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真火焚身
    听到青墨的问话,凡川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钦老身上,只见此刻的钦老早已颓废不堪,先前的嘶吼声也已不见,换来的则是哀怨的低声细语,好似喃喃自语,却又小心翼翼。

    然而凡川并没有任何一丝的怜悯之心,罪恶之源只有一点,那便是钦老参与了逼死自己的父君之列,仅仅这一点,凡川便不想再让其存活,更不用提及同情。

    凡川便对着青墨回声道:“既然如此,断然处决。”

    “处决?”青墨有着一丝诧异。

    凡川则反问道:“怎么?不行吗?”

    青墨连忙摇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行肯定是行,只是少君先前不是说过嘛,放弃抵抗的仙人……”

    “他不在内。”凡川果决的打断了青墨的话。

    青墨随即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管问。????凡川则是再次走到钦老的面前,再刻意的观望一眼已烧成灰烬的昭雎殿以及长生殿等等,随后饶有趣味的对着钦老出声道:“钦老呀,怎么样?我是不是说到做到了?说烧了你们西宫,自然就要烧了。”

    “哼,你不得好死,你会遭到天谴的!”钦老已无精神面貌,只是依旧顽强的抵抗着。

    凡川也曾想过就此放过钦老,可当想起在南异星球之上的惨状之时,凡川便是无可容忍,终于,凡川还是对着钦老举起了手中的寻隐枪。

    “当初那把寻隐枪毁在了你们手里,今天这把寻隐枪,便是寻仇夺命。”凡川冷冷的出声道。

    然而钦老似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见其突然失声笑道:“昭雎殿的灵魂依然在,待西宫崛起之时,便是东宫的灭亡之日!”

    “痴人说梦!”

    凡川怒喝了一声,毫无怜悯,一枪便刺穿了钦老的胸口,接着快速的抽枪,接连刺穿了三次,凡川这才收回了寻隐枪,然而地面上,早已血流成河。

    钦老的鲜血如同有灵识一般,快速的涌向了昭雎殿的废墟处,融入到了灰烬之内,传出来了令人干呕的气味,当然,钦老此刻早已紧闭上了双眼,体内的仙气也在快速的溃散。

    凡川见状,为了以绝后患,不知何起缘故,竟突然再次抽出仙气将钦老的尸体高举在半空中,而在众仙的疑惑下,凡川突然出力,一道仙气飞驰而过,便将钦老的尸体给砸落在了昭雎殿的灰烬之内。

    由于灰烬之内还有诸多的火星,钦老的尸体便由着火星点燃,再次燃烧起来了令人抵触的火焰,而空气中的味道,更是难闻至极。

    凡川见状,不再逗留,随即便号令众仙道:“各位仙友,今日突袭成功,是我们东宫胜利的第一战,接下来,我们就要同第一路和第二路一起发起包围战了,还望各位打起精神,我们需要连夜回防!”

    “谨遵少君之命!”众仙齐声吼叫道,且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胜利。

    四下里的火焰已经变小,原本那些奢华的宫殿,真的就变成了一堆废墟,外人看起来很是遗憾,而对于凡川而言,这仅仅是开始。

    凡川估算着之前放走的那位西宫浮仙,估算其的路程,凡川是想要赶在其与珠玑报信之后,令珠玑的阵营大乱,才是包围战发起的战机之一。

    然而这发起战争的位置,又不能与八百里仙脉相距太远,不然很难和第一路和第二路取得配合,孤军奋战,只能等于白白送死。

    凡川这么想着,便喊来了此时正聚精会神发愣的琼姬。

    “恩?少君,怎么了?”琼姬楞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琼姐姐,是这样,若是要青墨姐姐你们两人对付珠玑一人,你俩能获胜有几成?”

    琼姬想了想,回声道:“五成。”

    “啊?只有一半?”凡川惊呼道。

    琼姬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净仙之境可不是开玩笑的,如今仙界内也只有珠玑一人是净仙之境,不好对付啊。”

    凡川叹息了一声,便不再追问,而是在内心掐算着时间,根据凡川的推算,再等上一刻钟,即刻回防出发,便可以在珠玑阵营慌乱之下出现,而且距离八百里仙脉也不会太远。

    一刻钟转瞬即逝,凡川连忙对着众仙出声道:“各位仙友,我们需要出现在珠玑阵营慌乱之下,所以,我们这一次仙术挪移需要将目的地范围囊括在八百里仙脉西宫界内,切记,不可莽撞!”

    “谨遵少君之命!”众仙再次齐声吼叫道。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出发!”

