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烟紫之念
    “哎呀,师尊,你怎么老提这个呢?”凡川尴尬道。

    言慕岸继续笑道:“老夫不提这个提哪个?老夫还想你给老夫生一堆徒孙呢!”

    “啊?师尊,您这是越说越离谱了……”凡川甚至有些无地自容了。

    言慕岸却依旧笑道:“早晚的事儿嘛,对了,你刚刚提起的,在南异星球,有个什么破真之界?那老者还给了你本真的修真心法?”

    “对啊!”凡川认真道:“我后来回到修真界之后,分别传授给他们了。”

    言慕岸不禁感叹道:“真乃是世外高人呀,果真大千世界,无所不有。”

    凡川楞道:“师尊难道知晓长邢前辈?”

    言慕岸摇了摇头道:“不,若论起资历,恐怕老夫在那老者身前,已是晚辈了。”

    “噢噢……”凡川有些黯然。

    忽而言慕岸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接着出声问道:“对了,凡川,你刚刚说你那位心仪的姑娘,叫烟紫?破格修仙?”

    听到言慕岸问起烟紫,凡川便顿时一个‘激’灵,这才想起来先前内心的话,于是便急切的出声道:“是啊,师尊,您不说我都忘了,徒儿本来还想找个时间询问您呢!”

    “问什么?”言慕岸见到凡川急切的样子,有些错愕。

    凡川便如实道:“是这样的,师尊,我想问您一下,这破格修仙之后会去往哪里?不应该是仙界吗?实不相瞒,师尊,我先前愿意来仙界,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烟紫,我想见她,可您也知道,自从我到了仙界之后,事情太多了,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如今刚好,您快些告诉我,怎么能找到她?”

    言慕岸会意后,只见其捋了捋胡须,缓缓的出声道:“关于破格修仙,老夫倒是有所耳闻,可是,你能确定,烟紫这姑娘破格修仙成功了吗?”

    凡川想了想,回声道:“应该是成功了,当时那塑身仙石随她一并消失了,反而留下来了一个灵集简,我看了其的影像,该是成功的。”

    言慕岸点了点头道:“恩,既然如此,那么想必该是成功了。”

    凡川急切的追问道:“那师尊您快告诉我,去哪里可以找到她呢?”

    言慕岸顿了顿,缓缓的出声道:“既然是破格修仙,那么便不是正常的飞升仙人,所以不可能会步入仙班,但也同样是为仙体,只不过需要在一个地方再次经过修炼,才能真正的步入仙界。”

    “啊?还有这么一说?那师尊您快告诉我,这个地方是在哪里?”凡川急切道,同时心跳更是莫名的加快了起来。

    言慕岸点了点头,缓缓道:“仙境御。”

    “仙境御?师尊,仙境御在哪里?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呀?”凡川惊呼道。

    言慕岸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贵为少君,所来仙界更是有仙人接引,自然不会知晓这仙境御。”

    “哎呀,师尊,您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这仙境御到底在哪里呢?”凡川很急切。

    言慕岸见到凡川急切的样子,忍不住干笑了两声,接着伸出手指向着地面指了指道:“这仙境御在下面。”

    “下面?什么意思啊?”凡川不解。

    言慕岸解释道:“仙境御乃是自成一体,属于仙界的过渡期,自然存在于仙界的下方,从天河之处向下,穿越万里之遥,便可抵达仙境御。”

    “噢?从天河之处向下?师尊,那不都是水吗?难道这仙境御还存在于水吗?”凡川不解道。

    言慕岸却摇了摇头道:“不不不,天河之水向下不足万里之时,便已改道流之,而接下来所遇到的空间体,便是仙境御了。”

    “这么说,师尊莫非去过?”凡川好道。

    言慕岸点了点头道:“恩,先前曾受琼姬隐仙大人的任务,想要去天河寻一些珍异兽,不知觉便看到了那仙境御,只不过老夫并没进去。”

    凡川惊喜道:“好啊好啊!那师尊,您陪我再去一趟吧?”

    言慕岸诧异道:“现在?”

    凡川猛烈的点头道:“是是是!”

    言慕岸却笑了笑道:“你现在如何去?眼下西宫的仙人刚刚住进来,接下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老夫倒还想问你,你是不是对西宫有什么计划呢?”

    凡川急切的出声道:“哎呀,师尊,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嘛!您快带我去仙境御吧!”

    言慕岸却一改祥和,忽而严肃了起来,盯着凡川出声道:“不可!既然你已知晓仙境御,那么早去和晚去还能差这些时日吗?你身为东宫少君,该是以大局为重,不能由着儿‘女’‘私’情牵扯太多,你父君仙逝已去,这些话,该当为师教训你。”

    凡川缓缓的冷静了下来,泛动了一下嘴‘唇’,对着言慕岸点了点头道:“是,师尊,您该当教训徒儿,徒儿也该当洗耳恭听,既然如此,那师尊能否答应我,待仙界大局已稳,师尊便即刻带我前去仙境御,如何?”

