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苏卿之邀
    凡川猛然颤抖了一下,随即向着‘门’外看去,这才看到苏卿正望着自己,刚刚那声话音,便是从其的口所出。,: 。!

    “呃……”凡川立即强迫自己格外清醒,接着慌‘乱’的向着苏卿迎了过去,待走近之后,继续出声道:“苏卿前辈啊,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苏卿却“噗嗤”的笑出了声,接着出声道:“没事没事,我才来了三趟。”

    “啊?您已经……”

    “是啊,前两趟来的时候,看你睡得正香,不忍心打扰你。”苏卿俏皮的笑道:“不过啊,你睡觉倒是‘挺’怪的,为何不在阁室里睡?反倒睡在台阶?”

    凡川随即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回声道:“呃,这个这个……昨夜和我的师尊在此促膝长谈,没想到睡着了……”

    “噢,原来是这样,少君可真是日理万机呀!”苏卿笑道。

    “苏卿前辈过誉了……”

    “嘿,我说你是不是又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苏卿噘着嘴道。

    “啊?什么约定?”凡川楞道。

    苏卿则是仰着头,语重心长的出声道:“在没有外人在的场合下,你我的称呼无需繁琐的礼节,你不能称我为前辈,我不能称你为少……”

    苏卿说到这里,这才发觉自己好像也没有遵守约定,于是尴尬的出声道:“好吧好吧,我也说错了,咱俩扯平了。”

    身为隐仙之境,却如此孩子气,倒是让凡川对苏卿的看法又改变了一些,于是凡川出声道:“苏卿前……呃,苏卿,你眼下来找我,所为何事呀?”

    苏卿却哼了一声道:“怎么?没事不能找你呀?”

    “呃,能能能,我……我欢迎还来不及呢!”说着话,凡川便将苏卿让进了秋曳宫内。

    接着凡川又带着苏卿坐到了昨夜言慕岸所坐的座椅之,自己则坐在自己的老位置。

    只见苏卿像是一个小姑娘一般,东瞧瞧,西看看,不停的抚‘摸’着座下‘玉’石打造的座椅,好像对一切都感到好。

    凡川盯着苏卿,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而苏卿也不率先开口,两个人这么尴尬的坐着。

    终于,凡川忍不住了,便试着开口道:“苏卿,你和你哥哥,你们昨夜休息的还可好?有没有什么问题?”

    苏卿简单利索的回答道:“好啊,没问题。”

    接着苏卿依旧自顾自的好,完全没有接下话茬之意,这让凡川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很是尴尬。

    彼此又沉默了片刻,凡川忽而灵光一现,脑海闪现出来了自己的计划,眼下既然无话,何不试探‘性’的问问苏卿。

    带着这种想法,凡川刻意的咳嗽了一声,引起了苏卿的注意,接着凡川缓缓的出声道:“苏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恩?什么问题?问吧!”苏卿似乎没有察觉到凡川的心思。

    “是这样,眼下你们西宫的宫殿还在修缮之,恐怕所费的时日甚久,你和你哥哥眼下是怎么想的?”凡川试探‘性’的问道。

    “恩?怎么想的?还能怎么想?”苏卿皱了皱眉,认真道:“哥哥说了,等西宫的仙人伤势痊愈,我们不叨扰了。”

    “可是,西宫宫殿的修缮还未完成呢?”

    “那能怎么样,大家一起回去帮助完成呗!”苏卿出声道。

    “噢噢……”凡川点了点头,想了又想,索‘性’直截了当的出声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从此便不回去了?”

    “啊?不回去?”苏卿停下了东张西望,而是直盯着凡川,看的凡川都有些‘毛’骨悚然了。

    接着苏卿出声道:“不回去?干嘛不回去呀?少……凡川,你想说什么呀?”

    凡川尴尬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及时回话,而苏卿看着凡川纠结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道:“凡川,你我算是有了过命之‘交’吧?有什么话你跟我说,别藏着掖着,不然我可生气了!”

    凡川看着苏卿天真的眼眸,纯洁且毫无瑕疵,这是一个纯粹的‘女’仙人,没有所谓的‘阴’谋和算计,这也是凡川为何愿意跟苏卿说这些。

    “既然如此,那我直说了?”凡川再一次试探道。

    “嘿,你倒是快说啊!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苏卿斥责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这样,苏卿,你们有没有想过仙界统一?你看啊,偌大的仙界,空空‘荡’‘荡’的甚是冷清,那种孤独感,我想你我理解的更透彻,而且整个仙界内,如今也剩下了我们几百仙人的队伍,而这几百仙人的队伍反倒还要相互残杀,这是为何呢?何苦呢?如此一来,到最后赢得的又是什么?难道是一个人迹罕至,遍地荒原的仙界吗?还是所谓的权势之下寥寥无几的仙人?”

    凡川的这一席话,顿时让苏卿愣在了原地,瞪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凡川。

    “你是说……仙界统一?”苏卿很是诧异道。

    凡川毫无避讳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你觉得呢?”

