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三章:旧雨重逢
    “恩,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自从夜月‘门’飞升之后,我便来到了仙界西宫,入了珠玑仙君的麾下,从此开始潜修,一直未曾离开过仙界,若不是这一次东西两宫大战,恐怕我还在阁室里闭关修炼呢!”淮臣认真道。。  !

    听完淮臣的话,凡川愣了愣,根本没反应过来,直至淮臣伸手在凡川的眼前挥动了一番,凡川这才猛然醒悟过来,随即尴尬道:“啊?淮臣前辈,您……您一直待在仙界里?从没出去过?”

    淮臣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我骗你干嘛?而且不妨告诉你,这仙界东宫,我还是第一次来。”

    “不……不会吧?”凡川惊呼道。

    淮臣笑了笑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好了,说说你吧?我感觉你身的故事应该很多。”

    凡川像是一个没有讨到糖吃的孩子一样,有些失落,但随即还是定了定心神,接着出声道:“好吧,实不相瞒,淮臣前辈,我的经历的确较复杂,没有个一夜的时间根本说不完的。”

    淮臣笑道:“那长话短说。”

    “那好吧。”凡川点头道:“自您飞升之后,不才的我便做了夜月‘门’的宗主,直至后来与玄‘阴’们的冲突迭起,打开了逆行通道,方可离开夜月‘门’,再后来,孤真派有难,我争斗落败,醒来却到了东固星球,后来又‘迷’‘迷’糊糊的去往了魔界妖界和南异兽族……”

    接着,凡川耗去了将近好几个时辰,这才将前半生的经历长话短说了一遍,但这其凡川并未说起自己的‘女’人,而重点所说的也只是关于从修真者到仙人的过程,以及这些年所经历的磨难,当然,也有诸多庆幸之事。

    而在凡川这复述之,淮臣一直在仔细聆听,从未出言打断,但其的表情却在时时刻刻的发生着变化,听及凡川说起磨难之时,便显得有些揪心,但当凡川说起庆幸之时,却同样显得很是高兴,似乎凡川的一言一语,都牵扯到了淮臣的情绪变化,但在这诸多的情绪之,最为显著的,还属震惊。

    “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啊!”淮臣接连赞叹了几声,脸的震惊与凡川初见其时一模一样。

    凡川则是不好意思的回声道:“哎,不怕淮臣前辈您笑话,我这一遭走来,所遇贵人之多,多多承‘蒙’他人照顾,方可走到今天,能活下来,倒是出人意料了。”

    淮臣却打断道:“诶,不不不,你的努力所有人都能看到,我很为你开心,当初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天赋才。”

    没等凡川开口,淮臣又接着出声道:“只不过,令我最意外的是,你竟然是东宫仙君之子,这倒是天大的差别,我还是不敢相信。”

    说起自己的父亲,凡川没有太多的描述,也不想在这个话题深究,只好沉默不语,仅听淮臣诉说。

    然而开心归开心,接着只见淮臣忽而严肃了几分,认真道:“对了,只顾着为你开心了,忘了灵儿了,你快快告诉我,灵儿如今怎样?这些年她可曾离开过夜月‘门’?我想以她的脾气,该是早想出去闯‘荡’一番了吧?”

    话音落,淮臣脸的严肃便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幸福的模样,似乎谈及宛灵,便是最让其开心的事儿。

    然而当凡川听到淮臣提及宛灵之后,凡川这才想起刚刚的复述之,并未跟淮臣说过宛灵的事情,然而在当下,凡川突然身躯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

    淮臣见状,有些疑‘惑’道:“怎么了?凡川,我问你话呢!”

    凡川想到了宛灵的失踪,乃是由珠玑一手造成,当初便是珠玑从夜月‘门’内抓走了宛灵,软禁在了南异兽族,而眼下淮臣是西宫的浮仙,难道不知情珠玑的所神作书吧所为吗?

    带着这种疑问,凡川便想试问一下,可话刚到嘴边,又被凡川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因为凡川想到,毕竟他们兄妹二人离别已久,若第一个消息听到的是宛灵的不幸,那么必然会引起淮臣的不适,但这些因果关系,还是必须要搞清楚,只是需要一步一步来。

    于是凡川勉强的微笑道:“恩,灵儿目前很好,对了,淮臣前辈,我也忘了告诉您,我和灵儿已经成亲了,灵儿现在是我的娘子。”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淮臣先是一愣,接着立即大笑出声道:“哈哈哈,你这个臭小子,趁我不在,竟然夺走了我最亲爱的妹妹,你你你……哈哈哈!”

