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四章:无风起浪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啊,说是可以提升兵器本身的能力,这个以后慢慢跟你说。。: 。”

    “如此,多谢少君了!”琼姬似乎很开心,先前的不悦也一扫而光,似乎这便是锻造师的通病。

    而接着青墨又附声道:“少君,依你所言,眼下这‘花’草树木,还有这突兀出现的河流,皆是那神人一手所布下的吗?”

    “是啊,这个我是亲眼所见的,真可谓是既神秘又神!”凡川坚定道。

    然而接着庸老又附声道:“怪不得,少君,若是真如你所言,老朽便明白了这冰封为何会瞬间消散了,还有那些先前被冰封的仙人,几乎皆都不治而愈了。”

    庸老说话间,只见齐亢突然闪身挪移过来,对着凡川‘激’动的出声道:“是啊,少君,确如医仙前辈所言,属下的伤势真的是不治自愈了!”

    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好,那好。”

    接着兴奋劲过去了的琼姬,忽然冷静了下来,再次望向凡川,继而发问道:“对了,少君,若按照你所说,那……珠玑岂不是已经死了?”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啊,神人是这么说的,后来神人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那条诡变的北冥鲲。”

    琼姬若有所思道:“那么这下西宫可是群龙无首了,我们的计划是不是……”

    “好了,琼姐姐,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前东西两宫虽是敌我双方,但当下刚刚一起经历了生死考验,如今接着挑动战争,实为不妥。”凡川打断道。

    “那依少君之意,我们该当如何?”

    凡川沉默了一瞬,继而出声道:“先静观其变吧,最好是能和平相处。”

    “哎呦……”正在此时,青墨突然一紧胳膊,脸部表现出了疼痛的样子,看来其的伤势还未痊愈。

    凡川连忙关切道:“青墨姐姐,你的伤势还未痊愈吗?”

    没等青墨回答,一旁的庸老却替答道:“青墨这丫头的伤势因枯天渐而起,与这冰封无关,恐怕没在神人所救赎的范畴之内吧?”

    凡川同意的点了点头道:“想必是如此吧,那青墨姐姐你接下来可不能妄动,注意养伤。”

    青墨抿了抿嘴,点了点头道:“多谢少君关心,我会好好养伤的。”

    “恩。”凡川随即看向了西宫阵营,眼见苏卿还在不停的复述,似乎还未传达清楚,于是凡川便将目光投向了此刻身处在琼姬等仙人身后的霄项身,继而喊话道:“霄项兄,烦请过来一下。”

    霄项本来似乎还因为神人的出现,而震惊到神游,但在听到凡川的传呼之后,便连忙闪身挪移而来。

    “属下在,少君可有什么吩咐?”霄项躬身施礼道。

    凡川立即扶起了霄项,继而出声道:“眼下已无大碍,你带些人,去清理一下战场,统计一下我们东宫的损失。”

    霄项连忙点头道:“少君,不用去了,属下早已统计完毕了。”

    “噢?这么快?说说吧,我们东宫的损失怎样?”

    霄项稍稍定了定神,出声道:“是这样,少君,仅算仙逝而去的仙人的话,我们东宫损失了一百多位仙人,其初仙修为境界的仙人占有七成,浮仙修为境界的仙人占有三成,而隐仙……”

    “好了,隐仙不用说了,庸老前辈和琼姐姐她们不是在这儿嘛。”凡川打断道。

    “恩,属下知道。”霄项接着又靠近了凡川些许,声音刻意压低了出声道:“少君,属下也探明了西宫的损失。”

    “噢?确定吗?”

    “自然确定。”

    “那快说来听听。”

    “恩。”霄项小声道:“据准确的统计,西宫损失了二百多位仙人,其初仙和浮仙各占五成,还……还有枯天渐和钦老两位隐仙,如今再算珠玑的话,那还有一位净仙……”

    “恩恩,我知道了。”凡川虽然表面装神作书吧云淡风轻,可内心早已翻江倒海,没想到西宫的损失竟然这么严重,当然,这其以珠玑为敌,自相残杀的仙人定然占据不少。

    按照霄项的统计,凡川大致的估算了一下,如今战争过后,东宫该是剩下三百多位仙人,其有隐仙三人,那便是琼姬和庸老,以及青墨。

    而西宫则从原本的五百多位仙人,大幅缩减到三百多位仙人,虽然人数与东宫相仿,但实力已然远远落差,这其仅以隐仙为凭,那便只剩下了苏沅和苏卿,而至于浮仙,也在一定程度少于东宫。

    凡川心里顿时有了底,但回想那些战争之下的亡魂,凡川又特别的不安,尽管再惋惜和痛恨,毕竟战争已然发生了,况且这场诡异的战争死伤最大的地方,还是由于珠玑的异变导致,如今一切烟消云散,凡川渴望着和平,真心不想再挑起战端。

    正在凡川打算着接下来如何收场之时,不远处西宫阵营出现了躁动,只见苏沅带着一帮西宫仙人,正向着凡川快步走来。

    凡川见状,愣了一下,不知苏沅是有何目的,但还未等凡川做出反应,琼姬和霄项等仙人却已率先拦在了凡川的身前,以防有变。

    凡川看到琼姬和霄项的样子,不禁一番苦笑,随即前劝慰道:“琼姐姐,霄项兄,你们这是干嘛?”

