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苏卿之请
    苏卿的话刚落地,还未等凡川出声应答,一旁的琼姬却忍不住出声道:“哎,我说你们西宫的仙人怎么是这样?先前我们少君好心搭救,欲合力而为,你们满不在乎,如今被冰封了,倒是想起了我们了。”

    琼姬的话说的苏卿自惭的低下了头,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一样,全然没了先前那女侠的风范,就连气势,也已然退至到了零点。

    凡川见状,便示意琼姬不要说话,接着再看向苏卿,缓缓的出声道:“苏卿前辈,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呢?”

    苏卿抬起头,用着明目大眼紧盯着凡川道:“您不是知晓关于那怪异的神弓之事吗?想必您肯定有解除冰封的办法吧?”

    “呃……”凡川尴尬的点了点头道:“先前我是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过这把照月神弓,可如今这照月神弓在珠玑的手中,已然不是我曾见过的样子,还有这种仙人之火都无法褪去的冰封,实不相瞒,我……我也是无能为力。”

    苏卿再次叹气,悲伤的哀怨道:“既然如此,那好吧,打扰了……”

    说着话,苏卿便想转身离去,凡川见状,连忙出声道:“苏卿前辈,你要去哪里?”

    苏卿的目光锁定在西宫阵营被冰封的众仙之处,缓缓的像是自言自语的出声道:“自然是去该去的地方……”

    凡川会意,便出声制止道:“不可,万万不可,你如今前去,同样会被冰封,那岂不是前去送死?”

    苏卿依然哀怨道:“不然,又能怎样?”

    凡川着急的无可奈何道:“不如这样吧,你就先待在我们这里,我们大家一起考虑如何应对。”

    苏卿自惭道:“多谢东宫少君的好意了,只不过,我是西宫之仙,你我本是敌对。”

    听到苏卿这番自惭的话,凡川不由得生气了起来,便斥责道:“行了,都这个关头了,就先别说这些了,我以东宫少君之命,同意你暂离东宫阵营,共同商议决策!”

    凡川的这一番话既出,东宫阵营内便没有仙人再语出他意,当然眼下的局势极其的紧张,也没有哪位东宫仙人愿意在此刻讨论敌我之分。

    终于在凡川温柔与强硬的措施之下,片刻之后,苏卿还是停留在了东宫阵营,欲共同商议决策,只不过其并不与他人交流,只与凡川对话,且更是贴近在凡川的身边,全然没有身为一位隐仙之境的气势。

    眼看冰封的速度越来越快,且在荒原之上,不知何时竟又刮起了阵阵的寒风,伴随着冰封,这阵阵的寒风便是极其的刺骨,而对于冰封的蔓延,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会蔓延到东宫阵营,凡川想了又想,一时间难以决断,甚是烦忧。

    这时,一直未出声的霄项站出了身,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要不……我们全部撤回?撤回东宫内。”

    霄项的建议,有少数的仙人附议,表示同意该建议,但对于凡川而言,却欠缺考虑,或者说,是对于凡川自己而言,欠缺考虑。

    凡川摇了摇头,回应霄项道:“霄项兄,不可,咱们暂且不说这冰封终究会蔓延到哪里,或是说蔓延整个仙界,那么我们的撤退便毫无意义,再说了,眼下西宫众仙被冰封,珠玑还在肆虐,我们若不从源头考虑问题,便始终难以过去这一关。”

    听到凡川的话,言慕岸便连忙附声道:“这么说,少君你可是有什么计划了?”

    凡川抿了抿嘴,皱眉道:“计划倒是谈不上,只是一点点想法。”

    “什么想法?”众仙齐声问道。

    凡川则伸手示意众仙稍安勿躁,接着看向了身旁的苏卿,出声问道:“苏卿前辈,你能给我具体的说一说,眼下珠玑的状况吗?”

    被突然问到,苏卿明显楞了一下,接着只听其回声道:“呃……好,眼下仙君……珠玑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张牙舞爪的挺吓人的,我从他身上的气息来看,根本没有仙气存在,甚是怪异,还有……”

    “还有什么?”凡川连忙追问道。

    苏卿点了点头道:“还有在珠玑的身上,好像有很重很重的腥味……”

    “腥味?什么意思?”凡川诧异道。

    苏卿缓慢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这种腥味令人作呕,就好像……就好像是那天河之水里的怪鱼一样,腥味难挡。”

    “啊?怎么会这样呢?”

    “是啊,仙人身上怎么会有鱼腥味呢?”

    众仙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凡川却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待众仙的议论之声略低之后,凡川便看向了众仙,坚定的出声道:“这样吧,琼姐姐,师尊,你们带着大家继续向后撤退,切记不可鲁莽行事,如果冰封真的已然蔓延到了地界,大家就飞在空中,利用仙气长久的支撑。”

    琼姬立即发问道:“那少君你呢?”

