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众望所归
    正在凡川遥想的当下,身边传来了琼姬的声音。,: 。

    “少君,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是想要问清楚,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帮他们?”

    凡川回过神来,盯着琼姬,微笑道:“怎么了?琼姐姐觉得我哪里做错了吗?”

    琼姬摇了摇头道:“不是对与错的问题,我只是不理解,少君为何如此帮助我们的敌人呢?”

    “敌人?”凡川摆动了一下手指,继续道:“以后不会是敌人了,和平,难道不是你我想要看到的画面吗?”

    琼姬却反驳道:“可是彻底消灭了他们,换来的也是和平。”

    凡川点头道:“对,消灭他们自然能换来和平,但前提是,我们东宫定然也会有损伤,若是在等同条件下,我们不动一兵一卒,可以换来和平,你觉得哪个划算?”

    “可是少君,我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我们仙君大人的仙逝,跟这些人都脱不了干系。”琼姬有些生气。

    “非也。”凡川缓缓道:“父君的离去,论说干系,也只有我,也只是因我而仙逝。”

    琼姬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几乎像是在一瞬间,憔悴了些许。

    一旁的庸老见状,连忙走了来,先是对着琼姬出声道:“琼儿啊,你这些天太劳累了,回去该当好好休息一番才是。”

    接着庸老又看向了凡川,缓声道:“老朽觉得少君所言极是,若能兵不血刃,那是最好,既是仙人,修来皆有不易,何苦自相残杀呢?”

    “对对对!”凡川赞赏道:“庸老前辈说的没错,正合我意。”

    琼姬再也没有反驳,只是好像还有些许的不服气。

    这时霄项也走了过来,面带担忧的出声道:“少君,这西宫仙人共有三百多人,我们东宫虽然可以提供足够的阁室,但我怕……”

    “怕什么?”

    霄项支支吾吾的回声道:“我怕两宫仙人在一块,会不会引起躁动?到时候万一再动手,可是……”

    “这个你放心,我有把握他们西宫仙人不会主动挑衅,眼下最要紧的,还是看好我们东宫自己的人。”凡川打断道。

    霄项疑‘惑’道:“少君为何如此坚定?”

    凡川笑道:“那是在我东宫,他们是战败之友,不用多说,自然懂得谦让。”

    霄项苦笑着点了点头,像是有些不认同凡川的话,但终究也没有再说什么。

    接着凡川又关心了一番青墨的伤势,在得知暂时无碍之后,这才放心,而随后片刻,似乎已经安排妥当的苏沅,便带着苏卿,向着凡川等人走来了。

    临近之后,凡川还未开口,苏沅却率先对着凡川施礼道:“东宫少君,先前多有不敬,还望莫怪。”

    苏沅一旁的苏卿则是微笑着对凡川点头,似乎很满意其兄长的道歉。

    凡川笑了笑,主动前靠近,同样对着苏沅躬身施礼道:“苏沅前辈多虑了,我理解,我也没有放在心。”

    说着话,凡川又看向了苏沅身后的众多西宫仙人,接着出声道:“不知苏沅前辈可安排妥当了?”

    苏沅点了点头道:“恩,好了,我们统计了一下,派出了一部分没受伤的仙友,先行回西宫修缮,留下的皆是伤残者,需……需要暂缓修养。”

    凡川微笑道:“好好好,我们东宫有庸老医仙前辈在,想必用不了多久,贵西宫受伤的仙友皆会痊愈。”

    “如此……叨扰了。”苏沅真诚道。

    这仅仅片刻,苏沅的态度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不过对于凡川来说,这样自然最好,也让自己的计划,前进了一步。

    “好了,苏沅前辈别客气了,既然已经准备妥当,我们即刻启程吧。”说话间,凡川又安排着自己东宫里的仙人,准备回宫。

    片刻之后,在一片熙熙攘攘之下,一切便已准备妥当,此刻微风刚好拂过‘花’草树木,河流更是传来让人内心安逸的响声,凡川不禁的感叹了一番,再次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想起神人瑾‘花’,还是有些震惊和不可思议,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遭经历,也让凡川重新开拓了眼界。

    仙人,远远不是尽头。

    熙熙攘攘的几百位仙人,几乎便是整个仙界里的所有仙人,此刻正加速的向着东宫赶去,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即使有个别压抑的东宫仙人,但看在凡川的面子,便是选择沉默不语。

    这一战争前前后后经过了很多天,此刻踏了归途,不免疲惫之意涌来,凡川同样感觉到了累,便选择跟在了琼姬的仙术挪移阵法之内,但庸老担心琼姬的身体同样疲惫不堪,便独自布下了仙术挪移阵法,同时带着凡川和琼姬二人。

    在庸老的仙术挪移阵法之内,琼姬终于再一次忍不住,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你实话告诉我,你的计划是什么?”

