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北冥之鲲
    然而一番静默之后,神秘女人似乎听懂了超级大鱼的传达,于是便缓缓的挪动身体,目光忽而紧锁在了还处在震惊之中的凡川身上。

    凡川的目光灼热的触碰到了神秘女人的目光,不由得周身一颤,便惶恐的不知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但随即,神秘女人却率先开口了。

    “你与北冥鲲是敌是友?”神秘女人用着极其空灵的声音对着凡川出声问道。

    凡川愣在了原地,只一味的长着嘴巴,却仿佛失去了说话的本领,呆滞的如同丢失了灵魂一般,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见到凡川的样子,神秘女人微微笑了一下,继而出声道:“恩?你与北冥鲲,是敌还是友呢?”

    神秘女人的再次相问,这才将凡川从震惊之中拉了回来,只见凡川连忙支支吾吾的回声道:“谁谁是北冥鲲?”

    神秘女人再次微笑,视线转向了超级大鱼身上一瞬,继而出声道:“便是这鱼。”

    凡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珠玑所异变的怪物名为北冥鲲,于是凡川便连忙回声道:“他他原本不是什么北冥鲲,他是仙人!名为珠玑!可是西宫的仙君!”????神秘女人轻轻点了点头,再次微笑道:“我知道,但,这不是我的问题。”

    凡川再次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神秘女人刚刚的问话,这才急忙回声道:“噢噢,不好意思,我我有些紧张,我跟他是对立,他他曾亲手杀了先父。”

    神秘女人再次轻微的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可曾报了杀父之仇?”

    凡川平稳了一下心绪,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本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他又如此异变,实不相瞒,在您到来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赴死之心。”

    神秘女人微笑道:“那你可知这异变的原因?”

    凡川瞪大了眼睛,伸手指了指北冥鲲颈背之上悬挂的照月神弓,继而出声道:“我想是因为那把照月神弓,才导致他出现了异变。”

    神秘女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出声道:“莫非你知晓这把弓?”

    凡川的震惊已经稍显平复,于是便缓缓的出声道:“是,我曾受益于这把照月神弓救治过。”

    接着,凡川便长话短说的复述了一遍在魔界的经历,只是这其中凡川并未提及与北语发生男女关系一事,只是大概的复述了照月神弓的神奇,以及对照月神弓的好奇与神秘感受。

    听完凡川的复述,那神秘女人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没有被冰封。”

    凡川愣了一下,回想之前苏卿曾问起自己为何没有被冰封,原来这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曾被照月神弓救治过,果然这照月神弓极其的神秘和诡异。

    几番谈话之后,凡川突然想起来,自己还不得知眼前这位神秘女人的来路,而且就连对方是敌是友,或是说是仙还是什么,都难以给出答案。

    于是凡川便抓住一个空隙,连忙出声问道:“敢问敢问阁下是?”

    被凡川问起,只见这神秘女人愣了一下,继而微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救下你们所有仙人。”

    “什么?你”凡川很是震惊,没想到眼前这么一位看面相来说年岁不大的女人,竟说话如此胸有成竹,凡川便有些迟疑道:“救下我们所有仙人?敢问你怎样救?”

    那神秘女人再次微笑道:“这个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

    说话间,只见那神秘女人突然抬了抬纤纤小手,对着身下的北冥鲲挥动了一番,只见一道青烟缓缓的流淌到了北冥鲲的身上,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北冥鲲竟表现出了史无前例的躁动,煎熬的挣扎着,同时哀嚎声不断,与其之前狂妄的嘶吼声比较起来,极其的滑稽。

    凡川再一次被震惊,没想到眼前这位神秘女人竟然只是抬一抬手,便可以制服如此庞然大物,顿时让凡川刮目相看。

    震惊与好奇之下,凡川再次追问,不过这一次凡川的语气刻意的恭敬了些许:“敢问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神秘女人再次倾颜一笑,回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执念呢?好了,但且告诉你,我叫瑾花。”

    话音落,神秘女人继续开始对北冥鲲施压,便不再理会凡川。

    然而这“瑾花”二字,却久久在凡川的心头徘徊,当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凡川的第一直觉是熟悉,再继续想一想,便觉得更为熟悉了,只是一时间想不出与这名字之间的关联,凡川则不停的观望着瑾花的侧脸,试图想要想起些什么,然而终究认定自己从未见过眼前这位叫瑾花的神秘女人。

    “瑾花?瑾花怎么这么熟悉呢?”

