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天河之水
    凡川跟着众仙刚刚走出秋曳宫,耳边便传来了“轰轰隆隆”的震响声,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头顶上环绕,而且空气中竟充斥着水滴,悬浮在半空之中。

    “霄项兄,你快些给我说一下具体情况,到底怎么了?”临近天河之水时,凡川连忙出声问道。

    霄项则是一副愁容的样子,急切的回声道:“少君,事出怪异,先前有仙友途径天河之水,不知为何河水竟在沸腾,这是以往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怪象,然而还不能靠近,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你倒是快说啊!”凡川急切道。

    “好像天河水里有东西!”霄项惶恐道。

    “有东西?什么东西?”凡川诧异道。

    霄项摇了摇头,表示也不清楚。很快,凡川便随着众仙来到了天河之水旁,当下的一幕也让凡川跟着震惊了起来。

    只见那天河之水像是被煮沸了一样,不停的冒着巨大的水泡,同时水流显得极其湍急,各处水面皆显现出漩涡,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牵引着水流和河面。????而原本从上而下的那条天河瀑布,此刻更是展现着一种怪异的存在,只见那瀑布之水竟然从下而上的在游动着,像是有主动的意识一般,不敢靠近这河面,所谓水往低处流,眼下却是反了过来。

    “轰轰隆隆”的水流声已经盖过了众仙的议论之声,凡川凝视着河面,想要从其中看到一些什么,可任由凡川如何寻觅,始终找不到一丝线索,而如同霄项所言,完全无法靠近河面,不仅仅河水的汹涌阻拦了脚步,而且还有一股说不上的诡异力量在相互拉扯。

    怪异之状越发的频繁,引来了东宫的所有仙人围观,还有西宫的仙人一同好奇和惶恐,然而众仙却殊不知,一场浩劫即将到达。

    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问询也赶了过来,好在苏沅和苏卿眼下已没了昨晚的酒意,倒是免去了诸多的尴尬。

    见到苏卿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凡川稍稍放心了一些,虽不知苏卿还记不记得昨晚其的样子,但眼下凡川也没有这个心情去考虑这些了。

    “凡川少君,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苏沅站在了凡川的身旁,紧张的注目着沸腾的天河之水。

    苏卿虽然没有问话,但却是站在其兄长苏沅的身后,双眸一直锁定在凡川的身上。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苏沅前辈,我等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怪异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接着很快,先前自行散去休息的琼姬和青墨等仙人,也都纷纷赶到了这天河之水旁。

    凡川见到琼姬出现,连忙对着琼姬出声道:“琼姐姐,你想过这种状况吗?”

    琼姬凝视着天河之水,沉默了片刻,缓缓出声道:“先前从未有过这种怪异,不过传说之中,倒是说天河之水流向地狱,所谓地狱,怕是冥界所在了吧。”

    “什么?冥界?冥界是什么样的存在?”凡川惊呼道。

    然而一旁的青墨却打断道:“好了,现在不是谈论传说的时候!”

    对于琼姬的看法,青墨总会时不时的表现出一些抵触。

    凡川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便面对着两宫的众仙,在话音里加入了仙气,大声喊道:“各位仙友,谁可曾遇见过这种怪异之状?烦请说明一下!”

    然而凡川的问话,得到的却是一片沉默。

    看来是没人遇到过这种情况了,凡川有些愁眉苦脸的望着天河之水的河面,生怕一个不留神,河水突然汹涌奔腾而来,从而淹没整个仙界东宫。

    在这气氛诡异之下,言慕岸快步的来到了凡川的身边,望了一眼天河之水,接着对着凡川出声道:“老夫刚刚去看了一下所有天河之水的支流,水位皆都上涨许多,且流淌湍急,我怕……”言慕岸迟疑了一下。

    “怕什么?师尊,你倒是说啊!”凡川急切道。

    言慕岸点头道:“我怕再这样下去,整个东宫被会被水淹没。”

    “哎!”凡川自然知晓这种紧张,只不过碍于没有任何办法。

    然而正在此时,只见天河之水的河面之上,突然升起了一道水柱,仅仅一瞬,便又快速的消隐在了河面以下。

    然而便是这一道怪异的水柱升起,却惹得在场的众仙不停的惊叫出声。

    “有!有东西!”

    “快看啊!天河里有东西!”

    “是啊!那是什么?是什么东西?”

    众仙议论纷纷,然而凡川当时正背着身与言慕岸交谈,错过了亲眼见到水柱的机会,于是凡川便看着身前的言慕岸,急切的出声道:“师尊,您看到了吗?是什么?”

