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神秘来者
    凡川一心想要前去救援苏卿,完全没有察觉到超级大鱼的追踪,而对于当下的凡川而言,胸口处的痛感一直还在持续,尽管那股刺骨极其煎熬。

    腥臭的水流推着凡川加快前进,很快,便追赶上了此时早已昏迷的苏卿,只见苏卿的嘴角还在不停的溢出鲜血,意识全然模糊,任由凡川如何叫喊,始终没有一丝回应。

    碍于情势紧急,凡川来不及多想,便一手揽着苏卿的娇躯,一手费尽全力的划动,终于在一块高凸的岩石边,停靠了下来,由于高凸的岩石超出了水平位,于是凡川便艰难的将苏卿架在了岩石之上,接着自己也攀爬到了岩石上,得以稍微的喘息。

    然而休息的片刻总是一晃而过,不远处的浪声迭起,混沌的天色下风云搅动,带着无匹的压力,那只超级大鱼再次出现在了凡川的视线内。

    只见这条超级大鱼的躯体开始逐渐的转变为青色,尖锐的獠牙更是越发的长了起来,那一对透明的翅膀更是扇动着水流,引起滔天巨浪。

    凡川深知眼下这块岩石根本不是停歇之地,需得尽快另寻他处,然而还未等凡川仔细的勘察一番四下里的情况,那条超级大鱼便突然间发起了攻击。

    只见其的尾巴扫着浪涌,瞬间向着凡川所在的岩石扫荡了过来,几乎只是在一瞬间,凡川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凡川脚下的岩石便被超级大鱼的尾巴给击碎。

    凡川急中生智,连忙抓住了苏卿的娇躯,但无奈岩石已碎,两人只好再次浸入到了湍急的水流之中。????当下的凡川就像是惊慌失措的蚂蚁一般,任由他人宰割。

    凡川感觉到了胸口之处越发的寒冷了起来,那种刺骨的冷已经进入到了骨髓之中,让人承受着煎熬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

    情急之下,凡川使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抽出仅剩的一丝仙气,加入到了喊话之中,对着那条超级大鱼大喊道:“珠玑!我是凡川!有本事我们就身为仙人,好好的比试一番!”

    凡川是想要刺激一下超级大鱼,奢望延缓其的凌厉攻势,只是凡川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但眼下已无他法,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但且一试了。

    然而当在凡川的喊话传到了超级大鱼的耳中之时,竟还真的有了效果,只见超级大鱼顿时停在了原地,似乎在纠结着什么,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见超级大鱼似乎终于想通了什么一样,突然摇摆着身躯,似在挣扎,再次引起了滔天巨浪,随之,便再次向着凡川袭来。

    且这一次的袭击,是以超级大鱼长着血盆大口,试图一口将凡川和苏卿吃下。

    凡川见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很茫然,倒也忽然间想通了,释怀了,于是只见凡川不再游动,而是停靠在了另一处高凸的岩石旁,缓慢的将手中的苏卿,给平缓的放在了岩石之上。

    接着,凡川又故意摇摆身躯,引起小小的波浪,吸引了超级大鱼的目光,自顾自的游到了另一处高凸的岩石旁,安然的等待着超级大鱼的血盆大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进,对于凡川而言,无异于发自内心的煎熬,耳边的水声夹杂着哀嚎,视线内的混沌伴随着寒冷,这一切,就像极了末日的降临,凡川想通了,即使是死,也已无所愿。

    只是如同往常一般,回忆的画面开始充斥在凡川的脑海之内,自己的那些女人的倩影,开始如涟漪一般迭起,还有修真界的那些挚友,以及自己所经历过的妖魔两界,南异兽族的过程,全都如同翻篇一般,潮思如泉涌。

    死去的樱白,还未寻见的烟紫,无非成为了凡川内心的遗憾,凡川同时也在自问着,来到了仙界许久,自己好像从未停歇,从未真正的安稳下来,至于对烟紫的抱歉,只能说,缘分未到,可怜的是,眼下的终结已然来临。

    超级大鱼的血盆大口来到了凡川的身前,凡川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副尖锐的獠牙上,还正滴着腥臭的绿色粘液,强大的压力以及死亡的气息,充斥着眼下每一丝每一缝的空气中。

    凡川再次深呼吸了一番,哀怨的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头,却也是茫然中寻求最后一丝的自我安慰。

    “嗷呜!”

