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珠玑异变
    苏卿更是直截了当的愤怒道:“仙君大人,如果您再执意如此,属下便要率领部下罢战,从而撤离,不是属下怯战,而是为了给西宫日后留下一条活路!”

    “哈哈哈哈……”珠玑却仰天狂笑道:“万劫不复?活路?你们兄妹二人真是可笑,反叛之仙还有如此胸襟,倒是让本君开眼了,不过,你们就要先行一步了,没有机会罢战了,哈哈!”

    话音落,只见珠玑再次开弓,接连射出了两支冰箭,快速的向着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疾驰而去,珠玑这一次的开弓好像早有预谋,只见两支冰箭的目的虽然表面上是冲着苏沅而去,然而在苏沅躲闪之前,其中一支冰箭竟忽然调转了箭头的方位,瞬间飞向了苏卿。

    苏沅安然的躲开了,可其的妹妹隐仙苏卿却没有这般好运,调转方位的那一支冰箭刺中了苏卿的左臂,箭体更是直接贯穿了苏卿的左臂,致使苏卿的左臂上显露出来了一块穿透的冒着寒气的伤口。

    “呃啊……”苏卿感受到了痛苦,咬牙切齿的忍耐着。

    然而当苏沅看到时,却突然火冒三丈,大吼道:“卿儿!”

    随后只见苏沅一把揽住了苏卿的腰肢,快速的闪身而退,同时难过的关切道:“卿儿,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啊?疼不疼?”

    然而此刻苏卿的左臂上,已然开始结冰,从而已不能自主的摇摆了。????珠玑出箭刺伤了西宫的隐仙苏卿,这一幕,不仅仅尽收在了恐慌不已的西宫众仙的眼里,而东宫众仙看在眼里也甚感恐慌,而两宫众仙看待此刻珠玑的感觉,不仅没了仙君之威严,反倒有了一种怪物之可怕。

    凡川也不免有些担忧,生怕珠玑真的一反常理,挑战整个仙界,这其间的不稳定因素,凡川并没有把握可以掌控。

    然而在珠玑大发雷霆之前,凡川又有了一个心思,于是只见凡川立即看向身边的一位东宫浮仙,急切的出声道:“你现在赶紧去请来琼姬和庸老前辈。”

    “是,少君,不过他们当下不是在战……”

    “还战毛线呀?你没看到眼下这怪异的局势?快去!”

    “是,少君,属下这便前去。”

    东宫浮仙离开之后,凡川再次将视线汇聚在珠玑的身上,生怕接下来的一秒钟,都会发生极为可怕的变故。

    还好,珠玑见到苏沅和苏卿逃脱之后,并没有立即追赶,而是自顾自的在半空之上发怒,怒气直冲着西宫众仙,反倒一时间忘记了东宫之战。

    很快,在那位东宫浮仙的引领下,已经停战的庸老和琼姬很快便来到了凡川的身前。

    “少君有何吩咐?”琼姬和庸老齐声道。

    凡川认真道:“是这样的,如今战事变化,我们虽然无故得到了有利的战机,但是我事先也说过,不想流血太多,我等东宫已经损伤了不少,西宫也大大锐减,所以,我想停战。”

    “什么?停战?少君你是疯了吗?”琼姬惊讶道:“少君,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如今西宫仙人军心已乱,若是等他们恢复好了,我们可真的无法与之抗衡了!”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了庸老,出声道:“庸老前辈,您怎么看?”

    庸老自惭道:“少君这是笑话老朽了,老朽自熟知救死扶伤,对于这战事之说,可没有什么见底,不过如同少君所说,体恤性命,不想流血过多,这倒是医家的行径。”

    “可是……”琼姬刚想插话,却被凡川打断了。

    “好了,琼姐姐,别可是了,我意已决,当然,我不可能不为死去的东宫仙友缅怀,只是当下的局势有变,所谓兵法,不就是随机应变嘛!”凡川坚定道。

    琼姬很无奈的回声道:“那依照少君所言,这随机应变,该是怎样的变法?”

    凡川点头道:“珠玑眼下已然失了仙君之威,西宫众仙也已没了战势,我等为何不就此化敌为友呢?”

    “化敌为友?少君,此话怎讲?”琼姬诧异道。

    然而还未等凡川出声,青墨却突然走到了凡川的身前,看着琼姬,缓声道:“依我所想,少君的意思是,趁眼下珠玑的变化,从而掌握西宫众仙的心,免了战争,可保仙界千年和平。”

    凡川愣了一下,青墨的话虽然有些牵强,但也大概附和了凡川的意思,于是凡川便没有反驳,看着青墨手臂上的伤痕,凡川更是心疼不已。

    琼姬却不以为然道:“咱们怎么能肯定可以掌控西宫仙人的心呢?还有,青墨所说的仙界千年和平,说起来容易,怎么如此确定呢?”

