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昭雎主殿
    眼前不再是萧索的荒原,而是灯火通明的宫殿,从一座座宫殿的排列顺序看来,竟真如琼姬所说一般,四座隐仙殿围绕着一座极其高大巍峨的宫殿,安然而立,而在每一座宫殿的四下角落里,皆燃着一盆高举而起的熊熊的火焰,火焰的光芒将每一座宫殿给照射的透亮,也彰显出了每一座宫殿的富丽堂皇。wwんw.『a

    凡川不顾青墨的挣扎,一把抓住了青墨的小手,随即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最为高大巍峨的宫殿,想必便是琼姬口中所说的昭雎殿。

    一路上并未碰见西宫的仙人,也没有从他处感受到仙气的波动,这让凡川感觉有些诧异,不过随着逐渐的靠近,终于还是有仙气的波动传来,以仙气的弥漫程度而言,想必该是从昭雎殿内而传来,不过凡川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这仙气,判断其的修为境界该是在浮仙左右,并无给凡川造成压迫感。

    已经逼近了所谓的昭雎殿,凡川和青墨便躲在了一处石壁之后,隐去了身上的仙气,以防止被西宫仙人感受到,从而再从石壁之后挪移开来,继续靠近昭雎殿。

    可能是由于夜空中的月亮大放寒芒,或者是每一座宫殿四下角落里的火盆原因,此刻凡川和青墨的影子,竟然长长的映射在了地面上,若是有心之人,一眼便可发觉。

    凡川连忙拉着青墨再次躲回到了石壁之后,以防止影子被人窥视到,不觉间,甚是心有余悸。

    青墨则突然出手掐了一下凡川的胳膊,小声的斥责道:“你到底要干嘛?”

    凡川忍着疼痛,无奈的回声道:“哎呦……你没看到影子吗?”

    青墨则摇了摇头,不耐烦的回声道:“没看到……”

    凡川“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青墨,而是将脑袋伸出石壁的一角,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高大巍峨的宫殿。

    从火光的照射下,凡川终于在宫殿的主门之上,寻见了三个字:昭雎殿。

    果然如此,正是西宫的主殿。

    接着凡川便对着眼前的这座西宫主殿开始仔细观察起来,从其的外观来看,不可不谓之美轮美奂,从火光的映照之下,还可以看得清楚昭雎殿的顶梁四角皆以龙头作饰,气势磅礴不说,单单那一副气吞山河的气势,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不过对于凡川而言,倒是还好,毕竟东宫的秋曳宫也是相当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所以凡川并不太感到惊艳。

    从昭雎殿的顶端向下看去,同样一扇古色古香的木门而立,只是较为东宫不同的是,东宫的木门乃是朱红色,而眼下西宫的木门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暗灰色,让人看着有些心生压抑,与其殿梁之上的玉砖石瓦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凡川虽在昭雎殿内感受到了仙气的波动,但却未看到有仙人出没,且围绕昭雎殿而立的四座隐仙殿同样显得格外的安静,凡川有些诧异,诧异珠玑的行动速度如此之快,莫非全都去了八百里仙脉?

    凡川带着这种疑惑,便同青墨一起,绕过了昭雎殿,从而依次的查看着四座隐仙殿的情况,小心翼翼之下,终于确定了其中三座隐仙殿内没有仙气波动,而在一座名为长生殿的左右,凡川却感受到了一股强有力的仙气波动。

    疑惑之下,凡川看向了身旁的青墨,试图从其的感受之中,确认一下这长生殿内的情况。

    青墨随即会意的点了点头,小声道:“这里有位隐仙。”

    凡川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而是带着青墨再次折返到昭雎殿的一旁,绕开了火盆中的火焰之光,偏挑黑暗之处,缓缓的靠近了昭雎殿。

    凡川想要逐渐靠近昭雎殿,从而确认昭雎殿中的仙人情况,可无奈昭雎殿的主门紧闭,凡川若想要看的清楚,非得需要摸到主门处,从主门的缝隙之中查看,这期间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但凡川也没有鲁莽行事,而是带着青墨,一直潜伏在昭雎殿的一旁,等待着一个恰好的时机。