    霄项率先道:“少君,西宫那帮人‘阴’险狡诈,我们不得不防着点。”

    凡川笑了笑道:“没事没事,相信我,赶紧散开。”

    在凡川的几番说辞之下,琼姬和霄项终于还是不甘愿的散开在了一旁,但终究没有离开能够及时保护凡川的范围。

    不一会儿,苏沅等西宫仙人便来到了凡川的身前,只听苏沅直截了当的出声道:“你又救了我妹妹一次,我在此谢过你,但是,我有一事不明。”

    苏沅这副样子哪里像是来道谢的,反倒像是来要债的,但凡川并不想跟其计较,于是便回声道:“但且请讲。”

    苏沅轻微的点了点头道:“你说是有神人挽救了这一切?而且解除了我们身的冰封,还带走了那个什么北冥鲲,因此我们仙君大人便不存在了?”

    又是同样的问题,凡川有些不耐烦了,但终究还是压抑住了,继而回声道:“自然是,我没有说谎,我也没有必要说谎,再说了,除非神人莅临,不然这一切,我们怎么解释呢?”

    听完凡川的话,苏沅放眼望了望荒原四下里的怡人景‘色’,眼下已然不能称之为荒原了,该是一座‘花’园才是。随后只见苏沅再次轻微的点了点头道:“可是,这一切都只是你一人的说辞,难保不会有诈。”

    听到苏沅这么说,凡川几乎想笑,随即无奈的苦笑道:“有诈?哎哟,我说苏沅前辈,我能诈什么呢?来来来,你跟我说说,我能诈什么?”

    苏沅却冷哼了一声道:“若是你们联手杀了我们仙君大人,而又非说神人降临呢?”

    “我次奥!”凡川忍不住骂粗口道:“我说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当时珠玑是个什么情况?你们难道不知晓?恐怕合东西两宫之力都难以与其抗衡吧?再说了,珠玑当时将你们所有人给冰封了,算是我有那个能力杀了他,那也岂不是为你们报仇?”

    “一派胡言!”苏沅却冷喝道:“算是仙君大人将我们冰封了,那也只是仙君大人一时走火入魔,岂能容你动手杀之?”

    “你你你……”凡川气的不停摇头道:“好,你不信我,但你总该信你妹妹吧?让她亲口给你说说,当时珠玑是个怎样情况!”

    说完,凡川便望向了不远处的苏卿,挥手示意其过来,而苏卿倒也利索,拖着受伤的身子,快步赶了过来。

    苏卿刚到,凡川便抢先道:“苏卿,你跟你哥哥说说,当时北冥鲲……不对,珠玑,当时珠玑异变成了北冥鲲之后,是个什么样子?你我是不是皆被其所伤?”

    “是啊!”苏卿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抱怨的看向苏沅,接着小声嗔怒道:“哥哥,你干嘛啊,我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嘛,珠……我们仙君当时是异变成了北冥鲲的模样,我和凡……东宫少君我俩皆被其所伤,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苏沅却依然不依不饶道:“那你后来不是昏‘迷’过去了吗?你怎么知道你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

    面对着凡川,苏卿似乎越来越不好意思,于是便将这怒气全撒在了其兄长苏沅的身,接着只见苏卿‘抽’手掐了苏沅的臂膀一下,随即出声道:“哥哥你是真傻假傻啊?是,算是按照你所说,东宫少君联手他人杀了我们仙君大人,可我也是西宫之人呐,那他为什么还要救我?而不是也顺手杀了我呢?”

    听到苏卿的话,苏沅一时语塞,但随即依然逞能道:“那……那是因为仙君大人跟他有杀父之仇!”

    “哥哥!”苏卿突然发怒,声音很大,震慑了在场不少人,接着只见苏卿毫无回避的嗔怒道:“哥哥,你别强词夺理了!再说了,即使东宫少君杀了我们仙君大人,那又能怎样?你可知道,眼下这里是战场,我们都在参与着战争,本是你死我亡之事!”

    苏沅再一次语塞,一时间憋得脸通红。

    而苏卿反倒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下,接着出声道:“再说了,算是东宫少君杀了我们仙君大人,可你们呢?你们身的冰封呢?怎么自行化解了呢?若真是他杀了我们仙君大人,你们怎么还会存活呢?”

    “卿儿,你……”

    苏沅彻底没话了,尴尬的站在原地,一时间竟也不知该当如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