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雨过天晴
    听到凡川的发问,瑾花停顿了一下,好像是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什么一样,于是便打断道:“好了,这个你不必知晓。”

    “可是……”

    “停。”瑾花再次盯住了凡川的双腿,继续出声道:“你想要回你的双腿吗?”

    “啊?这……前辈,您……您是什么意思?”凡川惊愕道。

    瑾花微微一笑道:“能有什么意思?只是想问问你,想要回你的双腿吗?”

    “当然想要!”凡川斩钉截铁的出声道。

    瑾花点了点头,接着沉思了片刻,随即再次对着凡川出声道:“那好,若是我帮你接上了双腿,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咯?”

    “这……这真的可以吗?”凡川惊呼的想要坐立起来,可只颤动了一下身体,却发觉自己根本已经失去了半坐的能力,于是接着着急的出声道:“前辈,您若是能帮我接上双腿,别说是一个人情,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凡川都可以!”

    瑾花微微一笑道:“不,我说了,一个就一个。”

    凡川连忙应声道:“既然如此,前辈,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瑾花继续笑道:“不用,你只需闭上双眼就是了。”

    凡川相信瑾花,何况眼下的状况,不相信那才是傻瓜,于是凡川便连忙闭上了双眼。

    接着瑾花轻轻站起身,看了一眼言慕岸,出声道:“你是凡川的师尊是吗?”

    “恩,老夫乃是凡川身为修真者时的师尊,如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既然如此,你愿意为凡川付出吗?”瑾花出声问道。

    “老夫自然愿意!”言慕岸爽快的应承道。

    然而两人的对话在进入到了凡川的耳中后,让凡川很是惊愕,于是连忙插话道:“前辈,您……您要我师尊做什么?如果……”

    “你不用说话,闭上双眼。”瑾花嗔怒了一句,接着依旧看着言慕岸,继续出声道:“我需要你的血,不用多,一小斗即可。”

    言慕岸愣了一下,随即便连忙点头道:“好啊!好啊!用多少都行!只要是能接上凡川的双腿!”

    瑾花笑了笑,轻轻摇头道:“只需一小斗,你准备好。”

    “恩恩,老夫已经准备好了。”

    “好。”

    “师尊,这……”

    “臭小子,你别说话!”

    凡川本想说些什么,却被言慕岸给斥责了回去。

    接着只见瑾花忽然轻轻甩了甩纤纤玉手,众仙眼前竟划过一道霞光,穿梭的缕缕青烟很快便缠绕住了言慕岸。

    在众仙的注目之下,忽然缕缕青烟浸入到了言慕岸的体内,只见言慕岸的表情有些生硬,眉头霍然一紧,随即仅仅一瞬,那缕缕青烟便又从言慕岸的体内窜了出来,然而却与先前有所不同。

    因为此时的缕缕青烟之中,竟包裹着一层层薄薄的血丝。

    而言慕岸,却因为鲜血的流逝,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了起来,以至于几位东宫的仙人相继搀扶住了他。

    接着,只见瑾花再次挥动纤纤玉手,那包裹着血丝的缕缕青烟便全然浸入到了凡川腰部之下的断裂之处的血肉之上,以及那裸露而出的森森白骨之上。

    随后,在东宫仙人将凡川的两只断腿给严丝合缝洽接上之后,瑾花也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而一双纤纤玉手却是一直不断的操控着那包裹着血丝的缕缕青烟,时不时的浸入凡川的腰部断裂处,时不时的在凡川的身体上方盘旋,重复多次了之后,好像是有规律的一样在进行。

    终于在片刻之后,漂浮在凡川身体上方的包裹着血丝的青烟已然耗尽,而瑾花也缓慢的睁开了双眼,然而此时的凡川却是依然紧闭着双眼,一点动静也没有,反而像是睡着了一样。

    在几人搀扶之下的言慕岸,连忙出声道:“不知凡川的双腿可……”

    “嘘。”瑾花又做了一副老样子的动作,紧接着出声道:“等他睡醒了就好了,切记不可吵醒他,让他好好休息一番。”

    言慕岸连忙点头道:“是是是……多谢您,多谢……”

    与此同时,东宫的众仙皆躬身施礼道:“多谢大神前辈……”

    而西宫的多数仙人,也跟着东宫仙人一般,对着瑾花表示谢意,而沉默的西宫仙人,毕竟是少数。

    瑾花好像并不领情,反而冷冷出声道:“不用谢我,这是我欠凡川的,当然,也是他欠我的。”

    “是是是,是是是……”言慕岸附声道。

    这时,只见瑾花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天河,以及蒲牢的尸体,接着出声道:“既然蒲牢已经死了,你们不如就将她的尸体放回天河里吧。”说到此处,瑾花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又接着出声道:“对了,恐怕这天河以后不会那么安生了,你们身为仙人当该团结一致,一起进退,共同防患于未然,怎么还会搞分裂呢?什么东宫西宫?有何用处?”