    “啊?什么计划?”凡川装神作书吧不知道的样子。

    琼姬却直截了当的拍了一下凡川的脑袋,嗔怒道:“别给我耍滑,老实‘交’代,你肯费这么大的功夫,带几百位西宫仙人回东宫,自然有你的打算,我想知道,你接下来的打算。”

    凡川尴尬的笑了笑,不再掩饰,便缓声道:“哎呀,琼姐姐,其实也谈不什么打算,我是真心的不想再动刀动枪,不想亲眼见证形神俱灭,父君在世之时,也是这种想法,不过要硬说有什么打算的话,倒还是有一个……”

    “什么打算?快说说看!”琼姬连忙追问道。

    凡川则刻意的咳嗽了一声,假装严肃道:“我说琼姐姐,你如今怎么一点也不矜持?当初我们第一次相见之时,你的高冷呢?这么耐不住……”

    一旁的庸老听到凡川的话,忍不住笑道:“哈哈,少君,你不了解了吧?琼儿的高冷那是给陌生的人看的,若是她信任并认同了你的话,你见到的琼儿,可是一个欢喜的紧的小丫头呢!”

    听到庸老的打趣,琼姬忍不住一脸通红,鼓着嘴对着庸老嗔怒道:“哎呀,庸老,您……我哪里还是什么小丫头,我都几千岁了好不好……”

    凡川也忍不住出声笑道:“哈哈,真没想到,琼姐姐原来竟是如此可爱呢!”

    琼姬则再次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脑袋,严肃道:“说正经的!快告诉我,你的打算……”

    “好好好……”凡川举手投降道:“是这样的,琼姐姐,我想通过这一次的恩惠,彻底的将西宫拉拢过来,从而归附我们东宫,从此仙界再也没有东宫西宫,只有一个完整的仙界!”

    “啊?你……”琼姬不可思议的盯着凡川道:“你怎么这么肯定?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愿意归附我们呢?”

    凡川无奈道:“我不肯定,所以啊,要一步一步来嘛,这种事急不得。”

    一旁的庸老也听了进去,便附声道:“少君,老朽觉得你说的不错,仙界嘛,本是一家,干嘛要分离呢?只不过,这种事虽然急不得,但也不能任由时间慢慢磨吧?”

    凡川沉重的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只是这一步步的计划,我还没有完整的想法,眼下暂且如此,日后再议如何?”

    琼姬也一改模样,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恩,如此结果最好,只是这长路漫漫啊……”

    “凡事没有轻而易举的,所以,我们需要坚定内心。”凡川扬言道。

    “恩。”

    “恩。”

    琼姬和庸老同时点头认同。

    没了话,凡川便微微闭了双眼,准备休息一番,然而还未等凡川进入梦乡,却再次被琼姬给摇醒了。

    “哎呀,琼姐姐,你还想问啥?能不能回去再问?我好累……”凡川不耐烦道。

    琼姬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伸手指了指凡川的‘胸’口,凡川顺着琼姬所指看去,这才发觉,护住自己‘胸’口的衣物再次扯开了,先前已然破烂不堪,只不过被凡川草草的系了,没想到眼下再次挣开,‘胸’口的皮肤正‘裸’‘露’着。

    凡川尴尬的连忙伸出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好像一副将要被非礼的样子。

    琼姬见状,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继而出声道:“你干嘛?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嘿,小小年纪,还‘挺’害羞呢!”

    “你……你你,你干嘛盯着我这里看啊?”凡川尴尬道。

    琼姬则是微笑道:“我还能干嘛?我只是想问你,你喜欢什么颜‘色’,待本大仙回去之后,帮你做一件新的长衣。”

    “啊?琼姐姐,我没听错吧?你这捣鼓兵器,又爱战斗的‘女’侠,竟然还会做衣物?”凡川不可思议道。

    “呸!你怎么跟你姐姐说话呢?到底要不要?不要算了!哼!”说着话,琼姬便准备转过身去休息。

    凡川见状,连忙出声道:“要要要,我敬爱的琼姐姐给亲手做的长衣,我怎么舍得不要呢?那我岂不是傻到家了!”

    “哼,算你识相,说吧,你喜欢什么颜‘色’?”

    凡川沉思了一瞬,脑海不知为何,竟浮现出来了楚远紫剑,以及当时在清雨阁之时,南雅锦曾赠与自己的紫‘色’锦衣,于是凡川便出声道:“我喜欢淡紫‘色’。”

    “淡紫‘色’?这什么颜‘色’?穿起来多怪噢!”琼姬不解道。

    没等凡川回话,琼姬接着出声道:“这样吧,仙人嘛,要有一股仙气在身,淡青‘色’吧,恩,这个颜‘色’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