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神弓再现
    枯天渐惨叫着,然而珠玑依旧动也不动,而站在珠玑身后的西宫众仙们,却有些看不下去了,片刻,一位西宫初仙冲了出来,试图想要解救枯天渐。

    然而当这位西宫初仙还未接近枯天渐之时,幻化的枪体便突然而动,一枪横击在了这位西宫初仙的胸口,又是一声惨叫,这位西宫初仙的身体便远远的飞去了。

    枯天渐还在哀求着。

    “臭娘们儿,快放了我!”

    “仙君大人,救我啊……”

    “臭娘……女仙尊,女仙尊,快放了我!”

    “求求你了……”

    枯天渐完全没了当初的狂妄和霸气,反倒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待着被屠的命运,看起来极为滑稽。????然而此时,琼姬的幻影突然合为一体,显露出来了真身,只是那些利刃的幻影依旧在持续。

    接着只见琼姬缓缓的降落在了地面上,对着苦苦挣扎的枯天渐缓声道:“这就是你嘴脏的下场。”

    枯天渐似乎想要哀求,然而琼姬早已不给其机会,而是突然对着幻化的剑体厉喝道:“剑魂,破!”

    一声厉喝之下,只见幻化的剑体突然而动,从枯天渐大张开的嘴巴之中,直接穿插了过去,然而剑刃却从枯天渐的后脑中突出。

    枯天渐再也没了声音,身体也随之缓缓没了动作,片刻之后,枯天渐的躯体失去支撑,便双膝跪在了地面上,接着向后倒了过去。

    也正是枯天渐倒下的这一瞬,所有幻化的利刃便瞬间消失不见了。

    然而也正是在这一刻,先前毫无异动的珠玑却突然双手鼓掌道:“好一个女仙,好一个仙器锻造大师,这充满魅力的仙兵魂阵,倒是让本君大开眼界了。”

    琼姬完全没有想要理会珠玑的意思,而是自顾自的转身准备走回到东宫众仙的阵营之中,然而此刻珠玑却忽然抬起了手,一道诡异的黑芒掠起。

    凡川见状,以为珠玑要偷袭琼姬,便连忙喊道:“小心!”

    与此同时,凡川更是立即闪身而动,从而挪移到了琼姬的身后,以此来保全琼姬的人身安全。

    然而,珠玑却不是发动偷袭,反倒依旧站在原地,只不过在其的手中,却赫然多出了一把兵器,一把让凡川见到,都会惊呼的兵器。

    “照月神弓!”

    凡川惊呼道,同时在仔细的观看之下,只见那照月神弓从起初的手掌般大小,随即快速的增大,直至高度和珠玑的身高相差不多时,这才停止了剧增。

    凡川注意到,眼前的这把照月神弓便是当初在魔界里的照月神弓,凡川还记得,当时便是师存魔尊用这一把神弓射伤了自己,而也正是因为这把神弓,离湮利用神弓帮自己治愈了寒毒。

    照月神弓的表状还和之前一般,弓座和弓弦皆都雪白到晶莹剔透,不时的向外散发着阵阵的寒气,只不过有一点不同,倒是当下的照月神弓反倒多了一丝丝的震慑力,远比当初在师存魔尊手中之时强悍的多了。

    神器现世,只见珠玑紧握着宽厚的弓把,对着凡川讥笑道:“怎么?你还以为本君会偷袭这位锻造仙器的女仙人?可笑,本君不像你们。”

    没等凡川回话,珠玑便又看向琼姬的背影,继而出声道:“烦请这位仙器锻造大师帮忙长长眼,这把弓如何?”

    听到珠玑的问话,琼姬立即停下了脚步,接着缓缓的转过来身,目光更是一瞬间汇聚在了照月神弓上。

    从琼姬的表情变化可以看得出来,琼姬对于这把照月神弓了解的并不多,只不过其的表情在好奇到诧异,再到震惊之时,还是让众仙不免觉得有些惶恐。

    “你……你这不是仙器吧?”琼姬深呼吸了一口,疑惑道。

    “哈哈……”珠玑却放声大笑道:“仙器?可笑,本君不妨告诉你,就算拿十条枯天渐的命来换,本君也不会考虑。”

    听到珠玑的话,凡川怒喝道:“我呸,毫不在意自己属下的性命,你根本不配做什么仙君!”

    珠玑却愣了一瞬,继而笑道:“在意?本君为何要在意?他输了,死了,那是他自己学艺不精,怎么会怪到本君身上呢?”

    珠玑的这番话刚刚落地,站在其身后的几十位西宫仙人便缓缓的向后退移了数步,刻意的与珠玑拉开了些许的距离,好像有些抵触珠玑的话。

    “你……”

    “你还没有说,这到底是不是仙器?”

