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人心不一
    “你们看,那是不是少君?”

    琼姬的声音将正陷入沉思的凡川给拉了回来,凡川不由得的惊呼,连忙向着声音的方位看去,只见琼姬和庸老正快步向着自己赶来,而在两人的身后,竟然还跟着西宫隐仙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

    见到琼姬和庸老走来,特别是在看到苏沅和苏卿之后,凡川连忙快步迎了上去,并将早已准备妥当的措辞梳理了一番,试图想要说服苏沅和苏卿。

    然而在凡川刚刚靠近苏沅和苏卿之时,只见其兄妹两人却刻意的与凡川拉开了一些距离,好像是有些防备。

    凡川尴尬的笑道:“呃,两位隐仙前辈,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凡川,来自东宫,我……”

    “你不用说了,我们已经知道了。”苏沅打断了凡川的话,接着怜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苏卿,继而出声道:“感谢你们肯出手相救吾妹。”

    听到苏沅的话,凡川立即向着苏卿看去,只见其此时的臂膀上,冰封的延续已然被暂时的压制住了,然而却并没有彻底的清除冰封。

    接着庸老便歉意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莫怪老朽无能为力,老朽也是尽力了,只是这种冰封,老朽……从未所闻……”

    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声道:“庸老前辈,您做的已经很好了,这照月神弓,乃是神器,我等怎会了解其中呢?”

    就在凡川的这番话刚落地,一旁的苏沅突然站直了身子,对着凡川追问道:“你……你刚刚说什么?仙君手里拿的是神器?什么神器?”

    凡川错愕道:“怎么?难道你们不知道珠玑手中那把照月神弓是神器?”

    受伤的苏卿用着怪异的眼光看了凡川一眼,疑惑道:“敢问……什么是神器?”

    苏卿这一下把凡川给问住了,凡川自认也不知其中,只是知晓这照月神弓来自魔界,至于从什么时候出现在魔界,或者说它的主人是谁,凡川这些根本无从考究。

    凡川只好歉意的回声道:“苏卿前辈,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知道这把弓,很是怪异……”

    不知为何,凡川的一席话竟逗笑了苏卿,只听苏卿“噗嗤”笑出了声,极致身材的腰肢颤动了一番,接着只见其撩动了一下额头前的几根凌乱的长发,缓缓的出声道:“前辈?这个称呼我可不敢当,你可是东宫未来之主。”

    凡川跟着尴尬了起来:“呃,见……见笑了。”

    一旁的苏沅却全然没有兴致在这逗笑,而是严肃的干咳了一声,其妹妹苏卿便立即收起了笑容,稍稍向后靠站了一些。

    苏沅紧盯着凡川,接着出声道:“东宫少君,既然你们肯出手救了吾妹,那么本仙就是欠你们一个人情,你直说吧,想让我们做什么?”

    听到这里,凡川深呼吸了一口,缓缓出声道:“苏沅前辈言重了,我等出手相救,并不是因为想要你们有所报答……”

    “哦?没有吗?那好,既然没有,我们兄妹二人便谢过了,告辞!”苏沅抢断道,随即便拉住了苏卿的小手,欲转身离开。

    凡川见状,连忙出声道:“且慢……”

    “怎么?还有事儿吗?”苏沅似乎有些不耐烦。

    凡川也有些着急,便出声道:“是这样的,苏沅前辈,眼下你们的仙君,珠玑,已然换做了另外一人,全然没了正常的意识,你们这般回去,可有办法?”

    “办法?呵呵……”苏沅冷笑了一声道:“不管有没有办法,我也决不能再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惨死了!”

    “是啊!决不能……”凡川连忙抢断道:“不瞒你说,我也是这个意思,虽然当下你我敌对,但是眼下局势有变,你我皆是仙人,为何不能和平共处呢?”

    凡川的这番话刚说话,却又遭到了苏沅的一阵冷笑声,只听其接着冷声道:“和平共处?东宫少君,你们在一把火烧了我们西宫昭雎殿的时候,可曾想过和平共处?”

    苏沅的话刚落地,其妹妹苏卿便立即拍打了一下苏沅的肩膀,嗔声道:“哥哥,你在说什么啊?他们烧了昭雎殿,那……那不是因为战争嘛!”

    “你别说话。”苏沅同样冷声回应苏卿。

    苏卿便噘了噘嘴,不再出声。

    凡川则连忙出声道:“是啊,我们是烧了你们西宫的昭雎殿,但是,你们西宫集结于八百里仙脉这里,何尝不是想要踏平我东宫呢?”

    苏沅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只见其接着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你说吧,你接下来到底想要怎样?”