    凡川迎合着笑了两声,接着脸‘色’却忽而‘阴’沉了下来,淮臣发觉到了凡川脸‘色’的变化,于是连忙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凡川,有什么事儿吗?你不会觉得是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吧?可别胡思‘乱’想,灵儿能有你照顾,我是一万个放心。”

    凡川却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淮臣前辈,不是这个。”

    “噢?那……那是因为什么?”淮臣疑‘惑’道。

    眼见淮臣真实的反应,好像其真的不知晓珠玑的动神作书吧,凡川这倒也放心了下来,不过凡川随即想了想,也是,若是淮臣知晓了珠玑的动神作书吧,哪里还会有这般的问话,而接着凡川忽而又灵光一闪,觉得眼下这是个契机,是一个可以让东西宫合并为一的契机。

    于是凡川假装生气,并叹息了一声,缓缓出声道:“不瞒淮臣前辈您说,灵儿先前遭遇了一段不幸。”

    “什……什么?不幸?你在说什么!”淮臣立即从座椅站了起来,脸‘色’极其的难看。

    凡川则示意淮臣坐下,接着故意反问道:“怎么?莫非淮臣前辈不知晓?”

    淮臣忽而冷笑着出声道:“我知晓?知晓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凡川故意冷哼了一声道:“哼,我本以为你是知晓的,毕竟是你们西宫仙人所干下的好事。”

    “什么?西宫仙人?干下了什么事儿?你……你你,凡川,你快给我说清楚,灵儿到底怎么了?”淮臣顿时显得格外的紧张。

    凡川则哀怨道:“哎,也怪我当时能力不够,不然,我定然不会让灵儿受此磨难!”

    接着,凡川便将宛灵从夜月‘门’失踪之后,直至在南异兽族相遇,这之间的前因后果全都说了一遍,但凡川并没有说起这其关于绝殃的秘密,只是说出了珠玑想要以宛灵为人质来要挟东宫,同时特别的指点了珠玑这种下三滥的做法。

    听完凡川的复述,淮臣震惊的几乎坐不住了,只见其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直至凡川将手掌压在其的肩头之后,这才停止了其的颤抖,然而不可思议的表情却还在说明着,此刻的淮臣内心‘波’动异常之大。

    “不!这不可能!珠玑仙君明明知道宛灵是我的胞妹,且在修真界里的夜月‘门’‘门’派内,怎……怎么会这样呢?”淮臣哆哆嗦嗦道。

    凡川则继续哀怨道:“哎,他是仙君,您呢,不介意的说,只是西宫里一介浮仙,不过,这事倒也怪我,若不是我跟东宫仙君有着这种关系,想必珠玑也不会对灵儿下手,我只是恨,恨珠玑为何不直接抓了我,反倒连累了灵儿!”

    淮臣却有些木讷的连忙摇头道:“不不不,这……这不怪你,要怪只能怪珠玑仙……可是,可是这是为何?他明明知道灵儿是我……为什么?”

    凡川则叹息了一声道:“哎,如今再问为什么,还有什么用呢?珠玑已经死了,而灵儿如今也脱离了苦海,现在夜月‘门’内呢,我临来仙界之时,便和灵儿在一起。”

    然而凡川的话并未触动到淮臣,只见淮臣突然‘抽’手拍打着自己的脸,打的啪啪神作书吧响,同时自言自语道:“都怪我!都怪我!只知道修炼,对外事一概不问!若……若是我当时多留意一下,灵儿也不会惨遭此磨难啊!”

    凡川连忙制止了淮臣的自扇耳光,同时拍了拍淮臣的肩膀,以示安慰,接着出声道:“好了,淮臣前辈,当时算您知晓了情况,您自问您能制止的了吗?珠玑可是西宫仙君。”

    “什么狗屁仙君!这种仙君,不敬也罢!亏我这些年为了西宫付出,如今看来,反倒是在自己‘抽’自己的脸!只是可怜了我的灵儿,哎……”淮臣气急败坏道。

    淮臣说出了这番话,深得凡川之心,不过凡川想了想,总感觉自己有些‘阴’谋论,于是接着便立即安抚道:“好了好了,淮臣前辈,您别难过了,灵儿现在很好,她没事了,我今日不向您隐瞒,反而全都告诉您,那是因为您是灵儿的亲哥哥,您有知晓的权力,而并不是故意说出此话,让您心神不宁的。”

    淮臣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一些,接着回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凡川,你做得很好,谢谢你救了灵儿。”

    “哎呀!”凡川出声道:“淮臣前辈,您不要跟我客气了吧?再说了,灵儿如今是我的娘子,若论起辈分,我该是称您为兄长的。”

    凡川的话刚落地,只见淮臣立即接声道:“对!对对对,凡川,你别再称我为什么前辈了,太显生疏了,你我以后便以兄弟相称,这样灵儿也不会怪我。”

    凡川终于点了点头道:“若是您不介意,我自然乐意。”

    “说的什么话,我当然不介意,哎,说起来,我倒是真的想灵儿了。”淮臣碎碎念道。

    凡川接话道:“是啊,我也想她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凡川顿了顿,忽而灵光一闪,接着出声道:“对了,兄长,不如这样,等仙界的局势稳定下来了,你我一同回去看看如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