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促膝长谈
    听到凡川的话,苏沅再次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东宫少君是有所不知啊,哎,一言难尽……”

    看到苏沅眼下的样子,感觉和之前完全变了个人一样,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也让凡川在内心更坚定了自己的打算。

    但凡川知道,凡事不可急求,所谓欲速则不达,尽管眼下苏沅想要说一些内心的话,但凡川却想要反着来,原因便是不能让苏沅觉得自己是有目的一般,急切的想要拉拢关系。

    于是凡川便伸手拍了拍苏沅的肩膀,缓声道:“苏沅前辈,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看你们还是先休息休息吧,阁室已经给你们准备妥当了,就在这秋曳宫后方不远处,我来带你们过去。”

    凡川的这一动作,让苏沅微微闭了闭眼睛,但仅仅一瞬即逝,接着只见苏沅客气的出声道:“如此,多谢东宫少君了。”

    苏卿也学着苏沅的模样,对着凡川出声道:“如此,多谢东宫少君了……”

    可苏卿的话却说的很俏皮,让人完全听不出有真的感谢之意,反倒像是戏弄玩笑一样。便是在凡川的不好意思当下,苏卿笑的很灿烂。

    接着,凡川便带着苏沅和苏卿绕过了秋曳宫,来到了秋曳宫之后的一间紧挨着秋曳宫的较为大些的阁室。????这间阁室同样紧挨着东宫的浮仙之所,只不过中间隔着一道仙木阵,凡川曾问及过,这间独立的阁室,乃是先前凡别空闲之时,常来暂缓休息之所,如此看来,凡川对待苏沅和苏卿的招待,足显真诚。

    一切安置妥当了之后,凡川便准备离开阁室,可前脚刚刚迈出,身后却探出来了苏卿的脑袋。

    “恩?苏卿前辈,还有事吗?”凡川楞道。

    苏卿却俏皮的笑了笑道:“先前你救了我,没有好好的谢谢你,恩……谢谢。”

    凡川错愕了一瞬,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声道:“哎呀,苏卿前辈太客气了,您不是也救了我嘛,咱俩就算扯平了。”

    苏卿鼓了鼓嘴,想了一会儿,出声道:“恩,那眼下你又帮助了我们,我还是要谢谢你。”

    “呃,不足挂齿……”凡川尴尬的笑了笑道:“要是没有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

    “恩,没事……”

    正待凡川准备转身离开之时,苏卿却又拦住了凡川,急声道:“对了,东宫少君,你……你在哪里休息?”

    “我?呃……怎么了?”凡川楞道。

    苏卿却突然表现的有些娇羞道:“没……没什么,就是好奇问问,你要是不想说,那就算了!”

    “呃,没什么不想说,我估计就在秋曳宫内了吧,这些天的事务可能会繁忙一些,在秋曳宫里倒也方便。”凡川回声道。

    “噢噢,那就不打扰你了……”苏卿说着话,便转身走进阁室,从而关上了阁室的门。

    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也离开了。

    再次回到秋曳宫内,此时言慕岸和霄项已经先行归来了,此刻正待在秋曳宫内休息。

    见到凡川走来,霄项连忙站起身,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阁室已经安置妥当了。”

    “恩。”凡川点了点头道:“没有什么其他的变故吧?”

    霄项摇了摇头道:“没有,一切正常。”

    “那好。”凡川继续出声道:“辛苦你了,霄项兄,这些时日你也奔波不停,想必早已疲惫不堪了吧,快些回去休息吧。”

    霄项本想摇头,却被凡川给按住了肩头,但见凡川坚定的眼神,霄项这才迟缓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少君若有吩咐,属下即刻便来!”

    “好好好,去吧,霄项兄。”

    待霄项离开了秋曳宫之后,此时整座金碧辉煌的秋曳宫内只剩下了凡川和言慕岸二人,而此时的天色,也已然变暗,入夜的凉风开始拂动每一处角落,远处的山林之中偶尔还会惊起几只飞鸟,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静谧。

    和往常的东宫有所不同,往常的东宫里,尽管入了深夜,在那月光的映照下,偶尔还能见到几位修炼的仙人飞过,而眼下的整片东宫里,却是死一样的安静,极其的安静,甚至安静到让人害怕,那是一种孤独的极致。

    凡川回想起来了初来仙界之时,便是被这种孤独感侵蚀,那是一种异样的冷清,却是发自内心的冰凉,凡川不喜欢这种感觉,因此也谈不上喜欢仙界。

    迈着沉重的步伐,凡川走近了言慕岸的身前。

    “师尊,您也累了吧?”凡川关切道。

    言慕岸却转身拉来了一张镶满玉石的座椅,示意凡川坐下,而其自己也靠在了凡川的身旁,寻另外一张座椅坐了下来。

    “凡川呐,眼下没有别人,老夫就不称呼你为少君了。”言慕岸语重心长的出声道。

    凡川连忙出声道:“师尊这是说的哪里话,尽管有别人在,您该怎么喊我就怎么喊我,不能有什么拘束。”

    言慕岸却摇头道:“不然,你现在毕竟是一宫之主,大局上该是懂些规矩,先前在战场上,老夫也是过于心急,担心你,称呼上若是失了礼数,你可别见怪啊。”

    “哎呀!”凡川一急之下站起了身,继而出声道:“师尊,您这是哪里的话,您要是再这么说,徒儿可生气了!”