    果然,片刻之后,时机来了。

    不知是何缘故,昭雎殿的主门竟然被人从内而外缓缓的的推开了,然而青墨并没有注意到主门的动静,反而是有些不耐烦的出声道:“哎呀,我们还得等到什么……”

    “嘘……”凡川连忙一把捂住了青墨的嘴唇,同时按着青墨的肩膀,刻意压低身姿。

    凡川没有注意到捂住青墨嘴唇的这一动作细节,然而青墨却慌张的打开了凡川的手,凡川这才感觉到,刚刚有些失礼,但眼下却不是赔礼道歉的时候。

    不过,凡川回味着手中,倒是有一丝柔然的感觉,令人向往。

    “哎呀,你干嘛……”青墨小声斥责道。

    凡川则再次“嘘”了一声,然后指向了昭雎殿的主门之处,青墨这才发觉,昭雎殿的主门已被打开,而有两位浮仙此刻正站在昭雎殿的主门之处。

    青墨顿时不再出声了。

    凡川则仔细的看着昭雎殿的情况,从当下的视线角度,刚好可以将昭雎殿内的情况一览无遗,索性的是,如同凡川所猜想一般,此刻的昭雎殿内早已没了珠玑的身影,而算是主门之处的两位浮仙在内,整个昭雎殿内一共也就十多位浮仙。

    其他浮仙便是正在昭雎殿内相互交谈,却有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完全不知大战即将来临。

    凡川还刻意的注意到,昭雎殿内的装饰和东宫的秋曳宫内相差不多,都是简单的摆设,却留有极大的空间供仙人相聚议事所用。不过,其内室的奢华却是秋曳宫无法攀比的,特别是昭雎殿内的石壁,皆是玉石铺满,且镶嵌了点点翡翠之艳,很是让人惊艳。

    视线再次回到主门之处的两位浮仙身上,此时的两位西宫浮仙似乎像是在交谈什么,于是凡川便静下心聆听。

    只听其中一位西宫浮仙出声道:“哎呀,你说咱们仙君大人还要亲自出马,如今的东宫不就是蝼蚁之辈嘛,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呢?”

    另一位浮仙回声道:“你不懂,若不是居渊回来通报,咱们还不知道伤符和孤景然已被处死了呢,这个东宫新上任的少君,看来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另一位浮仙接着出声道:“切,一个初仙之境的仙人而已,何足畏惧?”

    接着一位浮仙回声道:“还是小心翼翼些好,仙君大人自有他老人家的打算,何苦我等为此发愁呢?”

    正在两位西宫浮仙交谈甚欢之时,昭雎殿内再次走出来了一位浮仙,凡川定睛看了一眼,竟然便是被自己从东宫放走的居渊。

    加上刚刚两位浮仙的对话,凡川可以确定居渊便是完全不会诚服东宫,不过,这也正迎合了凡川的计划,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进行。

    凡川再次看了一眼,确定再无异样之后,也没有再继续逗留的意义了,于是便拉着青墨离开了原地。

    快速的绕过昭雎殿,从而闪身穿过薄雾群,很快,凡川和青墨的身影便闪现在了最初的那片荒原之上。

    可喜的是,东宫的众仙已然全部抵达,正整齐列队的集结,等待着凡川和青墨的归来。

    凡川见状,连忙对着众仙摆了摆手道:“各位仙友辛苦了。”

    众仙则齐声道:“拜见少君。”

    “不必多礼。”凡川再次挥了挥手道:“刚刚我与青墨隐仙大人已经探知眼下西宫的具体情况,珠玑不在,眼下他们的主殿昭雎殿内只有十多位浮仙,而在另一座长生殿内,还有一位隐仙。”

    众仙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凡川再次挥手示意安静,接着出声道:“这样,他们就算全都去了八百里仙脉,也不会只留下这么点仙人,我想恐怕还有仙人在浮仙之所,我们这一战,需要速战速决,接下来我来安排一下具体的行动事宜。”

    众仙频频点头,且神情慷慨激昂,似乎都在期待着突袭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