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战争无情
    然而凡川的想法还未落定,果然在新吹来的一片乌云之后,忽然寒芒四射,重新凝结的冰封再次长出冰刺,很快的再次向着荒原之下坠落,惨叫声不绝于耳。

    珠玑的杀戮之心已然上升到了巅峰,完全不顾荒原之上是东宫仙人还是西宫仙人,残暴程度已然让人不齿,可无奈这冰刺所附带的气息极为强悍,即使可以凭借仙气打碎冰刺,然而又生怕接连不断坠落的冰刺再次袭来。

    不过仅仅面对一个珠玑,两宫仙人之内皆都刚烈之辈,果然,随着逃窜的尴尬氛围之下,终于还是有不少仙人率先跃起升空,准备在冰刺的源头,将冰封的乌云给击碎。

    这其中的势力归属西宫仙人较多,也有少数的东宫仙人试图阻拦,然而结果证明,一切都是枉然。

    相继不断的升空,相继不断的落下,频频消散的仙人魂魄,已然让这片战场冷到了一个冰点。

    而对于当下的珠玑而言,似乎杀戮才能让其寻得自我,完全不顾他人的性命,即使西宫的众仙们还在试图劝阻,其结局,依然如此,让人不禁内心生寒。

    凡川倍感忧虑,若任由这般胡闹下去,想必西宫的仙人用不了多久,便会全军惨死在珠玑的手下,且其中还有不少东宫的仙人参与其中,回看当下的战争,本是两宫的生存之战,却滑稽的演变成了珠玑的屠杀场。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凡川始终都觉得自己该当阻止当下的惨剧。

    于是乎,凡川立即抽身跃起,话音里加入了仙气,对着所有的东宫仙人呼喊道:“所有人都听着,我以东宫少君之命,命令所有东宫仙人,原地待命,不可鲁莽行动!”

    凡川的命令刚一出,东宫的阵营顿时显得齐整了许多,本有少数试图阻拦发疯的珠玑的东宫仙人,也在凡川的命令之后,快速的回归到了阵营之中。

    而对于接连赴死的西宫众仙,凡川有些惆怅,毕竟有着敌我之分,凡川自认虽有怜悯之心,也向往息战和平,然而西宫众仙人心不一,仅仅凭着自己的一席之言,恐怕难以制止,于是间,凡川便不由得看向庸老和琼姬之前离去的方向。

    只是那方向,唯有堆叠的尸体,以及错综复杂的残兵断器,血腥味更是伴随着时隐时现的金芒,在漫无目的的肆虐。

    凡川不由得有些着急了起来,再次降落于地面之上,目光便自然而然的投向了此刻还在半空中大发雷霆的珠玑。

    珠玑的张狂和疯癫已然将其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黝黑深陷的双眼全然没了当初仙君的风采,而其浑身颤抖的臂膀,更是无法担起仙君这个让人望而生畏的职位。

    惨叫声不绝于耳,不远处便是一幅幅惨绝人寰的画面,那些平日风光无限的仙人们,此刻早已没了往日的神秘,皆都失去了仙人的本真,有的在仓皇逃窜,有的在拼死挣扎,断臂断腿的更是在苟延残喘,鲜血几乎已然将整片荒原覆盖,然而那让人生畏的冰刺,以及遍布的寒气,更是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凡川左思右想了一番,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想要亲自去寻找西宫隐仙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

    随即凡川便看向身旁的青墨,出声道:“青墨姐姐,你留守这里,看好我们东宫的阵营,切不可鲁莽行动,我去去就来。”

    “少君,眼下大乱,你要去哪里?”青墨关切道。

    凡川勉强的笑道:“不用担心,我就是前去寻找一下琼姐姐和庸老前辈。”

    “那我陪你去!”青墨立即坚定道。

    凡川连忙挥手拒绝道:“不可,你身负重伤,不易乱动。”说着话,凡川又接上一句道:“还有,这是命令,不可乱动。”

    话音落,凡川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脸担忧的青墨在张望,而在青墨的身后,还有几百位仙人组成的仙界东宫大阵营。

    凡川快速的绕路,试图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找到苏沅和苏卿,然而时下战争大乱,一幕幕的惨剧不由得让凡川驻足,而在凡川刚刚走出了数百米之时,便驻足停在了齐亢的身边。

    “齐亢,你……不要紧吧?”凡川看着此刻瘫坐在地面上的齐亢,不由得出声道。

    齐亢见到凡川的到来,有些吃惊,试图站起身回礼,却被凡川给拦住了,于是乎齐亢尴尬的回声道:“少君无需担忧,属下还好,还好……”

    然而那一根渗人的冰刺却狠狠的刺在齐亢的左腿上,导致齐亢的左腿已然被冰封,无法动弹分毫,且冰封的势头似乎还未停滞,有着想要向着齐亢上身蔓延的趋势。

    凡川叹息了一声,随即蹲身在齐亢的身边,拍了拍齐亢的肩膀,缓声道:“齐亢……师哥,我以后还是这么称呼你吧,毕竟当初在修真界利用你……”

