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安然无恙
    见到苏卿走来,庸老出声道:“见过苏卿姑娘。”

    苏卿倒是很礼貌的回敬道:“见过医仙前辈。”

    两人不由自主的靠近在了凡川的身边,这时,言慕岸接着走了过来。

    “苏卿姑娘,你兄长的伤势如何?”言慕岸附声道。

    听到言慕岸问起,庸老也接着附声道:“是啊,还有西宫的仙友们,可有负伤者?”

    苏卿抿了抿嘴,沉默了一瞬,继而出声道:“多谢两位的关心,兄长的伤势不重,已经先行回去休息了,西宫的众仙也都还好,没有什么重伤之仙。”

    “那就好,那就好……”庸老和言慕岸齐声道。

    这时,琼姬和青墨二人,因为负伤的缘故,便在庸老的劝说下,各自先行回去休息了,秋曳宫外的众仙也都相继各忙各的了,有的在加紧修缮废墟,有的则是在搬运白色巨龙蒲牢的尸体,从而投进天河之内,若是有负伤的仙人,也都各自回去阁室静养了,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

    而在凡川所躺的位置,只剩下了庸老和言慕岸,以及苏卿。

    天色逐渐的暗淡了下来,想必黑夜即将来临。

    庸老看了看言慕岸苍白的脸色,于是关切道:“言老,你把你的血输给了少君,自己的身体肯定受挫,眼下天色已晚,你怕是容易感染风寒,听老朽一句劝,先行回去吧?待少君醒来,老朽派人去请你,如何?”

    言慕岸没有立即应答,而是盯着凡川看了几眼,顿了顿出声道:“莫说是输血,就算是抵上我这条老命,老夫也心甘情愿。”

    苏卿听着,在一旁暗暗点头,看待言慕岸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敬重。

    庸老却不以为然道:“知道,老朽知道你是少君的师尊,感情自然深厚,但若是少君醒来,你却躺下了,你可让少君心里难安?”

    言慕岸似乎觉得庸老所说有道理,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如此,那老夫先行回去了,劳烦医仙前辈和苏卿姑娘了。”

    苏卿定了定神道:“放心好了,我会一直陪着他的。”

    言慕岸看了一眼苏卿的眼神,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但言慕岸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径直转身而去了。

    入夜的风再起,安然之下的月光同样开始缓慢的笼罩清冷的东宫,负责修缮东宫废墟的仙人们,也已各自散去了,恐怕这漫漫长夜,只留给了凡川和庸老,以及苏卿。

    凡川依然没有醒来,且没有任何呼吸之声,反而就像是静止了一样,一动不动。

    苏卿有些担忧道:“医仙前辈,凡川少君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呢?会不会那个……神人在骗我们?”

    庸老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放心好了,神人是不会骗我们,她也没有那个必要,再说了,听她的口气,好像少君以前曾帮助过她,她自然会照顾到少君的性命。”

    “可是眼下凡川少君怎么……”

    “至于这个……”庸老打断了苏卿的话,接着出声道:“恕老朽医术浅薄,难以参悟透神人之作,但老朽相信那位神人,不会为难少君。”

    苏卿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接着两人便是又一阵的沉默不语。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一转眼,又仿佛过去了许久,凡川始终没有醒来,然而清冷的夜已经越来越深。

    苏卿时不时的看着庸老,又看着凡川,欲言又止。

    庸老似乎察觉到了苏卿的异样,便好奇的出声道:“苏卿姑娘,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

    苏卿猛然间晃动了一下娇躯,略显尴尬的回声道:“呃,没……没什么。”

    庸老慈祥的笑了笑道:“苏卿姑娘,你和老朽虽不为一宫,但老朽向来不问政事,闲散惯了,若不是少君初来仙界,老朽恐怕还在闭关潜修,所以说,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听到庸老的话,苏卿嘟囔着嘴,迟疑了片刻,终于出声道:“医仙前辈,晚辈想……想独自陪凡川少君一会儿,您……您回去休息吧?可好?”

    “哈哈……”庸老毫不避讳的笑出了声道:“就为此事啊?哎呀,你这小丫头,这能有什么呢?还不愿开口。”

    “晚辈是怕……”

    “好,不用说了,老朽理解,老朽还要谢谢你,能让老朽休息休息。”说着话,庸老缓缓站起了身,欲转身离去。

    临走之时,庸老又站住了脚步,对着苏卿出声道:“对了,苏卿姑娘,若是少君醒来了,烦请及时传唤老朽。”

    苏卿连忙点头应承道:“是是是,晚辈记下了。”

    “恩,入夜清冷,辛苦你了。”

    庸老说完话,便径直转身离去了,唯留下了苏卿一人,陪着还未苏醒的凡川。

    月光的照射将秋曳宫之外的地面映照的极其光亮,丝丝清凉的风更是吹拂着苏卿的发丝,四下里异常的静谧,连呼吸声都显得刺耳。

    苏卿抽身蹲坐在了凡川的身边,将双手托着下腮,目不转睛的盯着凡川,月光将苏卿面孔的棱角照射的异常清晰,看起来格外的动人。

    只见苏卿抿了抿嘴,缓缓的自言自语道:“凡川啊,你说说看,我为什么会在意你呢?”

