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苏卿情愫
    “呃,苏卿前辈,您喝多了,快些回去休息吧!”凡川劝慰道。

    “我不回,我不回,我想……我想让你陪会儿我!”苏卿死死的拉着凡川的袖口。

    一旁的淮臣见状,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接着只见淮臣挥了挥手,微醺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川弟,为兄便先行回去了……”

    “啊?兄长,你……你没事吧?”凡川担忧道。

    淮臣却笑道:“没事,这些酒还喝不倒我,改日你我兄弟二人再行一醉方休!”

    “可是……”

    “别可是了,为兄今日太开心了,也太累了,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番!”淮臣打断道。

    没等凡川再开口,淮臣却转身一个挪移,瞬间没了身影,唯留下了一脸尴尬的凡川,以及紧拉着凡川袖口的醉酒苏卿。????凡川只好转过身,面对着苏卿,缓声道:“苏卿前辈,您的哥哥还在等您,快些回去休息吧!若是有什么事情,你我明日再谈,如何?”

    苏卿却不依不饶的出声道:“不……不不不,哥哥没叫我,我……我想让你陪陪我嘛!”

    面对苏卿的撒泼耍赖,凡川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何况苏卿还不时的与凡川发生身体上的接触,凡川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难免有些把持不住,实属常理,只不过苏卿身上所传来的酒香混着体香,甚是刺激凡川的神经。

    “不行不行不行,我还有灵儿,烟紫姐姐,语儿,雅儿,还有小白,我不能……”凡川暗暗在心里提醒着自己,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仅仅片刻,凡川便在苏卿的软磨硬泡,以及生生拉扯之下,陪同苏卿来到了一处小桥旁,蹲身坐在了一处光滑的石壁上了。

    此刻月朗星稀,小桥流水,四周静谧且安逸,茭白的月光照射下来,将凡川和苏卿的身影映照在溪流之中,随着溪流而晃动,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干净,不时从远处传来一声鸟兽的啼鸣声,更是为这深夜加入了一丝孤独之感。

    “凡川,凡川,你在吗?”苏卿似乎真的喝醉了,不仅一直不松开凡川的袖口,而且更是大胆的将脑袋依靠在了凡川的肩头。

    凡川有些尴尬,但又有些不安,尴尬的是这种交情不至于到此地步,而不安的则是,生怕被他人看到,流言四起,且自己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下身的蠢蠢欲动时不时就想占据主导。

    “恩,我在,我在,苏卿前辈,您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呢?”凡川试问道。

    苏卿却一把抓住了凡川的臂膀,将诱人的嘴唇贴在了凡川的耳根处,吐出着温暖的湿气,一字一句的出声道:“叫我卿儿……”

    “啊?这……这不好吧?”凡川的尴尬顿时又上了一层。

    但在醉酒之下的苏卿,意识估计早已模糊不堪,只听其口齿不清的出声道:“叫……叫我卿儿,我就……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洗耳恭听!”凡川应声道。

    然而苏卿却“嘿嘿嘿”的傻笑了一声,接着出声道:“你……你调皮,你还没有叫我卿儿……”

    “呃,这个这个……”凡川想了想,接着放眼看了一下四周,确定四下里没有他人之后,便对着苏卿小声道:“卿……儿……”

    “嘻嘻……”苏卿顿时像一个小姑娘得到了糖一般,笑的很开心。

    凡川则试探出声道:“你……你还没说秘密呢!”

    “噢,秘密,对对对,秘密……”苏卿摇晃着小脑袋,继而出声道:“秘密就是,我把你的想法,告诉了哥哥,哥哥呢……”

    “哥哥怎么了?”凡川连忙追问道。

    “嘿嘿,哥哥很认同你的想法!哈,这个秘密惊讶吧?”苏卿此刻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天真可爱。

    “真的?”凡川顿时按耐不住的开心,本想再确认一番,但看到苏卿的样子,便作罢了,接着出声道:“苏……卿儿,我看你醉的不轻,要不要送你回去休息呀?”

    苏卿却突然双手展开,一把将凡川抱紧,同时透红的脸颊紧贴着凡川的臂膀,口中喃喃自语道:“凡川……凡川,你知道吗?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我就……呕……”

    苏卿的话没说完,直接吐了出来,吐了一堆的酒水,然而全都吐在了凡川的身上。

    “呃……”凡川甚是尴尬,却不知道该不该挪动身体,或是说,在苏卿的紧抱之下,能不能挪开身体。

    然而于苏卿而言,好像吐在了凡川的身上很正常,接着只见其擦拭了一下嘴巴,继而出声道:“我……我就对你有点好感!”