    只见言慕岸眉头紧皱,少有的严肃状挂在了脸上,接着缓声道:“好……好像是一条活物。”

    “什么?一条活物?这天河里到底有什么?莫不是这河水沸腾便是因此而起?”凡川紧张道。

    言慕岸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然而此时天河的河面已经没过了东宫的玉石地面,水流开始快速的浸入到东宫的地界里,扩张的面积更是迅速而至。

    凡川立即感受到了那股水凉的刺激,低头看去,湍急的水流正洗刷着自己的双脚,而且水流的力量越来越强,水位也在迅速的上升,想必用不了多久,东宫便会成为一片汪洋。

    凡川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对着众仙大喊出声道:“各位仙友别着急,总会有办法解决的,但是当下,务必保全自己,另外,东宫的仙友们,尽力照看好西宫的伤者,这是命令!”

    “是,少君!”

    众仙传来了齐整整的回答,接着只见东宫的仙人们便开始接引着西宫的仙人们,快速的向着秋曳宫的方向退去,毕竟秋曳宫的地理位置较为高一些,当下的水流还不能达到秋曳宫的高度。

    眼见苏沅和苏卿还在,凡川便着急的出声道:“苏沅前辈,你们也先退到秋曳宫里吧?”

    苏沅却摇了摇头道:“不可,我们兄妹二人,要和你们一起同舟共济!”

    凡川劝慰无果,便也不再勉强,于是接着看向了琼姬,着急的出声道:“琼姐姐,你可否布下一个结界?将这河水暂时挡住,我需要去河面上看看。”

    琼姬连忙点头道:“这个简单,交给我就是了,可是,你一人去河面上很危险啊,何况,我们还不知晓这河水里是否真的有什么东西存在……”

    凡川连忙摇头道:“来不及考虑什么了!就这么办!”说着话,凡川又看向了青墨和言慕岸,以及霄项和苏沅兄妹二人,接着出声道:“还劳烦各位一起,帮助琼姐姐布下结界,最好能完全的隔离这河水!”

    “是,少君!”

    青墨和霄项等人皆已开始帮助琼姬布下结界,苏沅也加入到了其中。

    只见在几人的脚下,仙气环绕之下,金芒赫然闪现,带着强劲的压力,致使空间开始发生扭曲,而空间扭曲的同时,便缓缓的出现了一张模糊的透明的屏障。

    见屏障已浮现,一旁的琼姬便连忙出声道:“各位加把劲,尽量让这结界持久一些!”

    琼姬话音落,只见布置结界的几人,再次咬牙切齿,双手间的金芒更是异常的闪现,很快,模糊的屏障已逐渐清晰了起来,直到真的形成了一道透明的屏障之后,琼姬几人这才收手。

    而先前那些奔腾的水流,则完完全全的被隔离在了结界之外,尽管水位再大肆的上涨,却不可触碰到凡川等人一丝一毫,如同看着一口透明的天地之大的水缸一般,水位在上升,却如同梦幻一般的悬浮。

    结界已成,凡川便立即催动仙气,新寻隐枪赫然闪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之中,接着凡川的身体开始缓缓的漂浮起来。

    “凡川少君,我陪你去!”见凡川准备离去,苏卿突然出声道。

    凡川见状,立即用着严肃的口吻,回声道:“不可,万万不可!你们将这结界守好,就行了!”

    “可是……”

    “别可是了,我就是前去看看,最好能看清这水下面的东西!”

    话音落,凡川不顾众人的担忧,立即转身闪现,一瞬间便已飞出到了结界之外,正悬浮在翻涌的天河之水的水面之上。

    由于刚刚在结界内,不仅阻隔了河水,而且隔断了声响,然而当下忽然近距离的接触水面,却是让凡川有些慌张。

    “轰轰隆隆”的响声震耳欲聋,这并没有什么,而让凡川最为触目惊心的是,天河水面之下,好像真的有东西,而且那东西似乎还在喘息,然而这种喘息对于凡川而言,却有些要命,因为这种喘息触及到凡川身前之时,凡川只感觉到有一股怪力,在拉扯着自己向下坠去。

    凡川心生惶恐,便连忙用力的抽身向上,然而最怪异的状态出现了,就在凡川准备特意拉开与天河之水平面的距离之时,却紧张的发觉,自己越是用力向上,身体却越是快速的向下。

    好像一切的力量都是反着来的,无论凡川如何费尽心思想要上升,但身体总是不听话的向下滑落,甚至凡川的双脚都触碰到了水面,这让凡川很是心惊。

    但当凡川仰头看到了那条倒流的瀑布之后,猛然间醒悟了过来,于是便刻意的向着水面坠去,然而奇异的现象出现了,凡川的身躯却自然而然的上升了。

    这让凡川稍稍放松了一些,然而还未等凡川反应过来,天河水面之下突然一阵翻涌,惊涛骇浪之下,一条活物,竟从水底窜了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