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淮臣再现
    “等霄项兄?噢……”凡川似乎领会了什么,便点了点头道:“要不要我帮你把他喊来?”

    蛰伊连忙摇头道:“不用不用,少君,您忙您的吧。。: 。”

    凡川笑了笑,不再理会蛰伊,而是自顾自的穿过了仙木阵,从而来到了浮仙之所,虽然蛰伊不需要帮助,但凡川终究还是向着霄项的百星阁走去。

    此时的霄项正双膝盘坐在百星阁内,闭目养神,见到凡川走来,便连忙站起了身。

    “不知少君前来,有失远迎。”霄项歉意道。

    凡川则前拍了拍霄项的肩膀,笑道:“远迎什么呀,不用多礼,倒是你这家伙,‘艳’福不浅呢!”

    “啊?少君所言……”霄项顿时有点慌。

    “好啦好啦,这没什么,很正常,去吧,蛰伊在仙木阵外面等你呢,她身为初仙又进不了仙木阵,你可别让人家一个姑娘等那么久。”凡川笑道。

    霄项连忙点头示意,只是神情有些尴尬:“让……让少君见笑了,属下这便过去……”

    “行了,别磨叽了,去吧。”凡川再次拍打了一下霄项的肩膀,促使霄项离开了百星阁。

    待霄项走后,凡川也走出了百星阁,顺着一条路,准备依次查看一下东宫众浮仙的伤势,没多久,凡川便来到了一间名为英气阁的阁室,凡川记得,这英气阁的主人,乃是浮仙笙怜。

    “笙怜兄可在?”凡川站在英气阁之外,试着出声喊道。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凡川接连着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这时,从英气阁一旁走出来了一位东宫浮仙。

    “属下拜见少君,少君可是要找笙怜?”那东宫浮仙躬身施礼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啊,怎么?”

    东宫浮仙解释道:“回少君,笙怜眼下不在英气阁内,听说是前去拜访琼姬隐仙大人去了。”

    “原来如此。”

    凡川笑了笑,顿时懂了笙怜的爱慕之心,于是便不再过问,而是接着向着下一间阁室走去。

    很快,凡川来到了长流阁,这长流阁的主人乃是浮仙齐亢,还未靠近长流阁,凡川便已看见了齐亢的身影,此刻齐亢正围坐在一张‘玉’桌,悠闲的品茶。

    见到凡川到来,齐亢连忙站起了身,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属下拜见少君。”

    凡川连忙伸手握住了齐亢的双手,并出声道:“齐亢兄,不用这么多礼,这倒显得你我太见外了。”

    齐亢则是自顾自的回声道:“少君,有一件事,属下一定要给少君您赔礼道歉。”

    “哦?什么事儿?”凡川楞道。

    齐亢深呼吸了一番,继而出声道:“先前是属下无礼,曾对您说过‘‘花’去一千年的时间修炼到浮仙’此等毫无见识之话,方才属下这才听人说起,少君在出征之前,已然修炼到了浮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少君简直是天赋才,不愧为仙君大人之子,属下先前的无礼,还望少君多多体谅……”

    “哎呀,这事儿啊?”凡川笑了笑,随后拍了拍齐亢的肩膀,继续出声道:“好了,齐亢兄,我根本没有怪过你,而且当初我也理解你的那些话,毕竟我初来仙界,这是自然,你能说出那些话,也说明了你难得的真诚品质,以及对东宫的忠心,我该感到高兴才是。”

    “可是少君,我……”

    “好了,别说那些没有用的了。”凡川说着话,看了看齐亢此时绑着布条的双‘腿’,继而关切道:“齐亢兄,伤势好些了吗?”

    齐亢似乎有些感动,只见其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多谢少君挂念,已经无碍,快要痊愈了。”

    “那好,此行我来,也没有什么事儿,是看看你的伤势,既然好的差不多了,那我先走了?”凡川说着话,便要转身而去。

    然而齐亢却突然拦在了凡川的身前,接着出声道:“少君,属下还是有些话要说……”

    “恩?齐亢兄,有话说,但别自称什么属下属下的了,我不习惯。”凡川认真道。

    齐亢却自顾自的出声道:“少君,不瞒您说,先前属下对你存在一定的误解,总……总以为您不能胜任东宫之主这份重担,但如今,属下彻彻底底的收回那些误解,您是东宫之主!”

    “哈哈……”凡川先是尴尬的笑了一声,接着回声道:“齐亢兄,行了,别说这些了,都过去了,没什么的,你可千万别放在心,还是那句话,等仙界平稳了以后,我们便一同前去接回绝殃前辈。”

    “是,少君,属下遵命!”齐亢很是恭敬道。

    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便离开了长流阁,重新回到了沿路之。

    接下来凡川准备去往孤真阁,前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师尊言慕岸,然而在凡川还在行进路,还未看见孤真阁的影子之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急忙的脚步声。

    凡川寻声看去,只见两位东宫的浮仙正加速向着自己靠近,很快,便已来到了凡川的身前。

    “少君,可算是找到您了!”