    苏卿立即摇了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好吧,当我没说。”凡川苦笑了一番。

    苏卿似乎察觉到了凡川情绪的‘波’动,便接着出声道:“不过,我可以去问问我哥哥。”

    “别……”凡川打断道:“我能告诉你这些,说明我没把你当做外人,可你若是告诉了你的哥哥,恐怕苏沅前辈会觉得我此行会是一个‘阴’谋。”

    苏卿抿了抿嘴,沉思了片刻之后,方才缓缓出声道:“那好吧,不过,你这个想法是不错的。”

    “呵呵,是吗?”

    “哎呀,不说这个了吧!”苏卿摇晃了一下瘦弱的娇躯,接着出声道:“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事告诉你呢!”

    “噢?什么事儿?”

    苏卿点头道:“我哥哥想要宴请你,虽是借‘花’献佛,却是表示对你的感谢之意。”

    “哎呀,这个……这个不用了吧?”凡川不好意思的出声道。

    苏卿却扬起了头,一副生气的样子,出声道:“你不去?那是不给我哥哥面子,也不给我面子咯!”

    “呃,不至于吧?”

    “至于,怎么不至于,我哥哥都说好了,在今夜午时,还望您大驾光临。”苏卿说完话,便不顾凡川的回答,转身离去了。

    看着苏卿离去的背影,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眼下仙界东宫里本该是热闹非凡,但碍于西宫仙人的存在,好像气氛之多了一丝压抑,但由于挂念东宫仙人的伤势,凡川便准备走出秋曳宫,去关心一下众仙人的伤势。

    可在凡川前脚刚刚踏出秋曳宫的大‘门’之时,迎面便跑来了一位东宫的浮仙,只不过凡川脸生,叫不该东宫浮仙的名讳。

    “少君留步……”

    “恩?怎么了?”凡川楞道。

    那东宫浮仙接着凭空变幻出来了一套淡青‘色’的锦衣,缓缓的递到了凡川的眼前,接着出声道:“少君,这是琼姬隐仙大人让属下特意给您送来的。”

    见到锦衣,凡川顿时想起来了先前琼姬的承诺,只是让凡川没想到的是,琼姬的速度还真是快,这才过去了短短一日,便已然做好了衣物,甚是让凡川惊讶。

    凡川接过了淡青‘色’的锦衣,对着那东宫浮仙点了点头道:“好,代我谢谢琼姬隐仙大人,也辛苦你跑一趟了。”

    “是,少君,属下这便过去!”

    待东宫浮仙离开之后,凡川捧着手的淡青‘色’锦衣,难免有些唏嘘,若是说起给自己做衣物,琼姬便是第二个‘女’人,而当初南雅锦给自己做的衣物,如今依旧浮现眼前,感触颇多。

    凡川接着转身再次走进了秋曳宫内,来到了秋曳宫内的一间静室内,便利索的换了琼姬所做的这件淡青‘色’锦衣。

    换好之后,凡川又找到了一块光滑的石壁,想要从石壁的返照看看这身锦衣合不合身,然而当凡川的目光触碰到石壁里自己的目光之时,不觉间都被震惊到了,这特么实在是太帅了。

    整体合身的流线型锦衣,不仅将凡川的身材突显出来,而且在视觉的修身感更是强烈,然而在锦衣的袖口处,还带有琼姬特‘色’的流苏,稍微挥动手臂,便可带出梦幻的流动,而在锦衣的腰间之处,琼姬特意给做了一条纹丝脉路的腰带,松紧恰到好处,且让整体的气质更多了几分。

    凡川看着石壁返照的自己,停留了片刻,不觉间有些感触,模样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便眉宇之间已然多了几分沧桑,以及那一头白‘色’的长发,有时看起来很是刺眼,不过凡川并没有自言自语,而是从容的束起了自己白‘色’的长发,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利索一些,这才缓慢的转身,直至离开秋曳宫。

    走出了秋曳宫之后,凡川按照事先的想法,准备去关切一下众仙的伤势,从秋曳宫去往浮仙之所的距离并不远,不过这途凡川倒是遇到了不少东宫的仙人,而凡川的这一身崭新的装扮,也引来了诸多的目光。

    而在临近浮仙之所时,凡川却碰见了初仙蛰伊,此时蛰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正站立在仙木阵之外,想必其的修为境界颇低,无法打开仙木阵,从而进入浮仙之所。

    “蛰伊,干嘛呢?”凡川出声道。

    而当蛰伊的目光锁定在凡川的身之时,顿时便瞪大了双眼,似乎被凡川这一身崭新的装扮,以及英俊的气质给震慑住了。

    “啊?少……少君,属下见过少君!”蛰伊有些慌‘乱’。

    凡川笑了笑道:“干嘛呀?慌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少君您!”

    凡川不以为然道:“恩,你在这里,等人吗?”

    凡川这句话刚问起,蛰伊却忽而羞涩的脸红了起来,让凡川感觉很是莫名其妙。

    但紧接着,蛰伊便不好意思的回声道:“少君,属下在……在等霄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