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传杯弄盏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苏沅随即举起了手的酒盏,示意凡川和淮臣共同举杯,同时出声道:“好了,少君,淮臣,让你我先干了这一杯!”

    然而还未等三人喝下第一杯,一旁的苏卿却也学着端起了一个酒盏,同自己斟满了酒,也加入到了举杯之列,同时出声道:“还有我,我也喝。 ”

    苏沅有些担忧的看了苏卿一眼,小声道:“卿儿,你的伤……”

    “哥哥,我没事。”苏卿回应了一声,随即便看向了凡川,接着出声道:“苏卿在此多谢少君相助西宫。”

    话音落,苏卿又接着看向淮臣,继续出声道:“淮臣,既然你是少君的兄长,那么这一杯,我也敬你。”

    “使不得,使不得,隐仙大人您……”

    淮臣的话还未说话,苏卿已然一饮而尽,而其一旁的哥哥苏沅却有点傻眼。

    凡川见状,连忙再次示意淮臣共饮,同时对着苏沅出声道:“苏沅前辈,我们……也喝了吧?”

    “噢,对对对,喝……”苏沅愣了一下,随即同样一饮而尽。

    接着几人又相互举了几次杯,同样一饮而尽,微醺下的酒气俨然已经充斥满了整间阁室内。

    凡川和淮臣以及苏沅还好,倒是苏卿有些不胜酒力,此刻小脸红扑扑的,醉意已经爬了心头。尽管苏沅再行制止,终究还是拗不过苏卿,只见苏卿一直捧着手酒盏,时不时的便自顾自的给自己斟满,接着便是一饮而尽。

    苏沅苦笑着表示尴尬,随即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此行您相助了我们西宫,这份恩情,我会记下。”

    凡川笑着挥了挥手道:“这没什么的,苏沅前辈抬举了。”

    “不……”只见苏沅稍稍严肃了一些,接着出声道:“这一次的两宫战争疑云众多,虽然不同往日,但毕竟是一场战争,而足下能够在战争刚刚结束,便施以援手,实不相瞒,起初我还有些质疑,但如今看来,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望少君见谅。”

    凡川微笑着,再次举起酒盏,表示敬意后,便一饮而尽,接着出声道:“苏沅前辈太客气了,我都理解,换做是我,我也会起疑,这是人之常情嘛。”

    然而凡川的这番话刚落地,只见苏沅突然严肃的冷声道:“所以,您为何要这样做?您这是在助他人羽翼丰满,引领自己走向深渊。”

    凡川看到苏沅的表情突变,顿时楞道:“苏沅前辈的见解的确存在,但是,我偏偏是另一种。”

    “噢?另一种,您今日不妨直说。”苏沅试探道。

    凡川接着再次斟满了一盏酒,再次举杯,一饮而尽,而跟着凡川一饮而尽的,还有一旁脸‘色’早已红透的苏卿。

    凡川自感觉也已有些微醺,便趁着这个酒劲,直截了当的出声道:“我若说,我想仙界一统,您信吗?”

    苏沅起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撇去了严肃,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信,我为何不信呢?这刚好解释通了我的疑‘惑’,只不过,你怎么如此自信仙界可以一统呢?”

    “我没有自信,我只是在尝试。”凡川认真道。

    然而这时,一直未出声的淮臣却突然举起了手的酒盏,对着苏沅表示了敬意之后,便一饮而尽,接着出声道:“隐仙大人,我有一件事,不知当不当讲?”

    苏沅很是诧异的盯着淮臣,出声道:“说吧,不用藏着掖着。”

    淮臣点了点头道:“好,是关于珠玑仙君一事……”

    接着,淮臣便一五一十的将凡川所复述过珠玑挟持宛灵之事,眼下又复述给了苏沅听了一遍,且在复述之,淮臣几次三番的说出了自己对宛灵的疼爱,这让听者苏沅不仅震惊,而且感到愤怒。

    似乎再次聊到了伤心事,淮臣接着又饮去了一盏酒,接着出声道:“隐仙大人,属下知道苏卿隐仙大人乃是您的胞妹,若换做是您,自己效忠的仙君,却背着部下去挟持部下的胞妹,该当怎想?”

    淮臣越说越不可收拾,没等苏沅回话,则自顾自的接着出声道:“我承认我先前只一味的修炼,从不过问他事,若不是川弟今日相告,我依然还‘蒙’在鼓里!呵呵,隐仙大人,属下不妨直接告诉您,若是当初我知晓了珠玑所做下的这一切,我定然奋力阻止,哪怕我形神俱灭!”

