们怎么看?”

    说起这个话题,只见苏卿立即低下了头,喃喃出声道:“我……我能怎么说,我又不知道。”

    凡川见状,只好作罢,刚巧这时,庸老和言慕岸两仙人从两个方向,同时向着凡川走来了。

    见到凡川安然无恙,庸老和言慕岸的步伐加快了许多。

    “少君,你醒了?怎么样?双腿可有不适?”庸老率先出声道。

    凡川欣慰的摇了摇头道:“多谢庸老前辈挂念,一切都好。”

    “那就好,那就好,这神人之力果然非同凡响。”庸老砸着嘴巴道。

    凡川的视线转移到言慕岸的身上,满怀感激的出声道:“师尊,多谢,多谢您救了我……”

    “臭小子,说什么呢?是神人救了你,与老夫何干。”言慕岸笑道,可以看得出言慕岸是真的很欣慰。

    “若不是您的血,恐怕我也不能得此荣幸,总而言之,师尊,谢谢您。”

    “行了,你既然知道老夫是你的师尊,这些话就别说了。”

    凡川点了点头,内心的感触多了一些。

    一旁的庸老看了一眼苏卿,接着又对凡川出声道:“对了,少君,你该多谢一下苏卿姑娘,神人所说不可动你身躯,可是苏卿姑娘在此照顾了你整整一夜。”

    “恩……”凡川再次看向苏卿,继而出声道:“苏卿前辈,多谢。”

    “哎呀,没……没什么。”苏卿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小脸升起了一丝绯红。

    接着凡川又询问了言慕岸和庸老,可知睚眦和蒲牢现身于仙界的原因,然而庸老和言慕岸的回答如同苏卿一样,云里雾里,并没有答案。

    凡川对此深感疑惑,但无奈无从下手调查,实属煎熬。

    东宫的修缮工作还在加紧的进展中,凡川望着不远处叠加的废墟,有些感触。

    “对了,凡川,那神人临走之时,带走了你的寻隐枪,说是当做信物。”言慕岸出声道。

    “噢?信物?这……”凡川有些愕然,但仅仅一瞬,便释然道:“罢了,一把仙器而已,人家毕竟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整个仙界。”

    “那倒是,少君如此想,便是对的。”庸老插话道:“只不过,老朽挺好奇,少君跟那神人还有渊源?”

    庸老问起这番话,一旁的苏卿连忙竖起了耳朵。

    “噢,是这样的……”凡川将自己身为修真者之时,所在瑾花城的遭遇,皆都复述了一遍。

    听闻之后,庸老和言慕岸,以及苏卿,三人无不感叹,这段奇妙的渊源仿佛就像是上天注定一般,令人向往。

    “对了,师尊,我听苏卿前辈说,神人留下一句话?说是天河之水以后恐不安宁?”凡川疑惑道。

    “是啊。”言慕岸面露一丝困惑道:“当时神人好像说了一句什么神界与冥界,依老夫所想,恐怕这天河之水与这神界和冥界会有某种联系。”

    “会有什么联系呢?”凡川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庸老倒是不以为然的出声道:“无需想这么多,无论是神界,亦或是冥界,皆不是我们可掌控的了的,所以,顺其自然,方为上策。”

    凡川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只能如此了,我现在去天河之水看看。”

    话音落,凡川又看了苏卿一眼,对方的脸色有些憔悴,凡川便继而出声道:“苏卿前辈,感谢您的照顾,您快些去休息休息吧?我已无碍。”

    “我……”

    “凡川!”

    苏卿正在支支吾吾,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呼喊,引起了凡川等仙人的注意。

    听着熟悉的声音,凡川转身看去,看到了淮臣正向着自己挪移而来,一瞬之间,便已来到了凡川的身边,而在其的身后,还跟着西宫隐仙苏沅。

    见到苏沅走来,苏卿立即跑向了其的身前,惊喜的出声道:“哥哥,你的伤好了?”

    苏沅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恩,本就是小伤,已无大碍。”

    凡川也跟着迎了过去,然还未靠近,淮臣倒先行拉住了凡川的胳膊,同时目光不停的在凡川的双腿上扫视。

    “川弟,我……我听隐仙大人所说,你的双腿……”

    看到淮臣担忧的样子,凡川笑了笑道:“好了,已经痊愈了,多谢兄长挂念。”

    淮臣紧皱的眉头这下松懈下来,接着出声道:“川弟,先前我受命于隐仙大人去往了西宫,错过了与你一起并肩战斗的机会,只是我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凡川抿嘴道:“是啊,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还好,眼下算是平静了。”

    淮臣点了点头,随即神情略显愉悦,接着只见其依附在凡川的耳边,小声道:“川弟,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噢?什么消息?”

