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剑拔弩张
    此时的珠玑较以往不同,只见其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手中并没有任何利刃,不像其身边的枯天渐等人,皆都身着战甲,且手持利刃,威风凛凛,反倒觉得珠玑像是一个局外之人。

    凡川不知为何,竟无一次畏惧之意,反倒是特别的急切有个结果,也许是因为杀父之仇,或许是因为经久在修真界的戏弄,凡川此刻恨透了珠玑,当然,凡川并没有鲁莽行事。

    四下里已没了狂风大作,也没了乌云遮天,有的只是两宫的人心惶惶,然而这一片荒原,依旧是一片荒原,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一日过后,这片荒原可会变了模样。

    待枯天渐站回到了珠玑身旁之后,珠玑便再次对着枯天渐厉声喝道:“如此鲁莽,你有本君的命令了吗?”

    枯天渐虽然内心不服,但表面还是弯下了腰,压低声音道:“是,属下错了。”

    珠玑随后冷哼了一声,便忽而转变表情,喜笑颜开的看向了凡川,然而对于凡川而言,这喜笑颜开却是那样的阴森。

    “凡川兄弟,好久不见呢。”珠玑笑道。

    “呸!”凡川吐了一口,回声道:“我可不是你的兄弟。”????珠玑反倒继续笑道:“干嘛这么生疏嘛,是不是?再说了,你我认识了这么久了,本君还曾救过你……”

    “闭嘴!”凡川厉喝道:“要动手就趁早,别特么磨磨唧唧。”

    “哎呀,身为东宫的少君了,脾气依然还是这么犟,何必呢?”珠玑继续笑道。

    凡川则是冷声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珠玑愣了一下,随即便转移了话题,依然继续笑道:“听闻你要烧了本君的昭雎殿?”

    “是又怎么样?”凡川冷笑道:“我还不妨告诉你,已经烧了。”

    “什么!”珠玑瞬间没了笑容,且脸上的表情极其的难看,只听其接着缓缓的出声道:“你烧了?”

    这三个字在珠玑的口中脱出,好像极其的艰难一般,而在其身后的枯天渐,以及几十位西宫仙人,早已坐立不住,蠢蠢欲动。

    凡川则点了点头,一字一句的回声道:“恩,已经烧了。”说到这里,凡川又接着补了一句道:“不仅烧了你的昭雎殿,还顺带杀了那个钦老。”

    “什么?你……”珠玑语塞了一瞬,继而出声道:“好啊,很好,动作如此迅敏,就连本君也毫无察觉,看来本君是上了你的当了。”

    珠玑的脸上早已没了笑容,而是面无表情的拉扯,却显得极其的难堪。

    接着换做了凡川笑道:“怎么?只准我上你的当,不准你上我的当?”

    听到凡川这句话,珠玑却突然再次笑出声道:“哈哈,很好,你比你的父君强多了,若是本君的孩儿依然生还,想必也会和你一样。”

    听到珠玑提起其的孩子,凡川的内心触动了一番,但随即恢复自然道:“无需说这么多,今日之战,不用我多说了吧?想必你早已有了计划。”

    珠玑则是摇了摇头道:“这么快就修到了浮仙之境,倒是本君低估你了。”

    珠玑的话落地,惹得两宫仙人一阵的唏嘘,皆都将目光凝聚在了凡川的身上,像是在看待一个怪胎一般,想必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力。

    凡川则不耐烦的回声道:“怎么?还不愿动手吗?”

    珠玑愣了一瞬,继而出声道:“动手?哎,本君想要跟你多聊聊天也不行吗?多让你回忆回忆往事,再想想你的那些红颜知己,毕竟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凡川听懂了珠玑话里的意思,则冷笑道:“呵呵,你这么自信?倒是不妨试试了。”

    珠玑则竖起了一根手指,摇摆道:“不不不,在本君得知你威胁说要烧昭雎殿的时候,本君还曾想过给你留下一条活路,然而,你让本君失望了,你竟然真的烧了昭雎殿,那么,本君也只能送你去见凡别了。”

    “呵呵……”凡川笑道:“好啊,我倒是迫不及待了。”

    只见珠玑诡异的笑了笑,随后便看向了身边的枯天渐,接着对其出声道:“你,去试试吧。”

    “是,属下遵命,仙君大人。”

    枯天渐在得到了命令之后,便再次咬牙切齿的走了出来,其每走上一步,荒原之地便会为之一颤,战意极其强悍,令人触目惊心。

    然而枯天渐所带给人的压力还不仅仅如此,只见其手中的长戟正大放着寒芒,犹如一条雪晶的银蛇一般,来回的环绕于长戟之上,而在长戟掠过的位置,无不发出“嚓嚓”的声响,无风自动般的枭意。

    然而在枯天渐走出身来之后,凡川还未出声,青墨便再次率先站出了身,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少君,让我来,你不是他的对手。”青墨坚决的出声道。