    众仙被瑾花的一句话说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面面相觑之下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沉默了一瞬之后,言慕岸试探性的出声问道:“敢问天河以后不安生,是所指为何?”

    瑾花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冷声道:“这个原因你就无需知道了,我也只是给你们提个醒,我走了。”

    话音落,瑾花说走便要离开,可只见瑾花刚刚挪出半步,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样,于是又退了回来,再次看了一眼此刻安然躺在地面上的凡川,接着又看向了言慕岸,出声道:“你既然是凡川的师尊,你可知,凡川有什么可以值得交换的信物?”

    “信物?不知您所说的是什么?”言慕岸一头雾水。

    瑾花却有些不耐烦的回声道:“就是说,这里有没有什么凡川视为珍贵的物?我要带走当做信物。”

    “珍贵的物?这个……”言慕岸顿时有些茫然了。

    就在这时,不知是哪一位东宫仙人,却将凡川的新寻隐枪给拿了出来,放在了凡川的身边。

    瑾花愣了一下,出声道:“这是什么?”

    拿出来新寻隐枪的仙人便连忙回声道:“这是少君的随身仙器,很珍贵的!”

    “噢?仙器?”瑾花笑了笑道:“既然珍贵,那就她了。”

    接着只见瑾花稍稍抬手,新寻隐枪便自主的飞到了瑾花的手中,接着瑾花便在众仙的崇敬和迷茫之中,瞬间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上空中一缕柔和的霞光,快速的隐没在了万千空间之内。

    瑾花离开了足足片刻之后,众仙这才反应过来,真的如同两宫战争之时凡川所说的一样,如梦似幻,总感觉这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一件件的印记却时刻证明着,真的发生过。

    这一下整个仙界里算是炸开了锅,众仙便开始起了议论纷纷,其中的话题,无非便是神人降临,以及凡川的双腿被断,偶尔也有不少仙人在纠结睚眦和蒲牢两条龙的疑点。

    但大部分仙人,却是痴恋于瑾花的倾城美貌,以及那绝无仅有的气质。

    四下的危险已然驱除,天河之水也归于平静,瑾花所带来的压力也随之消散不见,只不过除了秋曳宫以外,各处废墟的叠加,倒是让东宫的景色失了几分。

    这时候,几位东宫仙人跳了出来,围住了先前拿出凡川的新寻隐枪的仙人,指责道:“你干嘛将少君的寻隐枪拿出来?那可是少君的仙器!要是让少君知道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拿出寻隐枪的仙人反倒底气十足的反驳道:“我怎么了我?若是那大神前辈肯出手,我们搞不好都得死,别说是少君了,再说了,大神前辈还接上了少君的双腿,一把仙器再贵重,抵得过性命吗?”

    “可是大神前辈搭救我们少君,你没听说吗?是大神前辈欠下少君的,再说了,大神前辈不就是咱们少君请来的嘛,若没有少君这份恩情,估计我们都得完蛋!”

    “是啊,所以说啊,我才肯愿意拿出来少君的寻隐枪的!”

    “可是少君的仙器……”

    “好了,你们别吵了!”负伤的琼姬打断了几人的争吵,接着出声道:“少君的仙器之事,由我来处理,你们别在这争论不休了。”

    “是,属下遵命,隐仙大人。”

    接着负伤的青墨也走了过来,盯着眼前几位争吵的东宫仙人,继而出声命令道:“你们几个,多叫上一些人,帮忙修缮东宫。”

    “是,属下遵命,隐仙大人!”几位争吵的东宫仙人只好灰溜溜的跑走了。

    这时,只见琼姬看了一眼凡川的双腿,又望了一眼远处的高空,最后看向了身旁的青墨,缓缓的像是自言自语道:“你说,这姑娘,果真是传说中的神吗?”

    青墨搔之以鼻道:“姑娘?我说琼姬,你口中的这位姑娘,恐怕都要大上你几千岁几万岁呢!”

    琼姬没有搭理青墨,依旧自言自语道:“神人,今日真是开了眼界……”

    青墨在一旁冷声道:“是啊,要不是少君,你还真开不了眼。”

    “你……”

    “好了,你们两个!”走来的庸老制止了两人的交流。

    接着庸老又叫来了几位东宫的仙人,示意出声道:“你们几个快些将这里清理干净,老朽要在这里陪着少君醒来。”

    “是,医仙前辈!”

    在几位东宫仙人清理地面的同时,不远处又走来了苏卿……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