    只见淮臣先是看了一眼苏沅,在得到了苏沅轻轻点头示意之后,淮臣这才大大方方的出声道:“是这样的,川弟,我此行前行西宫,其实是为了将负责修缮西宫的仙友们,全都接到你的东宫里来了。”

    “恩?”

    “哈哈,川弟,你一定想不到!”淮臣笑道:“这是隐仙大人亲自下达的命令。”

    凡川苦笑道:“哎呀,兄长,有话你就直说吧,别卖关子了。”

    “好好好……”淮臣深呼吸了一口,随即坚定的出声道:“西宫隐仙大人在得到西宫众仙的认同之后,一致决定,西宫正式加入东宫,实现仙界一统!”

    “什么!真……真的吗?”凡川顿时神采飞扬,惊喜万分。

    连同凡川在内,一旁的庸老和言慕岸也显得异常欣慰,不时的显露出笑容,以表示当下的激动心情。

    淮臣再次坚定的出声道:“当然是真的了!兄长何时骗过你!不信你问隐仙大人!”

    还未等凡川回过神来,苏沅便接着出声道:“凡川少君,淮臣兄所说是真的,这是我的决定,也是西宫众仙的决定。”

    “好……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实不相瞒,我……我太兴奋了!”凡川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苏沅欣慰的笑道:“凡川少君,我们这个决定绝非儿戏,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本来还有些纠结,但经过昨日神人的点拨之后,我想通了,西宫众仙也想通了。”

    没等凡川回话,苏沅接着出声道:“实不相瞒,先前你给卿儿说的话,卿儿也都告诉我了,我很认同你的观点,偌大的仙界,本就不多的仙人,何苦还要分立两宫,且自相残杀呢!”

    “呃……”

    苏沅不给凡川说话的机会,接着出声道:“我本人自然向往和平,先前只束缚于两宫之分的千年传统之内了,对待珠玑仙君的杀戮以及阴谋诡计,恕我直言,我是看不惯的,当然,西宫众仙内也有很多仙友都看不惯,无奈传统根深蒂固,若真是想要一改传统,还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是啊,哥哥,我都早跟你说过了,珠玑仙君杀戮之气太重,根本不像仙人,更不像仙君。”苏卿插话道。

    苏沅仅仅只是对着苏沅的观点点了点头,接着依旧紧盯着凡川,继续出声道:“凡川少君,实不相瞒,自从两宫战争结束以后,你肯搭救我等西宫仙人,这便已看出你的仁心,先前我曾怀疑过你,之前也对你提及过,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我觉得你不仅宅心仁厚,而且对待下属以及朋友也是恰到好处,而最让我意外的是,你身为少君,却在危难当头之时,勇于充当先锋,不顾自己的性命,只是为了保护他人,这一点,我很佩服你。”

    “哎呀,苏沅前辈,您真的过誉了,您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

    “你听我说,凡川少君,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以及我所看到的,你所做下的,综合考虑之后,我才做下这个决定,便是要带领西宫众仙加入东宫,而这个加入,并不是作为两宫的主导,而是归附东宫!”苏沅信誓旦旦的打断道。

    听到苏沅的话,凡川内心很是震惊,且更为激动,但凡川并不能表现出来震惊和激动,只能以不安的神情连忙回声道:“哎呀,苏沅前辈,这万万不可呀!且不说您就是我凡川的前辈,再说了,咱们西宫的仙人之数远远多于东宫,怎么可能让您归附呢?该是您来主持大局!”

    苏沅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我所说的归附,也已然是经过慎重的考虑的,而这考虑的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也基于凡川少君你的为人处世,我相信你的人和尚德,所以才肯归附东宫,这主持大局的权位,非你莫属。”

    “不不不……”凡川连忙摇头,这一番话凡川是发自内心的出声道:“苏沅前辈,我初来仙界不久,对于仙界的熟识本就薄弱,怎能担此重任呢?还是您,您最为合适。”

    苏沅却微笑着摇头道:“行了,凡川少君,我意已决,不要再推辞了,我想就近几日,我们仙界举办一次一统之会,让整个仙界里的所有仙人,共同见证这一伟大的时刻。”

    “这……这,苏沅前辈,我真的……”

    “好了,少君。”这一次是庸老打断了凡川的话,接着只听庸老继续出声道:“在这里你推我让的不妥,老朽倒有个想法,不如这样,如苏沅所说,待举办一统大会之时,让所有的仙人一起投票,投票选出少君你还有苏沅你们二人,到底谁会胜任这一权位,如何?”……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