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婉言相劝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凡川也替苏沅倍感尴尬,但眼下东西两宫的局势还不稳,凡川不想挑起争端,毕竟和平在凡川的内心,永远是占据第一位,那便是意味着少流血,少些魂飞魄散。.: 。

    然而当下苏卿的义正言辞,以及苏沅的尴尬处境,导致西宫众仙面面相觑,终于站出来了个别西宫仙人,伸手将苏卿给拉回了一旁,同时小声责备道:“苏卿隐仙大人,您为何帮着别人说话啊?”

    苏卿倒是不避讳,直截了当的回声道:“我只是事论事,你们一边去,这里没你们说话的份儿!”

    经过这场战争之后,眼下西宫阵营内最有权位的仙人,想必也只有苏沅和苏卿了,所以当苏卿斥责西宫众仙之后,西宫众仙也只好识趣的远离了是非。

    场面唯留下了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以及凡川这边诸多仙人。

    苏沅沉默了一会儿后,脸‘色’稍微平复,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便对着凡川再次出声道:“东宫少君,我知道战争固然残酷,可眼下我西宫仙君已然仙逝,你们又烧了我们西宫的昭雎殿,接下来你们该当神作书吧何表示?”

    苏沅的这番质问顿时让当下的气氛尬到了极点,没等凡川做出回应,一旁的琼姬却率先出声道:“表示?呵呵,真有意思,你想让我们表示什么?”

    “琼姐姐,别……”

    “你别拉我……”琼姬撇开了凡川的手臂,接着出声道:“你也知道战争的残酷,可当你们集结于八百里仙脉之时,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哦对了,你们当时肯定没这么想,因为你们那么气势汹汹,势必一举歼灭我东宫吧?只可惜事与愿违,你们没能得逞。”

    “你……”苏沅气愤的指着琼姬,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凡川见气氛有些僵硬,便连忙抢断道:“好了好了,按辈分来说,你们都是我的前辈,眼下可否听我一言?”

    琼姬自然认同的点头,而苏沅却冷哼了一声,没有答应,但也没有反对。

    凡川顾不得这么多了,便紧盯着苏沅,直截了当的出声道:“苏沅前辈,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讲?”

    苏沅执拗的扭着头冷哼道:“有话快说。”

    “好。”凡川点头道:“是这样,眼下我本人呢,自然可以代表整个东宫,所以,我以东宫的名义起誓,我们是向往和平无争,绝无赶尽杀绝之意,不然我们也不可能会在这里‘交’谈甚久,可是?”

    苏沅没回应,凡川则继续出声道:“但仅凭我们一家向往和平却是徒劳的,毕竟你们西宫已然决定出兵,而在这之前,珠玑又杀了我父君,所以这个赶尽杀绝好像更适合你们西宫……”

    “你……你说的什么话!”苏沅生气道。

    “别别别,您先别动怒,听我把话说完,可好?”凡川见苏沅没了动静,于是接着出声道:“既然你们西宫已然决定要剿灭我们,所以我们只能反抗,换做是您,您难道要坐着等死吗?所以,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反抗。”

    见苏沅依旧在听,凡川则继续出声道:“然而我们的反抗却是凸显劣势,正面迎敌定然败退,所以才在为了生存的前提下,不得已偷袭了你们西宫的昭雎殿,既然是战场,那兵法自然无高低之分,只需收获成果即可。”

    “然而尽管是这样,我们东宫的实力与你们较起来,还是有存在着差距,只不过珠玑的异变,刚好侧面成全了我们,倒不是我们东宫希望是这样,只是万物之定律谁人可掌控?当然,珠玑的异变你们是看在眼里的,这个不用我多说。”

    “后来,异变的珠玑已然成了这个战场头号隐患,不管苏沅前辈您愿不愿意承认,异变的珠玑已然对立了东西两宫,是吧?我想您该记得,我在第一时间派人去助汝妹疗伤,并向您说明了我的想法,合东西两宫之力抗衡异变的珠玑,然而,您并不领情,对吧?”

    “在我们东宫准备撤离的时候,汝妹找到了我,说你们被冰封了,希望我能伸出援手搭救,可是您也知道,我能有什么能力搭救?但我也没有怂,陪着汝妹一起前去查看情况了,这一点您可以向汝妹验证。”

    “后来所发生的一切,我想汝妹该是告诉您了,在那一刻我已准备好了赴死之心,然而神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我想,这算是天意吧?”

    “天意?什么天意?”苏沅终于回声了,而且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些许。

    凡川见状,连忙回声道:“天意便是要我们东西两宫和平共处,再无战争。”

    苏沅一改语气冷声道:“和平共处?你说的好听,可眼下我们三百多位仙人去哪里?昭雎殿已经被你们烧光了!”