    见到凡川的样子,言慕岸忍不住怜惜了起来,只见其伸手抚‘摸’了一下凡川的脑袋,缓缓出声道:“这是自然,好,为师答应你。”

    “多谢师尊!”凡川欣喜道。

    言慕岸点点头道:“对了,你给老夫说说看,你将西宫的仙人悉数带到东宫,可是有什么计划?”

    “恩。”凡川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师尊,我想让仙界和平,并且统一,只是这个计划似乎很漫长,眼下我还没有完整的想法。”

    言慕岸意味深长的回声道:“想法倒是一个好想法,可仙界割据两宫已是千年之久,分立早已根深蒂固,恐怕合并起来,的确困难重重。”

    凡川叹息了一声道:“是啊,的确困难重重,不过,眼下珠玑已死,我父君也已仙逝,西宫的实力更是大大受挫,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时机。”

    “恩,听你这么说,倒是一个好时机。”言慕岸欣慰道:“老夫在你身,倒是看到了几分你父君的身影。”

    “噢?师尊,此话怎讲?”凡川讶异道。

    言慕岸随即笑道:“你父君也是向往仙界和平统一,只不过当时珠玑的权势过重,很难实施。”

    “恩恩。”凡川沉思了片刻,接着发问道:“师尊,您可有什么良机妙策?”

    言慕岸愣了愣道:“良机妙策?这个……还得容老夫多思考些时日。”

    “好吧,师尊日后若是有什么想法,务必早些告知徒儿。”凡川认真道。

    “那是自然。”

    接着凡川和言慕岸又聊了许多,眼见天‘色’已然泛白,星辰悉数散去,只有一轮模糊的弯月还在支撑,凡川和言慕岸的‘交’谈这才停了下来。

    “好了。”言慕岸站起了身,接着出声道:“老夫前去看看眼下西宫仙人的情况去,你休息会儿吧。”

    凡川连忙跟着站起了身,出声道:“师尊,您也去休息休息吧?切不可累坏了身体。”

    言慕岸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白‘色’长发,笑道:“你不是说老夫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吗?放心吧,为师不累。”

    凡川却坚决道:“不可,师尊,您务必听我的,前去休息,您可知道,眼下仙界里,我只有您一个亲人了。”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言慕岸的眉间触动了一下,接着只见其沉重的点了点头,叹声道:“好吧,为师听你的,这去休息。”

    “恩!”

    送走了言慕岸之后,秋曳宫内只剩下了凡川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空旷的秋曳宫内,清晨的白光像雪‘花’一样,带着冷意肆虐着整个仙界,而已逝去的黑夜,却带走了仙界里的孤独,唯独冷清还在徘徊,让人不觉惆怅。

    “这……是仙界啊!”

    凡川自言自语着,一屁股瘫坐在了秋曳宫的地面,目光略显呆滞的望着秋曳宫殿之外的渺茫。

    “烟紫姐姐,紫儿,切不可怪我,我甚是想你,却不可立即动身寻你,你可知道这种悲哀?我很难过,又很开心,难过的是,仙界让你我分离,开心的是,想必不久,你我便会重逢……”

    凡川自言自语着,仿佛已将自己置身于那所谓的仙境御之内了。

    “紫儿,你好像有些瘦了,脸‘色’也憔悴了许多,可是最近过的不太如意?你可要知道,自从你在纵始院破格修仙离开之后,我一直从未停下,终于到了这仙界,却还是没能寻到你,如今方知,你在这仙境御。”

    秋曳宫的大‘门’敞开着,阵阵清晨的凉风,夹杂着‘露’水的滋润,悉数扑向了凡川。

    凡川缓慢的擦拭了一下额头,将一头白‘色’的长发束在了脑后,继而自言自语道:“紫儿,我期待着和你重逢的那一天,我想,我可能会忍不住亲‘吻’你,而且同你讲话,同你说说我这些年的经历,我所见过的人,我所看过的风景……”

    “紫儿,我想你了。”

    凡川停止了自言自语,便将身体微微向后躺去,刚好半躺在了‘玉’石打造的台阶,接着凡川闭了双眼,陷入到了回忆的沉思之,同时,也暂缓休息了片刻。

    凡川这一沉思,却沉沉的睡去了,不知过去了多久,秋曳宫殿外传来了脚步声,这才将凡川惊醒。

    凡川连忙站起了身,懵懵懂懂的摇了摇头,注意到眼下已是日当头,温暖的阳光正洒满了秋曳宫的地面,让一切看起来很是祥和,也赶走了仙界的孤独和冷清。

    凡川接着站起了身,此时秋曳宫‘门’外刚好探出来了一个小脑袋,同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敢问东宫少君可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