    凡川沉默着。

    苏卿自顾自的缓缓道:“曾几何时,我从未想过,甚至不敢想,我竟会为一个人如此难过,恐怕也只有你了。”

    凡川依旧沉默着。

    苏卿仿佛像是在对着凡川说话,又像是在对着自己说话,继续自言自语道:“今天那个神人姐姐,她好漂亮,你和她的渊源到底是什么?我好想知道……哎,算了,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了。”

    凡川始终都在沉默着。

    苏卿的神情突然有些黯然失色,继而继续自言自语道:“哎对了,我听淮臣说了,淮臣的妹妹叫灵儿,就是你的女人,对吧?恩……不过我想说呢,凡川,我想一直陪着你。”

    时光缓缓的流逝,苏卿缓缓的诉说着,一夜的时间,转眼便已过去了。

    第二天的清晨刚刚来临,苏卿却趴在自己的双膝上睡着了,身边的凡川却有了动静。

    只见凡川的双手动了动,接着双脚也跟着动了动,随后,凡川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刺眼的光线让凡川有些不适应,可能相比较白昼,凡川反而更喜欢夜晚。

    在有了神识之后,凡川连忙看向了自己的双腿,接着向往常一样,伸动了一下,令凡川惊喜的是,竟然真的接上了,而且不仅没有一丝痛感,反而任何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和以往简直一模一样。

    凡川诚惶诚恐的半坐起了身子,低头看了看先前的断裂之处,竟然毫无一丝痕迹,就连一点点血迹也没有,这让凡川很是惊喜。

    “神人竟有如此之能力……”

    凡川感叹的同时,不忘抬头看了看天空,内心里闪现出来了瑾花的模样,唯有感激,可以表达凡川当下的心情。

    再次确定一切如旧之后,凡川试着站起了身,果然完好如初,一点不适感也没有,只不过让凡川好奇的是,自己为何会苏醒在这秋曳宫之外,然而当凡川准备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之时,便发现了此刻还在趴在自己双膝上沉睡的苏卿。

    凡川愣了一下,想了想,猜到苏卿可能是在陪自己,不由得多了些感动,于是便轻轻的蹲身在苏卿的身前,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苏卿的肩膀。

    “苏卿?苏卿?醒醒……”

    “嗯嗯……”苏卿先是扭捏了一下,随即猛然颤动了一下身子,这才清醒过来,当其看到凡川安然无恙的正蹲身在自己身前的时候,不由得惊叫出声道:“啊!凡川,你醒啦!”

    凡川微微笑道:“是啊,刚刚苏醒,谢谢你,谢谢你陪着我。”

    苏卿顿时脸色有些微红,逞强的出声道:“我……我哪里有陪你啊,我……我是在等医仙前辈,对对对,我是在等医仙前辈。”

    看着苏卿慌张的样子,凡川知道对方在撒谎,但凡川并不想点破,于是便顺着对方的话,继而出声道:“恩,好,那医仙前辈去哪里了?等他老人家可有要紧之事?”

    苏卿诚然道:“医仙前辈去休息了呀!恩,对了!你的腿好了?”

    话音落,苏卿的视线立即转移到了凡川的双腿之上,在见到凡川的双腿已然接上了之后,不禁的惊喜道:“哇,真……真的好了呀!这么神奇!太好了!”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只能说,神人的能力,不是我们可以估量的,应该多谢谢她!对了,她是走了吗?”

    听到凡川这么说,苏卿的脸色顿时有些失色道:“人家早就走了!你难道……在惦记着那个神人啊?”

    凡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啊哈?你想哪里去了?我是在对她表示感激之情,知道吧?”

    “哼,随你咯,我才不管呢。”苏卿竟嗔怒了起来。

    凡川见状,略微显得尴尬,便连忙出声道:“对了,眼下的情况怎样?还有没有其他的伤者?还有那两条巨龙,叫什么睚眦和蒲牢?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卿虽然还是有些失落,但还是如实的回答道:“神人说,这睚眦和蒲牢本就是神界之物,还说什么它们的出现是因为什么冥界?还说什么蒲牢死了,是它自找的,当时你师尊还想问些什么,但是神人好像不肯说,便就此作罢了。”

    听完苏卿的话,凡川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了,深觉此事绝不简单,只不过如同先前珠玑异变一样,凡川无从着手,完全没有概念,这让凡川很是郁闷。

    而接着,苏卿又出声道:“对了,神人还说了,说恐怕这事不会结束,让我们仙人合力防御,不应该再分立东宫和西宫。”

    “什么?还没结束?”……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