    凡川同样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眼下珠玑异变,我们需要东西两宫合二为一,抵制珠玑的杀戮,待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东西两宫依旧各自为营,和平共处,如何?”

    凡川的话落地,苏沅陷入了长久的深思,凡川等人也不再说话,而是等着苏沅的决定。

    片刻之后,苏沅终于点了点头,缓缓出声道:“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凡川立即欣慰道:“这么说,阁下可是答应了?”

    苏沅却严肃道:“不,我的意思是,眼下我同意和你们东宫一起,阻止我西宫仙君大人的杀戮,但日后的和平,不是我能决策的。”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一旁的琼姬终于忍不住出声道:“我们少君肯出手相救,还同你和声和气,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再说了,眼下是珠玑在发疯,你还同意我们东宫协助你们?真是可笑。”

    “琼姐姐,别说了……”凡川劝阻道。

    然而苏沅却耸了耸肩,冷声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西宫便不劳烦贵东宫的大驾了,就此别过。”

    话音落,只见苏沅便死死的拉住了苏卿的衣袖,准备转身离开,而苏卿似乎感觉不妥,几次三番想要挣脱其兄长苏沅的控制,然而终没有得逞。

    “苏沅前辈,你们……”

    “别说了,话已至此。”

    看着快步离去的苏沅和苏卿,凡川没有再说话,只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琼姬反倒很是生气的冷嘲道:“少君,你看看他们,这都什么人啊?不瞒你说,咱们就不该出手相救他们!”

    一旁的庸老制止道:“好了,琼儿,少说两句吧,少君自然有他的打算。”

    凡川并没有责怪琼姬多言,也没有生气苏沅和苏卿的不识好歹,因为无论怎样的结果,凡川之前也都设想过,并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凡川便看向了庸老,出声道:“庸老前辈,我在来时沿途,遇到了很多我们东宫仙人受了重伤,烦请您老前去医治一下,如何?”

    庸老连忙点头道:“是,少君,老朽这便前去。”

    待庸老离开了之后,一股刺鼻的烟熏味道不知从何处传来,直扑进凡川的鼻中,凡川不由得转身看去,只看到了一位仙人的身躯竟在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周身已然变成了焦炭,时不时的还会从烈火中闪现出一道道仙气,只是这道仙气已经微弱不及。

    画面很骇然,凡川不由得再次看向半空中的珠玑,此刻的珠玑又起了一丝诡异的变化,只见其的双眼已经深深凹陷到不见,漆黑的面孔全然没了往日的仙人之面貌,诡异至极。

    而那把照月神弓,却越发变得大了起来,几乎已经超出了珠玑本人的身高两倍,且还在缓慢的增大,而从弓体内源源不断散出来的寒气更是将整片天空给染白,一种让人恐惧的白,一种让人仓皇的白。

    面对着这么多的不可思议,凡川自问根本给不出答案,只不过当下凡川第一考虑的是,便是保住整个东宫众仙的性命。

    “琼姐姐,眼下局势诡变,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掌握的了,你可有什么建议?”凡川看着身旁的琼姬,发问道。

    琼姬沉思了一番,回声道:“少君,如你所说,局势诡变,已经不能算是东西两宫的战争了,特别是珠玑……要不这样吧,我们撤吧?”

    “琼姐姐的意思是,我们东宫撤回?”凡川楞道。

    琼姬点头道:“是啊,不然还能怎样?珠玑本就是净仙之境,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先前的瓦解计划虽然很成功,可当下青墨受伤,珠玑又变化的如此诡异,我们怎么抗衡?”

    凡川点头道:“是,我知道琼姐姐的意思,我也同意撤回东宫,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西宫的仙人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死在他们仙君的手里?”

    琼姬愣在了原地,随即苦笑道:“少君,你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你还想救了西宫那些仙人不成?可是刚刚苏沅的态度,你也是看见了,根本无需我们出手。”

    凡川再次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珠玑的诡变,肯定是有原因,他身为西宫的仙君,怎么会出手伤了自己的部下呢?这其中……”

    “好了,少君,你不要再说了,珠玑带着他的西宫自残,这是天命所为,刚好不用我们动手了,东西两宫本就是对立的!”琼姬打断道。

    “可是……”

    “别可是了,少君,听我的吧,咱们现在就撤回东宫。”琼姬再次打断道。

    凡川沉思了一会儿,缓声道:“就算是我们撤回了东宫,诡变的珠玑若是将整个西宫的仙人屠尽,你难保他下一步不会屠杀东宫?”

    琼姬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少君,按你说,我们当下该怎么办?”

    凡川坚定道:“合东西两宫所有仙人之力,制止珠玑!”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