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怪异鱼体
    苏卿急切的出声道:“还能有什么情况?你受伤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对于凡川的相救,苏卿似乎显得很不满,一直在发着牢骚。

    凡川无意纠缠这些,便看向了四周的情况,只见四下里零零碎碎的布满着碎冰,夹杂在荒原地面上的石头缝里,还在散发着渗人的寒气,而远处便是西宫战场上的阵营,只不过眼下那些西宫的众仙依然被冰封着,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再三确认之后,凡川很好奇,既然离西宫阵营不算太远,为何眼下的地面上却只是布满碎冰,没有像西宫阵营所在之处完全被冰封呢?带着这种疑惑,凡川便再次看向了身旁的苏卿,想要从其口中得知,在自己昏迷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于是凡川便艰难的出声问道:“苏卿,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卿似乎还在生气,便嗔怒道:“还能发生什么?珠玑袭击了我们,不对,是袭击了你,我只是感觉身体在快速的坠落,等到了这地面之后,才看到你昏迷了,我还以为……”

    “还以为我死了?”凡川尴尬的笑道。

    苏卿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本来……以为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肯定死了,没想到你又醒了过来,还好,这样……我也不用太内疚。”????“你内疚什么?”

    苏卿鼓了鼓嘴道:“先前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修为境界比你高,可以带你撤离,可结果……”

    “呃……”凡川故装作坚强道:“好了,我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听到凡川的话,苏卿也跟着诧异了起来,皱眉道:“对啊,你倒是跟别人有些不同,若是他人受了如此重伤,先不说能不能醒过来,但最起码……最起码会被冰封吧?你……你怎么没有被冰封?”

    凡川苦笑道:“难道你想让我被冰封啊?”

    苏卿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行了,我逗你的,我也在好奇,为什么我没有被冰封呢?”凡川疑惑道。

    苏卿接着关切道:“那你现在身体里有什么感觉?”

    凡川干咳了两声,缓声道:“能有什么感觉?就是痛,非常的痛。”

    “那我来帮你检查一下伤口。”说着话,苏卿欲抽出仙气浸入凡川的身体,试图查看一番凡川体内的情况,然而当苏卿的目光刚刚挪移到凡川的胸口之时,却突然大叫了一声,同时害羞的捂住了双眼。

    凡川楞道:“怎……怎么了?”

    只见苏卿指着凡川的胸口处,害羞的出声道:“你看看你的衣服,赶紧拉好……”

    听着苏卿的话,凡川艰难的看向了自己的胸口处,这才看到,自己胸口前的衣服早已被碎冰给击烂,结实的皮肤,以及男人敏感的那两点,正裸露在外,几乎算是光着膀子了。

    凡川不由自主的也跟着尴尬了起来,于是便将双手艰难的捂在了胸口之处,试图挡一挡,然而就在凡川的双手刚刚触及到自己的胸口之时,凡川却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让人恐慌的感觉,因为在从凡川的胸口之处,而传入手掌之中的感觉,是一种极其的冰凉感觉,冰凉到一丝温度全无,且仅仅只需片刻,双手便有一种冻到颤抖的触动。

    不顾苏卿在一旁的羞涩,凡川自顾自艰难的站起了身,低眼看向了自己的胸口,这才诡异的发觉到,自己的胸口之处,竟然在由内向外散发着寒气,如同道道气息一般,诡异至极。

    然而凡川却只在体内感觉到痛感,对于这般寒冷,却没有那么明显的知觉,这让凡川极其的疑惑。

    然而这种疑惑还未发酵,不远处的上空之中,突然再次传来了一声嘶吼,破空之声随之而来,四下里的压力也频频剧增,凡川甚至感觉到了呼吸困难。

    苏卿也感觉到了危险将至,便也顾不得那般羞涩了,而是闪身来到凡川的身边,弯腰穿在了凡川臂膀的下方,利用自己的肩膀,架起了凡川的臂膀,准备撤离。

    “我们这样是逃不掉的!”凡川忍不住出声道。

    苏卿却是慌乱道:“那不然怎样?你我身上都有伤……”

    然而两人的交谈仅此一瞬,远处的上空中突然乌云凝聚,却没有风雨袭来,反而是越发强劲的压力,与此同时,更为浓烈的腥味更是扑鼻。

    凡川深知不好,该是诡变的珠玑而至,凡川忽然灵关一闪,便艰难的用力挣脱了苏卿的拥架,连忙出声道:“快,快隐藏身上的仙气,我们藏起来。”

    “为什么?”苏卿不解道。

    “来不及解释了,快按我说的做!”