    “瑾花可是从未见过呀!”

    凡川自言自语着,绞尽了脑汁,还是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然而当下那位名为瑾花的神秘女人,却早已制服了北冥鲲。

    只见此刻的北冥鲲身体骤减了不少,与仙人的高度相仿,状态更是乖巧的像是瑾花的宠物一般,慢悠悠的贴在瑾花的脚下,毫无反动之意,和之前的狂妄肆虐完全成了两幅模样。

    凡川的震惊再一次持续,然而终究是陷入在疑惑和费解之中,而随着北冥鲲被制服之后,只见瑾花干净利落的拿起了照月神弓,将照月神弓收进了自己的袖口之内,随后便环顾了一眼荒原四周,表情中带些同情。

    然而接下来瑾花的动作,再一次让凡川瞠目结舌,只见瑾花突然凌空盘膝而坐,双手之间不停的变幻着模样,一道道青烟更是快速的汇聚弥漫,这种青烟般的气息是凡川从未见过的,更无法触及或者试探,只有神秘可言。

    而随着青烟的弥漫,只见瑾花突然轻喝一声,那道道青烟便如同彩云一般,接连不断的溃散,从而雾化成滴滴朦胧雨水,皆洒落在了这片荒原之上。

    最为惊艳的一幕出现了,就在那青烟幻化的雨水降至在了荒原之上后,原本被北冥鲲吐出的恶水侵蚀的大地,几乎在一瞬间变化模样,而那些从照月神弓之中散出的寒气,以及碎冰,皆都瞬间消散不见。

    就是从瑾花身下的地面以中心开始,向着四面八方,快速的蔓延扑进,所有的寒气被消散,所有的冰刺也全然融化,而先前那些被冰封的西宫众仙,也接着受恩于瑾花之手,被冰封的身躯,几乎在一瞬间便被融化了,从而活灵活现,如同先前本体一般,更没有稍稍的不适之感。

    而让凡川也为之赞叹的是,随着那青烟幻化的朦胧雨水蔓延至自身之时,自己竟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温暖的感觉,胸口之间先前的寒气之感,瞬间被驱散,绞心般的疼痛之感,更是一瞬间全无,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而且更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所谓的伤势,完全不再存在。

    这还不算完,就在凡川惊讶的说不出话之时,只见瑾花再次挥动纤纤玉手,对着荒原大地又是一阵施恩,接着又一幕令人震惊的画面出现了,只见依旧从瑾花身下的荒原地面为中心开始,向着荒原的四面八方蔓延,竟神奇的开出了一株一株的花朵,且还有凭空长出了参天树木,以及绿油油的青草点缀。

    更为神奇的是,在这原本萧索干涸的荒原,经过瑾花的施恩之后,竟赫然出现了一条涌动的河流,河流之水更是清澈见底,缓缓的流动,向着八百里仙脉之处远去,一眼望不到源头。

    “唰唰”的流水声,伴随着树木花草的清香,顿时让这片荒原成了一处优雅的仙境,堪比东西两宫主殿的优美,更不用提及先前是一片战场,完全无从根据可言。

    凡川震惊的早已闭不上口,只顾着好奇,同时更为费解,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要搞清楚这神秘女人的具体来路,同时更要好好的感谢一番对方的搭救之恩,且这份搭救不仅仅是救下一个人,而是整个仙界。

    只是眼下所发生的一切太过于迅速,更过于梦幻,凡川甚至都有些分不清终究是真还是假,这一切完全超出了凡川所理解的概念,这种能力堪比改天换地,重生造物,仙人怎有这番能力?

    在仅有的一丝理智之下,凡川连忙对着瑾花躬身施礼道:“感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您救下了整个仙界”

    “呵呵”瑾花再次微笑道:“前辈?这个不敢,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任务罢了。”

    “任务?前辈何出此言?”凡川诧异道。

    瑾花想了想,回声道:“仙界大乱,算是因这照月神弓所引起的吧?恩这照月神弓是我的,所以,于情于理,我都该出手。”

    “什什么?这照月神弓是您的?”凡川再次被震惊到。

    瑾花再次微笑道:“怎么?不相信啊?”

    凡川连忙摇头道:“不不不,相信相信,只是”

    “怎么?”

    “只是您终究是谁?您救了我们所有仙人,我们必须报恩呀!”凡川还在坚持着。

    瑾花毫不动容的回声道:“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叫瑾花。”

    “瑾花瑾花,怎么这么熟悉,前辈,我们是不是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