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苏沅苏卿
    正趁着这人心惶惶之下,被凡川派出去的几位东宫浮仙,很快再次轻车熟路的喊话了。

    “仙君大人这是真的走火入魔了!我们赶紧撤吧!不然全都要死在这里了!”

    一声声的挑衅直入珠玑的耳中,然而这喊话音依旧在这边血染的战场上徘徊,似有推波助澜之意,只见那些酣战淋漓之后的西宫众仙,此刻皆都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到底该如何,难堪之中,更带有疑惑和惶恐。

    然而对于此刻的珠玑而言,却是愤怒至极,先前的杀戮之意不仅没有抵消,反倒是愈发的暴怒,在凡川看来,也许珠玑真的便是走火入魔了,因为就眼下其的状态,也只有走火入魔可以解释通了。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寒透了西宫众仙的心,只见珠玑在杀戮之心,以及暴怒的催动下,竟然再次拉弓引弦,接连射出了十多支冰箭,将之前那些随从珠玑的十几位西宫仙人全都杀了,十多具尸体很快就变化成了冰雕,从而生长出来冰刺,四下里的寒气瞬间直升,自然也凉透了西宫众仙的心。

    珠玑不仅没有一丝悔过和怜悯之心,反倒飞身跃起,悬浮在半空中,挥舞着手中的照月神弓,自傲的出声喊道:“还有哪个怯战?还有哪个想要背叛本君?一道出来,本君先送你们上路!”

    就在珠玑的话音刚落,只见其的身前突然闪现出了一道金芒,从而闪现出来一位长发飘飘,眉目清秀的英俊男仙人,从这位清秀的男仙人身上可以看出,此仙的身份非同小可,且修为境界也该是上上之等。

    果然,正在凡川打量的当下,身边的一位东宫浮仙,便对着凡川附耳道:“少君,这人叫苏沅,是西宫的隐仙,他还有个妹妹,叫苏卿,也是西宫的隐仙。”????凡川诧异道:“噢,这么说,除了已经死了的钦老和枯天渐,那么眼下西宫就剩下这苏家兄妹两人为隐仙了?”

    东宫浮仙点头道:“是的,少君。”

    凡川点头示意,便不再说话,而是注视着半空中,等待着接下来将要上演的好戏。

    随即,隐仙苏沅出现之后,紧随着其身后的,又是一道金芒的闪现,而这道金芒的闪现还显得略微霸道,毫无避讳之意。

    随着金芒的消散,接着出现的便是一位女仙人,从其端正的五官上来看,竟能寻出一丝女人少有的刚毅之意,齐整的长发束在脑后,一袭轻纱黑衣裹身,没有平常女人所在乎的花容月貌,反倒有着独立性格的一种另向之美。

    接着只见这女仙人先是对着珠玑躬身施礼道:“仙君大人。”接着,又看向了隐仙苏沅,点头道:“兄长。”

    看来正如刚刚那位东宫浮仙所说,这位女仙人便是隐仙苏沅之妹苏卿了,这倒是让凡川更为好奇了起来,从这第一眼看到隐仙苏沅和苏卿的出现,凡川并无任何抵触之意,反倒从其两人的双眸中,寻出些许坚强之意,这大多是善者所拥有的神意。

    接着珠玑便回声说话了:“怎么?你们两个难道也想叛了本君吗?”

    苏沅和苏卿立即躬身施礼道:“属下不敢,仙君大人,只是属下不解,为何在大战当下,还要守着我等西宫众仙,斩杀西宫部属呢?”

    珠玑不仅没有一丝领悟,反倒忽而怒喝道:“他们想叛了本君,难道本君还要留着他们不成吗?”

    只见隐仙苏卿好像有些不悦,刚想说话,却被其兄长苏沅给拦住了,接着只见隐仙苏沅再次对着珠玑躬身施礼道:“仙君大人,恕属下直言,临阵斩杀部属,这是要乱了军心的。”

    “哈哈哈!”珠玑却一反常态的狂笑出声道:“乱了军心?简直可笑,本君的能力之强,可让你们所有仙人一起来挑战!”

    只见隐仙苏沅的脸色一沉,好像也有些不悦,但终究还是和声和气的回声道:“仙君大人,再次恕属下直言,本来在仙器上加入毒术一举,已是违反了为仙之道,属下已自感恐慌,但如今您的变化却更是让属下无地自容,您……这到底是怎么了?”

    珠玑听到苏沅的话,有了一瞬的沉默,且在这沉默的一瞬之内,珠玑的眼睛内竟然变化了两种颜色,黑色和红色,但黑色仅仅也就只是一瞬,随即血红色再次充斥整个眼球,而其的情绪也上升到了极致的暴怒。

    “放肆!”珠玑怒吼道,其手间的照月神弓更是散发出道道寒芒,继而出声道:“本君还要你来教训我?你们兄妹二人若是也想反叛,尽管说来,本君毫不畏惧!”