    听完淮臣的话,只见苏沅看了看身旁的苏卿,接着又暗自叹息了一声,神情似乎有些忧伤,和不明的愤怒之意,接着缓缓出声道:“先前我曾耳闻仙君挟持人质,这种做法的确身为仙人有些不齿,但当初以为仙君只是为了西宫考虑,如今看来,倒是只冲着凡别仙君而去了,至于你,淮臣,你也别太难过了,如今珠玑仙君也不在了……”

    淮臣同样哀怨带些愤怒的出声道:“哎,只怪我,没能照顾好灵儿。”

    苏沅深表同情道:“好了,淮臣,别太自责了,世间万物,本不是你我可以‘操’控的,若论后悔,皆是,无可厚非。”

    淮臣忽而对着苏沅发问道:“隐仙大人,那您说,珠玑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苏沅想都没想,立即应声道:“自然是错,本身挟持人质已是仙人所不齿,何况……何况他挟持你的妹妹,是为了控制凡川少君,然而控制凡川少君之后,却是只针对了东宫的凡别仙君,不知珠玑仙君到底是怎么了,哎……”

    听到这里,凡川忍不住‘插’话道:“不好意思,苏沅前辈,想问您一件事。”

    苏沅点了点头道:“少君但说无妨。”

    “恩,当时战争没发生之时,您可曾集结在八百里仙脉之处?”

    苏沅点了点头道:“是,我和卿儿都在,那……那也是珠玑仙君的命令,不得已而为之。”

    “我知道。”凡川点了点头,继而出声道:“那苏沅前辈应该知晓在仙兵加入毒术一事吧?”

    “什么?您说什么?”苏沅惊恐道:“请您说清楚!”

    凡川注意着苏沅脸‘色’的变化,于是疑‘惑’道:“莫非苏沅前辈不知晓?”

    苏沅却是极其在乎的确定道:“少君,麻烦您再说清楚一些,这种帽子可不能‘乱’扣!”

    凡川点头道:“好,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凡川便将当时自己在八百里仙脉之处受伤一事全部说出,特别描述了西宫仙人手的仙器之内加了毒术一事。

    而听完了凡川的复述之后,苏沅震惊不已,久久不敢相信,只见其瞪大着双眼,颤声道:“您确定?”

    凡川坚定的点头道:“我确定,因为我没有必要撒谎,而且如您所说,这种帽子绝不可以‘乱’扣,我当时昏‘迷’过去,若不是东宫医仙前辈医术高超,恐怕我早已死在毒术之下了。”

    苏沅突然愤怒的站起了身,致使木桌的酒盏也给打翻了,接着只见其咬牙切齿道:“这……这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身为仙人,竟在仙器内加入毒术,实在可耻!”

    凡川则同样站起身,伸手拍了拍苏沅的肩膀,示意其落座,接着出声道:“好了,苏沅前辈,我也只是好,那么一问,毕竟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眼下并无碍,所以,查不查的也无所谓了。”

    “不行!”苏沅却气急败坏道:“如此卑鄙的行径,怎能轻易饶恕呢?”

    凡川见苏沅越来越劲,于是直截了当的出声道:“若是珠玑的安排呢?”

    “怎……怎么可能呢?”苏沅的气势一下子萎靡了一下,虽然嘴说着不可能,但其并没有再反驳,好像内心已然默认了,也对,如此命令,恐怕也只有仙君级别的人物才可下达。

    为了不让苏沅太过于纠结,凡川则再次举起了酒盏,又找了一只新的酒盏放在了苏沅的身前,斟满了酒,众人一饮而尽。

    此时已入深夜,几人已经喝的不少了,凡川的脸‘色’也跟着红了起来,而一旁的苏卿,更是早已进入到了酒醉的境界,只见其一直嘟囔着小嘴巴,却听不清说的什么,只一味的自顾自喝酒。

    凡川见状,便率先站起了身,看着苏沅出声道:“苏沅前辈,如此便也可以了吧?时辰也不早了,今晚的宴席十分愉快,凡川表示再一次的感谢。”

    苏沅也已进入微醺,只见其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对着凡川点了点头道:“哎,少君实在是太客气了,我这只是借‘花’献佛……”

    “好了,苏沅前辈,你我不要再相互客气了,今日便到此结束。”凡川同样微醺的笑道。

    “好好好……”苏沅点头道。

    凡川接着搀扶起了一旁同样微醺的淮臣,转身便想要夺‘门’而出,然而在此时,苏沅却再次出声道:“凡川少君,你……你说的一统,不是没有可能……”

    凡川背对着苏沅,英俊的脸庞浮现出来了笑容,仅仅一瞬即逝,接着用着醉意的语气,回声道:“哈哈……苏沅前辈见笑了……”

    没有再逗留,凡川便同淮臣一起跨出了阁室的‘门’槛,然而在凡川刚刚走出阁室没有几步之时,自己的袖口却被人从后面给一把拉住了。

    凡川愣了愣,立即转身看去,只见已经醉酒的满脸通红的苏卿,此刻正满脸傻笑的紧拉着凡川的袖口。

    “呃,苏卿前辈,您……您这是干嘛?”凡川好道。

    苏卿却‘迷’离的摇晃着娇躯,自顾自的喃喃自语道:“酒……酒真好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