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霞光之恩
    众仙骇然,不知其情,随目光游动,转移到了凡川的身上,似乎想要从凡川这里得到答案。

    凡川看着众仙,苦笑着出声道:“来者便是拯救我们的人,也正是先前两宫战争解救我们的人,神,神人……”

    “什……什么?少君,你是说,这……这是神人?”琼姬惊恐道。

    随着琼姬的问话声落地,言慕岸也显现出来了极度的震惊,喃喃自语道:“神?果真是传说中的神?这……这怎么可能呢?”

    苏卿更是痴痴的望着瑾花的倩影,一时间竟痴迷了起来,更不用提及两宫里的男性仙人了,震惊之余,更多的是不敢相信,总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一般。

    随着霞光的快速涣散,瑾花的身影逐渐接近了地面,而此时的一切,仿佛就像是定格了一样,空间之内似乎也多了一份安逸,让人流连忘返,享受其中。

    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瑾花的倩影刚好便降落在了凡川的身边,凡川甚至能够感受到众仙目光里的灼热,以及震惊之中的惊艳。

    只看此时的瑾花倒并不避讳众仙的目光,反而是自顾自的看了看凡川的残躯,以及摆在一旁的一双脱离了本体的双腿,只见其的眉头略微皱了起来,缓缓的出声道:“凡川,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瑾花的声音如同天籁,本身的唯美之感已然震撼了众仙,再加之其悦耳的声音,更是让这个本来清冷的仙界,多了一分柔美。

    凡川苦笑了一番,随即艰难的回声道:“我也不想这样啊……多谢前辈肯前来……”

    瑾花微微一笑道:“这没什么,毕竟是我欠你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使用凤凰苓,不过看你如今这副样子,看来倒是我多想了。”

    “呃……对……对不起,前辈。”凡川有些不好意思。

    瑾花却抿嘴轻笑道:“无妨,这样倒也好,你对瑾花城的恩惠,今日我便还与了你,这样你来,你我也便两清了。”

    凡川有些感叹,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先前仙界之战,您已经赐予我恩惠,如今却……”

    “嘘……”

    只见瑾花轻轻抬起纤长的手指,抵至在绵绵的嘴唇上,接着出声道:“这些话就别说了,既然我来了,你就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呃,好……咳咳……”没等凡川复述,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一丝鲜血再次从凡川的嘴角溢出。

    一旁的言慕岸见状,连忙制止了凡川,同时看向了瑾花,只不过言慕岸的目光并不敢与瑾花对视,接着出声道:“您……您好,老夫乃是凡川的师尊,眼下凡川的伤势过重,不如让老夫来与您解释一下,如何?”

    瑾花微微皱了皱眉,继而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言慕岸接着则将白色巨龙的出现,以及后来凡川误食了龙胆,再到后来黑色巨龙变幻模样前来袭击凡川,等等等等的细节,全都复述给了瑾花。

    只见瑾花在听言慕岸复述的同时,不时的皱起眉头,且有时候还会抿着嘴巴沉思。

    当言慕岸复述完毕了之后,瑾花却好奇的出声道:“以你所说,这蒲牢和睚眦是来自天河之下?”

    “什么?”言慕岸愣在了原地,随即疑惑道:“不知您说的什么蒲牢和睚眦?”

    瑾花微微一笑,接着再次伸出纤纤玉手,先是指了指不远处躺在地面上的白色巨龙,出声道:“这是蒲牢。”

    说完,瑾花又指了指头顶上方的黑色巨龙,继续出声道:“这是睚眦。”

    言慕岸恍然大悟道:“啊,原来是这样,是啊,这蒲……蒲牢和那什么睚眦,便是从天河之水之下出现,当时天河之水沸腾不已,众仙恐慌,皆看的清清楚楚,众仙皆可以作证。”

    言慕岸的话音刚落,其身后的多位仙人便踊跃的发言道:“对对对,我们可以作证,这白色的龙便是从天河水底出现的!”

    瑾花点了点头,想了想,继而扫了一眼众仙,接着出声道:“恩,这蒲牢和睚眦本是神界之神兽,不曾想却出现于此,倒是有趣。”

    “有趣?大神呐,这哪里是有趣,我们仙人可是被这条怪龙给害惨了!”众仙不停的抱怨道。

    “是啊!是啊!大神,您可要救救我们啊!除掉这怪龙!帮我们少君报仇!”东宫众仙附声道。

    “嘘……”

    瑾花再一次将纤纤玉指搭在了自己的唇边,示意众仙安静。

    待众仙安静之后,只见瑾花抿了抿嘴,接着看向了凡川,继而出声道:“凡川,你吃了蒲牢的龙胆?”

