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暗涌平静
    来者正是剩下的所有东西两宫的仙人,其中有齐亢等浮仙带领,西宫之中也是浮仙走在最前头,只不过当下众仙人的精神略显萎靡,毕竟刚刚经历过战争,眼下又匆忙奔波,其中还有多数伤者,更是让现场的氛围有些压抑。

    凡川见状,连忙对着众仙人出声道:“各位辛苦了,欢迎来到东宫。”

    凡川的这句话是特别说给西宫的仙人听的,然而西宫的少数仙人好像并不买账,冷言冷语更是传入到了凡川的耳中,凡川倒是并不在意,只不过眼下如此之多的仙人聚集,需得快些安置妥当,以防混乱不堪,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接着凡川看向了身旁的霄项,出声道:“霄项兄,你带些人手,先行安置西宫的仙友,务必安置妥当,切不可心急。”

    霄项立即领命道:“是,少君,属下这就去办。”

    但由于西宫的仙人人数实属较多,除去先前前去修缮西宫的数百位仙人之外,眼下还剩余二百多位仙人,凡川有些担忧霄项会摆不平,于是便看向了身旁的言慕岸,继而出声道:“师尊,要不您也跟着去安置一下吧?我怕霄项兄……”

    “好,老夫这便过去。”

    言慕岸打断了凡川的话,随即闪身而动,追上了霄项,此刻霄项正组织着西宫的众仙人准备移步阁室。????然而凡川所担忧的,所不想看到的,很快就上演了。

    不远处,霄项和言慕岸各自带着人,正在积极的配合着安置,然而就在此时,人群之中却传来了一声声谩骂声。

    “滚开,老子是你们请过来的!不是囚犯!老子自己会走路!别拦我!”

    “就是,我们是你们东宫少君请来的,是贵客,别特么整的我们像是犯人一样,直接告诉我们阁室在哪,我们自己过去!”

    争吵声越来越大,已经盖过了场下其他仙人的议论之声,而也就是因为这声声谩骂之声传来,致使场下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皆都看向了谩骂声传来的位置。

    此时只见三位体格健硕的西宫浮仙,正怒目圆睁的伸手指着一位东宫初仙,谩骂声依然不断。

    那被痛骂的东宫初仙并不畏惧,反倒挺着胸膛还声道:“我们少君是在帮你们,你们这人怎么还这么不讲理!”

    “我呸!帮什么帮?虚情假意!”

    “你!你竟敢污蔑我们少君!”东宫初仙似乎很愤怒。

    “怎么?老子只是实话实说!给老子滚开!”

    场面愈演愈烈,所有人的目光皆有焦灼,而对于凡川而言,倒是多了几分趣味,而正待凡川准备走上前去,一探究竟之时,身旁的苏沅却突然闪身而动,抢先一步走到了凡川的前面。

    凡川见状,连忙追赶了上去。

    待走近了三位体格健硕的西宫浮仙身前之时,那位东宫初仙看到了凡川,便连忙走了过来,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少君,这……这几人蛮不讲理,还污蔑我们东宫!”

    凡川微笑着,缓声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东宫初仙临走之时,还不忘对着那三位体格健硕的西宫浮仙抛一白眼。

    接着凡川还没开口,一旁的苏沅便对着眼前的三位体格健硕的西宫浮仙怒声道:“放肆!你们想干什么?啊?”

    那三位彪形大汉先是小声嘟囔了一阵,随即其中一位对着苏沅回声道:“隐仙大人,属下只不过说些实话罢了,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噢?实话?什么实话?”苏沅的脸色很冰冷,似乎狂风暴雨来临之前的安静。

    说话的彪形大汉似乎被苏沅的脸色给吓住了,微微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回声道:“我……我们这不就算是东宫的俘虏了嘛!”

    “荒唐!一派胡言!”苏沅突然闪身而动,一把掐住了那彪形大汉的脖颈,咬着牙齿,继续出声道:“我告诉你,你别在这里给本仙搅动人心,东宫若是想要动手,我们还能活到现在?”

    另外两位彪形大汉见势不妙,连忙劝慰道:“是是是,隐仙大人您说的对,我们几个脑子笨,脑子笨……”

    苏沅这才松开了手,继而出声道:“东宫少君已经给本仙说清楚了,待我们西宫伤者痊愈,昭雎殿修缮完毕,我们便即刻回西宫,懂吗?”

    三位彪形大汉连忙点头道:“懂懂懂……”

    苏沅冷哼了一声,继续出声道:“若是再让本仙发现你们这样胡言乱语,斩立决!”