    凡川刚刚说出一个字,却被琼姬抢断了,只见此刻的琼姬目光紧锁在照月神弓上,好像要将照月神弓看穿了一样。

    珠玑好像很骄傲,更是像拥有了照月神弓之后的骄傲,只见其不耐烦的回声道:“真是可笑,倒是也不妨告诉你,本君手中的这把弓,乃是神器!”

    琼姬听到之后,娇小的身躯略微颤抖了一瞬,随即一言不发,再次转身,朝着东宫众仙走去,只不过其当下的步伐却显得有些凌乱不堪。

    凡川不知道琼姬是怎么了,然而当下也没有时间细细追问,凡川只好再次将目光锁定在了珠玑身上,冷言嘲讽道:“偷来之物,何须赞赏?”

    珠玑诧异道:“偷?嘿,错了,这不叫偷,这本来便是属于本君的神器,放眼整个三界之内,也只有本君配拥有这把神弓!”

    凡川并不想说出自己与照月神弓的渊源,只因为凡川当下有些猜疑,总感觉这其中并没有那么简单,况且凡川始终注意着,在珠玑得知昭雎殿被烧,以及钦老死亡,还有刚刚亲眼看着枯天渐死去,珠玑并没有表现出该有的愤怒,或者说该有的表现。

    然而再对比当下珠玑手间不停外散的黑芒,凡川总感觉这一切该是与这把诡异的照月神弓有关,然而对于照月神弓的来历,以及作用,或者说它的主人究竟是何许人也,凡川是一概不知,知道的,仅仅是在魔界里的接触,然而那些接触,并无任何卵用。

    “既然是神器,你也仅仅只是一仙人,你一样不配拥有。”凡川继续冷嘲道。

    珠玑却毫无动怒,反倒是突然将照月神弓举起,接着左手快速贴在弓弦之处,随即一道黑芒的闪现之后,一支浑体泛着寒芒的冰箭却赫然隐现于弓弦之上,接着在一声“唰”的破空之声后,那冰箭便瞬间飞出。

    只不过珠玑所射的目标并不是凡川,也不是东宫众仙,而是整对着上空。

    当那支冰箭穿梭到了上空之口,奇异的一幕便出现了,只见在冰箭的方圆百里之内的空间内,瞬间冻结成冰,就连那极速掠过的风和云,也断然被冰封在了空间内,画面极其的壮观,然而又极其的渗人。

    冻结成冰的空间仅仅持续了片刻,便缓缓的支离破碎了,随而幻化成了一块块碎冰从天而降,落在了荒原的地面上,四下里瞬间寒冷至极,让众仙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一令人震惊的离弦之箭后,只见珠玑满意的看着手中的照月神弓,自言自语道:“哈哈,这神弓放在魔界那些败类手中,真是委屈了,只有放在本君的手中,那才是真正的发挥极致!”

    “我呸,你……”

    “少君,过来!”

    凡川正欲再嘲讽一阵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琼姬严肃的传话声。

    凡川立即转身看去,只见琼姬正挥手示意自己靠近,凡川不解,但也快步的走到了琼姬的身前。

    “琼姐姐,怎么了?”凡川不解道。

    然而此刻的琼姬却有些呼吸急促,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接着只听其急切的出声道:“我……我刚刚在想,为何……为何不是仙器,却有仙气弥漫,我终于想通了!”

    凡川诧异道:“什么?琼姐姐,你到底想通了什么?”

    琼姬连着深呼吸了几口,少有的慌张道:“我自认在整个仙界内,属我最为了解仙器,当然,我也听闻过一些关于神器的传闻,只是从未亲眼所见,但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关于神器的传说……”

    凡川愣了一下,失声道:“琼姐姐,不是吧?你这么紧张,就是因为想到了一个关于神器的传说?”

    琼姬点了点头,又接着摇了摇头道:“不,不不,传闻里说过,凡是神器现世,必有大难降临,不过神器却可以助人修炼极速飞涨,然后……”

    凡川连忙打断道:“琼姐姐,这些传闻我也听说过,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琼姬则有些生气的厉声道:“你先别插嘴,听我说,虽然神器可以助人修炼极速飞涨,但是,也有着可怕的反噬力,严重可导致走火入魔,从而形神俱灭,你……你刚刚注意到珠玑手间的黑……”

    “黑芒?是是是,我看到了,那不是仙气,我刚才还在纳闷,珠玑身为仙人,怎么没有金芒般的仙气呢?”凡川再次抢断道。

    琼姬随即点了点头道:“我想这……这就是反噬力,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眼下的珠玑,恐怕已不再是原来的珠玑了……”

    “什……什么?不……不是珠玑?什么意思?”凡川惊恐到说话都不利索了。

    琼姐摇了摇头道:“我不确定,但……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预感很强烈,很强烈……”

    然而就在琼姬的这番话刚刚落地,不远处的珠玑突然出声吼道:“还等什么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