    凡川迟疑了一瞬,深知自己根本不是枯天渐的对手,也只能如此,便点了点头道:“青墨姐姐,你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我没事。”青墨抿了抿嘴道,接着只见其耸了耸身上的铠甲,乌黑的秀发无风自动了起来,飘扬于脑后,气场也是相当之强。

    然而接着只见青墨的右手间触动了一番,忽而一道刺眼的金芒闪现,带着破空的“唰唰”之声响,只见其的右手间闪现出来了一道凤凰的飞影,接着快速的消散浓缩,从而幻化成了一把长剑,紧握在了青墨的手间。

    双方对阵已成,枯天渐突然动身,只见其的速度极快,飞身跃起的瞬间已然幻化成了一道幻影,瞬间而至,同时因为仙气的过强,凡川等仙人则被震开在了数米之外。

    然而任由枯天渐的速度再快,攻击再凌厉,却是被青墨安然的给挡下了。

    “叮!”

    只听空气中传来一声利刃的碰撞之声,便寻见青墨正举着长剑抵挡住了枯天渐手中的长戟,只不过由于枯天渐的冲速过快,导致青墨的双脚不自觉的向后滑退了数米,地面上被拉出了一道深壑。

    然而仙人之间的对战还需要讲究技巧,并不是只依靠蛮力,接着只见青墨突然收回了手中之剑,致使枯天渐的长戟刺空,接着青墨的身体便犹如一道彩霞一般,瞬间幻化消失,又瞬间幻化出现,从而闪身绕到了枯天渐的身后,接着一剑便向着枯天渐的后背刺去。

    由于双方的速度甚是极快,众仙完全看不清楚,只不过青墨的这一剑也没有得逞,而被枯天渐安然的给躲闪过了。

    接着只见枯天渐似乎被激怒了,只见其突然仰天嘶吼了一声,额头上的青筋暴露,而其嘴角上的少许胡须更是炸裂开来,双目血红的紧盯着青墨,随即再次闪身而动,然而这一次出击却是从上而下的打压。

    青墨躲闪不及,便硬生生的用手中的长剑顶住,便展现出了这样的一副画面:枯天渐悬停在半空之中,手中的长戟更是向下施压,而青墨则仰着头,将手中的长剑横摆,继而顶着枯天渐手中长戟的压力。

    只不过当下的青墨却明显有些失了上风,因其的双脚此刻早已深陷在了地面之内,且由于枯天渐的继续施压,深陷一直未停止。

    凡川从青墨的表情之中,看出来了艰难,于是便想着出手帮衬一下青墨,然而当凡川脑海中刚刚浮现这个念头,却早已被珠玑的目光锁定。

    无奈之下,凡川只好在内心里替青墨祈祷,希望青墨可以撑过这一击,然而枯天渐的战意实属过强,青墨的身体反倒像是被锁定了一样,动弹不得,只能硬撑。

    片刻之后,两人的战斗进入到了胶着状态,然而此刻青墨的深陷程度,已然接近了双膝,这一下凡川实在是坐不住了,若是任由这般下去,青墨只有失败的结局。

    可还未等凡川动手,只见凡川身边的一位东宫浮仙却突然闪身而动,同时高举着手中的利刃,向着枯天渐冲了过去,似乎想要解除青墨的窘迫。

    “青墨隐仙大人,属下来帮你!”这位东宫浮仙怒吼着,同时抽身跃起。

    可当这位东宫浮仙的身体刚刚跃到半空之时,凡川突然注意到,珠玑那边好像有了动作,因为凡川看到了一道黑影从珠玑所站的方位窜出。

    “小心……”

    “啊……”

    然而凡川的这声“小心”还未说完,只听刚刚跃起的东宫浮仙便惨叫了一声,从而身体狠狠的砸落了回来,鲜血顺势从嘴角流出,而在其的胸口之处,更是冒散着诡异的黑烟。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凡川根本毫无反应之机,惊恐之下,凡川连忙看向了珠玑,只见珠玑恰巧攥了攥拳头,又松开,同时其的手中还流出了一缕缕黑烟,与刚刚受伤的东宫浮仙胸口上的黑烟一模一样。

    凡川便怒视着珠玑,厉喝道:“珠玑,你用了什么卑鄙手段?”

    珠玑则是无奈的耸了耸肩道:“没什么呀,本君只是看不惯胡乱插手的人,本君的属下与你的属下两人格斗,这仙人跳出来干嘛?本君只是让他长点记性。”

    “我呸!”凡川愤怒道:“你刚刚用的什么?根本不是仙气!”

    珠玑笑道:“仙气?哎呦,我的小少君,你这就不懂了吧?本君所用的乃是最为醇厚的仙气。”

    “呵呵,诡计多端,那道根本不是仙气。”凡川笃定道。

    珠玑则是毫无避讳的回声道:“随你怎么说吧,本君无所谓。”

    “你……”凡川气的说不上来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