    “是是是,隐仙大人放心,属下不敢了……”三位彪形大汉倒也真心实意。

    凡川见状,便插话道:“好了,苏沅前辈,这几位仙友怕是初来这陌生环境,难免有些焦躁,可以理解,没什么的。”

    凡川的这一席话引来了三位彪形大汉的目光汇聚,从其三人中的目光之中,似乎看到了一丝丝的不可思议。

    苏沅反倒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东宫少君,让您见笑了……”

    苏沅的语气很缓和,这倒和之前的苏沅完全不同,也让凡川对苏沅的看法有所改变,想必苏沅该是属于那种一腔热血,忠心耿耿之辈,虽在小事之上欠缺考虑,但在大事之上,却是可以做到冷静稳重。

    “何来见笑,苏沅前辈言重了。”凡川还礼道。

    随即苏沅便不再与凡川客气,而是再次看向那三位彪形大汉,冷声道:“你们三个,现在就主动去找人道歉,并且恳求人家带你们去阁室,不然,全给本仙滚蛋!”

    “是是是,属下这就去……”三位彪形大汉尴尬的离去了。

    凡川微笑着,并没有说什么。

    眼下霄项和言慕岸的安置情况倒也顺利了不少,进度更是大大的加快了,仅仅片刻之后,秋曳宫之外的空地之上,已然只剩下了几十位西宫仙人,其他的西宫仙人则已全然被安置进了阁室之内。

    凡川欣慰的同时,便转身看向了东宫的阵营,眼下没有凡川的命令,东宫的众仙依旧还在等待,皆都集结于秋曳宫之外,其中以齐亢等浮仙为带领。

    看到东宫众仙之中,也不乏受伤者,凡川一时间有些自责,忘了早些下达命令让众仙去休息,于是凡川便一个闪身来到了齐亢的身前。

    “齐亢兄,哎呀,怪我,忘了给你们说一声,快些去休息。”凡川歉意道。

    齐亢却恭敬的回声道:“无妨,少君,先让客人们安置妥当了,我们再自行离去。”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同时看向了齐亢的双腿,关切道:“怎么样?伤势好些了吗?”

    “恩!”齐亢点头道:“先前医仙前辈帮忙照看了一下,已经好多了,想必用不了几日,便可痊愈。”

    “那就好。”凡川情不自禁的伸手拍了拍齐亢的肩膀,接着靠近了齐亢的耳边,小声道:“等仙界平静下来了,你我一同前去接回绝殃前辈,如何?”

    齐亢顿时面露喜色,激动道:“少君此言可当真?”

    凡川点了点头道:“自然当真,只是先别声张,以防隔墙有耳。”

    齐亢频频点头示意道:“是,属下谨记!”

    听到这声“属下”从齐亢的口中说出,凡川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并不好受,反倒有些别扭和惭愧,回想当初在修真界之时,若不是齐亢肯出手相助,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劫难,所以在内心深处,凡川对待齐亢,还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感情。

    凡川一阵唏嘘,转身看到秋曳宫之前已然没了西宫仙人的身影,只剩下了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似乎在等待凡川,而其他西宫仙人想必已是安置妥当,凡川便立即对着齐亢出声道:“好了,齐亢兄,回去休息吧。”

    “恩!”

    待东宫众仙准备散开之时,凡川又刻意的出声说道:“各位仙友,战争已经结束,辛苦各位了,首先我凡川在这里先行谢过各位,其次,各位务必先行回去好好休息,待日后一切妥当之后,我们再行表彰!”

    “是,少君!”

    齐整的回声,震慑了整个秋曳宫,也震慑了整个仙界,更震慑了所有仙人的内心。

    接着东宫众仙便各自散开,自行回到阁室之中休息了,而秋曳宫之前,则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凡川,以及苏沅和苏卿。

    凡川不禁一番苦笑,随即走向了苏沅和苏卿。

    “苏沅前辈,你们还有什么吩咐吗?怎么没去休息?”凡川出声道。

    苏沅忽而一改往常的样子,郑重其事的对着凡川再次躬身施礼道:“东宫少君,我……我不太会表达,只是您的这份情谊,我记下了,若有他日,必将报答。”

    凡川连忙伸手搀扶起来了苏沅,微笑道:“哎呀,苏沅前辈,您这是干嘛,真的不用如此客气,我想您跟我一样,都向往着和平,所以,就不要再见外了。”

    “对呀对呀!”一旁的苏卿连忙插话道:“哥哥,你以前的想法不就跟枯天渐他们不同嘛,你主张和平,他们主张征战,眼下你和东宫少君的想法刚好如出一辙,那就别客气了嘛!”

    凡川笑着迎合道:“是啊,苏卿前辈说的是。”

    苏沅有些惭愧的缓缓低下头,一阵苦笑道:“呵呵,我的想法?那又怎样?你没看到刚才那三个家伙,说白了,他们根本不会服我,再说了,仙君大人在世之时,我也从不过问权势。”

    听到苏沅的这番话,凡川有些稍微的惊讶,没想到苏沅竟然和枯天渐一派有些抵触,同为西宫的隐仙,想法却是不同,看来这西宫的表面平静也只是暗涌下流动的掩盖罢了。

    “苏沅前辈也不用这般贬低自己……”凡川插话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