    “是啊,少君,我们俩快把仙界找遍了,没想到,您竟然在这儿。”

    两位东宫浮仙急急忙忙的说着话,同时不忘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凡川见状,愣了又楞,便回声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两位东宫浮仙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是这样的,少君,有人要见您,是一位西宫的浮仙,他还声称跟您是旧‘交’,非要亲自见您!”

    “噢?对方可留下名讳?”凡川诧异道。

    两位东宫浮仙再次摇头道:“没有,他还说非得少君您亲自去见他,属下纳了闷了,这一个西宫浮仙,怎么如此大架势?”

    凡川暗暗想了想,便问道:“对方现在何处?”

    “秋曳宫。”

    带着疑‘惑’和好,凡川立即赶往了秋曳宫,在走出仙木阵的时候,凡川不经意看到了霄项和蛰伊二人,此时二人正落座在一处光滑的崖壁边,你侬我侬的甚是温馨,但凡川眼下无暇去关注这些了,只一股劲的奔向了秋曳宫。

    很快,凡川便来到了秋曳宫的主‘门’之前,此时秋曳宫的主‘门’前果然站立着一位仙人,只不过这位仙人当下似乎在注目秋曳宫之内的景象,所以凡川看到的是这位仙人的背影。

    此仙人身着一袭白‘色’长衣,风度翩翩,‘挺’拔的身躯,优雅的站立着,凡川至此放缓了脚步,紧盯着此仙人的背影,脑海快速的翻阅,但由于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凡川还是没能及时的认出该仙人的来历。

    在好与疑‘惑’的催动之下,凡川只好走了秋曳宫的台阶,以此靠近了该仙人,而当下该仙人似乎听到了动静,便缓缓的转过来了身,与凡川碰了个照面。

    在凡川的目光汇聚到该仙人的面孔之时,凡川顿时惊呆了,身躯瞬间直立在了原地,几乎忘记了挪动,‘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接着只见凡川呆滞的咧开了嘴,哆哆嗦嗦的出声道:“淮……淮臣前辈?”

    是的,此刻站在凡川眼前的西宫浮仙,便是北原星球夜月大陆夜朝城里的夜月‘门’前宗主,也是宛灵的亲哥哥,淮臣。

    早在先前凡川刚闯入夜月‘门’没多久之时,淮臣便以散仙之躯飞升仙界了,如今相隔了那么多年,却在这仙界东宫之内相遇,凡川的震惊可想而知,几乎难以置信。

    “真……真的是您吗?淮臣前辈?”凡川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走前去,临近淮臣站立。

    淮臣的模样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周身的气息却和以往大不相同,想必该是因为浮仙之境的原因,接着只见淮臣笑了笑,前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用着以前那副高深的语调,缓缓的出声道:“是我,好久不见呀,凡川?”

    凡川‘激’动的拉住了淮臣的双手,能在这冰冷的仙界里遇到旧‘交’故知,无异于让这仙界温暖了几分,凡川巴不得多一些这种惊喜。

    “淮臣前辈,您……您怎么会在这里?”凡川‘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淮臣继续微笑道:“这个问题,该是我来问你吧?不过,我已经知晓,你如今是这东宫的少君之尊,凡川啊,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待啊!”

    “哎呀,哪有什么三日,咱……咱们多少年未曾见过了?”凡川很是‘激’动。

    “哈哈……”淮臣却笑道:“你的变化很大,让我很吃惊,起初在我听说东宫少君名讳凡川之时,我还不敢相信,本以为该是重名罢,真没想到,果真是你!”

    凡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哎,淮臣前辈,不瞒您说,这其牵扯的众多,一言难尽呐。”

    淮臣却是来了兴趣道:“一言难尽呐?那多言嘛,我想听听,你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快些给我说来。”

    凡川这才发觉,两人还站在秋曳宫之外,于是连忙将淮臣请进了秋曳宫内。

    还是先前与言慕岸促膝长谈的座椅,如今换成了凡川和淮臣二人。

    没等淮臣开口,凡川率先开口问道:“淮臣前辈,您先说说,您飞升之后都经历了什么呢?”

    淮臣微微笑道:“好你个小子,你什么都还没说,倒是先问我了。”

    凡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淮臣随即点了点头道:“也罢,不妨告诉你,不过,我的故事可是很无聊,恩,好像根本没什么故事。”

    “淮臣前辈请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