    超级大鱼再次嘶吼,腥臭的水流很快便被掀起,形成了强有力的巨浪,朝着凡川迎面扑来,距离仅仅数十丈,凡川见状,再次一番苦笑,紧接着便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这最终的审判。

    然而与凡川所预测的截然不同,凡川自知在自己闭上双眼之后,无需片刻,自己便会被浪涌吞没,从而安然的进入超级大鱼的口中,可是,眼下已然是过去了片刻,却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而且,凡川突然发觉,耳边竟然消失了水流的声音,额头上更是感觉不到凉风的侵袭,一切的一切似乎在突然之间,便安静了下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凡川在震惊之余,便连忙睁开了双眼,试图看清楚眼下的情况,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凡川惊恐的瞠目结舌。

    只见眼前的画面就像是定格了一样,悄然无声的发生着,但说定格却又不妥,因为眼下的一切事物,依然是在正常的进行着,只不过相对之下缓慢了许多,没了该有的动静。

    最主要的是,远处混沌的天色,竟在快速的蜕变,从而被一缕缕温柔的霞光所吞噬,那种感觉令人向往,仿佛雨散云开,一切的终结得以解脱。

    随着温柔霞光的快速统占,一个极其神秘,又富有诡异的身影,出现在了霞光之内,正随着霞光朝着超级大鱼这边飞来,而正是因此,超级大鱼才停止了袭击的步伐,从而闭上了血盆大口,只一味的在等待着藏在霞光中的那人的到来。

    四下里一片静谧,静谧到水流悄无声息,静谧到风云无处可躲,静谧到让人恐慌不已,不过就在这霞光的快速充斥之后,凡川忽而感觉胸口之处的冰冷竟少去了些许,竟没有之前那般刺痛了。

    不由间,凡川便开始等待,期望,想要尽快一睹来者模样,寻求这神秘的背后的真相,以至于这背后所发生的一切,以及这一切发生的密切联系。

    终于在超级大鱼不安的无声跳动之下,那霞光照射到了凡川脚边的水流之上,倒映出了柔和的光芒,缓释着寒冷,缓释着不安。

    随着霞光的充斥弥漫,一个漂浮的倩影,缓缓的出现在了超级大鱼的颈背之上,正悠然的观望着超级大鱼,从而像是有意无意的在自言自语,然而超级大鱼似乎很恐惧这道倩影的到来,一直在不安的挣脱跳动,却无法挪动原地半分半毫。

    这道倩影从最初的模糊,逐渐变的清晰了起来,这才让凡川真正意义上的看清楚了来者的尊容。

    来者是一位女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女仙?或是女什么?凡川给不出准确的答案,但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便是眼前的这位女人绝不简单,从其身上泛泛涌现的青烟可见,既不是仙气,也不是凡川平生所遇见过的气息,但总给人一种醇厚,却又极其强大的直观感受。

    只见这神秘的女人身着一袭淡青色的素衣裙,长长的秀发被一根素布条扎束了起来,直观感受虽然有些朴素,但从其周身所传来的气息来看,却又显得极其温文儒雅,且不失该有的美色。

    凡川在震惊之余,又观望着该神秘女人的脸庞,仅仅只扫了一眼,便再次被震惊,那精致的五官堪比天仙,只一瞬便让凡川想起了自己的女人北语,那种倾城的美貌世间绝无仅有,只不过相比较之下,北语的美貌中多了一丝妖媚,而眼前的这神秘女人的美貌,却给人一种柔和温暖。

    同是貌美如花,却又有着清晰的区别。

    凡川一时间大张着嘴巴,愣在了原地,甚至都忘了自己眼下是该当如何。然而至于那神秘女人,却依然在饶有兴趣的观望着其身下的超级大鱼。

    此时的超级大鱼愈发的不安了起来,不停的在试图挣脱跳动,然而却始终逃离不开神秘女人的身下,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既神秘,又诡异。

    终于,片刻之后,那神秘女人开口说话了,但并不是对着凡川开口,也不是对着超级大鱼,反而像是在自言自语。

    “造孽,造孽,一把弓?造孽”

    那声音极其的空灵,极其的动听,凡川听后,总感觉像是自己置身于天际遥远,温存之中仿佛像是在享受,这是凡川所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仅此之一。

    然而当神秘女人的话音落后,那超级大鱼出现了最强烈的不安,挣扎之中还在不停的嘶吼,只是当下的嘶吼声却和之前截然不同,反倒像是在苦苦的哀求一般。

    “天地万物,皆有定数,身为净仙,何苦于此?”神秘女人这次是对着超级大鱼开口说话。

    空灵的声音瞬间让超级大鱼平静了下来,只见其微微摇摆着布满青鳞的尾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