    凡川点了点头,缓缓的出声道:“我知道不容易,所以说,需要一步一步的来,那么接下来,我就要麻烦一下庸老前辈了。”

    庸老楞道:“麻烦老朽?少君请讲。”

    “恩,是这样的。”凡川认真道:“我曾也受过这照月神弓的箭伤,不过那是在很久之前,而且操控神弓的乃是一位魔尊,法力远不及珠玑,所以,后来我也因这照月神弓而伤势痊愈,但眼下,我有些不敢确定,所以,想要劳烦庸老前辈去帮忙看一下隐仙苏卿的伤势。”

    “啊?少君,你的意思是……让老朽去帮西宫的隐仙苏卿治疗伤势?”庸老有些诧异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是的。”

    庸老为难道:“可眼下正是大战之时,那丫头会相信老朽为其疗伤吗?”

    凡川摇了摇头道:“来不及考虑这么多了,但且试一试吧。”

    庸老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如此,那好吧,老朽这就前去寻她。”

    “恩,劳烦庸老前辈了。”凡川说着话,又看向了琼姬,继而出声道:“还劳烦琼姐姐陪着庸老前辈一起去,别生了什么变故。”

    琼姬有些不悦,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随着庸老离开了。

    在庸老和琼姬离开之后,青墨压着受伤的左臂,对着凡川出声道:“少君,我赞成你的建议,你也不要怪琼姬,她本是善于掌控仙器,争斗之心难免……”

    “我知道。”凡川打断道:“我做下这个决定,其实我内心也没有底,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我只知道,修仙不易,西宫里的仙人,大多是无辜的。”

    青墨沉思了一番,点了点头道:“少君才智超群,心怀天下,乃是仙君之胸怀。”

    凡川尴尬的笑了笑道:“好了,青墨姐姐,你就别埋汰我了……”

    正在凡川和青墨相谈之时,不远处的珠玑再次有了异动,只见其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照月神弓,却散发出了道道的黑芒,然而这道道黑芒之内,却又充斥着骇人的寒芒,有些违背常理,却又感觉是两道气息在相互挣扎,然而仙人本有的仙气所散发出的金芒,此刻在珠玑的身上,却是完全寻不见。

    “本君毫不畏惧!西宫众仙何在?灭了东宫,本君相助你们境界修炼!哈哈哈……”珠玑依旧在狂妄的嘶吼着。

    然而其口中的西宫众仙,此刻却是人人自危的向后撤开,完全没有服从命令之说,反倒是很抵触当下的珠玑。

    狂风再次掠起,乌云伴随着轰隆的雷声,拂过了仙脉,从而快速的绕到珠玑的头顶之上。

    珠玑眼见变天,又见到西宫众仙的退缩,似乎很是愤怒,便再次怒吼道:“反叛!反叛!你们难道都想叛了本君不成?好啊!本君今日便成全了你们!”

    接着只见珠玑突然抽身跃起,一头窜进了一片乌云之中,消失不见了。

    然而仅仅片刻之后,只见那片乌云快速的被凝结成冰,从而寒意四下浸来,且如同被冰箭刺伤之后一般,乌云之外竟然也长出了道道冰刺,而接着随着冰刺的越发生长,终于撑破了乌云,从而溃散的向着荒原的地面上四射下来。

    这些由乌云而变幻的冰箭似乎带着无匹的战意,完全没有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反倒像是目的明确的刺杀。

    就在东西两宫众仙的惊恐之下,那些冰刺便迅速的接连而至,从而散落在这荒原的每一处角落,而与此同时,接连不断的惨叫声,更是充斥入耳,而伴随着惨叫声的迭起,一道道极寒的气息更是逼的众仙连连后退。

    只见那些冰刺已然刺中了多数的仙人,眼下的战场已有些混乱,东宫两宫的众仙已分不清敌我,反而是都在惊慌之下,刻意的躲避冰刺的袭击,从而已经在潜意识内,将珠玑树立成了敌人。

    凡川和青墨所在的位置,自然也无法逃脱冰刺的袭击,不过由于凡川一直在注视着珠玑的动向,所以在冰刺的下落之前,便开始命令东宫众仙后撤,不过尽管撤退的再及时,还是难免有数名东宫仙人被刺,从而被冰封,丢了性命。

    珠玑眼下的诡异变化,已经超出了凡川的认知,凡川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何导致珠玑的异变了,但是隐隐间,凡川始终还是认定了那把照月神弓,珠玑的变化,肯定与这照月神弓有着脱不开的联系。

    “大家快往后撤,别被伤到了,尽量躲开冰刺!”凡川对着东宫众仙大喊着,同时自己也带着受伤的青墨后撤。

    然而在后退的同时,仙脉之处,又伴随着狂风吹来了片片乌云,然而珠玑的身影还未浮现,依旧藏在乌云之内,这让凡川有些担忧,生怕下一波的冰刺即将到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