    如同来时一般,凡川进入了青墨的仙术挪移阵法,而琼姬则是带着另外一位东宫浮仙前行了,几乎一瞬之后,整片西宫宫殿界内,便再无一位东宫仙人,唯留下的,只有西宫仙人的尸体,以及偶尔还会“噼里啪啦”作响的宫殿废墟。

    忽而一阵冷雨落下,浇息了零零散散的火星,西宫的废墟已然只冒着呛人的浓烟,再也没了往日的富丽堂皇,再也没了往日的霸气侧漏,唯剩下了萧索,残败,遗憾。

    如同当年的神源门废墟,只是和神源门较为不同的是,西宫只是宫殿毁坏较为惨烈,然而神源门却是付诸了千万条活生生的性命。

    这一笔帐,凡川也算在了西宫的头上,也算是为了逝去的凡群真人,尽了一些微薄的恨意。

    此刻凡川身在青墨的仙术挪移阵法之中,伴随着四下里的混沌,毫无一丝放松之意,更无一丝火烧了西宫之后的快感,然而却是满腹担忧,因为接下来的包围之战,是凡川计划之中最为不稳定的一战。

    虽然按照计划可以瓦解西宫的实力,避其锋芒,而且因之前的利用,可以放松西宫的警惕,以及让其骄傲行事,然而实力便是实力,仅仅珠玑一个净仙,便足以让凡川左右不安。

    同在仙术挪移阵法之中的青墨似乎看透了凡川的心思,便踱步靠近,缓声道:“怎么了?在担忧什么?”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接下来可是一场恶战,恐怕……”

    “你要这么想……”青墨打断了凡川,继而出声道:“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只能任由西宫宰割,那样的结局会更惨烈,死伤的东宫仙人会更多,所以如此这般以进为退,便已是尽了我们最大的能力了,至于结局如何,只能看天意了。”

    凡川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担忧东宫的仙人们?”

    青墨微笑道:“你脸上已经写满了这种担忧,我又不瞎。”

    凡川无奈的笑了笑道:“好吧,看来我在你面前已经毫无避讳了。”

    “避讳?”青墨雅声道:“莫非你以前还对我有所避讳呢?”

    “呃……”凡川这才发觉给自己刨了一个坑,随即回声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了,青墨姐姐,你现在可以说说,之前为何生气了吧?”

    被凡川问起,青墨则是再次直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就别问了。”

    凡川自讨没趣,便也不再追问,而是转移话题道:“青墨姐姐,如果这一次包围战没有成功,会怎么样?”

    “没有成功?”青墨愣了一瞬间,继而出声道:“还能怎么样?全军覆没呗!”

    凡川低下了头,沉思了许久,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便又急切的出声道:“对了,青墨姐姐,问你一件事。”

    “直说吧,又想问什么?”

    凡川则严肃道:“你知道神器吗?”

    “什么?神器?”青墨讶异道。

    凡川点了点头道:“恩,就是神器,你对神器的了解有多少?”

    青墨沉思一番,缓缓出声道:“只是听闻,然而从未见过,不过传说中,倒是提起过,说是除了仙和人和异世大陆三界之外,还有一种存在,那便是超出三界之外的生灵,便是神,不过……”

    “不过什么?”凡川追问道。

    青墨淡淡的出声道:“不过谁也没有见过所谓的神,但是听闻传说中,神是拥有着极为高深的能力,不受三界六道所束缚,可以改天换地。”

    凡川震惊道:“竟有如此的存在吗?”

    青墨笑了笑道:“只是传说,谁也没有见过。”

    “可是,若是我说我见过神器,你信不信?”凡川连忙道。

    “神器?神所用的兵器吗?”青墨显然对神器了解的并不多。

    凡川有些失望,便点了点头道:“是啊,但也只是传闻,谁又曾知道那照月神弓真的便是神器呢?”

    “照月神弓?什么玩意儿?”青墨好像来了兴趣。

    然而凡川并不想说太多,只是敷衍道:“就是当初我在魔界里,曾见到过的一种兵器,魔界的人都说这是神器,起初我还没太在意,可是当下……”

    “当下怎么了?”青墨的兴趣越来越浓。

    凡川尴尬的笑道:“当下听闻说珠玑获得了这照月神弓,不知他又有什么诡计。”

    “什么?珠玑得到了照月神弓?这……这和眼下的战事有关系吗?”青墨急切的追问道,其身上的铠甲在其扭动身体之下,闪现出来了耀眼的光芒,照的凡川难以睁开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