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共聚东宫
    凡川憋屈的望了琼姬一眼,记得第一眼见到琼姬之时,琼姬所穿的便是淡青‘色’的长衣裙,这种强迫让凡川也不敢违背,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好好,琼姐姐说什么颜‘色’,什么颜‘色’……”

    琼姬这才满意的笑道:“这才对嘛!好了,你休息吧。 !”

    凡川这才缓慢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不知为何,频频出现了烟紫的身影,且有一种烟紫离自己很近的感受,那种感受,时隐时现,仿佛在眼前一般,只是看得见,抓不着,飘飘‘荡’‘荡’的,让凡川很难受。

    待半梦半醒之际,凡川再一次呼喊着自己的内心,回忆着过往的画面,再一次埋怨了自己,埋怨来到了仙界这么久,也未曾见过烟紫的身影,不过也怪事务过于繁忙,完全没有一丝空闲时间,这让凡川很无奈。

    然而一个不好的念头忽然闪现在了凡川的半梦之,那便是烟紫不存在了?莫非当初在纵始院的破格修仙失败了?莫非……

    凡川不敢再往下面多想了,但一个肯定的想法已然在凡川内心生根发芽,那便是回到东宫之后,稍神作书吧停留,便要开始追问烟紫的下落。

    很快,等凡川彻底抛去了梦魇之后,也已然苏醒了过来,休息的这片刻,也让凡川的‘精’神好了许多,而不远处,便已浮现出来了东宫的影子。

    琼姬早已醒来,此刻正仔细的观望着东宫,起凡川,她似乎更想要早些回到东宫。

    “琼姐姐,快要到了,等到了东宫之后,你暂且回你的难阁休息些许日子吧,待空闲了,我们再探讨魂魄浸入法,如何?”凡川出声道。

    说起魂魄浸入兵器之法,琼姬再一次来了兴趣,便急切的出声道:“那我们可说好了,等你忙完,即刻来难阁见我,我等你。”

    “好好好,我答应你。”凡川微笑着,同时又看向了一旁的庸老,先是一番躬身施礼,接着继续出声道:“此行辛苦庸老前辈了。”

    庸老微笑着捋了捋胡须,回声道:“少君不必客气,这是老朽分内之事。”

    凡川微笑着点头,接着出声道:“对了,庸老前辈,接下来还有一事要麻烦您。”

    “少君但说无妨。”

    “恩,眼下东西两宫之内,皆有负伤之仙,但所谓冰封寒气已祛,留下的恐怕皆是争斗后的伤痕,还需劳烦前辈多多照看。”

    庸老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个不用少君多说,老朽自然尽心尽力,放心吧。”

    凡川没再致谢,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快,仙术挪移阵法缓慢的消散了,而凡川和庸老以及琼姬的身影,便赫然出现在了东宫秋曳宫之前。

    眼下凡川三人是第一批率先到达东宫之列,而其他东西两宫仙人则都还在来的路途,这其便是因为庸老的修为境界颇为高深,才使得仙术挪移阵法的加速而行。

    而在凡川三人刚刚出现在了秋曳宫之前时,此时留守在秋曳宫的几位东宫仙人便连忙迎了过来。

    “属下拜见少君,属下拜见隐仙大人。”

    凡川看着几位面相陌生的东宫仙人,报以微笑回敬,接着出声道:“恩,有个小事情,需要劳烦几位仙友了。”

    “少君请讲!”

    “恩,是这样,你们现在赶紧去收拾一下,以最快的速度布置出来两百间阁室,我们有客人要到了。”凡川认真道。

    “啊?两百间?”几位仙人有些惊讶,一时间不知所以然。

    凡川笑了笑道:“行了,别瞎猜了,你们先去布置,回头自然知道原因了。”

    “是,少君。”几位仙人领了命令之后,便匆忙离开了。

    凡川接着又看向了琼姬,出声道:“好了,琼姐姐,听我的,你先回你的难阁休息去吧。”

    琼姬也不推辞,便点头道:“好,有事及时传我。”

    “恩。”

    送走了琼姬之后,凡川便看向了庸老,关切的出声道:“庸老前辈,您要不要也去休息一下,毕竟……”

    “不用,少君,老朽身体无碍,不用担心,眼下救治伤者更为重要。”庸老打断道。

    凡川甚是感动,便再次对着庸老躬身施礼道:“仙界有您,甚好。”

    接着凡川和庸老两人一行向着秋曳宫内走去了,准备在秋曳宫内等待着接下来的东西两宫的仙人归来。

    再次回到了秋曳宫内,凡川顿时心安了不少,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秋曳宫,凡川顿时回想起来了当初第一次走进这秋曳宫的时候,当时的自己只有师尊言慕岸可以依靠,以及那时候并不太熟悉的霄项为辅,而如今看来,却是来了一个天地之差。

    凡川欣慰着的同时,也为这冰冷的仙界感到恐慌,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起变化,只是对于这种变化,凡川无法预测,但也不想预测,所谓顺其自然便是最真的处世之道。

