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神器风声
    听这声音,是一位男性的声音,凡川生出了一丝熟悉感,但一时间竟也想不起是在哪里熟悉,于是便连忙回身看去。

    竟然看到了征牢,便是当初凡川在南异星球上遇到的一位东宫仙人,听其当时说是因为仙界之乱,从而逃离仙界,待在南异星球上接受供奉,只是不知道如今却又回来了。

    “噢?征牢?”凡川好奇出声道。

    “是,正是属下,属下之前不知您是少君,有些冒犯,还望……”

    “好了好了,没事,赶快起来吧。”凡川打断道,毕竟凡川自己知道,当时自己的确不是少君,况且当时说出东宫,也只是随意那么一说。

    征牢缓缓站起了身,接着恭敬的出声道:“少君,属下刚刚回来东宫没有多久,也是刚刚听闻将有大战,还望少君不要怪罪。”

    “何来怪罪之说呢?”凡川笑道:“怎么?此时见我,可以什么相告?”

    征牢点了点头道:“是的,少君,属下在南异听到了一些风声。”

    “噢?风声?所指何事?”凡川好奇道。

    征牢缓缓回声道:“是这样的,属下之前不知仙君大人莅临南异,后来去往了本觉部落,才知仙君大人仙逝,还望少君不要太过悲伤……”

    凡川摆了摆手道:“知道了,别说这些了,你直接说你听到了什么风声吧?”

    征牢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少君,待你们离开南异之后,属下还在南异逗留了一段时间,后来竟在无意间又遇到了西宫的仙人,至于其的名讳,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是西宫的仙人,一共有四位仙人,他们偷偷的会见了本觉兽王和离湮魔尊……”

    “后来呢?”

    “后来……我曾隐去了身上的仙气,试图偷听了一些他们相谈的内容,好像是在说什么神器?照什么弓?”

    “照月神弓。”凡川出言道。

    征牢连忙点头道:“对对对,就是照月神弓,他们好像在与那个离湮魔尊商谈,需要拿走照月神弓。”

    凡川有些诧异,但出声道:“后来呢?”

    征牢便自责的低下了头道:“后来……后来我生怕被他们发觉,便离开了。”

    凡川想了想,并无责备征牢之意,于是便拍了拍征牢的肩膀,出声道:“好,得知这些已经够了。”

    征牢却好奇道:“莫非少君知晓这什么照月神弓?他们说是神器?神器是什么啊?”

    凡川笑了笑道:“当然知道,这照月神弓还曾救过我一命,说来倒是很久以前了。”

    “噢?竟然还有这等事?”征牢惊讶道。

    凡川随即摆了摆手道:“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凡川顿了顿,接着出声道:“好了,征牢,你回去休息吧,我有些累了。”

    征牢便再次躬身施礼道:“好的,少君,您去休息吧,属下已经自愿列入了第一路出兵。”

    凡川笑了笑道:“好样的。”

    待征牢离开之后,凡川并没有立即进入万青阁,而是在分叉口之处停留了下来,脑海中开始反复的回想着征牢的话,以及之前孤景然的话。

    按孤景然所说,西宫给出神器降世,可加速修炼进程之说,再确认征牢所说,西宫拿走了神器照月神弓,看来这里面的联系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让凡川一直不解的是,这神器到底是何物?虽然也曾接触过,但到底凡川也不知道这神器从何而来,或者说,为何离湮魔尊可以拥有神器?

    凡川曾记得,当时离湮魔尊说过,这神器照月神弓助他修炼有成,且稳定了魔界的局面,然而并不知这神器从何时现身于魔界呢?或者说,这神器的主人又是谁?这神器的本身是如何锻造而出呢?

    一连串的疑问让凡川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之说,最终也只好就此作罢,不过凡川倒也在心里留下了一个打算,那便是在这次两宫之战过后,若是还能存活下来,那么便要抽空再去一趟南异,或者去一趟魔界,了解一下关于神器照月神弓之事。

    一夜的时间说快很快,凡川便准备转身步入万青阁内,想要拿出当初凡别留下的灵石,试图再查看一些有用的信息,可当凡川正欲起步之时,身后却又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凡川这一次没有立即回头,因为从其那轻盈的脚步声之中,凡川立即猜出了来者,想必该是青墨查阅完了名单,回来休息了。

    果然,随着凡川转身看去,只见青墨正匆忙的加快步伐,然而其并没有注意到凡川此刻正站在交叉口之处。

    “青墨姐姐?”凡川出声喊道。

    “啊?谁!”青墨似乎在想心事,凡川的喊声立即将她吓了一大跳。

    凡川连忙出声道:“青墨姐姐,是我,凡川。”

    青墨这才注意到了凡川,于是便连忙来到了凡川的身前,抱怨的嗔怒道:“哎呀,少君,你干嘛呀,吓死我了。”

    凡川笑了笑回声道:“我正准备回去休息呢,看见你来了,寻思叫你一声,谁知道你被吓住了。”

    青墨难得的噘了噘嘴道:“我这不是正想着明日一早的相关事宜呢嘛!”

    “噢?依青墨姐姐之言,还需要注意什么吗?”凡川好奇道。

    青墨摇了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还未曾去过西宫的主殿,不知会遇到什么……”

    凡川好奇道:“噢?可我们不是知道具体的路线吗?”

    青墨点了点头道:“恩恩,路线是知道的,我只是说我个人没有去过,不过琼姬倒是去过。”

    “琼姐姐去过?”凡川依旧很好奇。

    青墨却瞥了凡川一眼道:“哎呦,还琼姐姐,不过倒还真是奇怪,若放在以往,秋曳宫议事,琼姬是很难现身的,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每逢议事,她倒是比旁人来的勤呢。”

    凡川听到了青墨话中的意味,便尴尬的出声道:“琼姬隐仙大人想必是因为大战在即吧,这才不得不现身于秋曳宫里吧?”

    “好啦好啦,你称她为琼姐姐,也没什么啦!”青墨鼓了鼓嘴,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继续出声道:“很久之前,听说琼姬因为寻找锻造仙器的材料,曾去过西宫的主殿,不过只是隐姓埋名而去。”

    “噢,原来是这样。”凡川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青墨姐姐到底在担忧什么呢?”

    “我什么时候担忧了?开玩笑!”青墨像是在耍脾气一样,继续出声道:“我……我只是在想,我明日出征的铠甲放在哪里了!”

    “噢?是吗?”

    “是是是,就是!再见!”青墨噘着嘴,不再理会凡川,而是自顾自的转身走向了左边,直通向了其的梦田阁的长阶。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也不再多想,自顾自的走上了通往万青阁的长阶。

    等推开了万青阁的门,步入了万青阁之内后,凡川并没有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而是盘膝坐在了那张玉石而制的茶几前,缓缓的掏出了藏在怀内的灵石,便是凡别留下来的那颗灵石。

    抽出仙气打开了灵石,凡川首先还是看到了那宛如星海般的密云之状,各种仙术修炼,以及乱七八糟的仙界物品层出不穷,凡川无暇顾及这么多,便寻找到了如何提升修炼境界的注释。

    其中不乏各种修炼方式,但最主要的还是与修真界相差不多,便是潜心闭关感受境界之分,从而使神识获取进度,缓缓的递增境界。

    凡川随即撤回了仙气,关闭了灵石,待将灵石安然放入到了怀中之后,凡川便开始闭目养神,从而使自身神识感受境界,从而试图修炼突破境界。

    这是凡川第一次开始一本正经的修炼,回想起之前,包括在修真界之内,每一次的境界提升,都是在一些机缘巧合之下,然而像当下这般修炼,凡川倒还是第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