    “后来呢……”苏卿嘟囔着小嘴巴,时不时的还打上一个嗝:“后来……你不顾自身安危,竟……竟出手救我这个西宫的仙人,我就……我就喜欢上你了!”

    “呃……”凡川有些错愕,但更甚的是不知所措,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苏卿的话匣子似乎被打开了,被彻底的打开了,接着只见苏卿不仅毫无休息之意,反倒直接扑倒在了凡川的怀中,同时娇羞的出声道:“恩,我……我看上你了,可是啊,你……你是东宫仙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凡川没有回话,只僵硬着身体,静静的听着。

    “后来呢,哥哥帮我解决了困扰,哥哥说啊,哥哥说……只要仙界一统了,你我就可以大方的在一起了!嘿嘿,凡川,你是不是很开心呢?”苏卿说着话,忽然瞪大了双眼紧盯着凡川。

    凡川被吓了一跳,慌乱之间便木讷的点头道:“恩恩,开……开心。”

    听到凡川的回答,苏卿这才灿烂的露出了笑容,瞪大的双眼也再次迷离了起来,接着只听其再次出声道:“凡川,我……我想你吻我一下,我……我就去休息!”

    “啊?这……这个万万不可啊!万万不可。”凡川虽然嘴上明确的拒绝着,但内心却有些煎熬,特别是看到苏卿那轻轻蠕动的诱人嘴唇,有几次凡川差点都被生理冲动给主导了。

    “为……为何不可?”苏卿顿时失落了起来,但其的双眸却微微的闭上了,似乎酒意太浓,身体机能的反应,致使苏卿不得不需要休息了。

    凡川见状,连忙一把将苏卿抱起,趁着苏卿的困意正浓之时,快步的向着苏沅所在的阁室走去,而一路上,苏卿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虽然时不时的挣扎一下,但终究还是被凡川送回到了阁室之内。

    从苏沅和苏卿所在的阁室内走出来了之后,凡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一样,心跳竟也跟着加速起来,这让凡川很是费解,明明内心没那么想要,为何却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感觉呢?

    凡川给不出答案,也不想给出答案,再一次深呼吸之后,凡川便转身向着秋曳宫走去了,今晚凡川便准备再次休息在秋曳宫内。

    然而凡川没注意,整个仙界里的仙人都没有注意,此刻趁着月光清冷,趁着万物寂静,趁着无声无息,先前凡川和苏卿待过的那座小桥之下的流水,此刻忽而湍急了起来,包括整个仙界内所流淌着的所有溪流之水,此刻竟都忽而湍急了起来,气势不可阻挡,完全失去了溪流本身的静谧。

    而寻着溪流的源头找去,那便是传说中通往地狱的天河之水,位于东宫浮仙阁室之后,然而平时安逸的天河之水,此刻却异常的波涛汹涌,从上而下的瀑布之水,更是四下溅散着浪花,汹涌的令人恐慌,令人窒息。

    这种诡异的突变,避开了所有仙人的耳目,而一场惊天撼地的浩劫,即将来到仙界。

    此时微醺的凡川转转悠悠的回到了秋曳宫,面对着空无一人的秋曳宫,凡川一时间竟有些压抑,冷清的空气将孤独的感觉持续发酵,凡川独自来到了先前坐过的那把座椅之前,缓慢的再次落座。

    脑海中却浮现出来了烟紫的倩影,以及最初在木季城,初遇烟紫时候的场景,如同一幅幅旧画面,快速的在凡川的脑海中翻过。

    “紫儿,你如今在仙境御过的还好吗?可曾想起过我?”

    忽而,凡川脑海中却又跳出来了苏卿的模样,那模样正对着凡川撒娇,让凡川有些不知所措。

    “苏卿?卿儿,哎……我何德何能得到您的青睐?”

    凡川自言自语着,伴随着微醺的状态,在不知不觉中竟沉沉睡去。

    这一觉便已过去了整整一夜,然而当第二天的阳光照射到秋曳宫里的地面上之时,凡川依旧沉浸在梦乡之中,只不过这一次的梦乡还未持续多久,凡川便被人给叫醒了。

    “少君!少君!快醒醒!”

    “少君!少君!不好了!”

    凡川在迷蒙之中,猛然间清醒了过来,立即警觉性的站起了身,看着眼前的众仙,有些不知所措。

    众仙人之中有霄项和齐亢等人,也有个别西宫的浮仙,此刻皆都汇聚在这秋曳宫之内。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凡川疑惑道。

    霄项连忙出声道:“少君,您快去看看,天何之水有异!”

    “什么?怎么回事?”凡川惊呼道。

    霄项却急切的出声道:“来不及解释了,少君!”

    “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