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突袭之战
    在凡川的一声号令之下,众仙皆慷慨激昂的动身,意气风发之下,迅速奔袭而进,这般豪情壮志让凡川看着也无不感到热血燃烧。

    随着众仙的步伐,凡川则紧跟其后,并未充当先锋,这是青墨和琼姬的特别嘱咐。

    很快,几乎像是一眨眼的功夫,众仙便已穿过了薄雾群,从而兵临昭雎殿之下,自然,此刻的西宫仙人也已有所察觉,皆都窜出了昭雎殿,围绕在了昭雎殿四周,满怀忐忑的等待着接下来的变故。

    青墨和琼姬的速度很快,依照凡川的命令,两人目的明确的去往了名为长生殿的方位,而其他仙人,则同样按照凡川的命令,一半浮仙驻留在了昭雎殿之外,一百五十位初仙则四散开来,寻着每一处宫殿搜查。

    而凡川,则跟着另外一半浮仙,来到了昭雎殿主门之外,等待着一场大战。

    霄项和笙怜自然跟在了凡川的左右,且是寸步不离,保护着凡川的周身安全,凡川虽然有些抵触,但无奈自身的能力,还是无法独行而战。

    一瞬间的突袭,致使整个昭雎殿开始慌乱了起来,西宫的众仙明显已经乱了阵脚,任由他们怎么想,也无法想到会有这般突袭,更是没有一点点备战的准备。

    四下烽火燃起,空气中的气味开始变得异常,耳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西宫仙人慌乱之声,而昭雎殿四下角落里高举的火盆,像是在刻意迎合凡川等仙人,此时的火焰异常燃烧,照亮了整片昭雎殿,同时更将凡川等仙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完全覆盖在了西宫仙人的身上。????“你……你们是谁!”站在昭雎殿主门边的西宫仙人惶恐的出声道,而这些西宫仙人中,便有当时被凡川放走的居渊。

    而此时凡川是身处在二十多位浮仙的身后,所以居渊并未发觉到凡川,但凡川却是可以看得清楚居渊,以及其他西宫仙人的样子。

    待西宫仙人问话之后,东宫一位站位靠前的浮仙便怒喝回声道:“废话少说,我等东宫少君仁慈,你们若是不反抗,便可饶恕一条性命,若是执意反抗,那就动手吧!”

    “什……什么!你们是东宫?怎……怎么可能?”西宫仙人明显没有料到,完全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依旧是那位东宫浮仙,再次厉喝回声道:“是要执意顽固抵抗吗?那好,成全你们!”

    话音落,这位东宫浮仙作势便要举起手中的长刀,乘机而进。

    凡川见状,连忙出声道:“慢着。”

    那东宫浮仙便立即站停在了原地,对着凡川躬身点了点头,便不再出声。

    接着二十多位东宫浮仙便对凡川让开了一条道,凡川则快步的走上前去,同时身边还跟着霄项和笙怜。

    凡川的出现,无疑让对面的西宫仙人带有疑惑和费解,当然,还有居渊的恐慌。

    凡川将目光紧锁在居渊的身上,笑了笑,缓缓的出声道:“居渊是吗?好久不见。”

    听到凡川点名指姓,居渊立即慌乱了,再也不能安然的立住了,只见其恐慌的左右挪动,同时对着身边的西宫仙人附声道:“他就是东宫少君,他就是东宫少君……”

    然而在居渊的带动下,西宫众仙的神情皆都恐慌了起来,无不踱步移动,很难再安然的站立于原地,而此时的昭雎殿,便看起来显得甚是可笑了。

    从开始到现在,凡川没有接收到另外一半浮仙的通报,那便说明,眼下西宫内还真就这么点仙人,甚至毫无援军可言,不过这也说明,珠玑的八百里仙脉集结,便是孤注一掷,自然,这其间的不稳定性更是大大上升,也正因此,凡川便想要快些结束当下的战局,从而快些折返,前去支援第一路和第二路,也更能快一些形成对西宫的包围之势。

    想到此处,凡川便不再理会居渊,而是看向了西宫众仙,直截了当的出声道:“刚刚我们东宫的仙人已经说了,若是顽固抵抗,只有死路一条。”

    凡川这一番话之后,便想到这些西宫浮仙必然会选择不战而降,于是在内心开始打算如何安置这些投降的西宫仙人,可是现实往往会出人意料,就在凡川苦思冥想的当下,西宫众仙内却忽而走出来了四位浮仙。

    且四位浮仙的表情异常愤怒,先前的恐慌倒是不知所踪了,这倒是让凡川始料未及。

    接着只见那四位西宫浮仙接连祭出了属于自己的仙器,刀枪剑戟之类冷兵器,随后便利刃直指凡川,同时怒喝道:“我等是西宫的仙人,就是要誓死保全西宫!”

    凡川错愕了一番,随即失声笑道:“你们确定要顽固抵抗吗?”

