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珠玑之异
    听到珠玑的吼叫声,凡川和琼姬则连忙向其看去,只见此刻的珠玑好像有些浮躁,期间已没了原先的沉稳,反倒是愈演愈烈,杀戮之意浮出。

    凡川仔细的注意到,此时珠玑的双眼已然变化,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冰瞳,似乎在不时的向外散发着寒气,极其的诡异,却又极端的渗人。

    凡川这一刻终于敢肯定,眼下的珠玑,早已不是原来的珠玑了。虽然这份肯定来的不是那么果断,但凡川自认对珠玑的了解还算是颇多,从最初修真界里的道人徐玑,再到南异星球上的仙君珠玑,一直到当下,凡川竟忽略了珠玑是一直徘徊于自身历程的左右。

    凡川本想出声回话,然而却被琼姬给拦住了,只见琼姬对着凡川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小声道:“别过去……”

    凡川有些无奈,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接着珠玑的演变就更为诡异恐怖了,只见珠玑在吼叫了几声之后,无人应答,便变得有些暴躁了起来,随即转身对着其的属下,几十位西宫仙人,继而大吼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呢?给本君上啊!”

    然而西宫的众仙却显得极为恐惧,不仅没有依照珠玑的指令,反倒是畏畏缩缩的向后退去。

    珠玑见状,极为愤怒,便举起了手中的照月神弓,对着一位西宫浮仙吼道:“站住!”????那位西宫浮仙吓得立即瘫坐在地,然而其又连忙动身对着珠玑下跪,同时哀求道:“仙君大人,您……您这是怎么了?”

    愤怒的珠玑诡异的突然又平静了下来,不仅没有怒吼,反倒缓缓的出声问道:“怎么?本君怎么了?”

    那位西宫浮仙还未出声,接着又跳出来了两位西宫浮仙,同样对着珠玑下跪道:“仙君大人,您……您刚刚为何不愿出手相救枯天渐隐仙大人呀?”

    “是啊,仙君大人,东宫那些人不仅杀了钦老隐仙大人,如今又杀了枯天渐隐仙大人,还有我们的昭雎殿,也被他们烧了,仙君大人为何迟迟不愿出手呀?”另一位西宫浮仙附声道。

    然而在这三位西宫浮仙的带动下,西宫的众仙皆都停止了退缩,反倒全都对着珠玑下跪道:“仙君大人,属下愿誓死追随于您,恳请仙君大人发号施令,属下定当尽力剿灭东宫!”

    西宫仙人接连出声,导致珠玑愣在了原地几秒钟,接着只见珠玑突然再次发怒,双眼中的冰瞳已经延伸到了眼角,从远处看,此时的珠玑已然不是一位仙人,反倒像是一个怪物。

    接着只见珠玑再次挥舞起手中的照月神弓,同时怒吼道:“上啊!你们不是要本君发号施令吗?本君这不是说了嘛,上啊!杀啊!”

    然而西宫众仙再次惶恐的退缩,并没有奋起向着东宫众仙袭来。

    凡川看在眼里,自然也理解西宫众仙的心理,且不说西宫这几十位仙人同时围攻东宫,并不能取胜,反倒还会被东宫很轻松的结束掉,然而这些西宫仙人的内心是坚定的,只不过当下珠玑的发号施令,却完全没有引领作用,好似珠玑的意思是,其旁观坐镇,让西宫众仙先上之意。

    当珠玑再次看到西宫众仙退缩之时,便再次大怒,接着只见其挥舞起手中的照月神弓,对准了一位西宫浮仙,即刻,黑芒再现,一支冰箭赫然隐现于弓弦之上。

    “唰……”

    再一次破空之声迭起,冰箭带着撼人的力度,瞬间飞向了那位西宫浮仙。

    “噗……”

    一声低沉的闷声响起,只见那支冰箭直接穿透了那位西宫浮仙的胸膛,箭尾在其胸膛之前,箭尖则裸露在了其后背。

    这位西宫浮仙甚至连呼声惨叫的机会也没有,便立即失去了生命,而接着那刺入其体内的冰箭并没有消失,反倒致使这位西宫浮仙的躯体开始出现诡异的变化。

    几乎是瞬间冻结成冰,这位西宫浮仙的躯体整个被冰封,且在冰封之外,还长出了此起彼伏的冰刺,向外延伸,看起来极为恐怖。

    片刻之后,“咔咔”的声响传入众仙的耳中,那被冰封的西宫浮仙的躯体便开始碎裂了,很快,在众仙惊恐的围观下,那位西宫浮仙的躯体已然消失不见了,唯留在了地面上一堆一堆的碎冰块。

    此时的西宫众仙早已被吓破了胆,不仅仅是西宫众仙,就连凡川在内的东宫众仙也皆为之惊恐不已。

    而对于西宫众仙而言,任由他们怎么想,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仙君大人会对自己人动手,且还是这般残忍,于是乎,先前的那般慷慨激昂早已没了痕迹,反倒是连连退缩,似乎想要尽快的撤离这是非之地。

    可西宫众仙的退缩,却惹得珠玑更为愤怒,只见其再次高举其手中的照月神弓,似乎想要再次开弓。

    “你们敢临阵脱逃?好,本君成全你们!”