    这一次苏沅的妹妹隐仙苏卿,是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其推开了挡在身前的哥哥苏沅,接着义正言辞的出声道:“仙君大人,我和我兄长自修仙以来,皆都跟在您的身边,何曾有过反叛之意?我们只是好言相劝,因为您以前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是不是这把神弓的原因?”

    看到苏卿正打量着照月神弓,只见珠玑连忙将照月神弓缩在了身后,怒斥道:“滚开,神弓岂是你等可摄取的?本君的修为之深厚,向来便是仙界第一,没有匹敌之手,哪怕凡别那老儿还生在,本君依然毫不畏惧。”

    苏卿哀怨的叹息了一声道:“仙君大人,属下知道您是仙界第一,可属下的意思,并不是质疑您的能力,而是在想,会不会是这神弓导致您……”

    “卿儿,闭嘴……”苏沅突然打岔道。

    苏卿却仰了仰头道:“你别拦我,兄长,我必须要说,为了西宫!”

    珠玑跟声道:“怎么?想说什么?尽管说来,本君对于任何事物,毫不畏惧。”

    只见苏卿咬了咬嘴唇,坚定道:“仙君大人,您……是不是因为这神弓,而走火入魔了?”

    “放屁!”珠玑立即恶狠狠的骂道:“胡说八道!本君的能力之强,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操控照月神弓,何来走火入魔之说?”

    “可是您身上的仙气已然不同了呀!”苏卿坚持道。

    “呸!”珠玑吐了一口道:“谣言,纯属是在散播谣言,本君的仙气岂是你们可以领悟的?一派胡言!”

    “可是您……”

    “好了,卿儿,我来说……”苏沅好像害怕自己的妹妹再与珠玑争吵起来,于是便再次拦下,从而自己对着珠玑出声道:“仙君大人,我等今日一战,是为了西宫的生存,也是为了您一统仙界的大计,可如今您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寒了我等西宫众仙的心,还有属下刚刚听说,您亲眼看着枯天渐大哥被杀,也不肯施以援手,怎么会这样呢?”

    珠玑这一次没有发怒,反而是冷笑道:“枯天渐那是他自己技不如人,活该被杀,至于一统仙界之大计,如今看来,本君一人的能力便够了,如若你们想要反叛,尽管伙同东宫一起来,本君毫不畏惧。”

    苏沅无奈的摇头叹息道:“仙君大人,您这是何苦呢?属下真的没有反叛之心呀!”

    珠玑却再次冷笑道:“没有反叛之心?好啊,那你们兄妹二人,现在就去过去,去那边,杀了那个东宫少君,让本君看看你们的诚心。”

    只见珠玑的手指指向了凡川,而苏沅苏卿兄妹的眼光也看向了凡川,这一下让凡川有些懵逼,珠玑的话锋转换的太快,凡川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然而苏沅和苏卿兄妹二人,却没有立即执行珠玑的命令,反而是有些为难的回声道:“仙君大人,如今军心已然溃散,我等……”

    “滚开!被本君试出来了吧?就是想反叛了本君,还有什么话可说!看箭!”珠玑忽而大怒吼叫后,随后抽身后撤了数步,引箭上弦,照月神弓再一次展现出了渗人的寒气。

    虽然珠玑的射箭速度极快,也想要一箭射中两位隐仙,还是有些艰难的,只见这第一支冰箭出弦之后,并没有射中苏沅和苏卿,而是被兄妹两人给闪身躲了过去,然而被躲过的冰箭却直冲上了一块丹云,丹云则瞬间被冰封,尴尬的悬停在上空。

    而珠玑对着苏沅和苏卿的这一箭,也是彻彻底底的寒透了西宫众仙的心,更完全的消磨了西宫众仙的战斗精神,先前的汹涌战势,此刻荡然无存。

    凡川看在眼里,却是喜在心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用不着血流成河,却可以推波助澜的结束这一场战事,是凡川最希望看到的,凡川不想东宫的仙人流血流泪,当然,也不想西宫的仙人同样流血流泪,凡川自知修仙的苦楚。

    也许,这便是上天安排好了的兵不血刃了吧。

    珠玑的第一箭射出之后,苏沅和苏卿虽然躲闪开来了,但难免还是被震惊到了,可能他们兄妹二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衷心跟随的主君却可以向着自己动手,然而苏沅和苏卿并没有就此离去,反倒依旧在苦心劝说。

    “仙君大人,您到底是怎么了!你这样,会……会导致西宫步入万劫不复之境地的!”苏沅有些生气的出声道,同时还防备着珠玑再一次开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