    待两人皆隐藏了仙气之后,凡川便艰难的拉着苏卿的手,躲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后方,视线紧锁在上空中。

    而上空中的诡变正在悄然无声的上演,随着乌云的弥漫,逐渐飘荡到了凡川和苏卿的头顶上方,接着竟停止了挪动,似乎在刻意的巡视,然而在乌云之后,却躲着一个庞然大物。

    “嗷呜!”

    又是一声刺耳的嘶吼声传来,如同在耳边炸响一般,凡川和苏卿不自觉的便捂住了耳朵,然而也就是随着这声嘶吼声过后,弥漫的乌云竟然一瞬间散开了。

    乌云散开,躲在乌云之后的庞然大物自然显露出来了庐山真面目。

    待凡川和苏卿清清楚楚的见到了这个庞然大物之后,都不自觉的长大了嘴巴,惊恐之情溢于言表。

    那是一只长着透明的翅膀,浑身布满鳞片的超级大鱼,浑身的粘液正缓缓的流淌在鱼体的各个部位,而那一双渗人的白色眼球,更是突兀的展现着诡异的气息。

    它正摇动着长满青色鳞片的尾巴,借着透明的翅膀,在上空中缓缓的游动,一口的尖牙更是寻觅着它的猎物,当其每每移动一处,便会留下凝结的寒冰,悬浮在半空中,甚是诡异。

    而在凡川的仔细观察之下,更是察觉到了更为震惊的真相,只见在这一条超级大鱼的头顶上方,竟然顶着那把诡异的照月神弓,而在超级大鱼的尾巴后面,还悬挂着之前珠玑身上那件早已被撑破的长衣。

    “这……这怪鱼,是珠玑!”凡川惊恐道。

    然而听到凡川的话,苏卿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面上,口中不停喃喃自语道:“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仙君怎么会变成这样?”

    凡川自然给不出答案,眼下第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保命,不能让珠玑诡变成的这条超级大鱼给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处,然而凡川的顾虑,很快便变成了现实。

    因为随着超级大鱼的寻觅无果,其似乎很生气,愤怒的嘶吼声接连不断,与之前珠玑所发出的嘶吼声一模一样,然而一番游动之后,上空之中突然电闪雷鸣了起来,天色瞬间再次变暗,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涌动,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哗哗……轰轰隆隆……”

    刺耳的嘈杂声不断,雷声更是夹杂着怪异的嘶吼,接连铺满了整片荒原,接着四周的温暖再次急剧降低,早已超过了零点,凡川和苏卿由于隐藏了自身的仙气,所以难免会感觉到寒冷,以及种种不安。

    果然,凡川的顾虑实现了,只见珠玑所变的超级大鱼开始肆虐起来,竟突然张开了满是尖牙的大口,对准着荒原的地面,开始吐水。

    “哗哗……轰轰……”

    大水如同江河决堤一般,从超级大鱼的口中源源不断的涌出,很快,整片荒原便被大水浸满,凡川和苏卿自然是无奈的漂浮在了水面之上,而且这从超级大鱼口中所吐出的水,不仅恶臭难挡,且极其的黏糊,让人很是恶心。

    由于凡川和苏卿的漂浮,藏匿之地顿时暴露无遗,很快,两人的行踪便已进入到了超级大鱼的视线之内。

    苏卿似乎很生气,彻彻底底的被激怒了,只见其突然飞身跃起,再次从手中变化出来了一条红绫,放肆着体内的仙气,似乎想要跟超级大鱼决一死战,只见仙气幻化成的金芒,围绕着苏卿缠绕,虽然气势不减,但当与对面的超级大鱼做比较之时,估计苏卿都不够超级大鱼塞牙缝的。

    凡川见状,连忙出声喝道:“苏卿,快下来!别犯傻!”

    然而水声波涛,浪声此起彼伏,凡川的喊叫声根本没有传入到苏卿的耳中。

    接着只见超级大鱼似乎早已不耐烦,便大张着獠牙,开始向着苏卿袭来,身为隐仙之境的苏卿,自然也不是一介凡辈,只见其立即扔出手中的红绫,致使红绫快速的接近超级大鱼。

    红绫开始变大变长,苏卿试图想要利用红绫捆住超级大鱼,然而当红绫的变化长度还未达到合适之时,那超级大鱼已然而至,尖锐的獠牙大放着寒芒,瞬间便将红绫撕碎,同时其布满青色鳞片的尾巴,快速的甩向了苏卿,苏卿躲闪不及,或者说,无法抗衡之力,于是便被一击而败,娇小的身躯砸落在了水流之内。

    凡川连忙向着苏卿砸落的方位游去,然而头顶上的超级大鱼似乎早已发觉到了凡川的踪迹,正摇摆着尾巴,降低了飞行的高度,快速的接近着凡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