    珠玑怒吼着,同时手间一道黑芒再次闪现,随后又一支冰箭,便赫然出现在了弓弦之上。

    也许冰箭上弦发出了声音,也许这声音正刺中了西宫众仙的耳内,待珠玑还未射出这一冰箭之时,那些西宫众仙便恐惧的停在了原地,不敢再动弹半分。

    然而事与愿违,当这些西宫众仙都抱有临死之前的恐慌之时,不远外的仙脉处却传来了异动之响。

    “轰轰隆隆”的震响之声不绝于耳,似有千军万马从仙脉之处冲来。

    由于距离并不是太远,仅一眼便可以看见,此刻仙脉之处,虽然没有万马,却有着千军,正是东西两宫的众仙,包括西宫集结于八百里仙脉之处的剩余西宫仙人,以及凡川所布下的东宫第一路和第二路仙人。

    只是这两路仙人的突然蜂拥而至,倒是让凡川等人显得很是错愕,而至于珠玑,更是目光凝视着仙脉之处,忘记了手间将要射出的冰箭。

    凡川虽然也在望着仙脉之处,但是内心的活动却是丝毫未停,凡川注意着战局,分析着战况,从仙脉之处漫天飞舞的仙气纵横之下,凡川瞧见了熟悉的人,比如齐亢和庸老,以及言慕岸,还有之前前去护送西宫俘虏的霄项和笙怜。

    然而在凡川仔细的分析下,却发觉到了一个可怕的现状,那便是东宫第一路和第二路的死伤情况远比西宫要多上很多,西宫虽也有死伤,但其本就仙人人数较多,外加在仙器上加入毒术,以此辅助,看来这一战,东宫杀的很艰难。

    当然,虽然这个现状很可怕,但凡川并没有就此气馁,反倒是愈战愈勇的感觉,而且在齐亢等人血红的双眼之中,还可以看的清楚东宫仙人的战势,毫无退缩之意。

    接着琼姬来到了凡川的身边,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少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

    凡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但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眼下珠玑这边还不稳定。”

    琼姬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出声道:“看来东宫命里该有这一苦战。”

    凡川却毫无顾忌的回声道:“琼姐姐,你注意到一个情况没有?”

    “什么情况?”琼姬好奇道。

    凡川便指了指仙脉处,缓声道:“从眼下这战况来看,明显我东宫之力有些薄弱,可是,这些西宫仙人是集结在八百里仙脉之处的,怎么会被我们东宫追打着退到此处呢?”

    听到凡川的话,琼姬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这……这是为什么?”

    凡川淡定道:“依我看,这是军心不稳,咱们偷袭昭雎殿有效果了。”

    琼姬讶异道:“少君,难道说,我们还真的可以趁机以少胜多?”

    凡川迟缓了一瞬,点了点头道:“那也不是没可能。”

    很快,仙脉之处的两宫仙人便在争斗之中,快速的靠近在了凡川和珠玑所在的当下位置。

    空气中瞬间便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咔咔”的冷兵器相接的声响更是不绝于耳,惨叫声,以及嘶吼声,还有斩落敌人之后的仰天怒吼声,此起彼伏,两宫的仙人已经杀红了眼,整片荒原上更是仙气纵横不断,金芒将整片荒原照耀的一清二楚,似乎这一片荒原已然遁入成了一块自由的空间体,只供两宫仙人的战斗。

    “啊啊……”

    几声嘶吼声传来,同时一道仙气向着凡川所站的位置快速袭来,凡川惯性的闪身挪移,只见一把沾满鲜血的长斧,瞬间从凡川刚刚所站的位置飞过而去,狠狠的刺进了荒原的地面之下。

    凡川并没有惊慌,而是寻着长斧飞来的轨迹看去,只见一位西宫的仙人壮汉正与侉牛死死搏斗,两人的修为境界不分你我,只是在争斗的技巧上略有差别,然而刚刚那把长斧,便是西宫仙人手中的长斧,无奈被侉牛一击而飞落,从而惯性的向着凡川这边飞来了。

    既然是无心之举,凡川便将视线转向了珠玑身上,然而此刻的珠玑却是异常的安静,和其刚刚的暴怒完全不符,只见其将照月神弓放置在脚边,右手却是紧握住弓把,然而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一味的观看着两宫仙人的战斗,样子很是诡异。

    而之前刚刚从珠玑魔掌中逃脱的十几位西宫浮仙,此刻不但没有参与到战争之中,反倒是争先恐后的想要撤离当下的战场,且人人惶恐不安,似乎对于珠玑的反常仍然心有余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