    “好好好……”言慕岸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挥手示意凡川坐下,较其之前的仙风道骨之中,多了一丝丝的沧桑之感,随即接着出声道:“哎,自从你来到了这仙界之后,没有一天的时间是空闲下来的,老夫想和你多说会儿话,都没有机会,可怜你我师徒二人相遇,却是这般光景。”

    凡川同样由衷的感觉到无奈,于是点了点头道:“是啊,师尊,徒儿也想找个时间和您好好的说会儿话,无奈啊,这仙界太折磨人了。”

    言慕岸点头认同道:“是啊,仙界可不比修真界,这仙界里的仙人虽少,可那种心高气傲的感觉却是不亚于任何人,你眼下能接受过来,而且适应的还不错,老夫那是由衷的为你开心。”

    凡川感同身受,缓缓道:“师尊,不瞒你说,有很多次,我甚至想要逃离这里,可想到父……亲,哎……”

    言慕岸慈祥的笑着,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继而出声道:“孩子,你做得已经很好了,不亚于你的父君,老夫想,你的父君该为你感到开心。”

    “但愿如此吧。”凡川有些失落,接着出声道:“师尊,您今日可是有什么想要问我的?”说话间,凡川还指了指座下的两张座椅。

    言慕岸长呼了一口气,出声道:“是啊,这么久了,你我师徒二人也该好好的说会儿话了,再说了,老夫还想听听你在修真界的奇闻趣事呢,你可是还没给老夫讲过呢!”

    凡川略显尴尬的挠了挠头道:“师尊见笑了,我哪有什么奇闻趣事……”

    言慕岸却缓缓道:“当初自从接到你父君的命令之后,老夫便在修真界滞留十多年,为了等你长大,传授给你修真之法,以防自保,不过你倒是出乎了老夫的意料,总感觉这才没过去多少年,总像是一转眼的模样,你这就是浮仙之境了,哎,老夫我是真的老了……”

    “师尊这又是说的哪里话?您老了?嘿,按我说啊,若是师尊这尊容放在凡人间里,估计说三十岁都显老了呢!”凡川笑道。

    “哈哈,臭小子,还取笑老夫呢!”言慕岸笑道:“好了,赶紧说正经的,快些给老夫讲讲,你在修真界都经历了什么呢?上次在南异星球上,老夫可是看到两个姑娘对你倾心,其中是不是还有一位妖?”

    凡川得意的出声道:“何止是妖,人家还是妖主呢!”

    “哎呦,我说你这个臭小子,倒是挺有女人缘的呢,给为师说说看吧,怎么骗上人家的呢?”言慕岸笑道。

    凡川假装生气道:“我说师尊,您怎么能说骗呢?我们那是真心相爱呀!”

    “哈哈,好了好了,你们是真心相爱,好不好?老夫相信你,快说说看,你好端端的在修真界,怎么又跑到妖界去了呢?”

    凡川皱了皱眉道:“师尊,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呢……”

    言慕岸笑道:“那就简短的说,拣重点的说。”

    “那好吧……”凡川点了点头道:“话说我从孤真派离开之后呢……”

    接着,凡川大概的将自己之前的经历复述了一遍,但并不详细,只注重说明了每次离开和重聚的地点和重要经历,以及自己的几位女人,还有那些知己好友,而其中经历过的过多磨难,凡川却选择了沉默不多说,只是捎带而过。

    然而就是这样简短的复述,也耗费了大半夜的时间,等凡川说到来到仙界之后,眼下已步入深夜,秋曳宫之外更为清冷了,在朦胧的月色笼罩下,一切事物看起来都显得很迷幻。

    而凡川的复述,也侧面的让凡川彻底的回忆了一番之前的经历,这其中有酸楚,有心动,有开心,有难过,当然,凡川始终不忘初心,对于这一切的经过,始终抱有崇敬。

    然而听完凡川的复述之后,言慕岸显得很是震惊,只见其满脸笑容的出声道:“你这个臭小子,这么多姑娘愿意跟着你?你的艳福还真是不浅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