    那四位西宫浮仙却异口同声道:“别废话,想要夺我西宫,就从我们的身上踏过去!”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话音落,凡川便看向了霄项和笙怜,而霄项和笙怜则立即会意,抽身走上了前去,而随着霄项和笙怜迎战的,还有之前那位发话的东宫浮仙,看其手中的长刀,似乎早已羡煞饮血,而紧接着,又加入了三位东宫浮仙,算上霄项和笙怜,共有六位东宫浮仙迎战。

    凡川见状,并没有丝毫的劝阻,也没有想到会以多欺少,因为凡川只想快些结束当下的战局,不过,凡川始终还是坚持尽量不要见血,除非不得已,就像眼下之状。

    东宫六浮仙与西宫四浮仙的交战,一触即发,凡川仔细的观看着,战势几乎是从一开始,便以东宫稳胜为定局,也许是因为气势的不同,导致西宫四浮仙节节败退,而唯剩下的十多位西宫浮仙,却没有一位仙人想要上前支援,反倒是诚惶诚恐的向着昭雎殿内退去。

    凡川见状,便将视线挪移到了居渊的身上,这边的战局已成定性,凡川便也不为为此操心,而对于居渊而言,凡川却有着另一种打算。

    凡川接着便拉来了身边的两位浮仙,缓缓的对其二人出声道:“看到那个仙人没?烦请两位仙友帮我把他抓过来。”

    凡川所指,正是此刻将要退回到昭雎殿内的居渊。

    两位东宫浮仙立即领命,便闪身向着居渊而去。很快,凡川便看到居渊已经被两位东宫浮仙给控制了,然而其尽管再如何挣扎,终于还是被抓回到了凡川的身前。

    霄项等人的战斗还在继续,凡川没有再关注,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居渊的身上。

    由于在凡川的四周皆都是东宫的浮仙,致使此刻的居渊显得很是恐慌不安,凡川很利索,直入正题的出声道:“居渊?不错的名字,可惜了,你背叛了我。”

    居渊挣扎着,摇着头,连连出声道:“不……不是背叛,是……是我根本不会诚服东宫的!”

    显然,居渊的这番话说的很是没有底气,但也已经可以让凡川假装发怒了。

    “很好!”只见凡川假装着愤怒,怒喝道:“很好,既然战争已经触发,那么,你的命,便是我的寻隐枪所饮的第一滴血!”

    说话间,凡川忽而将手中的寻隐枪直指居渊的胸口,吓得居渊瞬时瘫坐在了地面上,只惯于了不住的摇头,似乎神情已经无法表达其此刻的复杂内心了。

    凡川本意并不想杀人,但无奈这是战争,况且眼下正是战争的第一战,凡川必须要坚决自己的内心,也要让东宫众仙看到自己的决心,然而并不是杀戮成性,而且,居渊眼下的存在,对于凡川而言,已经没有利用性了。

    瞬间,凡川便挥舞起了寻隐枪,一道耀眼的金芒闪过,只见枪刃准确无误的刺进了居渊的胸口,鲜血顺势从其的胸口流出,且伴随着微弱的仙气溃散。

    居渊甚至连一声喊痛的机会也没有,便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倒在了地面上,将灵魂驻留在了这一片血泊之内。

    凡川收回了寻隐枪,但内心并无任何一丝快感,反倒是有些不安,倒不是内心的意志不坚决,只是凡川痛恨这般战争,更痛恨权力之下的亡灵,只不过凡川看得开,如此无尚的仙界,应运而生的,却是这般狰狞可怖。

    就在此时,霄项和笙怜等仙人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战况无非便是生与死。

    西宫的四位浮仙已经逝去了三位,只不过并不是形神俱灭,只是真身早已死亡,而唯剩的一位西宫浮仙,虽然还在坚持反击,却也只是苟延残喘。

    果然,一瞬之后,唯剩的一位西宫浮仙也被击倒,且手中的仙器脱落,便像是一只待宰的牲畜,任由宰割。到底是因为战争,霄项倒是没有凡川这般纠结,只见霄项很快速且轻松的便将手中的长枪刺穿了那位西宫浮仙的胸口。

    “呃……”

    一声低沉的哀嚎过后,归于平静。

    然而之前那些选择不参战的西宫浮仙,倒也算得上是识趣,只见十多位西宫浮仙在昭雎殿内畏缩了一阵之后,便接连再次走了出来,同时双手高举,示意放弃抵抗。

    凡川看着刚刚四位西宫浮仙流下的鲜血,再看看眼前放弃抵抗的十多位西宫浮仙,凡川倒是为这十多位西宫浮仙感到欣慰,毕竟是一条命,而且是仙命,实属不易。

    凡川挑了投降的西宫众仙中的一位浮仙,出声问道:“确定放弃抵抗了吗?”

    被问起的西宫浮仙愣了愣,随即连忙回声道:“放弃放弃!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等自然不会抵抗。”

    凡川点了点头道:“这样才好,免去性命之忧。”

    “是是是,您……说的对!”西宫浮仙已显得不是那么慌张。

    就在此时,一位东宫的初仙跑到了凡川的身前,似有消息通报。

    “拜见少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