    “是,我知道!”凡川急切道:“所以,我才在刚刚提出,我有一个想法。”

    苏沅这一次没有冷嘲热讽,反而是点了点头道:“你说说看。”

    凡川微笑道:“是这样,你们暂且可以住在我们东宫里,待日后你们西宫修缮好了,再行回去也无妨啊!”

    “什么?住在你们东宫里?这……这怎么可能呢?”苏沅明显不相信,一副冷笑的样子很是难看。

    然而不仅仅是苏沅不相信,连站在凡川身旁的琼姬等仙人,皆是面面相觑,搞不清楚凡川为何要这样做,但看到凡川如此坚定,琼姬等仙人也不好‘插’话,只能按捺住自己,等待着。

    “不相信?苏沅前辈为何不相信?难道还怕我害了你们不成?”凡川反问道。

    苏沅不知为何,突然冷静了下来,沉默了许久之后,自惭道:“我倒是不害怕你会害了我们,我又不傻,若是你想杀了我们,大可早早动手了解了,何苦至此,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不知你们东宫所有仙人可愿意?还有……还有我们西宫的仙人,我没有把握他们全都肯听我的。”苏沅缓声道,脸‘色’有些难看。

    凡川微笑道:“东宫这边你放心,我刚刚也说了,我代表了整个东宫,还有,眼下来东宫只是暂住,对吧?可别胡思‘乱’想,再说了,待日后你们西宫修缮好了,你们不都回去了嘛。”

    苏沅再次沉默了许久,在这时,一位西宫的仙人急匆匆的来到了苏沅的身前,似乎有话要说。苏沅见状,便示意其但说无妨。

    于是那西宫仙人便直截了当的出声道:“隐仙大人,眼下我们西宫伤亡惨重,还有很多仙友身负重伤,不宜长行,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啊?快说!”苏沅有些生气道。

    那西宫仙人身子颤了一番,接着鼓起勇气回声道:“所以我们眼下不适合长途跋涉回西宫,那样会让很多仙友伤势加重,而且昭雎殿被烧,我……我们回去更没有阁室养伤和修炼。”

    “呸!”苏沅气急败坏的指着那位西宫仙人,接着出声道:“那你说有什么办法!”

    那西宫仙人被吓得连退了数步,哆嗦着回声道:“属……属下没有办法!”

    “那滚!”苏沅气愤道。

    待那西宫仙人仓皇的离开之后,凡川见机,连忙出声道:“苏沅前辈,眼下距离我东宫较为很近,想必不会耽搁贵西宫仙友的伤势,您看如何?”

    苏沅再次沉默了一瞬,最终紧盯着凡川,缓缓的出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啊?怎么了?”凡川假装楞道。

    苏沅缓缓回声道:“你我本是敌对,战场之,你不但没有对我们出手,反而一直在帮我们,何故?我想不通……”

    凡川温暖的笑了笑道:“苏沅前辈,您可千万别想多,我没有什么原因,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向往和平,这么简单。”

    “所以,你才会主动救我们?才会主动帮我们?为了以后我们西宫不再讨伐?”苏沅反问道。

    凡川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同意是为了和平,才帮助你们,但您用错了一个词,所谓讨伐,那是敌对,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敌对了,您说呢?”

    苏沅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凡川见状,接着追问道:“所以,苏沅前辈,眼下是否可以带着贵西宫的仙友们暂住我们东宫了呢?可别耽误了伤势。”

    苏沅再次沉默了许久许久,这一次像是终于想通了一样,对着凡川微微躬身施礼道:“多谢,多谢……”

    谢意过,只见苏沅立即转身离去,开始向着剩余的西宫众仙们发号施令,也许是因为苏沅的修为境界颇高,所以眼下西宫残余的仙人皆都听从其的号令,对于去往东宫暂住一提议,竟然全票通过,并无个别仙人反对。

    想必该是西宫的仙人经过这一战之后,害怕了战争,从而对东宫有了另一个看法,这一种新的看法,是契合着凡川的目标,更契合着凡川的内心。

    而在苏沅发号施令,同时布置前去修缮西宫的行进力之时,凡川则一个人望着远方的天空,缓缓的,眼眶里闪现过一丝亮光,但不易察觉。

    旁人听不见,只有凡川一个人在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凡别?父亲,今日算不算是为你报了仇?只怪我没有能力亲手斩杀珠玑,不过我却做了另外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想必你听了会愉悦,其实,我和你都一样,我们都向往着和平,怜悯着苍生,珍惜着天地万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