    凡川坚定道:“我一个人过去看看珠玑。”

    “什么?你一个人?这万万不可!”琼姬似乎更生气了。

    言慕岸等人也随即附声道:“是啊,这绝对不行,少君这太危险了!”

    霄项更是挡在了凡川的身前,劝阻道:“少君,您绝对不能独自冒险,就算是要有人前去查看,也当是属下前去!”

    凡川则再次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接着再次坚定的出声道:“各位莫急,听我说,我与珠玑之间的渊源颇深,虽然他是我的杀父仇人,但在修真界,也的确救过我多次,而且我又是东宫的少君,于公于私,我都该去!”

    “不行!就算你们再有渊源,但是眼下这珠玑已然异变,再说了,就是因为你是少君,所以才不能去!”青墨似乎也生气了起来,斥责道。

    凡川则笑了笑道:“好了好了,别说了,我意已决,你们多说也无用,这是命令,就这么办了,你们快撤吧!”

    众仙看到了凡川的坚定,几番劝阻之下,依然无果,便不再执念于此,反倒开始申请陪同,但也都被凡川一一拒绝了,终于在凡川说出只是查看一番,并不交手的情况之后,众仙这才息了反对之声。

    东宫阵营开始后撤,凡川则是抽出新寻隐枪,快速的跃起腾空,向着珠玑的方位准备飞行,然而就在凡川将要动身之时,身边却再次闪过一道倩影,苏卿来了。

    “你……苏卿前辈,你这是干嘛?”凡川疑惑道。

    苏卿则是鼓了鼓嘴道:“西宫阵营就在那里,我的兄长也在那里,你都能去,我没有理由不去。”

    “可是你……”

    “好了,东宫少君,担忧的话就无需多说了,再说了,我的修为境界可比你高上一筹,危难之时,我还能带你逃跑呢!”苏卿一改风格,凌厉的出声道。

    无奈之下,凡川只好同意带着苏卿一起前去,自然,凡川也找不出合适的拒绝理由。

    虽是一片荒原,然而此刻却早已成为了地狱,身在半空中,更可以看得淋漓尽致,遍布的仙人残躯,渺茫的生命迹象,本是人烟罕至的荒原,虽然当下遍布了人迹,却是这般惨绝人寰,随处可见的冰封更是让这种发自内心的寒冷,浸入了人人的内心。

    凡川在这一刻思索着,思索战争的存在,以及战争的结果,所是为何?莫非便是这一片焦土下的血流成河?还是所谓的千年和平?凡川给不出答案,只是很抵触这一种感觉,或许从内心来讲,凡川不希望这场战争发生。

    同在飞行之中,凡川便看向了身旁的苏卿,好奇的出声问道:“苏卿前辈,你……”

    “打住,以后不要再称呼我为前辈,你可是东宫的少君!”苏卿打断道。

    “呃……”凡川难掩尴尬,继而出声道:“我是好奇,想要问你一些事情。”

    苏卿倒是大大方方的回声道:“东宫少君,但说无妨。”

    凡川甚是感觉这个苏卿与其的兄长苏沅,全然是两个人,苏卿倒是格外的平易近人,虽然这种平易近人是出现在有所求的当头,但凡川依然是欣然接受,于是凡川便按照苏卿的语气回声道:“既然如此,你也别称呼我为什么东宫少君,我叫凡川,你称呼我为凡川就可以了。”

    苏卿“噗嗤”的笑出了声,难掩的天真在这一刻显露无遗,继而听其出声道:“好啊,凡川,你问吧!”

    凡川倒是很佩服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的兄长,以及整个西宫都陷入到了为难之中,眼下倒是还可以笑出声音,不过对于凡川而言,这些倒无所紧要,于是便出声问道:“敢问苏卿前……呃,苏卿,你们西宫当时集结于八百里仙脉,所是为何?”

    苏卿明眸一闪,反问道:“你这么问,我若回答了你,算是透露了战机吗?”

    凡川尴尬的笑了一声道:“你看眼下的局势,还算是战争吗?这分明就是珠玑一人的杀戮场!”

    苏卿完全不像其兄长那般死板,略微沉思片刻,便回声道:“是啊,眼下已然不是战争,只是珠玑一人的杀戮场,我与你说来,倒也没什么。”

    凡川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苏卿的回答。

    只见苏卿深呼吸了一口,胸前鼓鼓的颤动了一番,继而出声道:“按计划而行,是要八百里仙脉集结的西宫众仙为先遣队伍,继而一举……一举剿灭东宫……”

    …………

    (本章完)*fo*,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