    “打住,好了,少君,不要提那些过去了,你我本无恩怨,初来仙界之时,是属下看低了您,属下向您赔罪!”齐亢打断了凡川的话。

    凡川不由得甚是感慨道:“好,听你的,不提了,这样吧,师哥,你暂且利用仙气将全身禁锢,别让这冰封的寒气浸入了仙体之内,我现在就去找庸老前辈,让他老人家想办法救你。”

    齐亢却微微一笑道:“少君不用如此,属下根本不怕,即使形神俱灭,那也是死在了战场上,属下想……师尊他老人家该是理解的。”

    凡川立即斥责道:“说什么胡话,你必须活着,等战争结束了,我还要你陪着我,一块去接绝殃前辈回归仙界呢!”

    “什么?少君,您……您真的可以接属下的师尊回归仙界?”齐亢很是吃惊。

    凡川坚定道:“是的。”

    齐亢释怀道:“多谢少君,多谢少君,师尊他老人家若是听到少君您的这番话,想必定然满怀欣慰!”

    凡川缓声道:“好了,现在先不说这个了,你听我说的做,先利用仙气禁锢本体,切莫让这寒气浸入仙体之内,我去去就来。”

    齐亢这一次不再拒绝,而是迎合道:“是是是,属下遵命,少君快去忙您的吧……”

    凡川点了点头,待看到齐亢开始操控仙气之时,这才放心的离开。

    然而这一次还未走出数百米,突然只见一头发疯了的石牛冲着凡川袭来,这石牛浑体皆是石头,两只牛角更是光滑的耀眼,此刻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踩踏着遍地的尸体,贸然袭来。

    凡川一眼便认出了这石牛,好像是在东宫主殿秋曳宫内见过,该是哪位仙人的坐骑,只是一时间叫不上来该仙人的名讳。

    然而状况紧急,由不得凡川多想,凡川便抽身闪躲,准备绕开这石牛的冲撞,然而这石牛却像是咬死了凡川一般,无论凡川如何闪躲,始终躲不开石牛的追随,且这石牛似乎有着自主的意识,还会时不时的刻意选择捷径,试图阻拦住闪躲的凡川。

    凡川倒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有灵性的坐骑,可既是东宫仙人之坐骑,凡川便不好出手杀戮,然而这般死咬着不放,却又让凡川大为头痛。

    就在周转了数圈之后,凡川终于下定了决心,若是这石牛再这般如此固执,那么自己也不能只任由其追随了,出手制止,简单利索的解决。

    然而就在凡川准备出手之时,不远处却传来了一个微弱的传话声。

    “少君,切莫动手,切莫……”

    凡川寻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正看到了一只手臂藏在众多尸体之下,艰难的挥舞着。

    凡川立即扒开了压在其身上的尸体,寻出了这只手臂的主人,正是一位东宫的浮仙,不过凡川却叫不出其的名讳。

    “少君,属下乃是东宫浮仙,那……那石牛是属下的坐骑,想必一时间找不见属下,由此发了疯,还望少君手下留情,饶了那牲口一命,毕竟它已追随属下多年……”

    凡川连忙点头应承,并看到了这位东宫浮仙的下半身,已然如同齐亢一般,被彻底的冰封了,且一根渗人的冰刺更是倒插在其的右臀之上。

    “我答应你,不会伤它,还有,你现在听我的,利用自身的仙气将本体禁锢起来,待我寻人救你。”凡川关切道。

    那东宫浮仙却勉强的笑道:“少君不必如此,承蒙少君担忧了,属下无碍……咳咳……”

    也许正是这一声剧烈的咳嗽,将正在发疯的石牛给引了过来。凡川见石牛再次追赶而来,刚想动身闪躲,却被那东宫浮仙给制止了。

    “少君不用担心,属下在这里,这牲口不敢怎么样……”

    果然如同其所说,那石牛来到了其的身边,不再动弹,更没有对凡川再有一丝敌意,反而是自顾自的在舔舐东宫浮仙的手掌,这一幕倒是让眼下这惨绝人寰的战场多了一丝温馨。

    最后一番劝说之后,东宫浮仙听从了凡川的话,利用仙气禁锢了自身本体,且让石牛驮着自己离开了战场,奔向了汇聚着东宫众仙的阵营。

    看着离去的东宫浮仙,凡川又望了望还在不停杀戮的珠玑,凡川不由得心生悲切,只怪自己能力差,不能留下这么多仙人的性命,且更是自己一手导致了仙界两宫战争,不觉之间,凡川将自己当成了罪人,而赎罪之路,却是渺茫不见。

    正在凡川内心迫切之时,不远处却传来了琼姬的声音……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