    凡川又想起了困禁在南异星球的破真之界,便是那令人向往的追忆谷,还有那通晓天地,可以推算万物变数的长邢老者,不知为何,凡川对那追忆谷甚是向往,若是可以撇去这世间的纷争,凡川实属愿意寄居在追忆谷。

    带着这种遐想,凡川目不转睛的望着秋曳宫的主‘门’,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了稀碎的脚步声。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凡川连忙站起了身,迎了过去。

    待走到了‘门’前,这才看到,来者竟是西宫的隐仙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

    “没想到两位前辈行进速度如此之快,欢迎欢迎,快请进。”凡川说着客套的话,请进了苏沅和苏卿进入了秋曳宫内。

    此刻的苏沅已经打消了先前的不满,而苏卿更不用提了,对于此行而言,苏卿反倒很是欢喜,满脸的笑容完全不像刚刚经历过战争一样。

    “东宫少君见笑了,我们兄妹二人行进再快,也没有你们快。”苏沅同样客套着。

    而苏卿则是在进入秋曳宫之后,不停的左右张望,似乎想要看清楚秋曳宫内的每一丝角落,同时还不忘表现出惊讶和诧异之‘色’,实属可爱。

    “苏沅前辈,我已命人前去布置阁室,想必在贵西宫仙友到来之际,便可布置妥当。”凡川解释道。

    苏沅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身体有些扭捏的回声道:“呃,如此……多谢了。”

    凡川眼见气氛有些尴尬,便话锋一转,看向了苏卿,继而出声道:“苏卿前辈,怎么样?和你们西宫是不是有差别呢?”

    被凡川问到,苏卿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回声道:“恩,不错不错,和我们西宫差不多。”

    说着话,苏卿走近了凡川的身边,踮起了脚,将‘诱’人的嘴‘唇’贴近了凡川的耳边,小声道:“你怎么还称呼我为前辈呢?咱们不是说好了嘛,不准这样称呼了。”

    凡川感受着耳根的温度,毕竟守着苏沅和庸老在,凡川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刻意后撤了几步,尴尬的回声道:“呃,大家都是仙人,东西两宫原本是一家嘛,所以差不多很正常……”

    气氛甚是尴尬,好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这一次到来的是青墨,言慕岸,以及霄项。

    见到三人归来,刚好破解了这尴尬的气氛,凡川便连忙迎了去。

    “师尊,青墨姐姐,霄项兄,你们回来了。”

    “恩,我有伤在身,所以行进有些缓慢。”青墨回声道。

    言慕岸则出声问道:“其他人都到了吗?”

    凡川摇了摇头道:“没有,眼下我们这些人到了,琼姐姐去休息了。”

    说到休息,凡川便再次看向青墨,以及其受伤的臂膀,接着出声道:“对了,青墨姐姐,你也快些回你的梦田阁休息吧,回头庸老前辈会助你疗伤。”

    青墨皱了皱眉道:“我这伤势还好了,不算太严重,要不等西宫的人都来了,我再去休息吧。”

    “不行,青墨姐姐,你必须听我的,眼下这里有我和师尊在,还有庸老前辈,霄项兄,没什么事情的,你快些回去。”凡川假装严肃道。

    青墨见状,迟缓了一瞬,只好点了点头,随后拜会了庸老,以及西宫苏沅苏卿兄妹之后,便离开了秋曳宫。

    待青墨走后,凡川再次看向了言慕岸,关切的出声道:“师尊,我都忘了问您,您没事吧?这一次没有受伤吧?”

    言慕岸随即甩了甩白‘色’的袖口,一副飘逸的样子,回声道:“你看老夫像受伤的样子吗?放心吧,老夫没事,倒是你,差点可没命了,以后可不准擅做主张了!你看看你这衣服,都烂成什么样子了,不成体统!”

    凡川这才再一次注意到自己衣不蔽体,瞬间再次尴尬的无地自容,先前的忘我实在过于入戏,完全忽略了这事,一时间特别尴尬。

    还好这时霄项凭空拿出来了一件白‘色’的长衣,递到了凡川的眼前。

    “少君,这是属下的衣物,不过一次还未穿过,少君若不嫌弃,先行穿去罢。”霄项出声道。

    凡川见状,一把将霄项手的长衣给拿了过来,同时慌‘乱’的出声道:“多谢霄项兄,多谢霄项兄……”

    凡川地慌‘乱’换衣的模样惹得众人纷纷笑出声音,特别是躲在苏沅身后的苏卿,更是笑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女’人。

    待凡川换好衣物之后,瞬间‘精’神了不少,自信也找了回来,接着几人又聊了一些关于战场之事,以及接下来的布置之事,随后‘门’外便再次传来脚步声,而且这一次的脚步声很密集,似乎很多人在接近秋曳宫。

    凡川等人在听到这密集的脚步声之后,便一同向着秋曳宫‘门’外走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