    凡川尴尬的点头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瑾花满意的笑了笑道:“很好,这没有什么,你应该感谢你自己吃了蒲牢的龙胆,不然,恐怕你早已灰飞烟灭了。”

    “呃?前辈,此话怎讲?咳咳……”凡川疑惑道。

    瑾花依旧微笑道:“还用怎么讲?神界之神兽的胆囊被仙人吃去,定然多多益善咯!只不过说起来,你的造化真的挺好,你也应该感谢睚眦咬断了你的双腿。”

    “啊?前辈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呢?”凡川不解。

    瑾花微微仰头道:“蒲牢的龙胆岂是你一介仙人可以消化的了的呢?所以呢,在你还未走火入魔之时,睚眦刚好废掉了你的双腿,同时,也废掉了龙胆的反噬之力,这才保你性命无忧。”

    “原来是这样,多……多些前辈指点迷津。”凡川有些不知所以。

    瑾花却“噗嗤”的笑出了声,那笑声如同山林里最柔和的风声,如同山涧里最安逸的水声,如同天空中最清脆的鸟鸣,接着只听瑾花道:“这哪里算是什么指点迷津呢?好了,不说了,待我先去降服睚眦。”

    话音落,在众仙的好奇和震撼之下,只见瑾花突然飘动身体,如同随风的红叶一般,幻化成了一道道彩霞,向着睚眦的八个头颅飞逝而去。

    很快,瑾花所幻化的霞光瞬间消隐,从而替代了其的倩影,正飘荡在睚眦的八个头颅之前,晃晃悠悠的,好像是在对着睚眦说话。

    而此刻的睚眦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不停的晃动着身体,似乎像是在挣扎,却不知为何,始终无法挪移出一分一毫,只能任由瑾花随意欣赏。

    片刻之后,也不知瑾花说了些什么,只见睚眦的身躯竟在快速的变小,随着瑾花的再次降落,很快,睚眦的身躯竟已变成了如同人的胳膊一般粗细和大小,不仅没了一丝一毫的震慑之力,反倒看起来煞是可爱。

    瑾花再次降落在了地面之上,此刻云开日出,万里晴空,一切都已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只不过东宫里的那些废墟还在时时证明,先前睚眦的毁坏依然无法抹去。

    而最为严重和揪心的,莫属凡川的双腿了,由于天色已然晴朗,在这种视线毫无受阻的情况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凡川的腰部之下,已然空空无一物,而那断裂之处,还暴露着森森白骨,鲜血却是早已凝固,然而遍地的血迹似乎在时刻证明着,那些鲜血已然浸湿了东宫的大地。

    瑾花在收服了睚眦之后,在众仙的好奇和震惊之下,只见瑾花很从容的便将睚眦放进了一个绣花的布袋中,接着布袋便又在瑾花的手中消失不见了,至于睚眦去了哪里,布袋去了哪里,他人便是不知情了。

    没等凡川问出自己的疑惑,以及众仙的疑惑,这时,瑾花却自顾自的再次走到了凡川的身边,接着竟然蹲身下来,近距离的看着凡川。

    凡川再一次嗅到了那股天然的清香味道,由于距离很近,凡川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已然不受控制,倒不是说对瑾花的过分爱慕,只不过由于实力的悬殊,以及仙和神之分,仅凭这一点,便足以让凡川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过,话说回来,瑾花的美貌,却是整个仙界里都难以匹敌。

    “怎么样?还疼吗?”瑾花看了一眼凡川断裂的双腿处,柔和的出声道。

    凡川深呼吸了一口,淡淡的出声道:“不……不疼了吧。”

    “不疼?怎么会呢?我看着都疼,你就别逞强了。”瑾花反倒随意的聊道。

    凡川只能尴尬的苦笑了一番,一时间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对于自己的双腿断裂一事,凡川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看透,然而但凡是个正常人,谁也不愿接受这种惩罚,何况凡川自认自己还有诸多未来没有完成,发自内心的说,凡川不希望自己是这样。

    而瑾花似乎看透了凡川的心思,于是便再次出声问道:“怎么?疼吗?”

    凡川只好点了点头道:“疼……”

    “那就好。”瑾花倾城的微微一笑道:“刚刚睚眦跟我说了,它想要杀你,就是因为你吃了蒲牢的龙胆,害死了蒲牢,所以睚眦才想找你报仇,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凡川再次苦笑道:“前辈,不瞒您说,当时在蒲牢的腹中,我已然浑不知觉,空气也已耗尽,摘食龙胆,实在是迫不得已,至于害死了蒲牢,我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将龙胆还回,让蒲牢活过来……”

    瑾花笑了笑道:“好了,逗你的,活过来是不可能的了,你吃食了龙胆,也已然不能取回,我想,这都是天命所定,若睚眦和蒲牢没有逃离神界去往冥界,也不会遭此一劫,这都是命数,由不得谁对谁错。”

    “逃离神界去往冥界?前辈,难道……难道真的有冥界?”……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